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聽到許長生的話,包括蠶冬在內,在場所有聖傳弟子的目光,全部都落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衆人早就聽說,有人在加冕儀式,引來“紫氣八百里”的異象,並且,還融合了三道祖師劍意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當然不可能是一個平凡人,必定是有極高的劍道天賦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話,卻明顯帶有敵意。

    就算林嶽的劍道天賦再高,也只是一個新晉的聖傳弟子,能夠通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,就已經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許長生卻直接問他,今天想要挑戰幾個字?

    無論林嶽如何回答,也必定落入下風。

    這就是捧殺!

    只有將他捧得越高,才能將他摔得更重。

    許長生依舊帶着和善的笑容,道:“既然,林嶽師弟融合了三道祖師劍意,要不就挑戰三個字,也讓我們都開一開眼界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聖傳弟子,立即暗笑起來,很多人都在相互傳音。

    “就連許長生自己挑戰兩個字,也顯得極其勉強,卻逼迫林嶽挑戰三個字,這是想讓林嶽當衆出醜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林嶽答應下來,肯定會被三位守關人擊敗,今後,整個兩儀宗恐怕都會嘲笑他不自量力。若是林嶽拒絕挑戰,恐怕就要落得一個膽小怕事的名聲。”

    “許長生和林嶽到底有什麼仇恨,他爲何要如此咄咄逼人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沒看出來?他們這是在爭風吃醋,真沒想到,以許長生的身份,居然也會爲了一個女人,與一個新晉聖傳弟子大動干戈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看爲了誰,若是爲了黑暗之體,這麼做就相當值得。只要許長生能夠迎娶黑暗之體,那麼,他就能坐穩許聖門閥繼承人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聖傳弟子,全部都搖頭嘆息,只覺得林嶽將會成爲許長生的墊腳石。

    劍道天賦高又有什麼用,終究還是沒有成長起來。

    顯得最平靜的人,反而是張若塵,笑了笑:“挑戰一個字和挑戰三個字,似乎並沒有什麼區別,我爲何要做那麼吃力不討好的事?”

    許長生只覺得張若塵是因爲害怕,所以,纔會這麼說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林嶽師弟有所不知,挑戰三個字和挑戰一個字,區別可是相當的大。”

    “挑戰一個字的人,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,只能取一葫蘆第二條聖泉中的聖水。”

    “挑戰兩個字的人,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,能夠取一百葫蘆第二條聖泉中的聖水。”

    “挑戰三個字的人,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,能夠取一千葫蘆第二條聖泉中的聖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每增加一個字,得到的好處,就是乘十倍的遞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點了點頭,道:“若是我挑戰成功十個字,一旦登上山頂,恐怕第二條聖泉中的聖水根本不夠我裝取吧?”

    周圍的聖傳弟子,全部都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蠶冬早就見識過張若塵的狂妄,此刻,聽到這話,頓時撇過頭去,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眼中露出一絲譏諷的神色,笑道:“兩儀宗的歷史上,從未有人能夠挑戰成功十個字。若是,林師弟能夠成功,如此戰績,必定會寫入宗門的史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思索了片刻,搖了搖頭,道:“我現在的劍道修爲,還不夠強,暫時還是不挑戰十個字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還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許長生剛剛想要將這句話說出,卻聽到張若塵接下來的一句話,頓時將說到喉嚨邊的話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一次,就先挑戰三個字。畢竟,還是應該節省一些力氣,闖後面的幾關。”

    他是瘋了吧?

    挑戰三個字?

    衆人全部都覺得,林嶽說的是氣話,一次性挑戰三個字,豈是他一個新晉的聖傳弟子能夠做到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嘴角,勾出一道頗爲得意的弧度。他生怕林嶽會反悔,於是立即道:“果然不愧是兩儀宗的後起之秀,讓我這個做師兄的人也是佩服不已。只不過挑戰三個字,其難度非同小可,使用你的那柄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劍,恐怕是闖不過去。這樣吧!師兄我將谷水劍借給你一用,若是,你能夠挑戰成功,谷水劍就送給你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許長生飛快的將背上的一柄白色寶劍解下來,向張若塵拋了過去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目光,緊緊盯着對面的林嶽,只要他接下劍,再想反悔,可就由不得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將白色寶劍接住,剛剛入手,就傳出一股極其冰冷的力量,將他的手都凍得有些發麻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接下劍,許長生終於鬆了一口氣,臉上的笑容,顯得更加暢快。

    周圍的聖傳弟子,全部都面面相覷,搖頭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,許長生將林嶽捧得這麼高,待會林嶽挑戰失敗,恐怕許長生就要使用後續的手段,讓林嶽摔得沒有翻身的機會。

    更何況,闖古神山也是會有生命危險,若是不自量力去挑戰,很可能還沒來得及認輸就死在守關人的劍下。

    大家都覺得,許長生太陰險,太狠辣。

    林嶽也太愚蠢,居然真的傻乎乎的去挑戰三個字,掉進許長生的坑裡,卻完全不自知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,在場的老輩聖傳弟子已經見得太多,早就已經見怪不怪。

    “十二階真武寶器,煉劍所用的材質,使用的是‘谷水靈玉’。若是,劍中誕生出劍靈,足以成長爲一柄聖劍。好劍,真是一柄不錯的好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停的撫摸谷水劍,嘴上不停的讚歎。

    在場的衆人,全部都以爲他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人,因此,見到谷水劍,纔會如此激動。

    實際上,張若塵在撫摸谷水劍的時候,就使用真氣,煉化許長生殘留在谷水劍中的劍意。

    等到他將劍中的劍意,完全煉化,才向石壁走了過去,站在距離石壁十丈的位置。

    石壁上的文字,相當晦澀。

    很多文字更是見所未見,只能通過強大的劍意,才能揣摩出文字所代表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只是一剎那,石壁上,就有三個文字脫落下來,化爲三個半透明的守關人,從半空飛下,直向張若塵揮劍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在場的聖傳弟子,還是頗爲詫異,本來他們還以爲,林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識別出三個字。卻沒想到,林嶽瞬間就看懂了三個文字,開始進行挑戰。

    一個新晉的聖傳弟子,能夠做到這一點,就已經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如此,衆人卻依舊不覺得林嶽能夠挑戰成功。畢竟那是三個字,比兩個字的難度,提高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三位守關人分爲三個方向,攻擊過去,採用的是一種合擊陣法。

    其中兩位守關人,奔行在地面,從左右兩個方向攻向張若塵。他們兩人,不斷揮舞劍招,凌厲的劍氣化爲兩條十多米長的龍影,爆發出“嗚嗚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第三位守關人,飛在兩位守關人的上方,雙手各持一劍,不斷劃出太極道印,形成一個直徑三丈的劍氣圓球。

    “二龍戲珠劍陣。”

    看到狂暴銳利的劍氣涌出來,所有聖傳弟子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遠處退避。

    即便是修爲強大到許長生、蠶冬的程度,也都略微有些變色,畢竟,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,三個字合在一起,爆發出來的威力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力量,真的是魚龍境的修士。就能闖得過去?

    許長生挑戰兩個字的時候,每一位守關人都是劍一第三層境界的水平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挑戰三個字,每一位守關人差不多都相當於劍一第五層境界的水平。看似只相差一個字,其中的難度,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挑戰的字數越多,守關人的劍道境界就越高。難怪許長生那麼確信我闖不過去,想要擊敗三位守關人,果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。”

    在場,唯獨只有張若塵顯得最是平靜,依舊站在原地,沒有露出絲毫驚慌失措的神情。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下方的兩位守關人,同時揮劍向張若塵劈了過去,眼看張若塵就要被劍氣撕碎身體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讓在場聖傳弟子震驚的一幕出現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藍色寶劍和谷水劍同時離鞘飛出去,張若塵快速打出兩掌,擊在兩劍的劍柄上面。兩劍化爲一藍一白兩條光梭,急速飛出去,爆發出三百六十道劍氣,將兩位站在地面的守關人打得不停後退。

    兩位守關人,出劍的速度,快如閃電。

    一藍一白兩柄寶劍,出招的速度卻更快,將兩位守關人的氣勢完全壓下去,逼得他們不得不後退。

    上方,第三位守關人手臂快速轉動,形成一個劍氣漩渦。

    一柄七米長的巨劍,從漩渦的中心刺出,化爲一道刺目的光柱,擊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張若塵兩指捏在一起,化爲一道劍訣,向上一擊。

    手指的指尖與巨劍的劍尖碰撞在一起,隨即,響起嘭的一聲巨響,那柄七米長的巨劍崩碎,化爲一團混亂的劍氣倒涌回去,將三位守關人打得向後退了十多丈遠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許長生的眼珠子,幾乎都要從眼眶裡面瞪出來,滿臉全是一根根凸起的青筋。

    別的聖傳弟子也都目瞪口呆,他們被驚得不清,大腦一片空白,完全處於窒息的狀態。

    蠶冬和秦宇凡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,幾乎同時低聲念出一句:“劍一的第七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站在崖邊的齊霏雨,從白色的霧靄中走了出來,顯露出優雅絕色的容顏,那一雙美麗的眼眸,散發出漣漣的光彩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顯然也是感到相當不可思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