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到衆人激動的模樣,元龍半聖滿意的點了點頭,笑道:“你們現在就可以開始報名,報名的時間,一直到三月初八結束。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的手臂一揮,衣袖中,頓時飛出九塊玉石,衝向上清宮道場的九個方位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九塊玉石落到地上,立即化爲九塊巨大的玉碑。

    玉碑的表面,有着一道道青色銘紋在上下沉浮,在其頂部,分別印有一個數字,從“一”排列到“九”。

    “我要參加魚龍第二變級的劍道比武。”

    一位魚龍第二變的修士,第一個衝到第二塊玉石碑的下方,將手掌按在石碑的一處凹槽裏面,將一道真氣注入其中,大吼了一聲:“趙鯤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玉碑的光芒一閃,趙鯤的名字,立即出現在最上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龐龍雖然受了重傷,卻依舊快速的衝了出去,來到第二塊玉碑的下方,在玉碑上面留下了名字。

    他報名參加的竟然是魚龍第二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雖然這一幕,讓很多人都吃驚不已,不過他們很快就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龐龍能夠進入《天榜》前一百位,自然是頂尖級別的天之驕子,完全可以以魚龍第一變的修爲,擊敗魚龍三變的修士。

    魚龍第二變級別的劍道比武的前十,能夠得到一件十二階真武寶器做爲獎勵,自然是比一枚聖石價值更高,也更加具有挑戰性。

    其實,龐龍也考慮過參加魚龍第三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不過,仔細思考後,最終還是不敢冒險。

    因爲據他所知,有很多老資格的聖傳弟子,現在修爲就停留在魚龍第三變。若是與他們遇上,魚龍第一變修爲的龐龍,根本沒有任何勝算。

    “我還是參加魚龍第一變吧!”

    荀花柳做出一個相對保守的決定。

    荀花柳在天極境大圓滿,也是進入《天榜》的武者,資質自然還是一流,當然也只是一流,沒有達到頂尖級別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魚龍第一變的擂臺,他的實力,也只能排到五百位之後,沒有任何進入前十的機會,自然就更加不敢報名參加魚龍第二變級別的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摸着下巴,笑道:‘我覺得你可以報名參加魚龍第二變級別的劍道比武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別唆使我好不好?魚龍第一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我也沒有可能進入前十,更何況是魚龍第二變級別的劍道比武?”

    荀花柳搖了搖頭,堅持向第一塊玉碑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若信我,我可以讓你在劍道比武之前,突破到魚龍第二變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渾身一震,立即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若是在以前,荀花柳根本不會相信這種吹牛皮的大話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同,荀花柳是親眼見證林嶽在短短几個月內,修爲突飛猛進,達到一個讓他無法想象的高度。

    荀花柳咬緊牙齒,整個人都在顫抖,像是下定了某個重大的決定,豁然轉身,抓住張若塵的雙肩,臉色有些猙獰的道:“若是你能夠讓我在三月初九前,突破到魚龍第二變的境界,我就將羅嬋師妹讓給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荀花柳,竟然會這麼激動,略微愣了一下,道:“不用吧……只是舉手之勞。至於那位羅嬋師妹……咳咳,我沒什麼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會沒有興趣呢?”

    荀花柳十分不解,道:“羅嬋師妹可是我們鎮魔院內門的第一美女,當初,你不是一直對她相當感興趣?難道你嫌價碼不夠?”

    荀花柳將胸口拍的嘭嘭作響,斬金截鐵地說道:“好吧!我再退一步,今後,只要你看上的女人,我荀花柳對天發誓,絕對不靠近到她的三丈之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,真的有些受不了,怎麼這個傢伙開口閉口就是美女,難道除了美女,他的腦袋裏面就沒有裝別的東西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你真的想要,在劍道比武前,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那麼,從今天開始,你就必須聽從我的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荀花柳想也不想就答應下來,立即道:“好!今後,你就是我的大哥,你說一,我絕不說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哭笑不得,不想再多說,道:“你先去報名吧!”

    荀花柳前去排隊,準備參加魚龍第二變級別的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蓋昊雙手抱在胸前,向荀花柳瞥了一眼,道:“以他的天資,報名參加魚龍第二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根本沒有任何勝算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我不這麼覺得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張若塵又補了一句:“要不要我們打一個賭?”

    “怎麼賭?”蓋昊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四變,走到了你的前面,無論如何你都不可能是我的對手。不如我們來賭一賭,劍道比武的時候,龐龍和荀花柳誰的實力更強?”

    只要是修爲高深一些的半聖,幾乎都能看穿張若塵的真實修爲境界,因此,他根本沒有必要隱瞞,所幸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蓋昊先是皺了皺眉,畢竟他也沒有料到,林嶽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四變。

    蓋昊冷哼了一聲,顯然是有些生氣,道:“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,比我還狂的人。說吧!怎麼賭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龐龍取勝,我輸給你一柄聖劍。若是荀花柳取勝,你必須答應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能夠拿出聖劍做賭注,看來你的奇遇真的不小。但是,別以爲只有你纔有奇遇,別人也一樣有奇遇。”

    在蓋昊看來,林嶽能夠在短短几個月時間內,突破到魚龍第四變,肯定是得到了一次驚天的奇遇。

    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歷史上,出現過不少遇到奇蹟的人,甚至有天極境武者,遭遇聖劫天雷的轟擊,不僅沒死,反而還一夜之間突破成爲半聖。

    還有一位普通的雜役弟子,得到奇遇,短短三年之內,修煉成聖,隨後離開兩儀宗挑戰天下諸聖,未償一敗。

    林嶽的奇遇,雖然很了不起,也很讓人羨慕,但是,卻還在衆人的接受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蓋昊的眼神就像是燃燒的火焰,絲毫都不示弱,揚聲道:“我答應你的賭約。龐龍和荀花柳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,你輸定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滿不在乎的樣子,只是略微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與蓋昊打賭,其實,也是有一定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爲,蓋昊是陽靈聖體,體內的陽剛之氣十分渾厚,將來說不定能夠修煉成“極陽體”。

    小黑在苦苦尋找的五種體質,其中之一,就是極陽體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最開始並沒有將小黑的話放在心上,也不認爲找到五種體質,就能操控傳說中的神器,神龍陰陽混沌塔。

    可是,一貫不靠譜的小黑,卻真的是竭盡全力在栽培橙月星使和敖心顏,就讓張若塵也重視了起來。

    當然,陽靈聖體是遠遠比不上極陽體,張若塵現在也只是嘗試接觸一下蓋昊,讓他欠下一件事,也不是什麼壞事。

    蓋昊又道:“你那麼狂妄,打算參加哪一個級別的劍道比武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蓋昊的心中很不服氣,道:“怎麼?你想要與我選擇相同級別的劍道比武?”

    “爲何不可?”蓋昊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雙手背在身後,開始依次觀察九座玉碑。

    其中,第一座玉碑,第二座玉碑,第三座玉碑,報名的人數最多,早就已經排起了三條長長的隊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歎,兩儀宗不愧是東域第一宗門,底蘊實在太深厚,竟然培養出如此多魚龍境修士。

    七十二院的任何一院的頂尖高手數量,也堪比一個聖者門閥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座玉碑,報名的修士,與前三座相比,銳減了一半。

    第五座玉碑前的修士,比第四座玉碑前的修士又要略微少一些。

    蓋昊見林嶽的目光,盯在第五座玉碑上面,緊繃的臉,終於微微鬆了一些。

    因爲,魚龍第五變等級,已經是蓋昊能夠承受的極限。

    雖然蓋昊是聖體,能夠跨越三個境界擊敗對手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目的不是要擊敗魚龍第五變的修士,而是要擊敗魚龍第五變的修士裏面最強的那一批人,闖進前十。

    前者和後者的難度,根本不是一個概念。

    以蓋昊魚龍第三變初期的修爲,參加魚龍第五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挑戰。

    若是,他不能在劍道比武之前,將自己的修爲,提升到魚龍第三變的巔峯,根本就沒有一絲可能進入前十。

    突然,蓋昊的臉色略微一變,道:“他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只是在第五塊玉碑的下方看了一眼,就搖了搖頭,轉而走向第六塊玉碑,又走向第七塊玉碑,最後,來到第八塊玉碑的下方,終於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夠在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中奪得前十,就能得到一枚九品琉璃寶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琉璃寶丹頗爲感興趣,因爲琉璃寶丹,只有兩儀宗這等古老的龐大勢力,才能夠煉製得出來,在外面根本買不到。

    魚龍第八變的修士,只要吞服一枚琉璃寶丹,就能在很短的時間內,修煉成琉璃寶體,突破到魚龍第九變。

    即便是兩儀宗,想要煉製出一枚琉璃寶丹,也需要耗費巨量的資源。因此,兩儀宗也只能賞賜給天賦最高的修士,別的修士,根本沒有機會得到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走到第八塊玉碑的下方,伸出一隻手,按在玉碑的凹槽位置,低聲喊出了“林嶽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看,林嶽參加的居然是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。”

    一聲驚呼響起,傳遍整個上清宮道場。

    在場所有人,包括站在上方的三位半聖,紛紛驚住,將目光投向第八塊玉碑的方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