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隨着張若塵的境界越來越高,想要提升修爲,需要煉化的玄武聖血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整整煉化三滴玄武聖血,花費半年時間,才從魚龍第四變的初期,提升到魚龍第四變的巔峰。

    須知,在魚龍第三變,他僅僅只是煉化了一滴,就達到巔峰境界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全身經脈,充斥有一股狂暴的真氣。其中一部分超越他承受能力的真氣,從毛孔中涌出來,飄浮在空氣裡面,形成一個三丈長的玄武虛影。

    煉化玄武聖血,的確讓張若塵的修爲迅速提升,一舉衝擊到魚龍第四變的巔峰。只不過,那股增長的力量,與張若塵自身的力量,還沒有完全契合。

    新增的血氣和真氣中,依舊帶有青火玄武的氣息,與張若塵的真氣和血氣形成一股對衝的排斥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煉化第四滴玄武聖血,伸出一隻手掌,調動體內的真氣,將強大的真氣運至手臂的經脈,從掌心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隱隱間,張若塵感覺到,手臂的經脈,微微有些刺痛,自身的真氣和新增的真氣正在相互衝撞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立即收回一部分真氣,同時讓真氣流速放緩一些,手臂經脈的刺痛感頓時消失。

    “修爲已經達到魚龍第四變的巔峰,就算繼續煉化玄武聖血,也不可能立即就衝擊到魚龍第五變。”

    “從現在開始,我必須要讓修爲沉澱一段時間,將體內的血氣和真氣煉得更加圓潤,與自身的血氣和真氣融爲一體,將境界徹底鞏固下來,才能去開闢第二條聖脈,衝擊魚龍第五變。”

    雖然突破到魚龍第四變的巔峰,修爲暴增,但是,張若塵對真氣的利用率還是很低,十成的力量最多隻能發揮出五六成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他現在的境界還不穩固,對增長的力量,還不能夠完美的施展出來。在魚龍第四變,他依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是以他現在的實力,也已經比以前提升了很大一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真氣收了回去,停止修煉,取出沉淵古劍,開始演練劍法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只是隨手將劍擡起,頓時,他的周圍,出現數十道劍形的劍氣。

    剎那間,整個人的氣質,變得十分高貴、凌厲,猶如化爲一位白衣劍聖。

    雙腿一分,張若塵快速一劍揮了出去,拖出長長的劍氣,化爲二十多丈長的劍路,飛向遠處。

    強勁的劍氣,將地面一分爲二,留下一道深深的地裂。

    “天心指路。”

    “天心滿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達到劍一的第七層境界,張若塵對劍道的理解,不知比以前透徹了多少倍。簡簡單單的一套靈級下品的天心劍法施展出來,竟然爆發出鬼級下品劍法纔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施展出最後一劍,張若塵纔將沉淵古劍重新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劍一一共有十層境界,按理說,越是往後就越是難修煉,花費的時間就越多。但是有三道劍意氣流的指點,我在劍道上的修煉速度,僅僅只是放緩了一點點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修煉速度,最多再有一年,就能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。若是再快一些,只需八個月,就能修煉成功。”

    不僅只是對劍一的參悟達到第七層境界,張若塵發現,氣海中的劍意之心,已經變得晶瑩剔透,宛如一顆水晶寶石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的判斷,這是劍道境界,即將突破到劍心通明高階的表現。

    劍道境界能夠進步得這麼快速,肯定也與三股劍意氣流有關。

    此次閉關的修煉成果,還是讓張若塵相當滿意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已經過去半年,外界也就過去了接近二十天,張若塵推算了一下,今天就是三月初一。

    每個月的初一,古神山就會對聖傳弟子開放一次。

    無論是因爲對古神山的好奇,還是爲了調查天地祭臺,張若塵也必須要去闖一闖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圖卷世界,重新回到紫霞靈山。

    “黑爺,不要再加火,求求你,別再加……別啊……我都要煮熟了……”

    房間外面,響起荀花柳和穆吉吉哭嚎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張若塵推開門走了出去,只見,院中放有兩隻一丈高的三角銅爐。銅爐裡面,全是各種藥草和獸血,散發出一股濃烈的刺鼻腥味。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就泡在沸騰的銅爐裡面,爐中傳出的哀嚎聲音,一聲比一聲高亢。

    小黑在銅爐的下方,佈置有兩個烈焰陣法,不斷將火屬性的靈晶,放進陣法裡面,使陣法中涌出的火焰,變得越來越旺盛。

    兩隻青銅鑄成的藥爐,已經燒成了赤紅色,由此可見,爐中的溫度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小黑人立而起,兩隻爪子背在身後,圍繞兩隻銅爐踱步,冷哼道:“每天體能訓練後,必須要用藥血錘鍊身體,才能讓修煉成果最大化。吃得苦中苦,方爲人上人。”

    “黑爺,我已經……扛不住了!”

    左邊的爐中,傳出穆吉吉慘叫的聲音。

    小黑的眼睛一瞪,道:“扛不住,也要扛。你們兩個別身在福中不知福,要知道,銅爐中的藥血,乃是龍族用來培養幼崽所用,除了龍族,恐怕也只有本皇才知道配方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其中有幾種藥和幾種獸血太過珍貴,沒有加在裡面。所以,你們用的藥血,大概也就只有龍族藥血的兩三成藥力。以你們魚龍第一變的修爲,若是兩三成藥力都扛不住,豈不是廢物?”

    “使用龍族秘製的藥血熬煉身體,不僅能夠煉出體內的雜質,能夠增強你們的皮、血、骨、筋,別說是區區魚龍第二變,就算是要在短時間內突破到魚龍第三變,也是有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兩隻銅爐的下方,問道,“你給他們配置的藥血,真的是龍族用來培養幼崽的藥血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小黑知道張若塵已經走出圖卷世界,因此絲毫都不驚奇,揚起頭顱,道:“本皇出手,豈有凡品?他們兩人的體質太差,必須要下猛藥,才能夠真正成長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使用龍族藥血熬煉他們的身體,就算達不到龍族幼崽的程度,至少也能讓他們的肉身,比別的同境界修士強大數倍。當然,這也是在錘鍊他們的意志,若是連這一關都過不去,你就算給他們再多資源,他們也成不了強者。”

    大概一個時辰後,藥爐中的藥血,已經熬幹,小黑終於將荀花柳和穆吉吉從爐中放出來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,全身都被一層厚厚的黑色血泥包裹,宛如變成兩具人幹。

    “別裝死了!今天是古神山開放的日子,若是錯過,就只能等下個月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立即破開黑色血泥,龍精虎猛的衝飛了起來,隨後,轟然兩聲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與二十天前相比,他們兩人猶如脫胎換骨,身上散發出兇獸纔有的強大氣息,皮膚表面出現一層淡淡的金光,距離魚龍第二變“煉皮成金”的境界,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“黑爺的手段果然厲害,雖然每次修煉都能將人折磨得死去活來,但是,只要用藥血熬煉身體,頓時身上的傷勢就會痊癒,並且肉身的力量明顯會提升一大截。”穆吉吉道。

    穆吉吉雖然依舊相當肥胖,可是張若塵能夠明顯看出,與以前相比,已經瘦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荀花柳看着自己的雙臂,十分激動,滿臉紅光的道:“黑爺太牛了!這是要將我荀花柳培養成絕世高手,區區一個龐龍,豈能是我的對手?”

    荀花柳將小黑抱起來,將嘴湊上去,就是一陣狂親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小黑一爪子拍出去,將荀花柳打飛十數丈遠,鄙夷的道:“離本皇遠點。就你現在的體質,距離絕世高手還差十萬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笑了笑,道:“你們兩個還不快換上衣服,該出發了!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換上聖傳弟子的青色道袍,與張若塵一起,向古神山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每個月初一,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,平時很少露面的聖傳弟子,大多都會聚集到古神山的山下,讓平靜的古神山變得喧囂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古神山的山門外,也被眼前的景象略微驚住,周圍全是身穿青色道袍的聖傳弟子,烏泱泱的一大片,修爲最弱也是魚龍第一變。

    要知道,隨便一個聖傳弟子到外面,也是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如此多聖傳弟子聚集在一起,只需要碾壓過去,估計不到一個時辰,就能讓一個聖者門閥變成沒有活口的死亡廢墟。

    三人中,唯獨只有穆吉吉,以前去闖過古神山,對古神山有一些瞭解。

    穆吉吉道:“其實,以往的初一,也沒有今天這麼多人。主要是,即將舉行劍道比武,那些在外面歷練的聖傳弟子,差不多全部都返回宗門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一些閉關的聖傳弟子,也都停止修煉,開始出來走動。他們一是在調整自身,想要在劍道比武前達到最佳狀態。二是,他們想要提前打探有哪些競爭對手,從而做出應對的策略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