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是嗎?今天,我就偏偏要出手一試,看你是不是真正的林嶽?”

    許長生將腰上的一柄金色軟劍拔出,隨手一揮,就形成一大片金色的劍光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山道上,出現一個清麗、窈窕的身影,正是齊霏雨。

    齊霏雨道:“許長生,你這麼做,未免太過火了吧?你若是要戰,決戰的時候,我一定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邁着一雙細長的腿,輕盈的走了下來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旁,有些神情不悅的盯向許長生。

    許長生略微皺眉,連忙道:“齊師妹,你千萬別被此人矇騙,根據我查到的信息,此人很可能是黑市的邪人,並不是真正的林嶽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你教我如何識人嗎?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聲音,冰冷了幾分,道:“若是要戰,你認爲就憑你一人之力,能夠是我們兩人的對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齊霏雨看了一眼,略微有些詫異,真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主動替他解圍。她又在打什麼主意?

    “也罷!”

    許長生沒想到齊霏雨竟是如此愚蠢的女人,將金色軟劍收起,狠狠的瞪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我遲早會讓你現出原形。”

    雖然很不甘心,許長生卻也很清楚,他絕不是齊霏雨和林嶽兩人的對手。若是交手,吃虧的必定是他,因此只得立即離去。

    齊霏雨迎向張若塵,秀麗的臉蛋上,露出一道淺淺的笑容,道:“以你的年齡,能夠擊敗趙無延,真的是相當了不起。而且,你的劍道修爲,也有些出乎我的預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了腳步,盯着齊霏雨那張天使般的容顏,道:“我們之間,還有必要如此虛以委蛇?有什麼話,你直說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這裏是說話的地方嗎?半聖祖師的眼睛,說不定就盯着我們。去我的住處,我認爲,我們有必要再談一談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低聲的傳音,俏臉上的神情,卻顯得相當嬌羞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我認爲還是去我的住處好一些,誰知道,你會不會已經佈置好陷阱,準備算計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揹着雙手,徑直就往紫霞靈山的方向而去,也不管齊霏雨會不會跟上來。

    齊霏雨一口雪白的貝齒,輕輕咬了咬紅脣,思索了片刻,最終,還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來到紫霞靈山,進入張若塵居住的小院,兩人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兩根雪白的手指間,多出一枚玉符,向半空一拋,立即化爲一層白色的光罩,將她和張若塵籠罩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似十分輕鬆的樣子,實際上卻在暗暗防備。

    畢竟,就目前而言,齊霏雨的修爲在他之上,若是出其不意的出手,很可能會給張若塵以重創。

    已經被女人殺死了一次,張若塵不想再死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你的劍道天資很高,心性也遠超常人,若是你肯加入齊家,我向你保證,你的身份地位,必定不在我之下。”齊霏雨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,而且還具有三靈寶體,齊霏雨就更加想要招攬張若塵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只要不死,很有可能會成爲下一代劍聖。

    整個紫霞靈山一片寂靜,房間中,只有一層白色光罩,散發出淡淡的光華,將齊霏雨臉上的肌膚,映照得猶如玉蠟一般的光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敲擊桌面,笑道:“你是齊家的繼承人,將來必定成爲齊家的家主。你如何才能做到,讓我的身份地位,不在你之下?齊家,還有比家主更高的位置嗎?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兩根玉指,輕輕摸着髮梢,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張若塵,依舊很嫺靜平淡的道:“當然也是有的,若是你真的能夠成爲劍聖,未必不可以做齊家家主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恐怕任何男子,聽到齊霏雨的這翻話,都很難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平靜的擡起頭,向齊霏雨那張傾城絕代的臉盯了一眼,微微一笑:“如此想要招攬我,你可知道我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我無須知道你以前是什麼人,只要你肯歸順,那麼,今後就是自己人。”齊霏雨淡淡的一笑,清麗的容顏變得更加美麗動人,似乎是要勾走張若塵的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不想知道我是什麼人,可我卻想知道你是什麼人。我不相信,你只是齊家的繼承人那麼簡單,應該是還有別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,齊家的確只是明面上的勢力,只不過,我的另一重身份,現在還不能告訴你。等到你答應歸順,你自然就會明白自己是在給誰效力。”齊霏雨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將門打開,道:“你連你的身份都不肯告訴我,也想讓我歸順,未免也太沒有誠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經承諾過,我可以給出的誠意?”

    齊霏雨美眸含煙的盯着張若塵,又道:“你要知道,不是誰都能夠成爲我招攬的目標,在你的身上,有一些獨一無二的東西,是別人所沒有的。我是真的很想結交你這樣的人才,你就真的不再考慮一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你告訴我,你的另一重身份,或許我會考慮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搖了搖頭,又道:“你的性格太固執,以後肯定會害了你。老實說,你的僞裝並不算成功,就連許長生都已經開始懷疑你的身份,就算我不出手對付你,你在兩儀宗也待不了多長時間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俏麗的臉上,閃過一道寒意,站起身來,打開房間的門,向外行去,道:“若是劍道比武的時候,我遇到了你,我一定會殺了你。以我和你的“親密關係”,就算我在戰臺上殺了你,相信也沒有人會相信我是故意殺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齊霏雨的背影看了一眼,權衡利弊之後,最終還是沒有出手。以他現在的修爲,就算施展出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也未必能夠在一瞬間將她殺死。

    如若,一招殺不死齊霏雨,那麼也就暴露了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到時候,不僅兩儀宗待不下去,整個崑崙界也將沒有他的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腳步優雅,剛剛走出小院,就遇到劍道比武結束後回來的穆吉吉和荀花柳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見到齊霏雨從林嶽的小院中走出,頓時瞪大了眼睛,簡直比看到鬼魂,還要震驚的模樣。

    齊霏雨向他們淡淡的看了一眼,便徑直的離去,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,只留下一股迷人的幽香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看錯吧?那是齊師姐?”

    穆吉吉只感覺大腦一片空白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如此深夜,齊師姐居然從林嶽老大的房間裏面走出來……

    難道冰清玉潔的齊師姐,這麼快就已經被林嶽老大給拿下?

    “真的是齊師姐,若是將這個消息傳出去,恐怕明天,就有一大批齊師姐的追求者會投河自盡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只感覺自己的心臟抽搐了一下,也很難接受眼前的事實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裏面走了出來,道:“你們若是敢出去胡說八道,以後就別來找我。”隨後,又以警告的語氣,道:“今後,你們最好離齊霏雨遠一些,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連忙點頭,道:“林嶽老大放心,既然齊師姐是你的女人,就是我們的嫂子,我們怎麼敢對她有非分之想?”

    穆吉吉苦着臉,道:“齊師姐的修爲何等高絕,就算我們想動歪心思,也不可能近得了她的身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荀花柳和穆吉吉是誤解了張若塵的意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懶得多做解釋,簡單的問了問他們今天的比武情況,知道他們取得勝利,已經進入下一輪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又將他們打發給小黑,讓小黑輔助他們繼續修煉。

    今天,魚龍第八變級別的劍道比武,一共決勝出前九十二位。剩下的參賽者,將會在接下來的兩天,爭奪其餘八個名額。

    最終,排名前一百位的參賽者,可以進入到下一輪的比武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兩天時間,張若塵準備用來衝擊魚龍第五變。

    只要境界突破,自身實力肯定增加一大截,到時候,即便是遇到許長生、趙無延、齊霏雨,也完全可以與他們正面交鋒。

    外界的兩天,圖卷世界中,就是二十天。

    進入圖卷世界,張若塵並不立即就開始開闢第二條聖脈,而是先調整自身的狀態,一直到心境完全平和下來。

    魚龍第五變,稱爲“陽蹻聖脈。”

    陽蹻聖脈是從修士的眉心,一直連接到右腳足底,貫穿修士的大半個身體。

    開闢第二條聖脈,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,一切都顯得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用了三天時間,張若塵就一舉將陽蹻聖脈開闢成功,突破到魚龍第五變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全身都充滿力量,修爲和實力至少增加了一倍。

    若是,再次遇到趙無延,張若塵完全可以與他硬碰硬的對撼,而且,絕對不會落入下方。

    他現在還只是剛剛突破境界,算是魚龍第五變的初期,依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。

    (關注飛天魚的微信號:feitianyu5,每天發送關於《萬古神帝》中的各種精彩爆料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