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天吶!我不能接受,齊師姐怎麼能夠愛上這個小白臉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林嶽用了什麼花言巧語,再加上長得人模狗樣,纔會騙得齊師妹的芳心。”

    “齊師姐怎麼會喜歡上林嶽那個人渣,女神一樣的她,怎麼可以自甘墮落?”

    在場的聖傳弟子,沒有人可以忍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,很多人都心痛得不行,他們寧願齊霏雨孤獨終老,也不願意看到齊霏雨投入林嶽的懷抱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很多聖傳弟子,羨慕極致。

    “若我是林嶽該多好?只要能夠與齊師姐牽一牽手,哪怕只能活一天,我也願意。”

    “林嶽的運氣,怎麼那麼好?齊霏雨是中古世家的繼承人,得到她的青睞,就等於是得到一箇中古世家的支持,今後前途無量。羨慕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論衆人是嫉妒也好,還是羨慕也罷,張若塵的內心沒有任何波動,向荀花柳和穆吉吉看了過去,道:“我還有一些要事,需要去忙,要不你們兩人替我送齊師姐回玉清宮?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露出受寵若驚的神情,心中狂喜,立即挺直了脊樑。荀花柳毫不猶豫的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義不容辭。”穆吉吉拍了拍胸膛。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剛剛向齊霏雨和張若塵走過去,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力,只見,齊霏雨的那些追求者,全部都用警告的目光盯着他們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,頓時臉色變得蒼白,快速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還是覺得,你親自送齊師姐回玉清宮好一些。”穆吉吉道。

    荀花柳乾咳了一聲,罷了罷手,道:“齊師姐是天上的仙女,不是我等俗人可以觸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齊霏雨的追求者都不好惹,自然也就不難爲他們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叫做謝雲帆的追求者,背一柄赤色長劍,腰上纏有一根蛇鱗鐵腰帶,走了出來,目光冰寒的盯着張若塵,道:“我是玉清宮的弟子,你將齊師妹交給我,我可以護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相當痛快,就要將齊霏雨,交給對面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算你識趣。”

    謝雲帆伸出一根手指,直指張若塵的臉,氣勢凌人的道:“另外,我警告你,今後離齊師妹遠一點,她不是你可以染指。癩蛤蟆千萬別妄想吃到天鵝肉,要不然,肯定會死得很慘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聖傳弟子,大多都露出戲謔的眼神。

    林嶽這個癩蛤蟆,就該被教訓。

    若是謝雲帆出手,將林嶽打得四肢殘廢,就更加喜聞樂見。在場,那些暗戀齊霏雨的聖傳弟子,全部都露出幸災樂禍的笑意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是想盡量避免衝突,將齊霏雨交給別人護送,以免落入她設計的陷阱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的情況,卻又有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誰被指着鼻子警告,還能笑臉相迎,將身邊的女子送出去交給對方?

    就算齊霏雨是一隻毒蠍子,張若塵現在也不想送出去。

    面對謝雲帆的警告,張若塵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,輕輕的點了點頭,又做出了一個震驚所有人的動作。

    他伸出一隻手,直接按到齊霏雨的蠻腰,五指頗爲用力的一摟,道:“我突然改變主意,還是親自送齊師姐回玉清宮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齊霏雨的腰十分纖細、圓潤,充滿了彈性,張若塵的大手緊緊的一握,就能包住一小半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嬌軀,猛然痙攣了一下,放在張若塵腰部的兩隻玉手也微微緊了緊,貝齒緊咬,雙眸中露出冰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對於齊霏雨的眼神,張若塵完全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難道,只允許你算計我,還不允許我搶回一些主動權?

    張若塵就如此摟着齊霏雨的柳腰,徑直的離開,向玉清宮的方向行去,只留下一羣目瞪口呆的聖傳弟子。從始至終,齊霏雨居然也沒有反抗,更沒有做出拒絕他的行爲。

    所有人,全部都愣住。

    就這樣,從古神山到玉清宮的路上,所有的弟子都能看到“林嶽摟着齊霏雨”的奇景,也不知有多少人爲之心碎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想趁此機會,摸索齊霏雨的背部骨骼,探查她是不是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但是齊霏雨的雙手,看似輕輕的放在他的腰部,實際上,已經摳住張若塵的腹部要害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亂動一下,她的手指能夠在一瞬間,刺穿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,也摳住了她的要害。

    看似相當曖昧的畫面,實際上,與衆人的想象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直到張若塵將齊霏雨送回玉清宮,兩人才鬆開了手。

    齊霏雨瞥了張若塵一眼,冷聲道:“遲早有一天,我會親自斬下你的那隻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討厭你這樣的女人,明明是在算計別人,卻還裝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懶得繼續理會齊霏雨,徑直就離開了玉清宮。

    回到紫霞靈山的小院,張若塵與小黑打了一聲招呼,讓它繼續督促荀花柳和穆吉吉修煉。隨後,他就進入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在古神山,與齊霏雨交手,讓張若塵認識到自身和魚龍第八變頂尖修士之間的差距。

    若是,以他現在魚龍第四變的修爲,參加劍道比武,根本不可能進入前十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必須要讓修爲突破到魚龍第五變。

    當然在修煉前,他還要做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身法,來到一座洞府外面。

    洞府的主人,似乎就察覺到他的到來,片刻後,圓形的石門打開,從裏面走出一個樣貌清秀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有着一米三左右的身高,穿着一身潔白如雪的衣衫,頭上挽出一個髮髻,身材纖瘦,雙眸十分清澈不含任何雜質。

    “拜見師尊!”

    寒雪立即就要跪地,向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伸出一隻手,將她扶起,仔細向她看了看,道:“竟然都已經長這麼高。”

    外面雖然纔過去幾個月,可是,圖卷中,已經過去好幾年。

    算起來,寒雪的年齡,已經有十歲,臉上的五官已經相當精緻,就如同是由冰雪雕琢而成,找不出一絲瑕疵,一看就是一個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一變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寒雪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她修煉的是千骨女帝的《殞神經》,又具有超越聖體的千骨體質,修煉速度自然是一日千里,遠超所有人,也包括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寒雪,向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一師一徒,一直來的山下一處空曠的位置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在武道四境,一共達到三次無上極境,又具有千骨體質,雖然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爲,卻依舊足以和魚龍第九變的修士交手。現在,你與我交手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修爲壓制到魚龍第一變,將左手背在身後,只是伸出一隻右手,向前探出,做出迎戰的姿勢。

    寒雪手持一柄竹劍,將真氣注入其中,手臂一轉,頓時形成三十六道劍氣,化爲一個劍氣圓圈,向張若塵籠罩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向前一點,將劍氣圓圈打得碎裂。隨後,他快速一掌拍了出去,擊在寒雪的胸口,將寒雪打飛了數十丈遠。

    寒雪沒有放棄,在地上翻滾了一圈,再次施展出劍法,攻向張若塵的雙腿。

    地面上,草皮和泥石飛捲了起來,形成一陣昏黑的沙塵暴。

    向前跨出一步,張若塵穿過沙塵,以手爲劍,劈在寒雪肩頸位置,將她打得半個身體都沉入地底,全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師尊的劍法高明,雪兒比不過師尊。”

    寒雪的目光黯然,只感覺,自己引以爲傲的修爲,在師尊的面前卻是不堪一擊,心中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了手,將寒雪從泥土中拔了出來,彈了彈她臉頰上的一片落葉,道:“按理說,以你的體質,在同境界,應該比我更強纔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現在,我將修爲壓制到魚龍第一變,你卻擋不住我的一招。你知道是爲什麼嗎?”

    “請師尊指點。”寒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缺乏歷練,缺乏與人交手的經驗,缺乏對七情六慾、人情世故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七情六慾、人情世故,也與修煉有關?”寒雪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她的雙眸,道:“沒有七情六慾的人,不通人情世故的人,與石頭又有什麼區別?你覺得一塊石頭,能夠成爲聖者嗎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寒雪搖了搖頭,問道:“師尊要雪兒怎麼做?”

    “你該入世歷練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眺望天空,道:“紅塵就是一個大染缸,跳進去,有的人會染成白色,有的人會染成黑色。可是我希望,你能夠永遠保持一顆虔誠的往聖之心,將來修煉成聖,甚至達到昔日千骨女帝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寒雪的眼睛有些發紅,終於聽明白,師尊是要讓她離開,去探尋屬於她自己的修煉路途。

    寒雪的眸中,淌出淚水,將竹劍丟下,一雙小手緊緊的抱住張若塵的腰,可憐巴巴的道:“雪兒不想離開師尊,還有小黑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摸了摸寒雪的頭,神情複雜的道:“只是出去歷練,又不是生離死別。此次出去歷練,我希望你幫我送兩封信去邪帝城。”

    雖然,寒雪很不願意離開,卻還是抿着嘴脣,一邊流淚,一邊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(月初嘛!一言不合,小魚就準備求月票!謝謝!更多資訊請關注新浪微博:飛天魚的微博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