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不敢硬闖,轉過身,就準備往回走,突然,卻看見前方一片白色的聖光飛了過來,降臨在山門外。

    白色聖光散發出十分龐大的神聖氣息,就在降臨的瞬間,頓時將看守山門的兩位魚龍第九變老道震懾得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兩位魚龍第九變的老道,向下叩拜,齊聲的道:「拜見祖師。」

    聖光逐漸散去,顯現出五道人影。

    只有半聖,才能夠在上清宮中飛行,由此可見,眼前的五人,肯定都是兩儀宗的祖師級別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生怕露出馬腳,自然也就相當小心,立即低下頭,退到道路的旁邊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起眼皮,向前望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,五人裏面有四人都穿着紫色道袍,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強橫的聖氣,一般的修士,根本不敢直視他們。

    除了四位道人,還有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輕女子,站在最前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似乎相當年輕,黑色的長發,纖柔的嬌軀,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,簡直就像是凌波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散發出奪目的神聖光華,充滿了靈秀之氣。雖然,張若塵看不清她的容貌,卻能夠肯定,她必定是一位絕色美人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四位半聖,隱隱間也是以她為尊,全部都站在她的身後。

    其中,站在最右側的一位紫袍老道,伸出一隻手,向前一引,說道:「才女,請。」

    站在最前方的白衣女子,輕輕的點了點頭,剛剛向前邁出一步。

    突然,她像是察覺到了什麼,停下腳步,向站在道路旁邊的張若塵看了一眼,淺淺的一笑,道:「兩儀宗果然是人才輩出。」

    白衣女子只是隨意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但是,雙眸中的眼神卻相當明亮。張若塵只感覺,在白衣女子的面前,他的身體已經變得透明。

    就好像,他身上的秘密,已經完全被白衣女子看透。

    四位紫袍老道也都向張若塵望過去,紛紛露出詫異的神情。

    因為,他們剛才飛行的時候,散發出強大的聖威,將兩位看守山門的魚龍第九變修士都震懾得下跪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這一個年輕弟子,卻依舊保持站立的姿勢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算是聖傳弟子,也很難抵擋住四位半聖的聖威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弟子,似乎真的有些不簡單。

    不過,對他們來說,也僅僅只是多看了張若塵一眼,就一起走進山門,消失在古神山的霧海裏面。

    「她到底是什麼人,怎麼如此厲害?」

    等他們離開,張若塵才長長吐出一口氣,心臟快速的跳,全身都已經被冷汗濕透。

    看守山門的兩位老道,站起身來,也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顯然,他們剛才也承受了不小的壓力,直到現在才能完全放鬆。

    兩位老道看向遠處的張若塵,露出好奇的神情,區區一個內門弟子,居然能夠抵擋住四位半聖祖師的聖威,真是太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問道:「兩位前輩,你們不是說今天任何人也不能踏入古神山,剛才那個白衣女子是何人,為何她能夠進入古神山?」

    兩位老道知道張若塵頗為不凡,對他客氣了許多。

    其中,站在左側的老道,說道:「你連她都不認識?她可是女皇身邊最得寵的九天玄女之一,聖書才女。」

    另一位老道補充道:「她是聖者,而且是精神力成聖。」

    傳說,池瑤女皇身邊有九大女官,並稱為「九天玄女」。

    其中聖書才女,主要司職是「監管天下」,因此,《五域風雲報》都是由她編撰,可以在第一時間,掌握整個崑崙界的風雲大事。

    可以說,崑崙界的各大宗門,各大門閥,各大學院……,所有勢力的隱秘,全部都掌握在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古神山的方向,自言自語的道:「原來她就是聖書才女。」

    曾經,張若塵還想通過聖書才女,了解八百年前的真相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她居然是池瑤的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聖書才女化為危險人物的行列,沒有修鍊到聖境之前,千萬不能去招惹她。

    隨後張若塵又向兩位老道詢問,如何才能進入古神山。

    兩位老道告訴他,只有聖傳弟子,才能在每個月初一的時候,進入古神山一次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已經是魚龍境的修為,卻並沒有經歷加冕儀式,因此,他現在還不能算是聖傳弟子。

    回到紫霞靈山,張若塵就恢復原來的容貌,進入圖卷世界,取出兩枚靈晶,捏在手中,開始運轉功法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為,體內的聖氣,只能讓變化維持一天。

    經過整整一天的波折,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幾乎已經消耗殆盡。

    花費一個時辰,張若塵才將聖氣重新修鍊充足。

    「若是能夠突破到魚龍第五變,就能開闢出第二條聖脈,到時候,足以讓變化連續維持五天。」

    現在,他只有一個念頭,努力提升修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五行靈寶之一的靈火之源取出來,捧在雙手間,開始吸收和煉化。

    煉化靈火之源,不僅能夠修鍊四靈寶體,還能快速提升修為。

    在圖卷世界,一連修鍊一個月,張若塵的身體再次達到飽和狀態,無法再將更多的靈火之源吸收進體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質,僅僅只是提升了一點點,距離修鍊成「四靈寶體」,依舊是遙遙無期。

    當然,整整一個月的修鍊,張若塵的修為卻有巨大的進步,堪比別的修士苦修一年的成果。

    而且張若塵的劍道,也有很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應該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達到劍一的第五層境界。

    「今天就是舉行加冕儀式的日子,等到加冕儀式后,再衝擊第五層境界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圖卷世界,再次回到紫霞靈山的小院。

    他的鼻子嗅了嗅,頓時聞到一股血腥的氣味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小心謹慎的走出房門,沒過多久,就在院中的草叢看見一具血淋淋的屍體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趙義丙的屍體。

    小黑邁著慵懶的貓步,從房樑上面跳躍了下來,道:「這個老道,鬼鬼祟祟的潛入院中,聲稱是要殺你,本皇實在看他不順眼,就先殺了他。應該不會惹出麻煩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向屍體看了一眼,嘆了一聲,道:「何必呢?」

    趙義丙被紫霞半聖貶去深淵古礦挖礦,肯定會相當不甘心,應該是想在臨走前,將張若塵殺死,以解心頭之恨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他的運氣太差,遇到了小黑。

    堂堂一位青衣長老,居然被一隻肥貓一爪子拍死,估計趙義丙死的時候,肯定相當不甘心。

    「應該不會惹出麻煩吧?」小黑.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既然人都已經被殺死,還能怎樣?趕緊將他的屍體,帶進圖卷世界處理掉。」

    兩儀宗,每個月就會舉行一次加冕儀式。

    舉行的地點,在上清宮的道場。

    每個月的這一天,上清宮的道場,就會聚集很多人,三宮七十二院的內門弟子都會前來湊熱鬧。若是運氣好,說不定還能見到半聖祖師的身影。

    紫霞靈山好不容易誕生出一個聖傳弟子,紫霞半聖自然是相當重視,於是暫時出關,親自將張若塵帶來上清宮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的身份特殊,自然不會拋頭露面,將張若塵放置在道場,就化為一道聖光,飛入上清宮,與另外一些半聖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早上,張若塵就焚香沐浴,換上一件聖傳弟子才能穿的青色道袍。

    「每個月一次的加冕儀式,居然也有這麼多人過來觀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向道場外望去,只見四周全是人影,除了外門弟子,甚至還有大量內門弟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「小岳,你難道不知,這個月的加冕儀式,不僅能夠看到一位大美人,還能看到一場龍爭虎鬥?這樣的事,不是每個月都有,他們當然要來看熱鬧。」

    一個陰笑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身後響起。

    說話之間,那人竟然伸出一隻手,十分隨意的搭在張若塵的肩膀上面。他的另一隻手,摸了摸嘴唇上方的鬍鬚,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。

    小岳?

    直到這時,張若塵才反應過來,對方是在跟他說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瞥過臉,向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此人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,鼻樑特別高挺,形成一個倒鈎,鼻樑的形狀很像是鷹的嘴巴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十分從容,道:「你什麼人?」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(加更一章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