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諸神印記能夠自動隱藏,即便是聖者,也不可能將其發現。

    白髮老道的修爲,到底有多高?他是如何看到諸神印記,還判斷出張若塵引來四次諸神共鳴?

    他能夠看穿諸神印記,豈不是也能看穿張若塵的真容?

    張若塵無比緊張,唯獨只有臉上,依舊錶現得十分從容、平靜的樣子。

    白髮老道轉過身,揮了揮手,道:“林嶽,你既然得到三道劍意,無論是不是三位開宗祖師的劍意,你也務必要好好利用。退下吧!好好準備接下來的劍道比武,有時間的話,可以去闖一闖古神山,在那裏,你應該能夠得到一些好處。”

    聽到白髮老道叫他“林嶽”,張若塵就立即放鬆下來,知道對方不會爲難他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爲什麼白髮老道,不當面揭穿他?

    難道白髮老道就那麼相信他,不懷疑他是黑市或者魔教的臥底?

    張若塵百思不得其解,心情五味陳雜,走出上清宮,沿着一條林蔭小道,向紫霞靈山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暗道:“兩儀宗果然是藏龍臥虎,以我現在的變化之術,瞞得過半聖和聖者,卻瞞不過一些修爲逆天的老古董。必須繼續修煉無形無相三十六變,將第一變修煉到大成境界,才能保證完全不露出破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紫霞靈山的時候,荀花柳不顧身上的傷勢,正等在他居住的院落外面。

    荀花柳的身邊,還有一個身材相當肥胖的年輕男子,那渾圓的肚子,似要將道袍撐得爆裂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其看了一眼,大致能夠猜到,此人肯定就是風情三劍客中的穆吉吉“穆胖子”。荀花柳在張若塵的面前,提過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荀花柳的神情十分嚴肅,道:“林老大,聽說你報名參加了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?”

    風情三劍客曾經發過一個誓,誰的修爲最高,誰就是老大。

    以前,穆吉吉是第一個突破到魚龍境,所以,他是老大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同,林嶽連魚龍第三變的聖傳弟子都能擊敗,修爲自然就超過魚龍第一變的穆吉吉,成爲三人中名副其實的老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相互對視了一眼,都能看到對方臉上苦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雖然,他們知道林嶽現在的修爲很強大,但是卻不會認爲,已經強大到能夠擊敗魚龍第八變修士的程度。

    只不過,現在林嶽是老大,他們也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二人帶進院中,進入一間書房,坐了下來,目光盯向荀花柳,道:“我和蓋昊有一個賭約,若是劍道比武的時候,你輸給龐龍,我就要輸給他一柄聖劍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荀花柳剛剛坐下,喝了一口茶,卻被張若塵的話嚇了一跳,嘴裏的茶全部吐了出去,噴得對面的穆胖子一臉。

    “咳咳!林嶽老大,林嶽大爺,你別開玩笑好不好?我怎麼可能戰勝得了龐龍?你居然拿出聖劍做賭注,玩得太大了吧!你若是真的有無數寶物,不如將聖劍送給韓湫師妹,估計就能一舉俘獲她的芳心。”荀花柳哭喪着臉說道。

    穆吉吉也覺得林嶽的做法太瘋狂,道:“林老大,雖然荀花柳和龐龍都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爲,但是兩人之間的差距,卻不是一星半點。用聖劍做賭注,豈不是白白便宜了那蓋昊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這麼做,自然是有一定的把握。現在,距離劍道比武,還有差不多一個月時間,只要荀花柳的修爲能夠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要勝龐龍也就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月時間,讓魚龍第一變的修士,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根本就不可能。”穆吉吉立即搖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手指敲了敲桌面,道:“若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,我自然不會去勉強他,但是,我們能夠相遇,就是一種緣分。我現在也只是給你們一個機會,如何選擇,選擇的權利依舊在你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總覺得林老大的話中,似乎還有另一層意思。

    相遇就是一種緣分,這不是廢話嗎?

    思索了大概一刻鐘,荀花柳率先下定決心,道:“還是那句話,只要能夠在劍道比武前,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。我會拿命去拼,幫你贏得賭局。”

    穆吉吉笑道:“既然如此,風情三劍客總不能少了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好,既然你們下定決心,我也就會全力幫你們。你們能夠如此年輕就修煉到魚龍境,就說明你們的底子並不差,相反,你們比很多所謂的天才更加優秀。只要能夠做到三點,要戰勝龐龍並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異口同聲地問道:“哪三點?”

    “第一,提升體質。你們至少也要修煉成一種寶體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改變功法。你們至少也要修煉王級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錘鍊意志。你們不能再過於沉迷女.色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幫你們準備好五行靈寶‘黑水琉璃晶’,只要你們能夠將其煉化,足以抵十年苦修的成果,而且還能煉成水靈寶體。”

    “王級的功法,我也已經幫你們準備妥當,你們只需將現在修煉的功法轉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,監督你們修煉,同時幫助你們錘鍊意志的老師,我也替你們找好。小黑,接下來,我就將他們交給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黑?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同時向門外望去,很想要知曉,林老大請來的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一個懶洋洋的聲音,在大堂裏面響起:“不就是讓他們在一個月內,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對本皇來說,完全沒挑戰性。”

    他們兩人收回目光,盯在不遠處的桌面,瞪大一雙眼睛,驚訝的發現,說話的竟然是趴在桌上的那隻黑色肥貓。

    一隻貓能有多大本事?

    小黑也不廢話,雙腳一蹬,嗖的一聲衝出去,化爲一道黑色的流光,以閃電般的速度,在荀花柳和穆吉吉的身上各自打了一擊。

    兩人慘叫一聲,撞破牆壁,滾落到院落的外面。

    “本皇已經封住你們兩人的經脈,從現在開始,各自負重十萬斤,圍繞紫霞靈山先跑二十圈。”

    小黑衝了出去,站在臺階上面,厲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一隻肥貓,也敢偷襲你花爺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荀花柳似乎想要反抗,卻被小黑一爪子拍飛出去,在半空旋轉七百二十度,才嘭的一聲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外面,響起一連串暴打的聲音,還有荀花柳和穆吉吉悲慘的叫聲,到最後,完全變成兩人求饒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小黑的能力,還是很有信心,將黑水琉璃晶和兩本功法留下,才取出乾坤神木圖,進入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“三道劍意,到底有什麼來歷?”

    盤坐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張若塵雙手放在膝蓋的位置,將精神力完全收了回去,沉入氣海,開始查探三道劍意。

    三道劍意化爲了三股滂湃的氣流,穿梭在氣海中,圍繞張若塵的劍意之心旋轉。

    每一股氣流,大概得有三四十里長,百米寬,猶如一條大河。

    “好渾厚的劍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小心翼翼的控制劍意之心,使劍意之心化爲一個小人的形態,嘗試着想要將三股巨大的氣流收取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的劍意之心與三股劍意比起來,顯得太過弱小,反而被其中一股劍意氣流衝擊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雖然,劍意之心被劍意氣流衝擊了一下,張若塵卻發現,劍意之心只是略微受到了一些創傷。

    相反的是,就在剛纔,他的腦海中靈光一閃,以前無法理解的劍道迷障,逐漸變得清晰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,發現了一個讓他十分吃驚的現象。

    剛纔,他的劍意之心遭受劍意氣流的衝擊,出現細微的破裂。那些裂痕,竟然在吸收劍意氣流,修復破損的劍意之心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三股劍意氣流,就像是三位老師,只要我不怕吃苦,不怕遭受氣流的衝擊,就能學到劍意氣流中的劍道知識。”

    三股劍意氣流,不僅僅只是在傳授張若塵劍道知識,也是在錘鍊他的劍意之心,能夠使他的劍意之心變得更加強大,更加精純。

    距離劍道比武只有一個月時間,張若塵的時間相對緊迫,於是,利用強大的精神力,開始一心二用。

    他一邊控制劍意之心,與三股劍道氣流學習劍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服下玄武聖血,煉化聖血中的血氣和聖氣,提升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時間飛速流逝,圖卷世界中,很快就過去二個月。

    張若塵煉化了一滴玄武聖血,修爲提升到魚龍第四變的中期,將劍一修煉到第五層境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二個月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煉化了第二滴玄武聖血,修爲又有一定的提升,達到魚龍第四變的後期,將劍一修煉到第六層境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次過去二個月。

    張若塵煉化了第三滴玄武聖血,修爲提升到魚龍第四變的巔峯,將劍一修煉到第七層境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