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黑市一品堂挑選出來的星使,哪一個是簡單人物?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天資,在七煞星使裡面,雖然排名靠後,算不上驚豔,可卻依舊是聖體之下最巔峰的存在,放到兩儀宗的聖傳弟子裡面,也是一等一的天驕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一個魚龍第一變的聖傳弟子,能夠擊殺魚龍第六變的幽藍星使?

    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誰若是相信,誰就是蠢貨。

    聽到元龍半聖的話,在場的諸位半聖,全部都露出異樣的笑容。

    龐龍是龐聖門閥最優秀的人傑,而元龍半聖是龐聖門閥的老祖之一。後輩中,誕生出一位如此優秀的人才,元龍半聖當然是要大力栽培。

    林嶽殺死幽藍星使,從而名動天下,在整個東域的年輕一代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反觀龐龍,雖然他的天資遠超林嶽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名氣,卻比林嶽差得太遠。

    元龍半聖的目的,就是要給龐龍鋪路,幫他造勢,幫他成名。只要龐龍能夠壓林嶽一頭,元龍半聖自然就能動用龐聖門閥的力量,讓龐龍的名氣超過林嶽。

    只要龐龍能夠一舉成名,就能成爲龐聖門閥的臉面,極大的提升龐聖門閥在東域的地位。

    對於半聖來說,“利”已經很難影響他們的意志,但是,他們卻十分在乎“名”。

    名聲,名氣,名望,名譽。

    哪怕是邪道的半聖,也不會輕易做出損害自己名聲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不是萬不得已,邪道的半聖,其實也根本不會對半聖之下的修士出手,對他們來說是相當掉身價的事,傳出去後,就會名譽掃地。

    當然也有一些窮兇極惡之徒,根本不在乎什麼名聲和名譽。

    對他們來說,只在乎有一個“名”,那就是名氣。

    他們越是兇惡,名氣就越大。

    總之一句話,元龍半聖就是想要讓龐龍踩壓林嶽,從而幫助龐龍一舉成名。而且,聖書才女就在一旁,只要龐龍表現得足夠優秀,說不定還能登上《東域風雲報》的頭版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當然明白元龍半聖的意圖,只是淡淡的一笑,道:“屬實,當然屬實。本座問過林嶽,已經知道前因後果,據說,林嶽出手的時候,幽藍星使已經受了重傷。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坐直了身體,笑道:“就算幽藍星使受了重傷,能夠將他殺死,也是相當了不起的事。長生院誕生出一位如此傑出的人才,真是可喜可賀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提議,等到加冕儀式結束後,讓林嶽和龐龍切磋一下。畢竟他們兩人都是傑出的天才,又是在同一天成爲聖傳弟子,難道大家不想知道誰更優秀一些?”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半聖,自然都能看出龐龍的天資相當了不得,戰勝林嶽可以說是鐵板上釘釘的事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若是他們幫元龍半聖說話,豈不是就要得罪紫霞半聖?

    因此,他們全部都保持沉默,想要看紫霞半聖會如何應對?

    紫霞半聖笑了笑,道:“加冕儀式不是還沒結束?結束後,本座會詢問林嶽的意見,若是他願意,相互切磋一下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嘿嘿一笑,想再繼續逼迫紫霞半聖,目光盯向祭臺銅鼎的方向,道:“每個月的加冕儀式,若是能夠誕生出一個獲得祖師劍意的劍道天才,就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。可是本座覺得,這個月的加冕儀式,說不定能夠誕生出兩個劍道天才呢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微微一亮,道:“元龍前輩指的是紫霞靈山的林嶽?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連忙向聖書才女躬身一拜,表示當不起“前輩”兩個字。隨後,他才搖了搖頭,說道:“林嶽的天資的確不錯,但是,他的劍道天賦,距離獲得祖師劍意,還是有一定的差距。老夫指的不是他,而是**院的那位天之驕女,黑暗之體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之體。”

    就連聖書才女也略微動容,一雙星眸不禁盯向外面的道場,尋找黑暗之體,最終她的目光落在韓湫的身上。

    黑暗之體是一種特殊體質,與光明之體一樣的罕見。

    而且,黑暗體質相當容易夭折,大多在沒有成長起來之前,就已經被體內的黑暗之力吞噬,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黑暗之體成長起來,將會比聖體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據說,大成的黑暗之體凝聚了無數黑暗力量和陰煞之氣,能夠往來地獄和人間,能夠召喚鬼魂和亡靈,以龍屍爲坐騎,以聖屍爲兵將。

    因此,大成的黑暗之體,足以將聖者都震懾得聞風喪膽,是相當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體能夠修煉到魚龍境,應該是已經將黑暗之體修煉到小成境界,足以和聖體一較高下。”聖書才女讚歎了一聲。

    黑暗之體在修煉初期,其實是相當弱小,隨時都要擔心遭到黑暗之力的反噬。

    可是越到後期,黑暗之體就越是強大,足以讓人生畏。

    **院的淨瀾半聖笑了笑,道:“黑暗之體與兩儀宗的淵源很深,在拜入兩儀宗之前,就修煉了陰陽兩儀劍陣的陰儀九劍。正是看在陰儀九劍的情分,師姐才收她爲徒,並且將《太極先天道》傳給她,終於將她體內的黑暗之力控制住,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。”

    其實,兩儀宗也害怕遭到黑暗之體的反噬,畢竟大成的黑暗之體太過邪惡,能夠造成相當可怕的毀滅力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陰陽兩儀劍陣是整個崑崙界最強大的二人劍陣,根本不會外傳。若非韓湫修煉有陰儀九劍,**院的院主肯定不會收她爲徒,更不會傳她《太極先天道》,只會讓她自生自滅。

    此刻,龐龍已經走下祭天銅鼎,立在石階上面,嘴角勾出一個弧度,目光盯向韓湫的方向,露出陽光的笑容。

    道場周圍的弟子,全部都震動不已,感到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龐龍師兄得到的是聖者留下的劍意,這等劍道天賦,我們只能仰望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煉化聖者劍意,龐龍師兄的劍道境界,必定突飛猛進,很有可能在魚龍境,就能成爲一名厲害的劍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功在祭天銅鼎,得到九易聖者留下的劍意,憑藉這一份劍道天賦,讓龐龍也感到頗爲自得。

    他走下石階,來到韓湫的身旁,以一種成功者的姿態,指點的說道:“師妹,進入祭天銅鼎,一定要將自己的劍道境界展現出來。若是能夠施展一種高品級的劍法,就能夠增加成功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根本不需要龐龍的指點,淨瀾半聖早就已經告訴韓湫進入祭天銅鼎該怎麼做。

    “多謝龐龍師兄指點。”

    韓湫雙手抱拳,只是對龐龍微微一笑,隨後,便登上石階,向祭天銅鼎走過去。

    龐龍看到韓湫那動人心魄的笑容,頓時無比喜悅,就連呼吸都停止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不過,當龐龍轉過身,立即就看到站在一旁的張若塵。他臉上的喜色頓時一收,露出冰冷的眼神,道:“你在劍法上的造詣,的確還不錯,但是,祖師留下的劍意,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捕捉得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確認了一遍龐龍是在對他說話,才緩緩的道:“你都能融合一道祖師的劍意,爲何我就不能?”

    “別以爲擊敗了我一次,就有多了不起。在同境界,你與我的差距還很大。”

    龐龍譏誚的一笑,搖了搖頭,就回到原來的位置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語,他到底是招誰惹誰了?

    “以韓湫的資質,應該可以融合一道祖師劍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將陰陽兩儀劍陣的陰儀九劍教授給韓湫,韓湫很快就能修煉得有模有樣,所以,他知道韓湫的劍道天賦還是不錯,應該還在龐龍之上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祭天銅鼎再次涌出白色的光柱,爆發出強大的能量,直衝天際。隨後,韓湫也跟隨密密麻麻的白色光點,飛了起來,懸浮在立地三十丈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的雙眸微微閉上,雙手攤開,站在光柱的中心,不停施展出劍法,衣袖和衣角翻飛了起來,就像是一隻美輪美奐的青色蝴蝶。

    就在光點河流從天空返涌回來的時候,一粒光點落在韓湫的眉心,滲透進皮膚,融合了進去。

    頓時,韓湫的皮膚表面,浮現出一層柔和的白光。

    她的身體背後,凝聚出一柄兩米長的聖劍虛影。緊接着,聖劍虛影猛然向前衝了出去,進入她的背部,與她的脊樑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道場的外圍,頓時爆發出海嘯一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那是四千年前‘雲川劍聖’留下的劍意,韓湫師姐融合的是劍聖留下的劍意。”

    “天吶!真的是劍聖的劍意,我沒有看錯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劍聖的劍意,比一般聖者的劍意要強勢數十倍,那是兩儀宗的所有弟子都夢寐以求的聖物。

    別說是外面的普通弟子,就連上清宮中的諸位半聖,也都十分心動。若是能夠融合劍聖的一道劍意,就能讓他們對劍道的理解,提升一大步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機緣,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,沒有得到的人,只能羨慕和嫉妒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