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寫好了兩封信,一封是給木靈希,一封是給橙月星使。信的內容,當然是讓她們幫忙調查齊家和齊霏雨的底細。

    兩封信,又有所區別。

    其中給木靈希的信,張若塵沒有特別吩咐,只是讓寒雪送過去,務必親自交到木靈希的手中。

    但是,送給橙月星使的信,張若塵就特別提醒寒雪一定要小心。

    雖然,橙月星使沒有將張若塵的身份宣揚出去,卻也並不能完全證明她的忠心,萬一她有意加害寒雪,以寒雪的閱歷,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對手。

    寒雪接過兩封信,問道:“師尊,信上沒有具體的地址,我要如何才能找到兩位姐姐?”

    “都說是歷練,自然要靠你的本事去找到她們。”

    臨行的時候,張若塵將《劍一》和一隻裝有聖泉的小葫蘆交給寒雪,道:“在外歷練的時候,也千萬不要懈怠,等到你歷練回來,我會再次考覈你的修煉成果。”

    寒雪緊捏一雙粉嫩的拳頭,無比認真的道:“雪兒一定不會讓師尊失望。”

    邪帝城是邪道修士的樂園,張若塵當然不會放心讓寒雪獨自前去,因此,派遣魔猿和鍋鍋陪同她一起去歷練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小黑,親自將他們送出兩儀宗。

    小黑依舊有些擔心,眼神冰冷的瞪向魔猿和鍋鍋,道:“你們兩個,一定記得照顧好小雪兒,若是出現什麼差池,本皇饒不了你們。”

    魔猿一拳捶胸,氣息十足的道:“黑爺放心,除非是半聖出手,要不然,誰敢動雪兒,我就一拳打爆他的腦袋。”

    寒雪站在魔猿的左邊肩上,向張若塵和小黑揮了揮手,漸漸的,消失在地平線上。

    魔猿和鍋鍋,一個暴力,一個精明,有它們保護寒雪,幾乎是不太可能遇到太大的危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就不再多慮,轉身就走,返回紫霞靈山。

    距離劍道比武,還有八天時間,張若塵當然是要趁此機會,繼續修煉,實力能夠提升一分是一分。

    盤坐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張若塵將空間戒指中的聖泉,全部倒出來,分別裝進兩隻如意寶瓶。

    捧起如意寶瓶,張若塵輕輕的喝下一口聖泉,大概得有十滴左右。

    旋即,一股冰冷的液流,涌入身體,以極快的速度化爲七彩色的光芒,融入進全身的血液和真氣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外圍,立即形成一道七彩色的光暈,猶如環形的彩虹,呈現出赤、橙、紅、綠、青、藍、紫的色彩,將他的身體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將體內的聖水,完全吸收,張若塵發現不僅修爲鞏固了許多,對劍道的理解,又加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人人都想得到的寶物,僅僅只是喝下一口,就有如此奇妙的效果。難怪以齊霏雨魚龍第八變的修爲,被偷走一葫蘆聖泉,也會那麼的憤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吞飲聖泉,開始全力修煉起來。

    花費一個月時間,張若塵一連喝下十葫蘆第一條聖泉中的聖水。

    藉助聖泉的力量,加上他的勤學苦練,終於將劍一修煉到第八層境界。

    只可惜,喝下十葫蘆的聖泉,張若塵的身體達到極限,即便繼續服用聖泉,效果也變得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知,別的聖傳弟子,只是喝下第一葫蘆的時候,纔有顯著的效果。天資極其優秀的人,也最多隻能喝四、五葫蘆,就會達到極限。

    “第一條聖泉中的聖水與第二條聖泉中的聖水,應該會有所不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裝有第二條聖泉的聖水取出來,喝下一口,頓時又有七彩色的光華,在體內快速流動,直衝眉心的氣海,讓他的大腦變得無比空明。

    又花費一個半月時間,張若塵喝下大概十葫蘆第二條聖泉中的聖水,頓時,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。

    因爲有聖泉的輔助,使張若塵的參悟速度提升一大截,節約大半時間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夠取到第三條聖泉中的聖水,再次喝下十葫蘆,應該就有機會衝擊劍一的十層大圓滿境界。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劍道境界,已經有很大的機會,闖過第三重山的第一關。

    只需要等到下個月的初一,他就可以繼續去闖關,收取第三條聖泉中的聖水。

    當然,在此之前,還必須要應對接下來的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張若塵查探了一番,在聖泉的滋潤下,魚龍第四變巔峰的修爲已經完全鞏固,全身的真氣相當充沛,而且渾圓如一,沒有任何排斥的現象。

    若是時間允許,他現在就可以嘗試開闢第二條聖脈,衝擊魚龍第五變。

    只可惜,劍道比武的時間就在今天,現在,他也只能暫時先將修爲壓一壓。

    走出圖卷世界,張若塵就和荀花柳和穆吉吉,前往上清宮,參加兩儀宗三宮七十二院的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已經煉化黑水琉璃晶,修煉成水靈寶體,並且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達到“煉皮成金”的境界。

    因爲修爲大進,兩人頓時底氣十足,走路的時候也變得昂首挺胸,眼角上揚,看到任何人都是一派睥睨的姿態。

    當然,在張若塵的面前,他們卻不敢太囂張。

    荀花柳道:“老大,劍道比武的時候,你千萬要小心一些,若是不敵,一定要立即認輸。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荀花柳的眼神有些發寒,冷哼道:“宗門的內部,有很多人都嫉妒你的氣運和魅力。特別是齊師姐的那些追求者,其中有好幾人已經放話,他們要在劍道比武的戰臺上羞辱你。甚至,我聽說,還有人密謀,想要藉此機會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劍道比武應該是有半聖祖師在一旁監督,誰若是敢故意殺人,半聖祖師豈會置之不理?”

    穆吉吉嘆道:“雖然說,宗門內部的比武,一貫都是要求不能傷人性命。但是,你又不是不知道,每一次外門大比、內門大比,哪一次沒有弟子因爲失誤殺死了對手?況且,修爲越高,出現意外的可能性也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雖然他並不畏懼,卻也是將荀花柳和穆吉吉的話暗暗記下。

    多一手防備,總比沒有防備好一些。

    到達上清宮,三人就分開,前往不同的場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要去的地方,自然是魚龍第八變級別的比武戰臺。

    不同級別的比武戰臺,建在不同的地方,設置有不同等級的陣法。魚龍第八變的比武戰臺,一共有四座,位於上清宮的旨御靈山。

    四座戰臺顯得相當高大,完全是由萬斤重的紅色血靈石堆砌起來,高達二十丈,長和寬皆是三十丈,猶如四座圓柱形的石山,散發出巍峨的氣勢。

    不僅戰臺的面積,相對更加巨大,方便魚龍第八變的修士發揮出威力強大的劍法武技。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,戰臺的周圍,佈置有頂級防禦大陣,能夠承受住半聖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因此,無論魚龍第八變的修士在戰臺上如何激烈交鋒,戰鬥的餘波,也不會傾瀉出去。

    報名參加魚龍第八變的修士,一共有三百六十八人,除了聖傳弟子,還有一大批青衣長老。

    青衣長老和聖傳弟子最大的不同,在於,他們是在六十歲之後,才突破到魚龍境。

    理論上來說,因爲資質有限,青衣長老的修爲,很難修煉到魚龍第七變以上。

    但是,能夠修煉到魚龍第八變的青衣長老,就肯定是相當了不起的存在,甚至在某些方面比聖傳弟子更厲害,只是因爲一些特殊原因,所以纔沒能在六十歲前突破到魚龍境。

    魚龍第八變的強者交手,並不是任何時候都能看到,那些無法參加劍道比武的內門弟子,當然不會放過如此難得的觀摩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比武戰臺下方的時候,已經有很多內門弟子聚集在旨御靈山,可謂是人山人海,一片沸騰,熱鬧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每有一位魚龍第八變的參賽者到來,立即就會引起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“道玄奇長老到了,據說他老人家已經有一百五十歲的高齡,一直都是執法院的第一青衣長老。真沒想到,居然連他也參加劍道比武,以他老人家高深的修爲,要進入前十,肯定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許長生師叔也駕臨,他的修爲蓋世,乃是前三的熱門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,齊霏雨師姐出現,她如此年輕,就登上古神山第二重山的山頂,絕對有成爲劍聖的天資。”

    每一位魚龍第八變的修士,在兩儀宗皆是了不得的大人物,平時,他們全部都是高高在上,想要見到一個都很難。

    也只有今天這樣的大日子,才能見到他們同時現身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是成名近百年的前輩長老,還有一些卻是名震天下的年輕英豪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到來,當然也引起不小的轟動,雖然,並沒有人看好他,但是他現在畢竟也是一號人物,劍道天賦擺在那裡,讓人不服也不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