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每位參賽者,皆有一個座位,圍在乙字戰臺的四方,連接成一個環形的圓圈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,左側的一人,就發出一個低沉的笑聲:“小小年紀就敢參加魚龍第八變的劍道比武,這是太瞧得起自己,還是太瞧不起我們這羣前輩?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,向那人看了一眼,只感覺有一些熟悉。

    仔細一回想,頓時記了起來,此人似乎是齊霏雨的追求者之一,在古神山下見過一面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看了看他座位上的名字,只見上面掛有一個木牌,寫有三個字“謝雲帆”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只是一場劍道的比武,謝前輩何必大動肝火?”

    謝雲帆手持一柄青色的小刀,颳着鬍鬚,刀上的光芒時不時反射在張若塵的頸部,留下白色的紋印。

    他道:“別以爲自己的劍道天賦不錯,就敢不將魚龍第八變的修士放在眼裡,等站到戰臺上面,你就會明白自己和魚龍第八變的修士差距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對於這種自以爲是的人,張若塵只是搖了搖頭,就閉上眼睛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魚龍第八變的論劍比武,已經是相當重量級,可以說,凡是敢報名參加的人,都具有衝擊半聖的潛力。

    因此,兩儀宗的高層對此相當重視,同時派遣五位半聖祖師坐鎮旨御靈山,監督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林嶽的師尊紫霞半聖,赫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其實,紫霞半聖也是聽說有人想要在戰臺上殺死林嶽,因此才主動申請坐鎮旨御靈山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他是林嶽的師尊,雖然對林嶽相當失望,卻終究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林嶽被人害死。

    五位半聖坐在上方,其中,紫霞半聖坐在左側的位置,全身散發出紫色的神聖光華,一雙蒼老的眼睛,向下方的林嶽看了一眼,再次長長的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林嶽登上古神山第二重山的消息,他早就已經知曉,心中說不出是高興,還是惋惜。

    淨瀾半聖笑了笑,道:“參加魚龍第八變級別劍道比武的參賽者之中,一共有四人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,每一個都是了不起的人傑。四人中,林嶽的資質,應該是最高。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搖了搖頭,嘆道:“若是能夠將他引上正途,以他的劍道天資,將來完全有希望成爲一代劍聖。只可惜,他太好高騖遠,天資越高對他就越是一種壞處。”

    “年輕人嘛!哪一個不是心比天高?萬一林嶽的實力確實很強,已經可以和魚龍第八變的修士一較高下了呢?”淨瀾半聖道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露出一絲苦笑,道:“你見過有誰剛剛突破到魚龍境,就能和魚龍第八變的修士交鋒?”

    另外幾位半聖,也都是輕輕搖頭,能夠理解紫霞半聖心情。

    門下,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天之驕子,有修成劍聖的天資,卻走上歧途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師尊,遇到這樣的弟子,也會相當心痛。

    淨瀾半聖站起身來,雙腳踩在虛空,一步步走到戰臺的上方,揚聲道:“今天是劍道比武的第一天,現在,由我宣佈比武的規則。”

    下方,無論是聖傳弟子,還是內門弟子,全部都聚精會神的傾聽。

    “三條基本的規則,第一,劍道比武是同門之間的劍法切磋,不許故意傷人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參賽者可以認輸棄權,一旦認輸,對手不能再出手攻擊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不得使用暗器、毒藥,不得服用增幅修爲的丹藥。”

    “凡是違反以上三條,必將重處。”

    “報名參加魚龍第八變級別劍道比武的參賽者,一共三百六十八人。今天是第一輪比試,最終將以兩兩對決的方式,決出排名前一百位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各位參賽者,先抽取各自的令號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淨瀾半聖的衣袖一揮,從她的衣袖裡面飛出三百六十八粒光點,猶如星辰一般,懸浮在戰臺的上空。

    在場的參賽者,紛紛出手,收取光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真氣,凝聚出一隻大手,向前一爪,將一粒光點收入手掌心。

    打開手掌心一看,光點散開,化爲一塊指甲蓋大小的玉令,上面印有一個令號,七十八號。

    淨瀾半聖道:“一號至九十二號,甲字戰臺。”

    “九十三號至一百八十四號,乙字戰臺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八十五號至二百七十六號,丙字戰臺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七十七號至三百六十八號,丁字戰臺。”

    旨御靈山一共設置有四座戰臺,按照令號,張若塵來到甲字戰臺的下方,開始調整自身的狀態,準備迎接接下來的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按照規則,第一場比武結束,可以淘汰一半的人,決出前一百八十四人。

    第二場比武,又要淘汰一半的人,決出前九十二人。

    至於前面兩場輸了人,也並不意味就會被直接淘汰,他們還能進行第三場比試,爭奪剩下的八個名額。

    最終,排名前一百位的修士,可以進入第二輪比武。

    “只需贏兩場,就能通過第一輪,進入前一百位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一號至九十二號的參賽者,已經全部來到甲字戰臺的下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了一番,很快就在戰臺下方,看到許長生的身影,至於其餘幾個實力強大的熱門人物,卻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許長生的目光,也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臉上的神情變得詭異起來,顯得似笑非笑的樣子。

    排序一號和二號的修士,已經登上戰臺。

    “執法院,燕雲北。”

    “摩空院,韓章。”

    兩位修士各自報上姓名,就開始比鬥起來。

    燕雲北是一位聖傳弟子,天資不凡,只有六十來歲,在魚龍第八變的修士中算是相當年輕,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韓章卻是一位青衣長老,現今已經有一百二十歲的高齡。

    兩人的年齡相差一倍,卻戰得旗鼓相當。

    最終,韓章施展出一套鬼級中品的劍法,一連攻出三十七招,將燕雲北擊敗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老一輩的強者,百年時間的積累,無論是戰鬥經驗,還是對力量的控制,韓章簡直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程度。”紫霞半聖笑道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是韓章的師兄,因此,看到韓章取勝,纔會露出欣慰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燕雲北也修煉有一套鬼級中品的劍法,完全有機會取勝,只可惜,他對劍法的運用,還是差了一籌。”旁邊,淨瀾半聖輕輕的搖頭。

    年輕人終究還是不夠沉穩,不夠老練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戰鬥,張若塵一直都在用心觀摩,虛心學習與高手對決的經驗。

    無論是比他強的人,還是比他弱的人,能夠修煉到魚龍第八變就相當了不起,在其身上,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。

    許長生排在第五十五號,與他交手的第五十六號是一位百歲高齡的青衣長老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招,許長生就將那位青衣長老的護體聖罡擊穿,將他打飛下戰臺,乾淨利落的取得勝利。

    許長生展現出來的實力,當然是讓所有人都震驚不已,一時之間,整個甲字戰臺都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許長生從戰臺上走下,從張若塵身邊走過的時候,停下腳步,略微擡起眼皮,向他盯了一眼,道:“現在,你明白魚龍第八變是什麼實力了吧?”

    說完後,許長生就徑直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許長生的背影看了一眼,隨後淡淡一笑,再次開始觀摩戰臺上的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每觀察一場比武,張若塵對劍道的理解,就能加深一分。

    “師尊說,劍一的本質是‘自身’,只有完全體悟‘自身’與劍之間的關係,才能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張若塵的氣海中,銀丹形狀的劍意之心,化爲一個小小的人影,開始演練劍招。

    戰臺上,每一位修士施展過的劍招,劍意之心就會跟着施展一遍,從中參悟劍道的本質。

    “下一場,七十七號對決七十八號。”紫霞半聖宣佈了一聲。

    謝雲帆手持一柄一尺長的白色短劍,登上戰臺,躬身向紫霞半聖的方向拜了一下,隨即就站直身體,準備開始迎戰。

    他是七十七號。

    可是,七十八號卻遲遲沒有登上戰臺,戰臺下方頓時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到底誰是七十八號,怎麼還不登上戰臺?”

    “謝雲帆是玉清宮的天驕,實力相當強大,估計是見到七十七號是他,所以,那位七十八號心中懼怕,不敢登上戰臺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敢參加劍道比武,皆是一等一的強者,哪會有人臨陣退縮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紫霞半聖見七十八號久久沒有登上戰臺,也皺了皺眉,將聖氣注入聲音,揚聲道:“下一場,七十七號對決七十八號。”

    終於,紫霞半聖的聲音,將正在悟劍的張若塵驚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瞳孔中恢復了神采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向手中的白玉令號看了一眼,低聲念道:“七十八號,我就是七十八號。”

    在衆人注視的目光下,張若塵快出幾步,向戰臺上行去。

    “原來七十八號是林嶽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內門弟子看向張若塵的目光,全部都變得異樣了起來。若是換成別人,他們還不會相信會臨陣退縮,但是林嶽……卻是有可能。

    畢竟,林嶽只是一個新晉的聖傳弟子,幾個月前,還是一個天極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他貿然報名參加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本就讓很多人都無法理解。

    現在,他居然遲遲不敢登上戰臺,肯定是因爲看到前面震撼人心的戰鬥,才意識到自己和魚龍第八變修士之間的差距,被嚇住了!

    戰臺下,旋即響起一片噓聲。

    就連紫霞半聖眼中的失望,也加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若僅僅只是狂妄自大,只要細心引導和教誨,未必不能改過。

    但,若是一個人太過膽怯,遇到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就退縮,不敢直面應對。那麼,這樣的人,就算有再大的奇遇,也終究只是一個廢物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