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林嶽一道劍波,打傷內門排名前三的龐龍,給在場的衆人造成不小的震撼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於是,用雙手揉了揉,再次睜開雙眼,看到的畫面,卻依舊是風輕雲淡站在原地的“林嶽”。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,太厲害了,剛纔那一招應該是十脈劍波吧?十脈劍波只是靈級上品的武技,卻擊敗龐師兄施展的鬼級劍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難道看不出來,林嶽師兄已經將十脈劍波修煉到了化境?他在劍道上的造詣,似乎比龐師兄更加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應該是已經突破到魚龍境,今後,他就是身份尊貴的聖傳弟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*院也有不少暗戀林嶽的女弟子,她們看見“林嶽”隨手一指,就擊敗大名鼎鼎的龐龍,頓時變得十分瘋狂。

    林嶽,不僅樣貌俊美,而且修爲高深,簡直就是女弟子心中最完美的夢中情郎。

    很多女弟子,更是變成了花癡,露出崇拜的眼神,癡迷的望着林嶽。

    先前還對林嶽十分不屑的內門弟子,全部都臉色大變,如臨大敵一般,不停後退,頗爲驚恐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們終於意識到,林嶽的實力,似乎真的已經成長到相當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若是林嶽有心想要報復,就算他們所有人加起來,估計也不是林嶽的對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龐龍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龐龍感到一股強大的壓迫力,情不自禁後退了一步。不過,很快他就剋制住心中的懼意,道:“林嶽,你要幹什麼?別以爲你突破到魚龍境,就有多了不起,我的太叔公是元龍半聖,你敢動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一笑,隨和的道:“你那麼害怕幹什麼?我又沒說要把你怎麼樣?大家都是師兄弟,何必要相互爭鬥。我來**院,只是想要與韓湫師妹敘舊,沒有別的意思。你們是現在離開,還是一起聚一聚?”

    若不是龐龍主動出手,張若塵根本就不想與他結仇。

    能夠化干戈爲玉帛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“哼!林嶽算你狠,咱們走着瞧,等我突破到魚龍境,一定會重新找回今天的面子。將你對我的羞辱,加倍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龐龍是一個很驕傲的人,根本不理會張若塵的示好,反而覺得張若塵是在故意羞辱他。

    因此,他就更加怨恨張若塵,暗下決心,不報此仇,誓不爲人。

    今天,龐龍在韓湫的面前丟了面子,當然也就沒臉繼續待下去,於是,灰溜溜的離開了**院。

    “哎!又結仇了!”張若塵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有的時候,真的是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別人想要教訓你,你總不能,站在那裡,交給他打,而不還手吧?

    韓湫盯着張若塵,道:“你的修爲提升得真快,而且,劍道境界似乎已經達到劍心通明。”

    短短兩個月時間,林嶽的實力提升得的確有些誇張。剛纔,他施展出化境的十脈劍波,讓韓湫也有些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林嶽的劍道境界,怎麼會這麼高?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韓湫,嘴角一勾,說出了一句讓韓湫十分茫然的話。

    “這幾年,你的修爲,不是也提升得很快?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,張若塵轉身就離開**院,向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“他就這麼離開了?他最後那句話,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韓湫盯着林嶽的背影,兩條纖長的眉毛微微一蹙,露出疑惑的神情。她總感覺,林嶽剛纔那句話,似乎隱藏有別的意思。

    以前,林嶽給她留下的印象,一直都是極差,不僅自以爲是,而且還到處沾花惹草。

    但是這一次,林嶽卻顯得十分內斂,身上竟有一股飄逸出塵的氣質,讓她想恨都恨不起來。

    шшш▪ttκΛ n▪C 〇

    難道突破到魚龍境,真的能夠讓一個人有如此巨大的改變?

    韓湫雖然依舊很討厭林嶽,但是現在,卻又對他多了一絲好奇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

    “祭臺不在**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前往**院,就一直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探查**院的六座靈山,就連百丈深的地底也探查了一遍,但是,卻並沒有發現祭臺的蹤跡。

    既然,祭臺不在**院,張若塵當然就立即離開,不想繼續待下去。

    趙涵兒一直跟在張若塵的身後,兩顆眼眸子眯在一起,就像是兩輪彎彎的月牙。不知爲何,當她看到林嶽師兄擊敗龐龍師兄,心情就相當喜悅。

    林嶽師兄真的太帥,太強大,隨手一道劍波,就擊敗龐龍師兄那樣的頂尖高手。今後,誰還敢質疑林嶽師兄的實力?

    走下靈山,來到一條七丈寬的石板路,張若塵停下腳步,向不遠處的車隊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一支車隊是由四階蠻獸“蠻象”在拉車,每一輛車上,捆綁有十個鐵皮大箱子,猶如一座沉重的金屬小山在移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天眼,瞬間就看穿,鐵皮箱子裡面,裝的全部都是靈晶。

    張若塵假裝不知,問道:“他們運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趙涵兒見張若塵主動跟她說話,頓時受寵若驚,連忙道:“那是從深淵古礦運回來的靈晶,就要送去劍閣。據說,那些靈晶,全部都是用於論劍大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距離九月初九不是還有大半年的時間,怎麼現在就開始籌備?”

    趙涵兒有些詫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好奇道:“林嶽師兄,你難道不知道,論劍大會是百年一屆的盛會,早在兩年前,宗門就已經開始準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說漏了嘴,連忙道:“我的意思是說,就算是論劍大會的規模宏大,應該也用不了那麼多靈晶。”

    車隊肯定不是今天才將靈晶運去劍閣,估計,每天都會將大批靈晶運過去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纔會產生懷疑。

    “這我就不太清楚!反正論劍大會,不僅要佈置很多陣法,而且,還要搭建一座中央祭臺,應該會耗費大量靈晶。”趙涵兒道。

    聽到“祭臺”兩個字,張若塵的眼睛頓時一亮,就像是一個迷路的人,突然找到了正確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立即問道:“劍閣在什麼方向?”

    “就在西南方向,坐落在上清宮的古神山,那裡是兩儀宗最神聖的地方。據說,只有聖傳弟子,纔有機會去那裡修煉……咦……林嶽師兄,林嶽師兄……去哪裡了?”

    趙涵兒的話,還沒說完,僅僅只是眨了一下眼睛,就發現張若塵已經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魚龍境的高手,林嶽師兄的速度真快。”

    趙涵兒的雙手託着下巴,更加崇拜心中的林嶽師兄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急速向上清宮的方向趕去,準備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修建天地祭臺,是相當龐大的工程,一旦開工,必定要耗費大量的人力和物力,兩儀宗肯定會用一個最好的藉口來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籌備劍道大會,就是一個很好的藉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差不多已經能夠肯定,天地祭臺很可能就藏在上清宮的古神山。

    來到上清宮,張若塵拿出內門弟子的令牌,順利的走進宮門。

    “上清宮”是三宮之一,不僅統管三十六座靈山,而且,還佔據了兩儀宗最古老的聖地,古神山。

    傳說,古神山是由一具古神的屍骸衍化而成,山中的七條聖泉就是古神的七條血脈,常年飲用聖泉之水,能夠幫助修士參悟聖道,更有機會衝擊到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古神山的方向眺望,只見一座紅色的山形暗影隱藏在雲霧裡面,只能看見一個大氣磅礴的輪廓,根本看不清山體的全貌。

    古神山一共有七重山,哪怕只是最低的第一重山,也高達九千米,不是一般的武者可以登得上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曾經說過,兩儀宗的古神山隱藏有一箇中古時期的大秘密,就連他都差點隕落在山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感受到,古神山中,有一股古老的氣息撲面而來,讓人對它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莫非,古神山真的是一位古神的屍骸?

    當年明帝,曾在兩儀宗拜師學藝,以他的蓋世英姿,也差點死在古神山。由此可見,古神山絕對不止是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,在其內部,必定有巨大的兇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想要去探查古神山。

    但是,精神力還沒靠近古神山,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反彈回來,反而震得張若塵一連後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抱頭,感覺到腦袋痛得厲害,剛纔那股反震的力量相當強大,差一點讓他四十四階的精神力都爲之崩潰。

    花費半個時辰,他才調整過來,重新睜開雙眼。

    “不能使用精神力探查,只能親自去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重新變得堅定,大步向古神山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他纔剛剛到達古神山的外圍,還被兩位看守山門的老道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山門的左邊,一個身材微胖的老道,道:“今日,任何弟子不得踏入古神山,還不速速退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兩個老道看了一眼,他們兩人都是魚龍第九變的修爲,全身散發出琉璃寶光,宛如兩尊門神一般。

    魚龍第九變的人物,只能看守外圍的山門。

    這古神山,似乎真的有些非同尋常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