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當然,到目前爲止,林嶽也只是機會很大。最終,他能不能成爲九位界子之一,還得由女皇親自選定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能夠在魚龍境,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境界,就必定能夠成爲九位界子之一,今後,將是女皇的御前弟子。”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池瑤女皇既然挑選界子,自然是要大力培育。九位界子將來肯定都是位高權重的大人物,責任重大,宛如撐起崑崙界的九根柱石。

    其中,最爲優秀那位界子,將會繼承女皇的皇位,成爲崑崙界的下一代君主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想要成爲崑崙界未來的主宰,第一步就是要先成爲界子,隨後,纔是去爭奪帝皇的位置。

    聽到聖書才女的話,在場的幾位半聖,全部都是搖頭一笑。

    在魚龍境,能夠將劍一修煉大圓滿,就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,想要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的境界,談何容易?

    最近千年以來,整個崑崙界,也就只有兩個人,在魚龍境,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。

    分別是女皇和劍帝。

    沒有人會否認林嶽的劍道天資很高,但是,卻沒有人會相信,他能夠達到女皇和劍帝的高度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一雙秀目滴溜溜的轉動,看了看五位半聖的神情,露出雪白的皓齒,笑道:“幾位前輩不會是覺得晚輩在故意刁難林嶽?”

    “老實說,在魚龍境,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,已經是對他的最低要求。若是做不到這一點,他又如何爭得過崑崙界的另外幾個年輕劍豪?”

    “萬香城的少城主,雪無夜,已經將劍二修煉到‘陰陽.交融’的境界。一年內,應該就能達到劍二大圓滿的境界,成爲千年以來的第三人。”

    淨瀾半聖嘆了一聲,道:“雪無夜乃是劍帝的後人,有昔日劍帝的風采,堪稱五百年來崑崙界的第一劍道奇才,林嶽現在還遠遠不能與他相比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又道:“儒道琴宗的歲寒,四年前,就已經達到劍一的十層大圓滿,現今已經將劍二修煉到‘陰陽兩分’的境界,劍道境界直追雪無夜。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點了點頭,道:“歲寒從小就是絕代英傑,琴藝和劍道,堪稱是雙絕,當今天下,能夠與他相比的人,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用劍者無數,其中自然也有很多劍道奇才,其中,就以雪無夜和歲寒爲最。

    在場的五位半聖,聽到聖書才女說出雪無夜和歲寒的名字,就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,原本,激動的心情,立即冷卻下來。

    林嶽的劍道天資的確很高,可是,與雪無夜和歲寒一比,頓時暗淡失色,猶如螢火比於皓月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笑道:“林嶽才魚龍第五變的修爲,未來的潛力還很大,未必就不能追上他們二人的步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按照決賽的規則,擂主每戰完一場,就能有一個時辰的時間,恢復消耗的真氣。

    因爲剛纔一戰,張若塵並沒有消耗多少真氣,很快就重新達到巔峰狀態,開始迎接下一場戰鬥。

    第二位登上戰臺的是一位青衣長老,彎腰駝背,滿臉皺紋,擁有一百二十歲的高齡,如此年紀卻是健步如飛,絲毫都沒有老態龍鍾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玉清宮,劉安。”青衣長老報上名諱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一合,拱手道:“劉長老,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老朽就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劉安使用的是一柄冰寒屬性的戰劍,劍招一出,頓時將整個戰臺冰封了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激烈交鋒了起來,戰臺上,只剩下交錯的人影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實力,完全可以在三招之內擊敗劉安。

    可是,念在劉安的年事已高,又是兩儀宗的名宿,因此,張若塵給他留足了面子,一直交戰了三十招,才使用一招“天心破梅”,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“傳功院,韓舞。”

    “火雷院,風天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後又一連有七位挑戰者登上戰臺,接二連三的出手,卻都被張若塵一一擊敗。

    至此,張若塵以橫掃之勢,連勝九場,氣勢如虹,以高超的劍道境界,鎮住了在場所有內門弟子和聖傳弟子。

    那些分在第十組的參賽者,原本還感覺到相當幸運,以爲遇到了軟柿子,卻沒有想到撞在鐵板上面。

    現在,他們全部都露出苦澀的笑容,無奈的搖頭。

    能夠成爲擂主,果然都是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難怪在初賽的時候,林嶽能夠擊敗趙無延,實力真的相當強大,老夫遠遠不如他。”先前,被張若塵擊敗的劉安,含笑着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劉安很清楚,林嶽是故意給他面子,纔多與他交手幾十招,因此,他對林嶽的映象極好。

    以前他還只是將林嶽當成一個對手,一個小輩。現在,他卻頗爲欣賞林嶽,甚至生出了一絲欽佩。

    天色逐漸暗下來,旨御靈山上的十八根銅柱頂部,燃起熊熊的火焰,形成十八根巨大的火炬,將四座戰臺完全照亮。

    一直到深夜,第七組、第八組、第九組、第十組的戰鬥,才全部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其中,趙無延和林嶽以九場全勝的戰績,成爲第七組的第一和第十組的第一。

    第八組的擂主莫信,以八勝一負的戰績,成爲小組的第一。

    第九組的擂主韓章,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,只贏了七場,敗了兩場,成爲小組的第二名。

    第九組卻冒出另一個實力強勁的聖傳弟子,叫做“楊琪”,以九場全勝的戰績,成爲小組第一。

    今天的決賽結束,接下來的兩天,還將舉行第一組、第二組、第三組、第四組、第五組、第六組的決賽,最終選出十位小組第一。

    能夠成爲小組第一的修士,本就是經過層層篩選的頂尖高手,就算還有最後一輪的挑戰賽,前十的名單,也不會出現太大的變動。

    因此,今天的四位小組第一的修士,趙無延、莫信、楊琪、林嶽,受到所有弟子的追捧。衆人將他們四人緊緊的圍在中央,呼喊他們的名字。

    在長生院的一衆弟子的簇擁下,張若塵離開了旨御靈山。

    許長生站在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,眺望遠處喧囂的人羣,俊秀的臉上,露出陰冷的神情,心中暗道:“林嶽的修爲,又提升了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若不是真的有相當了不得的奇遇,就肯定是某位邪人易容成林嶽的模樣。哪底是一種情況呢?”

    隨後,許長生的目光,又向齊霏雨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齊霏雨對任何人都極其冷淡,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。但是,她僅僅只是與林嶽一起闖了古神山,就立即和林嶽變得十分親密。

    未免也太反常。

    莫非,齊霏雨也有問題?

    要不要從她入手,先查一查她?

    僅僅只是林嶽展現出來的實力,就已經讓許長生頗爲忌憚。更何況,還有一個實力更加深不可測的齊霏雨。

    “林嶽和齊霏雨聯手,倒是相當麻煩。整個兩儀宗,除了半聖祖師,恐怕也只有大師姐出關,才能十拿九穩的將他們二人鎮壓。”許長生的眼神,變得銳利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算許長生再自信,也不敢同時招惹上他們兩人。

    可是,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,許長生也不敢驚動半聖祖師。

    萬一林嶽和齊霏雨都是清白,那麼,他肯定就要被按上一個嫉賢妒能的罪名,遭受一定程度的責罰。

    “看來只能去地爐谷請大師姐出關,只要她出關,就算十個林嶽和十個齊霏雨加起來,也不可能是她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許長生的身體晃了一下,立即消失在旨御靈山,以最快的速度,來到一座赤色山谷的外面。

    地爐谷,是一座寸草不生的山谷,方圓百里全是赤紅色的泥沙和石頭。

    因爲,地面極其滾燙,許長生的雙腳踩上去,頓時就會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鞋子都像是要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若是仔細觀察,甚至還會發現,地底有一縷縷火焰冒出來,使空氣中的溫度,比沸水的溫度都高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火焰猶如水流一樣,從谷中瘋狂的涌出來,不斷堆積,匯聚成一尊與山嶽齊高的巨人,俯視下方的許長生,道:“許長生,爲何驚擾我閉關修煉?”

    那聲音相當渾厚,猶如天雷炸響,分不出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許長生就站在火焰巨人的下方,對比起來,他的身體,只有米粒大小。那畫面,就如同是一隻螞蟻,站在巨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許長生知道眼前的火焰巨人,乃是大師姐的法相,心中自然是相當敬畏,臉上的汗珠猶如雨滴般向下掉落。

    他連忙躬下身,向其一拜,隨後,將關於林嶽和齊霏雨的事,向大師姐詳細的稟告了一番。

    半晌後,火焰巨人似自言自語,道:“以魚龍第四變得修爲,就能登上古神山的第二重山,此人的天資,倒是相當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更加可貴的是,他能夠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,堪稱是劍聖之資。沒想到,我才閉關一年,宗門內就誕生出一位如此了得的人傑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