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很快,時間又過去三分之一,張若塵整理出第二篇劍譜的心法。

    果然,如他所想,玉石雕像上面,再次飛出一粒粒的光點,落到他的身上就立即鑽進身體,匯聚向氣海中的劍意之心。

    距離劍心通明的高階境界,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最後三分之一的時間,張若塵整理心法的速度,明顯變快了很多,一連整理出兩篇心法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玉石雕像上面散發出前所未有的白色光華,飛湧出一粒粒白色光點,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劍意之心吸收白色光點,頓時化為一顆銀色的圓球,猶如液態的彈丸,懸浮在氣海的中心。

    終於,張若塵達到劍心通明的高階,劍意之心變得就如一顆「銀丹」。

    玉石雕像猶如活過來了一般,竟然張嘴說話,發出沉厚的聲音,道:「小小年紀就達到劍心通明的高階,倒是一個劍道奇才,若是肯吃苦,肯努力,假以時日,很有希望成為一代劍聖。此次,就當是貧道助你一臂之力,也算是給兩儀宗的後輩做出了一些貢獻。」

    老道已經死去多年,只是一道不滅的聖魂,依附在玉石雕像上面。

    「多謝前輩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,躬身向前一拜。

    玉石雕像道:「你的境界,的確是突破,可是闖關卻失敗。下次來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站在原地,沒有要離開的意思,道:「晚輩已經根據雕像上的心法,創出了一套靈級下品的劍法,為何會闖關失敗?」

    「你竟創出了劍法?貧道明白了,你是一心兩用,一邊整理心法,一邊調動劍意之心在氣海中開創、演練劍法。既然如此,你就將創出的劍法演練一遍,若是真的成功,貧道算你過關。」玉石雕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拔出谷水劍,開始演練劍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齊霏雨是第一個從宮殿中走出來,顯得風輕雲淡的模樣,站在狹窄的山道上,既沒有下山,也沒有上山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,她有沒有闖關這一關。

    許長生是第二個從宮殿中走出。他的臉上,全是汗珠,整個人都有些恍惚,就像是失去了靈魂一樣。

    他整理出了一篇心法,卻沒有在一個時辰內,創出劍法。

    因此,闖關失敗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許長生並不缺悟性,但是,他一直都是在修鍊前人總結出來的功法和武技,卻無法創出屬於自己的武技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依舊很優秀,但是,卻很難走上聖道的巔峰。

    蠶冬是第三個從宮殿中走出來,他也闖關失敗。

    主要還是因為,蠶冬的「悟性」,是他的短板,雖然超越常人,卻還遠遠無法和頂尖天才相比。

    見到蠶冬挑戰失敗,許長生的心情,終於恢復了一些。

    蠶冬的目光,向第二座宮殿望去,問道:「林岳挑戰成功了沒有?」

    「時間已經過去一個時辰,他應該是挑戰失敗。」齊霏雨道。

    蠶冬眉頭皺了起來,道:「以他的年齡,能夠將劍一修鍊到第七層境界,應該是不存在短板才對。怎麼會失敗呢?」

    許長生冷哼一聲:「除非是劍道奇才,要不然,不可能闖過這一關?林岳只是靠奇遇,才有現在的劍道修為,自身能力未必有多強……」

    「吱呀!」

    許長生的話音,還沒完全落下,宮殿的大門就隨即打開,張若塵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懸崖上,齊霏雨、蠶冬、許長生三人的眼睛同時望過去,盯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詫異的向三人看了一眼,道:「怎麼?大家都過關了?要不要一起衝刺到第二重山的山頂,第二條聖泉,應該比第一條聖泉品級更高。」

    許長生的臉色,變得相當難看。

    蠶冬坦然的道:「我闖關失敗,這一次是去不了山頂。可是,你得努力,希望真如你先前所說,能夠到達第二重山的山頂,又或者是第三重山的山頂。」

    齊霏雨的眸光,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「我和你一起吧!」

    她的聲音格外悅耳,顯得空靈,沒有任何雜質。

    能夠與美人結伴同行,一起登山,當然是令人羨慕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絲毫都不這樣認為,他看向齊霏雨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隻毒蠍子。

    「請!」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顯得很有風度,伸出一隻手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齊霏雨轉過嬌軀,背對向蠶冬和許長生的時候,那美若星辰一樣的眼眸中流露出詭異的笑意,輕輕的向張若塵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如此淡雅的氣質,完美無瑕的臉,配上那詭異的笑容,頓時給張若塵一種瘮人的感覺。

    在兩儀宗,齊霏雨的追求者多不勝數,不知有多少天才俊傑,都是被她身上那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迷住。

    可是,又有誰知道,她不為人知的一面?

    蠶冬和許長生都露出羨慕、嫉妒的目光,目送張若塵和齊霏雨消失在山道上。

    如此唯美的畫面,卻暗藏致命的殺機。

    離開蠶冬和許長生的視線,張若塵就立即停下腳步,與齊霏雨拉開十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齊霏雨並不轉身,那溫潤的聲音,再次響起:「其實,我們完全可以成為盟友。繼續內鬥下去,只會是兩敗俱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靠近她,笑道:「我可以相信你嗎?」

    「我之所以出手殺你,那是因為,當時我覺得你真的是一個人才,擁有修成劍聖的潛力。只要殺了你,再嫁禍給許長生,兩儀宗就會損失兩位頂尖天才。」

    齊霏雨顯得格外平靜,即便是在談論殺人,卻依舊是那麼的恬靜和唯美。

    她又道:「既然,你不是兩儀宗的弟子,我為何還要殺你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運轉真氣,抵擋第二重山的山「勢」,步伐沉穩,一步一步緩緩的前行,道:「想要和解,也不是不可能,但我有一個條件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條件?」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道:「將你的衣服脫掉,我要看一看你的身體。」

    齊霏雨也停下腳步,回頭盯了張若塵一眼,平靜的道:「你不覺得,提出的條件,太過無禮?」

    「不覺得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之所以這麼說,已經是對你最大的禮貌,要不然,我已經打開天眼,親自尋找你身上的破綻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破綻?」齊霏雨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並不答她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能夠控制自身的血肉和骨骼,變化成另一個人的面貌,從而,可以輕鬆隱藏在各大勢力的內部。

    可是,不死血族擁有一對血翼,就算將血翼收進體內,變成正常人的模樣,他們的背部骨骼,也肯定與常人是不一樣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破綻,也就在背部。

    齊霏雨只是笑了笑,根本就不理會張若塵,也不再談和解的事,徑直向山頂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「機會已經給過你,既然你沒有珍惜,就別怪我無禮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,按在太陽穴的位置,眉心的天眼浮現出來,射出一道光柱,落到齊霏雨的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,天眼的光芒,卻被一層白色的霧氣擋住,根本看不清齊霏雨的真身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臉上,露出一道譏諷的笑意:「既然我敢潛伏進兩儀宗,自然有隱藏真身的手段,就憑你的天眼,也想看透我?」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了天眼,道:「沒關係。現在看不透,不代表以後看不透,相信遲早有一天,我會讓你現出原形。」

    接下來,兩人都不再多言,開始全力抵擋第二重山的山「勢」,努力向山頂攀登。

    第二重山的山「勢」,比第一重山強大數倍,對修士的意志力,是一種巨大的考驗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感到有些吃力,放慢了登山的速度。

    齊霏雨那瑩白的額頭上,冒出細密的汗珠,不斷從臉頰滑落下去,將身上的道袍都濕透了大半。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就從她的身後,超越了過去。

    齊霏雨抬起頭,向前看了一眼,美眸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神情,顯然是沒有料到,張若塵的意志力,居然比她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「若是藉助山『勢』,應該有一定的機會將她收拾。」

    想了想,張若塵又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雖然,他的意志力比齊霏雨要強大一些,但是抵擋那股山「勢」,依舊讓他頗為吃力。若是,他再分出力量戰鬥,很可能會遇到危險。

    再說,齊霏雨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,誰知道她有沒有別的底牌?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克制下來,一鼓作氣,向山頂衝去。

    花費兩個時辰的時間,終於,他穿過層層雲霧,踏出最後一步,第一個到達第二重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此刻,古神山下的聖傳弟子,也發現第二重山山頂的人影。

    「快看,有人登上第二重山。」

    「是什麼人?到底是齊霏雨,還是秦宇凡?那是……那是誰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聖傳弟子都露出詫異的神情,因為,第二重山山頂的人影,顯得相當陌生。

    「不會是長生院的林岳吧?看起來很像是他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,林岳只是一個新晉的聖傳弟子,絕對不可能登上第二重山。」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看到第二重山山頂的人影,被震撼得發愣,一時之間,竟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(六月一日到了,又到了我們的節日,祝大家,也祝小魚自己,兒童節快樂。歐耶!

    另外,今天是月初,求一求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