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達到小成的黑暗之體,在同境界,足以與聖體交鋒,僅僅只是這一點,就已經讓無數聖傳弟子爲之驚歎。

    誰不想迎娶一位如此優秀的天之驕女?

    更何況,韓湫身上的那種聖潔與暗黑鮮明對比的氣質,對男人來說,具有致命的殺傷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像許長生這樣的天驕,看向韓湫,眼中也露出欽羨的神情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目光盯向張若塵三人,皺起眉頭,道:“他們三人是什麼來歷?”

    龐龍雙手抱在胸前,冷哼了一聲:“這三人,分別叫做林嶽、荀花柳、穆吉吉。不過只是三個品行低下的敗類,自稱是‘風情三劍客’,實際上專門禍害宗門中的女弟子。今天,他們居然敢公然調戲韓湫師妹,真的是越來越無法無天,也沒有人管一管他們。”

    龐龍很想做韓湫的護花使者,站出去收拾張若塵三人。不過,自從他被張若塵擊敗後,就清楚的意識到,他的實力,遠遠不如對方。

    因此,他纔沒有輕舉妄動,而是出言挑唆許長生。

    蓋昊向龐龍盯了眼,眉頭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蓋昊自然能夠看出來,龐龍是在故意激許長生,想要讓許長生去對付風情三劍客。

    這種手段,有些低劣,讓他頗爲反感。

    只不過,蓋昊也有些看不慣林嶽三人的所作所爲,若是許長生出手,倒是可以教訓一下他們。

    而且,以許長生的強大修爲,也能試探出林嶽的真實實力。蓋昊對這一點,纔是真正的感興趣,因此也就沒有多言。

    許長生冷哼了一聲,“宗門招收的弟子,真是越來越良莠不齊,怎麼什麼人都能成爲聖傳弟子?”

    說完,許長生整理了領口和衣袖,向前行去,來到韓湫的身後。

    蓋昊和龐龍自然是緊跟上去,立在許長生的一旁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目光,向張若塵三人掃視了一眼,冷峭的一笑:“你們就是所謂的風情三劍客?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與許長生的目光對視了一下,他們兩人,頓時全身一個激靈,身體有些發軟,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,情不自禁向後連退三步。

    倒也並不是荀花柳和穆吉吉真的膽小,而是,許長生的修爲太過強大。

    剛纔,看似他只是隨意,向張若塵三人盯了一眼。實際上,他已經將武魂的力量,融入眼神,化爲一股威懾力傳遞出去。

    許長生是魚龍第八變的修爲,武魂強度比很多魚龍第九變的修士都要強橫,以荀花柳和穆吉吉魚龍第一變的修爲,自然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不變,也將武魂的力量調動出來,融入眼神,與許長生直面對視,道:“閣下什麼意思,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,沒必要下這麼重的手吧?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許長生雖然表面看起來十分儒雅,實際上手段卻相當毒辣,下手極重。

    剛纔,若不是張若塵使用武魂,將他的眼神擋住,荀花柳和穆吉吉肯定已經變成兩個沒有任何意識的植物人。

    “此人十分陰險,以後得多提防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許長生看見張若塵面不改色的樣子,露出一絲詫異的神情,顯然是沒有料到,對方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武魂。

    有許長生撐腰,龐龍自然就無所畏懼,冷喝一聲:“林嶽,許師兄是看不慣你們調戲韓湫師妹,所以纔想教訓教訓你們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已經緩了過來,揉了揉太陽穴,隨後,指着龐龍的鼻子,大罵道:“教訓個屁,許長生好歹也是魚龍第八變的強者,與我們三個新晉聖傳弟子交手,也不嫌丟臉?”

    穆吉吉道:“龐龍,今天最好將話說清楚,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們調戲韓湫師妹?明明是韓湫師妹來找我們林嶽老大敘舊,他們兩人,一個長得美若天仙,一個又是玉樹臨風,可謂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我說你們來多管什麼閒事?”

    龐龍的眼神冰冷,雙拳捏在一起,腳下的地面已經凹陷下去,沉聲道:“韓湫師妹怎麼可能與你們三個人渣爲伍,就憑你們也配?”

    “你說誰是人渣?”

    荀花柳不甘示弱,就要衝上去與龐龍決鬥,不過,卻被張若塵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,風情三劍客沒什麼名氣,可是許長生、蓋昊、龐龍卻是一個比一個優秀,被稱爲“上清宮三傑”。因此,他們三人,在聖傳弟子中,也就有極大的名氣,

    正是因爲他們三人的名氣很大,所以,將很多聖傳弟子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,站在一旁圍觀。

    許長生終於意識到他是被龐龍利用,心中不禁有些氣怒。

    當然,週週無數雙眼睛都看着他,若是他現在抽身而退,肯定會讓很多人瞧不起。更加關鍵的是,那個叫做韓湫的女弟子,的確十分貌美,讓他有一種一見傾心的感覺。

    許長生頗爲優雅的擡起一隻手,示意龐龍退下去。

    隨後,他走到韓湫的身邊,極有風度的微微一笑,道:“韓湫師妹,可需要許某出手,幫你教訓他們三個敗類?忘了自我介紹,在下上清宮的聖傳弟子,許長生。”

    韓湫的鳳眸向對面的張若塵盯了一眼,露出一道意味深長的笑容,隨後,施施然的向許長生行禮,聲音甜美的道:“原來是鼎鼎大名的許師兄,韓湫先多謝許師兄的好意。不過,大家畢竟都是同門師兄弟,這次就暫時放他們一馬,若是還有下一次,我會親手收拾他們三個。”

    龐龍急道:“韓湫師妹,不能就這麼放過他們。”

    許長生冷冷的瞥了龐龍一眼,沉聲道:“龐龍,既然韓湫師妹不想追究,我們就饒他們一次,何必與三個人渣一般見識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許長生的怒火,龐龍的額頭上冒出冷汗,立即識趣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荀花柳盯着韓湫與上清宮三傑離開的背影,心中十分氣惱,狠狠將一口唾沫吐在地上,道:“什麼意思?韓湫到底什麼意思?我們什麼時候調戲她了?居然還說放我們一馬,真以爲我們風情三劍客都是人渣?”

    穆吉吉連忙上前去勸道:“你就得了吧!韓湫師妹剛纔明明是在幫我們。難道你看不出來,龐龍已經將許長生推到風頭浪尖,她若是不那麼說,許長生怎麼下得來臺?許長生下不來臺,就肯定會強硬到底,到時候,倒黴的就是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以許長生的身份和地位,就算將我們打殘廢,甚至廢了我們的修爲,宗門也不會將他怎麼樣。所以說,你該慶幸纔對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略微一思索,頓時覺得穆吉吉的話,還是有幾分道理,目光向張若塵盯過去,道:“真的是這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摸着下巴,仔細思考韓湫剛纔那耐人尋味的笑容,點了點頭,道:“以剛纔那種情況,韓湫師妹的確是在幫我們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抓了抓頭,欣喜的笑道:“以前韓大美人最看不慣的就是我們三人,只要被她遇上,肯定少不了一頓毒打。今天,她是怎麼了?難道……林嶽老大已經悄悄的將韓大美人的芳心征服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其實,他的心中,也相當疑惑。

    莫非,他在什麼地方露出破綻,被韓湫認出了真身?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地面微微震了一下,古神山的山門,緩緩打開。

    大羣聖傳弟子,立即涌入山門,開始攀登古神山的第一重山。荀花柳也是一馬當先,向前衝了出去,很快就達到第一重山的山腳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着急,靜靜的站在原地觀望,頓時,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。

    雖然,山門外聚集有衆多的聖傳弟子,但是卻只有大概一半的人,賣力衝向第一重山,其餘人全部都站在原地,並沒有行動的意思。

    穆吉吉似乎看出張若塵在想什麼,笑了笑,道:“每個月古神山都會開放一次,因此,很多人都相當清楚自己的實力,就算去闖,也不可能有什麼收穫。他們這些人,並不是來闖古神山,而是來探查劍道比武可能會遇到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闖古神山很難嗎?”

    穆吉吉道:“不是很難,而是難如登天。聖傳弟子能夠登上第一重山,就已經算是鳳毛麟角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聽說,蓋昊在魚龍第一變就登上第一重山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穆吉吉苦笑了一下,道:“那是因爲,他是蓋昊。整個兩儀宗,能出幾個蓋昊?古神山考驗的是修士的劍道、悟性、意志,當然,也與修爲有一定的關係,修爲越高的人,肯定各方面都要強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眺望古神山,突然,看見有五道人影衝得極快,已經接連闖過劍道、悟性、意志三關,登上第一重山的山頂,向第二重山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旁邊,響起一個女弟子尖叫的聲音:“衝在最前面的人是秦宇凡秦師兄,真是太厲害,以秦師兄的能力,說不定能夠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眺望了一眼,果然看到第二重山上的秦宇凡,此人的實力很不凡,必定將是一個強大的對手。

    據說,每登上一重山,就能吞飲山頂的聖泉,爭強自身的修爲,感悟更深層次的劍道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所以衆人才拼命想要去闖古神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