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瘋了?”

    “纔剛剛突破魚龍境,他就敢去和魚龍第八變的前輩們論劍。即便是蓋昊師兄,也不可能做出這麼瘋狂的事。”

    韓湫也被林嶽的瘋狂舉動驚住,盯着他的背影,手指摸了摸雪白的下巴,似笑非笑的道:“這人看上去不傻,怎麼偏偏要做傻事?就算真的得到奇遇,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,達到與魚龍第八變修士交手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也直皺眉頭,感覺有些看不懂林嶽。

    這個小傢伙,到底要做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完全不顧衆人吃驚的眼神,顯得很平靜。他後退了兩步,擡頭向上一看,看到玉碑上“林嶽”的名字,終於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參加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,其中一個原因,當然是爲了琉璃寶丹。另一個原因,卻是因爲,張若塵的確想要利用劍道比武磨礪劍法,迫使自己提高。

    其實,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,已經是他能夠承受的極限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按照“青衣星使”的實力,來做參考的標準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是魚龍第七變的修爲,但是,她的實力,比很多魚龍第九變的修士都要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林嶽的身份參加劍道比武,很多手段都不能使用,比如精神力、時間劍法、空間領域、沉淵古劍、龍珠、流光隱身衣……,諸多底牌,全部都必須要隱藏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能夠發出來的實力,也就只有劍道,最多隻能與魚龍第七變的青衣星使戰成平手,甚至還要稍弱一點點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勢力,並不比東域邪土弱小,在魚龍第七變的擂臺上,也肯定會出現實力與青衣星使相差無幾的天之驕子,或者是老輩名宿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的最佳選擇,是魚龍第七變的擂臺。

    只不過,現在距離三月初九,還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,張若塵必須逼自己一回,迫使自己衝擊到魚龍第五變。

    只要衝擊到魚龍第五變,他就有機會,進入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的前十。所以,最終他選擇的就是去和魚龍第八變的修士交手。

    人,有壓力,纔有動力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站在上清宮的石階頂端,目光頗爲沉冷,伸出一隻蒼老的手,凝聚出一道紫色聖氣。手指轉動了一下,紫色聖氣飛出去,將玉碑下方的張若塵卷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,緊接着眼睛一花,下一刻,他就已經站在紫霞半聖的身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絲毫都不緊張,雙手抱拳,向紫霞半聖躬身一拜,道:“師尊召喚弟子前來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晉升爲聖傳弟子,張若塵現在已經是紫霞半聖的弟子,自然就叫紫霞半聖爲師尊。

    “你爲何要選擇第八塊玉碑?你知道那難度有多大嗎?”紫霞半聖沉聲道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對林嶽的期望很高,很希望,他能夠在某個境界進入前十。

    因爲,只要達到其中一個境界的前十,就有機會去參悟《無字劍譜》,還能參加九月初九的論劍大會。

    若是,林嶽選擇魚龍第四變,或者是魚龍第五變,幾乎肯定能夠進入前十,甚至有可能奪得第一。

    但是,他居然選擇了第八塊玉碑,別說是進入前十,就算是想要贏一場,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弟子想要拼一拼。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的目光變得十分嚴厲,散發出隱隱的聖威,呵斥道:“修煉一途,必須要循序漸進,最忌諱的就是驕傲自滿,狂妄自大。像你這樣,有一點奇遇,就立即忘了自己是誰,完全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蛙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爲師可以幫你將第八塊玉碑上的名字抹去,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知道該如何選擇嗎?”

    很多人,突然之間得到強大的力量,都會迷失自我,變得目中無人,自以爲是,最終反而毀了自己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如此嚴厲,完全就是想要以當頭棒喝,將林嶽喚醒,促使他走上正途,不希望他被剛剛得到的奇遇衝昏了頭腦。

    正所謂愛之深,所以才痛之切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既然已經做出決定,當然不可能再改。

    若是改成低境界的劍道比武,雖然,他可能輕鬆進入前十,但是,卻無法磨礪劍法,完全就是在浪費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堅持道:“師尊,弟子依舊選擇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孽徒……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氣得顫抖,手掌都擡了起來,很想一巴掌向張若塵扇過去,最終卻又忍了下來。

    旁邊,元龍半聖幸災樂禍一般的大笑道,“恭喜啊!恭喜紫霞半聖收了一個好弟子,林嶽,老夫相當看好你。你若是能夠進入前十,一定記得要來告訴老夫一聲,老夫送你一柄聖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前輩,這樣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麼?老夫就喜歡栽培你這樣的後輩才俊,千萬別跟老夫客氣。哈哈!”

    元龍半聖大笑了一聲,隨後,就向前跨出一步,化爲一道聖光飛出去,消失在天邊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意味深長的盯了林嶽一眼,相當惋惜,最終卻也只是嘆息了一聲,閉上一雙老眼,不願再多言,揮了揮手,道:“既然你心意已決,爲師就不再多勸。上清宮中,有一位前輩想要見你一面,進去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紫霞半聖痛心的原因,但是,卻並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決定,只是向紫霞半聖恭恭敬敬的一拜,就向跨過門檻,進入上清宮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走後,紫霞半聖才長長吐出一口氣,十分痛心的道:“紫霞靈山好不容易出了一個這麼好的苗子,莫非就要毀了嗎?”

    聖道修煉,終究是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雖然,紫霞半聖能夠憑藉強大的修爲,強迫林嶽修改之前做出的決定,去參加低境界的劍道比武,但是紫霞半聖深知這樣也改變不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如此,又有什麼用?

    紫霞半聖搖了搖頭,對林嶽是徹底失望,十分痛惜的嘆息一聲,不想再管他,獨自離開了上清宮。

    進入上清宮,張若塵看見金碧輝煌的大殿中央,站着一個全身穿着白袍的老道,白色的長髮,猶如瀑布一般垂在地上。他的身上沒有強大的氣場,就像只是一個普通的老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知道,能夠讓紫霞半聖都稱爲前輩的人,怎麼可能是普通人?

    “拜見前輩。”張若塵行禮道。

    從張若塵進門的時候,白髮老者就在仔細觀察他,滿是皺紋的臉上,露出一個慈祥的笑容,道:“無須多禮。林嶽,你可知道貧道爲何要單獨見你一面?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站直身體,道:“莫非前輩是想詢問,先前的加冕儀式上爲何會產生‘八百里紫氣’的異象?”

    白髮老者笑道:“若我真的問出這個問題,你一定會告訴我,你也不知道原因。對吧?”

    “弟子是真的不清楚其中的原因。”張若塵平靜的道。

    雖然,兩人才剛剛見面,張若塵卻已經能夠感覺到這個老道很不簡單,就像任何事都瞞不過他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白髮老道雙手背在身後,道:“你不知道原因,貧道或許知道那麼一點點。你想不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請前輩指點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道的臉色變得肅然,道:“你可知道,在中古時期以前,崑崙界是有‘神’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有人斬斷了崑崙界的神根—接天神木,從此之後,天地間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神。中古時代也是在那個時候完結,迎來了無神時代,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近古時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默默的傾聽,沒有出聲。

    白髮老道繼續講道:“兩儀宗是太極道的三大分支之一,起源於上古時代,鼎盛於中古時代。”

    “上古時期,距離現在已經相當久遠。大概八十多萬年前,太極道的三位弟子上清、玉清、太清,來到墜神山嶺,創建了兩儀宗。後來,又經歷無數代人的努力、拼搏,渡過了多次浩劫,也享受了無盡的繁華,終於發展成爲今天的兩儀宗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貧道剛纔講的這些,全部都是神話傳說。即便是最古老的典籍上面,也沒有關於三位祖師的確切記載。兩儀宗的卷宗,貧道全部都看過,最早也只是記錄到二十萬年前,再往前的歷史,全部都只有一些隻言片語,誰都不知道那段上古的傳說是否真實存在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道:“前輩,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白髮老道笑了笑,盯着張若塵的雙目,道:“你融合的三道劍意,十分特殊,不是兩儀宗二十萬年來任何人留下的劍意。也就是說,留下劍意的人,還在二十萬年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萬年前的兩儀宗,也就只有三位祖師在歷史上留下了名字,至今依舊被人傳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前輩不會是認爲,弟子融合的是三位開宗祖師留下的劍意?”

    “別的人沒有可能,可是你卻不同。你一共引來四次諸神共鳴,體內有諸神印記,又有諸神的氣運加身,未必就不能引出三位祖師留下的劍意。”白髮老道依舊笑盈盈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頓時掀起一陣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眼前的老道,到底是什麼人,怎麼能夠看出他引來四次諸神共鳴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