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,又一連過去三個時辰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筆直的站在銅鼎邊緣,簡直就像是化爲人形的銅塊,快要和祭天銅鼎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實在不能忍,很多人都已經失去耐心,不想再等下去,準備離開上清宮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祭天銅鼎裡面,緩緩的涌出一縷紫色氣流,衝向天空,與天上的雲層連接了起來。

    人羣中,有人察覺到祭天銅鼎的變化,發出驚呼聲:“快看,祭天銅鼎裡面涌出了一縷紫氣,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“竟然真的有紫氣涌出,莫非是祖師顯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本打算離開的弟子,立即返回,他們瞪大雙眼,盯向祭天銅鼎的方向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有紫氣,從鼎中涌出來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感到震驚,覺得相當不可思議,歷屆的加冕儀式,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怪事。

    上清宮中的諸位半聖與聖書才女,也都目不轉睛的盯着祭天銅鼎,即便是以他們的心境,也受到不小的震動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那一縷紫氣,變得越來越粗壯,到最後,完全變成一根連接天地的紫色氣柱,將天上的雲朵都衝擊得散開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以上清宮爲中心,方圓八百里的天空,完全變成了紫色,遮擋住太陽,讓地面的琉璃瓦片都映上一層淡淡的紫芒。

    紫色的雲氣,就像是一片神秘浩瀚的海洋,不停的捲起氣浪。

    天空的異象,將整個兩儀宗的弟子,全部都驚動。他們紛紛衝出房間,眺望天空,內心感覺到相當震撼。

    “紫氣八百里。莫非是某位祖師,突破到了聖境?”

    天空的異象,實在是太過驚人,各大靈山的弟子,很多都在暗自猜測是不是某位祖師突破到了聖境?

    又或者,是不是某座靈山誕生了什麼了不起的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白色的聖影,從上清宮的主靈山飛了起來,化爲一道光梭,穿過一層層紫氣,來到上清宮的殿宇裡面。

    白色聖光一收,顯化成爲一位白鬚白髮的老道。

    他身穿白色的道袍,道袍的正面印有太極印記,道袍的背面印有八卦羅盤,顯得仙風道骨的模樣。

    諸位半聖紛紛起身,向那老道躬身行禮,“拜見太一祖師。”

    白袍老道的目光,盯在外面張若塵的身上,並不轉身,只是微微擡起兩根手指,示意諸位半聖無需多禮。

    隨後,他目光凝重的問道:“此子是什麼來歷?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站了出來,道:“回稟祖師,此子是長生院紫霞靈山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太一祖師道:“祭天銅鼎放在上清宮不知已經多少年月,還是第一次產生這樣的異象。此子很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聽到太一祖師如此誇讚林嶽,紫霞半聖自然也是相當欣慰,滿布皺紋的老臉露出一絲頗爲得意的笑容,向不遠處的元龍半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說,看到沒有,就連祖師都稱讚林嶽,龐龍與林嶽比起來,怕是差得太遠。

    元龍半聖冷哼了一聲,心中很不服氣。

    不過,有太一祖師在一旁,他倒也不敢發作。

    太一祖師,乃是兩儀宗最古老的幾位存在之一,輩分高得嚇人,幾乎每隔數十年纔會在宗門中出現一次,即便是半聖級別的存在,也未必能夠讓他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給林嶽評價了一句“此子很不簡單”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這一句評價,若是傳出去,就足以讓林嶽名聲大震。今後,估計再也沒有人敢懷疑他殺死幽藍星使的能力。

    祭天銅鼎下方的十六位新晉聖傳弟子,全部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,推移了出去,一直退到百丈外,才穩住腳步。

    荀花柳怎麼也沒有想到林嶽居然能夠搞出這麼大的動靜,整個人都有些發懵,“這個傢伙……是在搞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祭天銅鼎猛烈晃動了一下,發出一聲響亮的聲音,就像是一口遠古的大鐘被敲響,音波一層一層的傳出去,一直傳到數千裡之外,才漸漸的消散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

    祭臺銅鼎下方的石板,全部碎裂,出現數十道裂縫,不斷向遠處蔓延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三粒光點從鼎中涌出來,化爲三股氣流,同時匯聚到張若塵的眉心,衝進了他的氣海。

    強大的氣勁,從張若塵的體內爆發出來,形成圓形的能量漣漪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見圓形的能量漣漪,由兩隻黑白陰陽魚組成太極印記,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,在太極印記上面跳動,與太極印記融合在一起,隨後又以極快的速度,涌回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的一雙瞳孔,就像是化爲兩顆火球,緊緊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怪哉,怪哉,這個小傢伙,居然融合了三道劍意。而且,三道劍意散發出來的氣息,貧道居然完全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**院的淨瀾半聖也點了點頭,道:“三道劍意散發出來的氣息,的確相當陌生,根本看不出是哪三位祖師留下的劍意。”

    半聖的閱歷是相當驚人,可以將歷代祖師的信息全部記下來,但是,就連他們都識別不出三道劍意的歸屬,由此可見,三道劍意的確是有些非比尋常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施施然的躬身,向太一祖師一拜,明眸皓齒的道:“祖師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?”

    諸位半聖立即都向太一祖師望過去,露出好奇的神情。

    難道祖師真的看出了什麼?

    太一祖師蒼老的眼睛,微微地眯在一起,神情頗爲凝重,道:“那三道劍意的氣息相當古老,似乎是從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的……太久遠了,貧道也記不清。”

    兩儀宗的傳承相當悠久,在中古時期,更是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。若是三道劍意真的是那個時期留下,的確是相當久遠,就算查遍所有卷宗,也未必能夠查出三道劍意的歸屬。

    在場,唯獨只有聖書才女,察覺到太一祖師的神情有些異樣。

    她十分聰慧,立即明白,太一祖師肯定有所隱瞞,並沒有將實情全部說出來。三道劍意的主人,恐怕是有非同小可的來歷。

    “一連融合三道劍意,兩儀宗居然有這樣的人傑出世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一雙絕美的星眸露出漣漣的光彩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。界子候選人的名單上面,頓時,又多了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“林嶽……居然融合了三道祖師劍意,誰能告訴我,他融合的是哪三位祖師的劍意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我的錯覺,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個上清宮已經人山人海,所有人都在熱切的議論。

    人羣中的趙涵兒,當然是興奮至極,道:“看到沒有,看到沒有,林嶽師兄一連融合三道祖師劍意,兩儀宗的歷史上,似乎從來沒有人這麼厲害。這纔是真正的天之驕子,如此看來,龐龍師兄與林嶽師兄還是有不小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些不看好林嶽的內門弟子,露出嫉妒的神情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內門弟子,道:“這……這完全就是運氣,沒什麼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只憑運氣能夠融合三道祖師劍意?”

    “運氣好,就能讓祭天銅鼎產生異象?林嶽師兄那是真才實學,天賦異稟,恐怕就算是蓋昊師兄也未必比得過他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,我還不信林嶽師兄能夠殺死幽藍星使,現在我敢肯定,幽藍星使一定是被林嶽師兄殺死的。林嶽師兄就是運氣之子,任何奇蹟發生在他的身上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位內門弟子遭到一羣女弟子的圍攻,全部都在數落他,說他是在嫉妒林嶽師兄的絕頂天賦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女弟子,更是驕傲的聲稱,她與林嶽師兄關係十分親密,頓時引來無數女弟子羨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龐龍本來以爲,今天的加冕儀式,他的風頭將會蓋過林嶽,能夠一舉俘獲韓湫師妹的芳心。

    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,林嶽居然能夠融合三道祖師劍意。

    “他的運氣,怎麼會這麼好?”

    龐龍的十指緊緊的捏成雙拳,眼中滿是血絲。

    憑什麼一個手下敗將,可以擁有如此好的機緣?

    龐龍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銅鼎上方,張若塵終於從那種玄妙的意境中退了出來,睜開雙眼,才發現周圍居然全是人影,裡三層外三層的將上清宮道場完全圍起來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似乎都盯着他。

    怎麼回事?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向上方看了一眼,只見整個天空被一層紫氣覆蓋,連綿不絕,一直延伸到天邊。

    同時他察覺到,眉心的氣海中,似乎多出三股氣流,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三道劍意,莫非剛纔我已經融合了祖師劍意?可……爲何是三道劍意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驚疑不定,於是立即躍下祭天銅鼎,只想立即返回紫霞靈山仔細研究體內的三道劍意。

    www▪ Tтkд n▪ C ○

    他纔剛剛走下石階,龐龍就衝上去,攔住他的去路,沉聲道:“林嶽,加冕儀式已經結束,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戰?”

    本來,龐龍是有十足的信心,擊敗林嶽。但是剛纔,林嶽融合祖師劍意,引來的異象實在太恐怖,給龐龍的心境造成不小的影響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是說挑戰林嶽,不敢再說生死決鬥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