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雙手握住劍柄,戰臺上的靈氣,快速向張若塵匯聚過去,形成一個靈氣漩渦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谷水劍一起直飛出去,剎那間,穿過雷電,與趙無延刺出的一劍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強大的劍氣波動,從兩柄劍的劍尖位置涌了出來,撞擊在戰臺四周的陣法光壁上面。二十丈高的戰臺,輕輕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反衝的力量,使兩人同時向後急退出去,落到戰臺的邊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手腕,破開一道血口裂紋,鮮血順着手指滑落下去,滴滴噠噠的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,整條右臂都如同是斷掉一樣,疼痛不已,就連經脈也遭受不輕的創傷。

    “終究還是修爲差了一些,若是能夠突破到魚龍第五變,應對起來,應該是要輕鬆許多。”張若塵暗暗運轉真氣,涌向右臂的經脈,開始療傷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劍,雖然張若塵沒有傷到趙無延,卻破開了他的護體聖罡,在趙無延領口位置留下一道劍痕,撕裂出一道一寸長的口子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劍再偏移一點點,趙無延的喉嚨都已經被擊穿。

    趙無延感到手腳一片冰涼,不敢再掉以輕心。同時,他也明白,此人的確具有與他一戰的實力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“你在劍道上的造詣,果然很厲害,至少也達到劍一的第八層境界,甚至達到第九層。不過,你的修爲卻還是太低,今天註定會敗。”

    趙無延相當自信,心中有必勝的信念。他調動全身力量,將戰劍快速向地面一擊,劍尖與地面的陣法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以劍尖爲中心,一層層圓形的氣浪掀了起來,發出風雷巨聲,向張若塵瘋狂的涌出去。

    趙無延也是一個聰慧的人,懂得借力攻擊對手。

    他借的力,就是來源於戰臺的陣法,利用陣法的力量,對張若塵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擾。

    當然,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借用陣法的力量,稍有不慎,不僅借不到力,反而自身都會遭受陣法的反噬。

    只有將力量掌控到極其精妙的程度,才能做到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。”張若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一層層洶涌氣浪,撞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將他衝擊得向後滑行。

    滑行到戰臺邊緣,張若塵的腳尖輕輕一點,飛躍了起來,落到離地三丈的半空,懸空而立,將地面的氣浪輕鬆的避開。

    緊接着,站臺下的衆人,便看到黑、青、黃三種色彩的氣柱凝聚了出來,出現在張若塵的腳下。正是因爲三根氣柱的託舉,所以,張若塵才能臨空站立。

    “那是三種本源的五行力量,分別是水屬性的靈氣、土屬性的靈氣、木屬性的靈氣。”一位魚龍第八變的參賽者頗爲震驚的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林嶽修煉成了傳說中的三靈寶體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如此,只有三靈寶體才能與聖體抗衡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輕輕的點了點雪白的下巴,眼中閃爍着明亮的光芒,心中暗道:“越來越有意思,居然連罕見的三靈寶體都出現。他到底還有多少底牌?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會趕來觀戰,就是想要看一看,趙無延能不能試探出林嶽的真正實力。

    很顯然,趙無延的確很強,將林嶽的底牌不斷逼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控制五行的力量,使其轉化爲攻擊手段。水屬性靈氣凝聚出一團團液態的冰水,化爲尖銳鋒利的冰刺。

    土屬性靈氣凝聚成巨石,木屬性靈氣凝聚成藤蔓。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數百根冰刺,猶如萬箭齊發一樣,密密麻麻的射向趙無延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土屬性靈氣凝聚成一座龐大的石山,也不知重達多少萬斤。石山的山體,幾乎向整個戰臺完全覆蓋,猛然向下鎮壓。

    “太玄問天。”

    趙無延的眼中閃爍着精芒,雙腿一蹬,似一根青色的光柱,沖天而起,一劍刺出,銳利的劍氣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弧,將巨大的石山破開。

    碎石,不斷向地面墜落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驀地,趙無延的右側,一塊三米高的碎石裂出蛛網般的紋路,從中飛出一道人影,正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左手持劍,猶如一道幻影,出其不意的一劍刺出去,只留下一道奪目的劍光。

    趙無延的臉上,閃過一道驚色,根本沒有料到林嶽居然會藏身在石山裡面。而且,在此之前,他居然完全沒有察覺。

    趙無延倒也是了得,反應速度極快,輕喝了一聲,身體快速向下沉去,想要避開張若塵的殺招。

    “撒手。”

    谷水劍從趙無延的右手手腕處劃了過去,與皮膚碰撞在一起,發出金石摩擦的聲音,冒出一粒粒火星。

    最終,谷水劍破開趙無延的肉身防禦,割斷了手筋,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趙無延的嘴裡,發出一聲悶聲,手臂傳來一股劇痛,戰劍脫手飛了出去,被張若塵穩穩的接住。

    兩人再次落到地面,趙無延捂着血淋淋的手腕,頗爲狼狽的快速後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已經奪取了趙無延的劍,捏在左手,道:“又是一柄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好劍。你若是認輸,劍便還你。”

    手筋被割斷,導致趙無延的右手徹底失去戰力,至少也得花費一天的時間,才能使用丹藥將手筋重新續接回去。

    雖然戰力大減,趙無延卻沒有低頭的意思,冷哼一聲:“只是一件十二階真武寶器而已,就算被你奪取,也沒什麼關係。等到決戰的時候,希望我們還會遇上,到時候,我會讓你見識,我真正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雖然敗在張若塵的劍下,趙無延卻相當不甘心,只覺得他是因爲大意,所以纔會被對方抓住破綻,陰溝裡翻船。

    其實,他依舊還有一戰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施展出底牌,甚至有機會徹底翻盤,反敗爲勝。

    只不過,趙無延發現手腕的傷口,根本無法癒合,經脈相當疼痛,似乎是遭了林嶽的暗手。

    畢竟林嶽這個“小人”在兩儀宗的口碑一直不好。

    趙無延隱隱感覺,情況有些不妙,繼續戰下去,對他未必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就算讓林嶽勝一場也無妨。

    等到決戰的時候,再將他擊敗便是。

    趙無延頭也不回,也沒有向張若塵討要戰劍,徑直就向戰臺下行去,隨後,離開了旨御靈山。

    所有參賽者,全部都有些發愣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趙無延明明還有一戰的力量,完全有機會反敗爲勝,爲何卻突然離開戰臺?”很多人都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參賽者中,年齡最大的道玄奇,若有所思的道:“表面上,我們只看見趙無延的右手手筋被割斷,實際上卻未必就是如此。或許,他受的傷,比我們想象中要重。

    若只是手筋斷掉,也最多讓趙無延的戰鬥力下降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剛纔那一劍,卻將一道劍氣,打入了趙無延的經脈。那道劍氣蘊含時間的力量,即便是以趙無延的修爲,也很難在一時半會兒間將其化解。

    繼續戰下去,趙無延就算取勝,自身也必定遭受重創,根本無法應對接下來的戰鬥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是很希望趙無延繼續戰鬥,如此一來,他就可以使用“拖”字訣,將趙無延活生生的“拖”成重傷,從而無法參加決戰。

    決戰的時候,自然也就少一個對手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個聰明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將趙無延的那柄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劍收起來,徑直走下戰臺。

    林嶽能夠取勝,當然是出乎很多人的預料,原本衆人還只是將林嶽當成一個劍道奇才。

    現在,所有參賽者都不得不開始重視他,將他視爲大敵,視爲前十的熱門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來到旨御靈山的山下,身後就響起一道細微破風的聲音,隨後,人影一閃,許長生出現在了他的前方,站在四丈外的樹下。

    兩輪戰鬥結束,早就已經是深夜,周圍一片漆黑,只有靈山頂部還有火光,響起一陣陣的喧囂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向站在黑暗中的許長生看了一眼,道:“許師兄有何見教?”

    許長生的目光,頗爲冰冷,道:“林嶽,我特地查過你。四個月前,你還只是天極境的修爲,資質只能算是優秀,可是達不到頂尖的級別。”

    “你僅僅只是去東域邪土歷練一次回來,不僅不再沉迷於女.色,而且,修爲突然間就達到魚龍第四變,更是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,就如同是變了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從始至終,許長生都緊緊盯着眼前的“林嶽”,觀察他的神情變化。

    讓他失望的是,張若塵從始至終都顯得很淡定,沒有露出絲毫異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許師兄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許長生冷哼了一聲,“我猜你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林嶽,說不定,就是黑市的某個邪人披上了林嶽的皮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不是林嶽,你覺得半聖祖師們會看不出來?許師兄,你若是真的很閒,還是多琢磨如何提升劍道境界,免得決戰的時候,連前十都進不去,到時候丟人的可不是我。”張若塵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(關注飛天魚的微信號:feitianyu5,每天發送關於《萬古神帝》中的各種精彩爆料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