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荀花柳嘻嘻一笑:“龐龍,你先前不是說要生死決鬥,怎麼改成挑戰了?”

    龐龍自然不想弱了氣勢,臉色冷沉的瞪了荀花柳一眼,道:“決鬥就決鬥,難道我還怕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沒時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理會龐龍,只想立即回紫霞靈山弄清楚氣海中的三道劍意,於是,他向右移了一步,施展出身法,向上清宮外行去。

    龐龍的臉上有些掛不住,若是就這麼放林嶽離開,今後,兩儀宗的弟子將會如何看待他?

    大家會覺得林嶽是害怕,才離開?

    肯定不會。

    大家只會覺得,林嶽根本就沒將他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“想走,恐怕沒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龐龍大吼了一聲,全身經脈都暴凸起來,滂湃的真氣從全部毛孔中涌出,圍繞雙手快速轉動,在半空,凝聚成兩米長的劍形劍氣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道震耳的氣爆響起,白色的劍形劍氣飛了出去,直衝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龐龍,你背後偷襲算什麼本事?”

    荀花柳擔心林嶽的安危,於是,他在第一時間衝了出去,雙手一合,雙掌同時拍擊出去,形成一道半圓形的真氣盾印,想要抵擋住劍形劍氣。

    荀花柳的實力雖然不錯,但是,與龐龍比起來,還是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劍形劍氣在一瞬間,就將真氣盾印擊穿,打在荀花柳的胸口。

    荀花柳身上的一件護身寶物炸裂開來,將劍形劍氣擊碎,化爲數十道劍氣碎片,繼續向前飛出去。

    受到劍氣碎片的衝擊,荀花柳倒飛了出去,身上鮮血飛濺,遭受了重創。就在他即將摔倒在地上的時候,一隻手伸了出來,將他的肩膀抓住。

    那一隻手的手腕一扭,頓時讓荀花柳的身體翻轉了半圈,使他雙腳落地,穩穩的站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那隻手的主人,自然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其實,就算荀花柳不出手,龐龍打出的劍形劍氣,也傷不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是荀花柳並不知道這一點,所以,他出手抵擋龐龍的劍氣,就讓張若塵的心中,生出一絲詫異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張若塵只是將荀花柳當成林嶽的狐朋狗友,甚至有些瞧不上這個人,根本沒有想到,在危險的時刻,荀花柳居然會挺身而出替他擋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荀花柳的映象頓時好了幾分,雖然,此人身上有很多劣習,不過倒也不是陰險小人,值得一交。

    荀花柳的身上,雖然有護身寶物,卻還是受了極重的傷勢。劍氣碎片在他的身上留下十多道傷口,其中有一道劍氣碎片從脖子旁邊飛過,差一點就割斷了他的喉嚨。

    僅僅一招,龐龍就將同境界的荀花柳打成重傷,一時之間,在場的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全部露出敬畏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龐龍的實力,也太厲害了吧!若是他全力出手,說不定能夠一招秒殺荀花柳。”

    “同樣是魚龍第一變,差距也是相當大,就是不知林嶽能不能和龐龍抗衡?”

    龐龍縱身一躍,從石階上面飛落下去,向荀花柳看了一眼,冷哼一聲:“不自量力。林嶽,無論如何今天你也必須要與我一戰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張若塵答不答應,龐龍一腳踏在地面,頓時一股真氣氣浪涌了出去,氣浪中出現數百道劍氣,發出“唰唰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,向前一伸。

    數百道劍氣,似乎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撞擊,瞬間就消散化爲無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手臂,淡淡的道:“你不配與我一戰。當然,你若是真的想要找一個對手,我覺得荀花柳倒是可以與你再戰一場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荀花柳頓時一愣,然後使勁的搖頭:“兄弟,你別玩我,我怎麼可能是龐龍的對手?”

    荀花柳自然還是很想擊敗龐龍,不僅可以報仇,還能提升自己的名氣,關鍵是龐龍的實力太強,他根本就打不過。

    “你是被龐龍打傷,當然就要憑藉自己的力量,重新贏回來。現在贏不了他,不代表以後贏不了!走吧!我會幫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受了重傷的荀花柳,徑直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可是,龐龍卻覺得他受到了侮辱,心中怒火滔天,兩根手指捏成劍訣,施展出鬼級下品的劍法,清泉劍法。

    渾厚的真氣從指尖噴涌了出來,化爲一柄巨大的劍影,直向張若塵的頭頂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頭也不回,只是衣袖一揮,頓時,強大的氣勁衝擊出去,將龐龍和劍影同時卷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龐龍摔落到數十丈之外,全身道袍破破爛爛,嘴裏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能……”

    龐龍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,瞪大雙眼,就像看鬼怪的一樣的盯着林嶽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怎麼也沒有想到,林嶽居然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,讓他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。

    眼前這一幕,也將在場的衆人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龐龍的實力都遠遠超過林嶽,就算林嶽融合了三道祖師劍意,大家也只是覺得林嶽擁有與龐龍一戰的實力。

    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?

    林嶽居然只是衣袖一揮,就將龐龍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這說明林嶽的實力,遠遠強於龐龍,甚至相差不止一個境界。

    “他還是曾經的那個林嶽?”

    韓湫的美眸閃爍,也露出驚訝的神情,如今的林嶽,讓她有一種完全無法看透的感覺。

    荀花柳嚇了一大跳,瞪大一雙眼睛,道:“我去!你的修爲,什麼時候達到如此變態的程度?難道是因爲融合三道祖師劍意的原因?”

    別的兩儀宗弟子也都與荀花柳一樣的想法,全部都覺得,林嶽的修爲如此逆天,肯定是因爲得到三道祖師劍意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林嶽的修爲,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?”

    “龐龍似乎真的不夠資格與他一戰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兩儀宗弟子,看向張若塵的眼神,變得有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仰望強者纔有的眼神,沒錯,就是仰望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眼中,現在的林嶽,簡直就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嶽,只是站在那裏,就讓他們難以喘息。

    人羣中,走出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,從他身上散發出強橫的氣勢,向道場中的龐龍走過去,道:“林嶽的修爲,至少也達到魚龍第三變,能夠擊敗龐龍,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”

    這個男子的步法十分穩健,身軀長得虎背熊腰,手臂足有女子的腰那麼粗,身高大概有二米二左右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運轉真氣,但是身上卻散發出火熱的氣浪,就像人皮下面裝着一隻沸騰的火爐,力量散發出來,足以燒燬整個上清宮。

    他走到龐龍的身旁,伸出一隻手,將龐龍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林嶽欺人太甚。”龐龍憤怒的道。

    那個男子身上的陽剛之氣十分旺盛,伸出一隻大手,輕輕的拍了拍龐龍的肩膀,道:“成爲聖傳弟子,我已不再是上清宮的大師兄。不過,我們上清宮的弟子,怎能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欺負?你先下去療傷,接下來就交給我吧!”

    龐龍頓時露出欣喜的神色,既然大師兄出關,林嶽今天還想全身而退?

    看到龐龍身邊的那個男子,荀花柳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,道:“這個變態怎麼出關了?”

    就在那個男子出現的時候,周圍的內門弟子,早就已經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蓋昊居然出關了!”

    “蓋昊曾經是上清宮的內門大師兄,與龐龍的私交甚好,既然他出關,肯定不會容許任何人欺負龐龍。”

    “真期待蓋昊能夠狠狠教訓的林嶽一次,讓他知道我們上清宮的厲害。”

    蓋昊擁有陽靈聖體,乃是兩儀宗近十年來天賦最高的人傑,也是新生一代弟子的靈魂人物,在踏入魚龍境前,就留下很多傳奇。

    在場,不知有多少人視蓋昊爲偶像,以他爲努力的方向。

    若是在以前,大家根本不會將蓋昊和林嶽做對比,因爲,林嶽給蓋昊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剛纔,林嶽擊敗龐龍,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,因此在場的兩儀宗弟子,才十分期待蓋昊與林嶽戰一場。

    當然在他們的眼中,林嶽根本不可能是蓋昊的對手,最多也就只能與蓋昊對決幾招。

    “蓋昊!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名字,張若塵不禁向那個身軀高大威猛的男子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對於這個名字,張若塵還是頗爲熟悉,因爲,當初聖書才女編撰的一期《東域風雲報》,將“張若塵、帝一、木靈希、蓋昊、洛水寒、步千凡”,評價爲東域新生一代的六大王者。

    另外四人,張若塵全部都見過,唯獨只有蓋昊,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    “魚龍第三變的修爲,以他的年齡,能夠達到如此境界,已經很不錯。”張若塵看穿了蓋昊的修爲,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蓋昊的修爲速度,已經是相當快。六大新生一代的王者,只有張若塵和木靈希的修爲,纔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蓋昊或許能夠成爲張若塵的對手,但是現在,張若塵已經將他甩在身後。

    “林嶽,你就打算這樣離開上清宮?”

    蓋昊的目光,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轉過身淡淡的道:“怎麼?還有什麼指教?”

    蓋昊道:“你打傷了上清宮的聖傳弟子,做爲他的師兄,我想要與你討教幾招,應該還算合理吧?”

    蓋昊竟然真的準備動手,已經向林嶽邀戰。

    在場的兩儀宗弟子,全部都熱血沸騰,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蓋昊曾經在內門,就是無敵的存在,沒有人是他的一招之敵。自從他成爲聖傳弟子,就再也沒有與人交過手。

    他成爲聖傳弟子第一戰的對手,居然是曾經名不見經傳的林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請各位書友關注小魚的新浪微博“飛天魚的微博”,謝謝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