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法,的確都是極其精妙,看似無招,卻又充滿強大的威力,讓很多人都感到無比驚豔。

    林嶽的劍道,竟然如此厲害?

    韓湫伸出一根玉白色的纖細手指,輕輕的摸了摸晶瑩剔透的紅脣,露出一個媚俏的笑容:“林嶽就算修煉一百年,也不可能施展出如此厲害的劍法,如此英姿,簡直就是少年劍仙下凡。”

    就在林嶽剛纔對戰三位守關人的時候,韓湫看到了十分熟悉的身影,與她心中想的那個人,近乎完全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藍色寶劍和谷水劍同時飛回去,衝入劍鞘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就連腳步都沒有移動一下,顯得十分輕鬆和優雅。

    三位守關人敗退回去後,立即又組成一座“三星劍陣”,他們的身體快速旋轉,將地上的石頭和落葉捲了起來,形成三根直徑一丈粗的劍氣柱子。

    站在氣柱的中心,三位守關人踩動步法,再次向張若塵攻過去。

    “難道還沒通過挑戰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向三根劍氣柱子衝過去,準備主動出擊。

    爲了節省真氣,張若塵決定速戰速決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拔出谷水劍,張若塵變換三次身形,與此同時,他一連施展出三招劍法,一劈,一撩,一刺,每一招都十分簡單,顯得相當輕鬆寫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已經從三根劍氣柱子之間衝了過去,雙腳一合,站定腳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三根劍氣柱子,立即破碎。

    氣柱中,三位守關人也都化爲三縷白色的聖氣,重新飛回石壁,化爲三個文字。

    “闖關通過。”

    石壁中,響起一個縹緲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收,將谷水劍重新收回劍鞘,道:“挑戰三個字,果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,幸好我有一柄谷水劍。許師兄,多謝贈劍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頭也不回,徑直登上山道,向第二重山的山腰行去,只留下一個挺拔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,也不怕將許長生氣死。”蠶冬那張冰冷的臉上,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見識到張若塵強大的劍道修爲,蠶冬終於意識到,以前的確是小瞧了他,以他的實力,還真有可能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長生院能夠誕生出一位如此厲害的英傑,蠶冬自然還是頗爲高興。

    “一個新晉的聖傳弟子,居然挑戰成功三個字,並且達到劍一的第七重境界,看來今天晚上,消息傳出去後,整個兩儀宗的弟子都要震一震。”一位魚龍第九變的老輩聖傳弟子驚歎的道。

    “賠了夫人又折兵。”秦宇凡向許長生看了一眼,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誰都能夠看出,許長生想要算計林嶽,卻反被林嶽算計,不僅在韓湫的面前丟了顏面,而且還將谷水劍都“送”了出去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雙眼赤紅,捏緊的雙手,冷哼一聲,急速衝上第二重山的山道,向前方的張若塵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韓湫道:“許師兄不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吧?”

    在場的聖傳弟子,也都有些擔憂,萬一許長生因爲極度憤怒,將林嶽殺死,兩儀宗豈不是要損失兩位天才?

    幾乎每個月,都會有聖傳弟子,死在古神山。

    除了意外,肯定也有因爲惡意仇殺,而死去的聖傳弟子。

    “你們繼續闖關,我去看一看。”齊霏雨道。

    齊霏雨早就已經闖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,只是留下來,想要觀察秦宇凡和許長生的實力,爲不久之後的劍道比武做準備,所以,纔沒有立即前往山腰闖第二關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嬌軀十分輕盈,全身上下柔若無骨,腳尖只是輕輕的在地面一踮,離地飛了起來,衝向第二重山的山道,向前方的二人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到齊霏雨的動人身姿,所有聖傳弟子都望了過去,猶如是在看一道美麗的風景。

    一位魚龍第七變的聖傳弟子問道:“齊霏雨先前挑戰了幾個字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她是第一個到達第二重山,我們趕到的時候,她已經闖過了第一關。”

    衆人全部都搖頭,沒有一個人看見齊霏雨是如何通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。

    張若塵登山的速度極快,很快就已經達到第二重山的兩千米高度,向下望去,已經看不到山腳。

    空氣中,懸浮有一縷縷白色的霞霧,不僅阻擋視線,就連精神力也無法穿透過去。

    許長生追了上來,縱身騰躍而起,在懸崖上踏了一步,落到張若塵的身前,攔住張若塵繼續前行的路,沉聲道:“臭小子,扮豬吃老虎是吧?今天,若是不交還谷水劍,休想登上第二重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道:“怎麼?許師兄竟然如此小氣,送出去的劍,也想要回?”

    許長生心中的怒火,已經膨脹到快要將身體炸開,真氣向雙手的經脈涌去,凝聚在雙手的掌心。

    看到許長生如此憤怒的樣子,張若塵不僅沒有一絲一毫的懼怕,反而搖頭一笑,只覺得先前太高看許長生,沒想到此人的定力如此差,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。

    不遠處,齊霏雨曼妙的身影,正腳踩雲霧,緩緩的行來,停在二十丈之外的崖壁上面。

    許長生向齊霏雨的方向看了一眼,收回真氣,冷哼一聲,“不得不承認,你的確有點本事。但是,谷水劍我必須收回。敢不敢與我賭一把?若是你輸,將谷水劍還給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,向遠處的齊霏雨看了一眼,道:“沒興趣。”

    許長生緊捏雙拳,眼中露出冷冽的光芒,若不是齊霏雨站在一旁,他早就已經出手,一掌劈在張若塵的身上。就算不殺了他,也要讓他傷筋斷骨。

    “林嶽,今天的樑子,我們算是結下。等到劍道比武,我會讓你後悔今天的所作所爲。”

    許長生的眼中露出隱隱的殺意,冷哼一聲,邁出腳步,向山腰的方向衝了出去,很快就消失在陡峭的山道盡頭。

    齊霏雨那悅耳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身後響起,“你不該招惹許長生,若是將谷水劍還回去,說不定,你們之間的恩怨就已經化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向身後的齊霏雨瞥了一眼,道:“老實說,我並不在乎一柄谷水劍。只不過,我很清楚,許長生在衆人的面前載了那麼大的一個跟頭,就算將谷水劍還給他,他也絕對不會放過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得沒錯。但是,許長生的背後是許聖門閥。許聖門閥在兩儀宗的勢力很大,惹到他,你今後在兩儀宗將會舉步維艱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氣質,十分淡雅,宛如懸崖邊的一株青色幽蘭。

    她走到張若塵的三丈外,胸前勾勒出兩個渾圓的弧度,纖細的柳腰纏有一根月白色的腰帶,道:“你的劍道天資很不錯,極有可能在魚龍境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齊家是歷史悠久的中古世家,若是你願意加入齊家,我可以將你引薦給家主,封你爲客卿長老。今後,我可以保證,許聖門閥的人不敢找你麻煩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一雙眼眸,宛如兩顆浸泡在水中的黑色珍珠,充滿迷人的氣質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那雙眼睛,就足以融化男人的心,誰又忍心說出拒絕她的話?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,齊霏雨的眼中蘊含一股控制人精神的力量,幸好他立即察覺,才用強大的精神力,抵擋住那股古怪的力量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,齊霏雨這樣淡雅、出塵的女子,居然也會修煉這樣的邪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不去看她,暗暗警惕起來,笑道:“原來齊師姐跟上來,是想拉攏我加入齊家。我還以爲,齊師姐是在擔心我被許長生殺死,特意跟上來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很欣賞你的天賦,若是有我們齊家的幫助,將來,你有很大的機會,成爲受無數人尊重的劍聖。若是沒有齊家的幫助,恐怕你還沒有成長起來,就會被人殺死。”齊霏雨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齊師姐的好意,只可惜,在下只想在兩儀宗安心的修煉,並不想加入任何一個家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緩不急,沿着山道,向上行去。

    “有時候,人應該懂得做出正確的選擇,既然你非要選擇一條死路,也只能讓我感到相當惋惜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一雙瞳孔,閃過一道猩紅色的光華,腳尖一點,快速衝出去,哧的一聲,右手食指的指甲快速增長,化爲一柄三尺長的細劍,擊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兩人的距離,本來就是極近,齊霏雨的速度又快如流光,轉瞬間,劍尖就刺到張若塵的近前。

    其實張若塵早就感知到一股不對勁的氣息,因此,他時刻都在防備齊霏雨。

    因此,就在齊霏雨出手的時候,張若塵也快速出手。

    來不及拔出谷水劍,張若塵直接將劍柄揮擊出去,將齊霏雨刺出的一劍打得偏移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劍柄與細劍碰撞在一起,形成圓形的劍氣漣漪,向四方激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感謝暗夜魔帝帝天,成爲《萬古神帝》第六位盟主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