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追上高瘦男子,站到他的身旁,並肩而行,頗爲好奇的問道:“剛纔,你說你和我不一樣,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高瘦男子的目光,一直盯着前方,沒有要和張若塵說話的意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你若是告訴我原因,我就告訴你原因。”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,張若塵是長生院的弟子。又或許是因爲,高瘦男子的確很好奇張若塵反常的做法。最終,他開口說道:“我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八變,就算吞服聖泉,也不可能突破到魚龍第九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的點了點頭,原來如此,道:“所以,你打算等到突破魚龍第九變,再服用聖泉,使用聖泉的力量參悟聖道,從而衝擊半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高瘦男子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:“你別告訴我,你也達到了魚龍第八變?我雖然看不透你的修爲,卻知道,你的境界離魚龍第八變還有不小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厲害,不愧是魚龍第八變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告訴你也無妨,我之所以不留在第一條聖泉提升修爲,那是因爲,我想去第二重山的山頂裝取第二條聖泉中的聖水,若是有機會,我還想去第三重山的山頂看一看。一個月才一天的時間,我爲何要在第一重山浪費時間?”

    高瘦男子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,仔細打量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真沒想到,長生院居然出了一個如此狂妄的人。就憑你的修爲,能夠闖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,便足以轟動兩儀宗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高瘦男子並不相信張若塵能夠到達第二重山的山頂,只覺得張若塵是一個不自量力的狂徒。

    先前,他見張若塵救了那位墜崖的聖傳弟子,覺得張若塵頗有人情味,而且,他們又同是長生院的弟子,所以想要與張若塵交一個朋友。

    但是就因張若塵剛纔說的那句話,讓他對張若塵僅有的一絲好感,也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高瘦男子徑直向前行去,再也沒有與張若塵說過一句話。

    說出的話,能夠做到,叫做自信。

    說出的話,卻做不到,叫做狂妄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自信的人,一個人如果連自信都沒有,那還能夠做成什麼事?

    見高瘦男子頭也不回的離開,張若塵只是搖頭笑了笑,倒也沒有任何情緒波動,揹着雙手,一直走到第二重山的山腳下。

    在他們兩人到來前,山腳下,已經有數十位聖傳弟子聚集在此處。

    能夠來到第二重山的修士,自然都不是簡單人物,他們在聖傳弟子裡面全部都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面百丈高的青色石壁,石壁上,全是一個個用劍劈出的文字。

    與第一重山山腳下的文字相比,此處的文字,蘊含更加強大的劍道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站在石壁下方,修士就能夠感覺到皮膚一陣陣刺疼,就像是有無形的劍氣擊在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且,石壁上的文字,相當晦澀,極難看懂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些文字,從來沒有在書卷上出現過,乃是兩儀宗的先賢們自創出來的字體和字形。

    這樣的字,被稱爲“聖文”。

    人羣中,張若塵看到許長生和蓋昊的身影。此刻,蓋昊正在與一個半透明的人影交手,兩人戰得難分難捨,四周全是劍氣。

    大概交手了三十多招,蓋昊被半透明人影的劍擊中胸口,撕裂出一道半尺長的血口,頓時敗下陣來。

    “闖關失敗。”

    半透明的人影,化爲一個文字,重新飛回石壁。

    蓋昊終究還是沒能闖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。

    不過,他的戰績,卻得到在場所有人的肯定。僅僅以魚龍第三變的修爲,就能和第二重山第一關的守關人對戰三十多招,也只有聖體,纔有這麼強大。

    蓋昊敗下陣來,立即服下療傷丹藥,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聖體,如此年輕劍道修爲就已經達到這一步,最多三年,蓋昊應該就能闖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。”一位魚龍第九變的聖傳弟子說道。

    這位聖傳弟子,已經有八十五歲的年齡,看上去卻只是中年人的模樣。他的修爲,自然是相當深厚,一步踏出去,就給人一種大地塌陷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走到石壁的下方,選中了其中一個文字,隨後,文字脫落下來,凝聚成守關人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交手十六招,這位魚龍第九變的聖傳弟子,被守關人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挑戰失敗。

    這位魚龍第九變的聖傳弟子雖然修爲深厚,但是,他對劍道的理解,卻比不上魚龍第三變的蓋昊,因此只擋住了守關人十六招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看出,第二重山的考驗是何等變態,即便是聖體和魚龍第九變的聖傳弟子,也很難通過第一關。

    有人注意到張若塵和高瘦男子,頓時驚訝的道:“咦!又有兩個新人衝過第一重山的三關,來到了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,兩個都是長生院的聖傳弟子,什麼時候長生院變得這麼強?”

    “最近三十年,每一次宗門大比,長生院的排名幾乎都是墊底。怎麼可能一次性出現兩位天驕?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高瘦男子的到來,在第二重山,引起了不小的躁動。畢竟,能夠來到第二重山的修士,哪一個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?

    在場的聖傳弟子,紛紛轉過頭,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許長生看到張若塵的時候,嘴裡發出一聲輕輕的冷哼。很顯然,張若塵能夠來到第二重山,讓他感到相當不屑。

    終於,有人將高瘦男子的身份認出來,臉色略微一變,立即傳音告訴在場的所有聖傳弟子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他。”

    得知高瘦男子的身份,其餘的聖傳弟子,也都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,立即左右退開,給高瘦男子讓出了一條道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三個人,依舊顯得氣定神閒,並沒有因爲高瘦男子的到來,而有絲毫的驚慌。

    第一個是許長生。

    第二個是站在石壁下方的秦宇凡。

    最後一個人,站在遠處的崖邊。她的嬌軀,被一層白色雲霧遮擋了起來,身材十分纖細,雙腿筆直而又修長,雖然看不清臉上的五官,卻能看見身材輪廓的柔美曲線。

    張若塵遠遠的向她瞥了一眼,大致能夠猜出她的身份,應該就是那位剛一出生就達到劍心通明的天之驕女,齊霏雨。

    許長生向高瘦男子盯了一眼,道:“蠶冬,你終於捨得回宗門,我還以爲,你要在墟界戰場廝殺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高瘦男子道:“若非論劍大會在即,我也是不會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回來,就戰一場吧!”

    許長生的聲音,蘊含一股強勁的音波,滂湃的聖氣從體內涌出來,剎那間,在他的身後,凝聚出一尊十三丈高的巨大武魂虛影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頓時,第二重山的山腳下飛沙走石,狂風呼嘯了起來,如同數百道風刃在空氣中穿梭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遠處,靜靜的觀望,自言自語的道:“原來他就是血劍蠶冬,果然是一個強勁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沒有與蠶冬交過手,卻依舊能夠感知到此人的強大,簡直是有些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的目光,又向許長生盯過去。

    許長生要比蠶冬年輕一些,看似一副戰意滂湃的樣子,實際上,張若塵卻發現許長生的眼神相當平靜。由此可見,此人並不是一個衝動的人,而是一個有勇有謀的人。

    又是一個厲害人物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也有些迫切,想要看一看許長生和蠶冬交手,將會是何等場景?

    面對許長生的挑戰,蠶冬顯得格外平靜,道:“我是來闖第二重山,不想在山腳下浪費力氣,只要你足夠強大,劍道比武的時候,我們一定會有交手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許長生將身上的戰意收斂回去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就來比一比,誰能在古神山走得更遠。”

    許長生先一步走到石壁的下方,揚起頭顱,目光在石壁上掃視了一眼,道:“雖然我早就已經闖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,不過,這一次,我想挑戰兩個字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聖傳弟子,全部都震動不已,誰都沒有料到,許長生居然敢一次性挑戰兩個字。

    兩個字,就相當於他要獨自對戰兩位守關人,與挑戰一位守關人相比,提升的難度,絕不止一倍。

    “許長生對自己的劍道,會不會太過自信?”

    “一次性挑戰兩個字,對他來說,應該也是極大的挑戰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石壁上,兩個字同時脫離下來,化爲兩個半透明的人影,同時向許長生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戰在一起,激烈交鋒,除了秦宇凡、蠶冬、齊霏雨之外,其餘人全部都遠遠的退開,害怕被劍氣誤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託下巴,觀察了片刻,自言自語的道:“想要通過這一關,劍道境界至少也要達到劍心通明的初階,還要將劍一修煉到第三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的判斷,許長生差不多將劍一修煉到第四層境界,以他的實力,同時與兩位守關人交手,還是有一定的勝算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之後,許長生施展出一種鬼級中品的劍法,將兩位守關人擊敗,闖過了這一關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韓湫無聲無息的站到張若塵的身後,一雙水淋淋的美眸,盯着遠處的許長生,脣紅齒白的笑道:“挑戰兩個字,居然也能取得勝利,許長生應該是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四層境界,真是厲害。”

    韓湫能夠闖過第一重山的三關,張若塵一點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不斜視的道:“韓湫師妹,你最好離我稍微遠一點。”

    韓湫用着幽怨的眼神,盯了他一眼,道:“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我,怎麼我主動靠近你,你又開始排斥我。難道你已經不是那隻喜歡偷腥的貓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沒有聽過‘紅顏禍水’四個字?你的那位許師兄,若是看到我和你靠得這麼近,恐怕又要說我在調戲你。如此一來,我豈不是無緣無故就要成他的情敵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感覺到一雙銳利的眼神盯在他的身上,於是順着眼神望過去,正好與許長生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一下,道:“看吧!每次與你離得太近,總要被人敵視。”

    韓湫微微眯眼,淺淺的一笑,在張若塵的耳邊低聲說道:“本來,我都已經決定,給你一個追求我的機會,卻沒想到,你竟然是一個膽小鬼。莫非被許長生盯了一眼,你就害怕了?”

    許長生站在石壁下方,看到遠處張若塵和韓湫不僅靠得很近,而且還有說有笑的樣子,心中就生出一股嫉恨的情緒。

    不過,他並沒有將那股情緒表露出來,臉上反而露出優雅的笑容,遠遠的道:“林嶽師弟,聽說你在加冕儀式上一連融合三道祖師劍意,開創了兩儀宗史無前例的壯舉,想來你在劍道上的天賦一定相當驚人。今天,你準備挑戰幾個字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