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直到樊靜長老的劍氣,已經涌到趙無延的對面,他才快速出招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長劍離鞘,後發而先至,趙無延一劍斜刺了出去,擊潰樊靜長老的劍招。剎那間,“雪山”和劍氣同時崩碎,化爲無形的真氣,消散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趙無延的劍,抵在樊靜長老的眉心,面不改色的道:“你敗了!”

    樊靜長老閉上一雙蒼老的眼睛,道:“好高明的劍法,老身敗得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趙無延收起了劍,眼神依舊冰冷,直接轉身,走下了戰臺,只留下一個孤傲的背影。

    除了林嶽,甲字戰臺上,又衝出了一匹黑馬。

    今天以前,趙無延一直都是默默無聞,聽過他名字的人少之又少。可是,僅此一戰,便足以讓他名震兩儀宗。

    “趙無延應該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四層境界了吧?實力真的很強橫,只用一招就擊敗樊靜長老,劍道上的造詣,恐怕比許長生還要高明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又多一個強敵,此次劍道大會,變得越來越有意思,真不知道還會不會冒出幾個天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趙無延的表現,自然是相當驚豔,僅僅只是一劍,就讓在場所有人都記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他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五層境界。”張若塵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即便是許長生,也只是修煉到劍一的第四層境界,在魚龍境的修士中,就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趙無延將劍一修煉到第五層境界,便說明,他已經成爲爭奪前十的熱門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當然也有人意識到,下一輪的比武,將是林嶽和趙無延之間的交鋒,頓時,衆人全部都開始期待起來。

    這兩匹黑馬,到底誰才能笑到最後?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依舊在觀摩戰臺上的修士比劍,學習他們招式中的精華,去其糟粕,最後,融入自身的劍道。

    下午時分,第一輪的戰鬥結束。

    甲字戰臺,一共九十二位參賽者,其中一半人被淘汰。只有四十六人,成功晉級到下一輪的角逐。

    激烈的交鋒,還在繼續,第二輪的戰鬥,顯然比第一輪的戰鬥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此次,許長生遇到的對手,乃是五十三號“譚青山”。

    譚青山也是一個相當厲害的聖傳弟子,將劍一修煉到第三層境界,成爲了一位劍修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許長生的修爲,也與譚青山對戰了上百招,纔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可是,衆人都能看出,若真的是生死大戰,譚青山是完全可以從許長生手中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若他遇到的人,不是許長生,肯定能夠進入前一百位。

    漸漸地,終於迎來萬衆矚目的一戰,張若塵和趙無延向戰臺上走去。

    下方,所有內門弟子,全部都歡呼起來,有人在叫“林嶽”的名字,也有人在叫“趙無延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就連那些參賽的聖傳弟子,也都密切關注這一戰。

    執法院的道玄奇,眯着一雙蒼老的眼睛,向旁邊的韓章說道:“林嶽此子的天賦極高,據說在闖古神山第二重山的時候,挑戰了三個字,擊敗了三位守關人。不過,終究還是修爲太低,對上趙無延這樣的頂尖強者,恐怕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雖然,道玄奇沒有明說,周圍的幾位聖傳弟子也能聽出,他不太看好林嶽。

    韓章笑了笑,道:“趙無延的實力的確很厲害,應該是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五層境界,就算是我遇上他,恐怕也只能甘拜下風。”

    “最多再有五年,林嶽的實力必定超越趙無延,但是現在,還不太可能是趙無延的對手。”許長生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道玄奇、韓章、許長生,全部都是連勝兩場,進入排名前一百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們的眼力,當然是遠超常人,既然三人都不看好林嶽。由此可見,這一場比武,林嶽十之**會輸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甲字戰臺的下方,響起一片驚呼的聲音,衆人紛紛轉過頭,向大門的方向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齊師姐來了!”

    “齊霏雨是來給林嶽助威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羣如同潮水一般,向左右兩邊退開。隨後,一個穿着青色道袍的絕美女子,從外面走了進來,身材十分纖瘦,肌膚雪白如玉,頭上的烏黑長髮直垂而下,在中部的位置,用一根藍色的玉帶紮結了起來。

    齊霏雨全身都流動着白色聖光,宛如是神女下凡。因爲有着聖光的守護,一般的內門弟子,根本看不清她的容顏,從而形成朦朧而神秘的美感。

    現在,整個兩儀宗的弟子,全部都知道林嶽和齊霏雨的關係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如此關鍵的一戰,齊霏雨親自趕來觀戰助威,就更加證明她對林嶽的情誼。

    趙無延也向戰臺下方的齊霏雨看了一眼,那雙平靜的眼睛裡面,旋即閃過一道驚豔的神情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這樣的男人,看到美若仙子的齊霏雨,也無法保持平靜,不禁有些嫉妒站在對面的林嶽。

    原本,他的情緒十分平靜,卻因爲齊霏雨的到來,出現了明顯的波動,看向張若塵的眼神,也變得有些冷凝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也知道齊霏雨就在戰臺下方,卻只是微微一笑,心境依舊相當平靜,盯向對面的趙無延,道:“長生院,林嶽。”

    趙無延深吸一口氣,道:“太清宮,趙無延。”

    趙無延的手臂,快速的一轉,唰的一聲,一道明亮刺目的劍光,從劍鞘中飛出來,響起隱隱的風雷聲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整個戰臺上,方圓三十丈,出現上百道酒杯粗細的紫色雷電,凝聚成一片電海,爆發出十分恐怖的威勢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不是有陣法的守護,僅僅只是飛泄出去的雷電力量,恐怕就能將整個旨御靈山中的修士全部劈得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下方的內門弟子,全部都心驚不已,情不自禁的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但是,坐在上方的五位半聖,卻都直皺眉頭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道:“趙無延對上林嶽,本該是必勝。但是,此刻他的心境卻變得急躁,十分迫切想要表現他強大的修爲,如此一來,反而落入下成。”

    淨瀾半聖道:“林嶽看似落入下方,卻從始至終都是波瀾不驚的樣子,若是他能尋到趙無延的破綻,未必沒有取勝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林嶽自身的修爲,終究還是隻有魚龍第四變,與趙無延的差距太大,取勝的機會,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相對來說,就算趙無延的心態,比林嶽差了一些,卻依舊可以用強大的修爲將林嶽碾壓。

    境界上的差距,根本不是別的因素可以彌補。

    “太玄雷動。”

    終於,趙無延率先出手,一劍攻向對面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隨着長劍一動,上百道雷電,全部扭纏在一起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猶如粗壯的閃電長鞭,蜿蜒變換,向張若塵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趙無延施展出的是鬼級中品的劍法,太玄劍法。

    太玄劍法是太清宮的絕學,若是能夠修煉到化境,甚至可以調動方圓百里的天地靈氣,融入劍法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威力。

    曾經,太清宮的一位半聖,施展出太玄劍法,只用一劍,就將一座城池分成了兩半,留下一道百米寬的地裂溝壑。

    趙無延施展出大成的太玄劍法,給在場的聖傳弟子,全部都造成了巨大的震動。

    “趙無延居然煉成鬼級中品的太玄劍法,以前居然完全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,此人隱藏得真不是一般的深。”

    “以太玄劍法的威力,即便是許長生與他對上,恐怕也討不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趙無延的實力,只要不出意外,必定能夠闖入前十。”

    太玄劍法在兩儀宗的名氣極大,能夠將這套劍法修煉成功的聖傳弟子,肯定都是一等一的強者。半聖之下,足以傲視羣雄。

    面對趙無延的強勢一擊,張若塵也感覺到不小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拔出谷水劍,快速畫出圓圈,將雷電長鞭席捲進圓圈的內部,引向戰臺的外側。

    若是任由張若塵施展,很可能會將這一招破掉。

    趙無延自然不會給張若塵破掉劍招的機會,冷哼一聲,雙腳如同地龍跳躍,飛到張若塵的正前方位置,一劍刺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不僅遭受雷電的攻擊,又有銳利的長劍直逼過來,簡直就是腹背受敵。

    若是換一個人,肯定是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就連下方的參賽者,也全部是如此認爲,覺得即將就會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依舊氣定神閒,將劍一收,谷水劍與他的身體成一條直線,猶如達到傳說中人劍合一的境界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詭異的手勢,戰臺下方,齊霏雨的一雙美眸,閃過一道異樣的光彩,自言自語的道:“他的劍道境界又有突破嗎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劍一的第九層境界?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的一雙半聖之眼,爆射出奪目的光華,顯然是相當震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整個崑崙界,千年以來,在魚龍境,修煉到劍一十層大圓滿境界的人,總共也就只有數十人。

    這些人,後來,絕大多數都成爲劍聖。

    現在,林嶽才魚龍第四變的修爲,就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。豈不是說,在魚龍境,他很有機會修煉到十層大圓滿?

    別說是紫霞半聖吃驚,在場,凡是有一些眼力的人,皆是感到相當震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