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只要境界突破,他們的修爲,就能增長一大截,而且,還能修煉成琉璃寶體,立即就會讓他們成爲半聖之下最強大的那一批人。

    但是林嶽的修爲太低,最多也就魚龍第五變,若是現在服下琉璃寶丹,的確可以讓他的修爲提升一些,可是卻絕對無法修煉成琉璃寶體。

    只要林嶽是一個聰明人,就肯定會等到修爲達到魚龍第八變,才服用琉璃寶丹。

    一個月之內,若是,他的境界沒有巨大的突破,排位賽的時候,又怎麼能夠與其餘九人一較高下?

    原本還將林嶽視爲勁敵的幾人,全部都放鬆下來。

    特別是楊琪和莫言,相視一笑,同時鬆了一口氣,無論如何,至少他們不會墊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顯得無所謂的樣子,就算現在他不服用琉璃寶丹,卻有別的提升修爲的寶物,只要拼一拼,還是有一定的機會,突破一個境界,達到魚龍第六變。

    只要達到魚龍第六變的境界,以張若塵的實力,依舊有很大的機會擊敗魚龍第九變中的頂尖人物。

    因爲一個月後的排位賽,他們十人,將要與魚龍第九變級別的前十,同時進行。

    所以,由秦宇凡和道玄奇牽頭,衆人全部趕去萬窟靈山,觀看魚龍第九變級別的劍道比武。

    半聖境,對所有修士來說,也是一道巨大的天塹,將無數人都攔在外面,一輩子都跨不過去,最終,只能老死在魚龍境。

    這是讓人相當絕望的事!

    正是因爲半聖境難以跨越,因此,報名參加魚龍第九變級別劍道比武的修士,反而比魚龍第八變級別更多一些,直到今天,也還沒有結束。

    當然,依舊還是進入到決賽階段。

    剛剛到達萬窟靈山,張若塵就遠遠看見正中心的戰臺,立有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,施展出“滿天星辰”法相,將另一位魚龍第九變的強者轟擊得飛出去。

    那戰臺上,一粒粒刺目的光點,就像是滿天星辰一般,滴溜溜的旋轉,散發出強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“司空星斗!”

    “司空星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方,成千上萬的內門弟子,全部都雀躍歡呼,呼喊戰臺上那個男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摸了摸下巴,道:“魚龍第九變的人傑,果然了不得,若是我沒有看錯,戰臺上的那人,應該是星光聖體。此人,莫非就是兩儀宗魚龍第九變中的最強者?”

    魚龍第九變的聖體,乃是半聖之下最強大的存在,憑藉一人之力,完全可以橫掃數十個魚龍第九變的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蠶冬站得較近,或許因爲都是長生院的弟子,他們兩人的關係,還是挺不錯。

    蠶冬的目光,盯着戰臺上的司空星斗,道:“魚龍第九變級別的人傑,比魚龍第八變級別的人傑,應該還要多一些。就我所知,不僅有一位星光聖體,還有一位更加了不起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若是那位存在出手,恐怕這位星光聖體,立即就會低頭認輸,不敢於之爭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詫異,道:“蠶冬師兄是在開玩笑吧!在同境界,聖體堪稱無敵,誰人能敵?”

    “還真不是開玩笑。”

    蠶冬總是一臉嚴肅,道:“你成爲聖傳弟子的時間尚短,自然是不知,兩儀宗的確是有那麼一個恐怖的人物,堪稱是近古以來,宗門的第一人傑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說,沒有達到前無古人的程度,至少,兩儀宗十萬年來,的確是無人可以和她相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,變得有些凝重,道:“據我所知,八百年前的九帝之一明帝,就在兩儀宗拜師學藝。莫非就連明帝,也比不過她?”

    八百年前的九帝,即便是在現在,也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,幾乎所有弟子,全部都知道明帝曾經是兩儀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問出這話,自然也就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“年輕時候的明帝,恐怕的確是要比她差一點。當然,想要成爲明帝那般的人物,其實,天賦並不是最重要。要說她就一定比明帝優秀,將來一定比明帝走得更遠,我反倒是不信。”蠶冬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何人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蠶冬道:“先天極陽體,蓋天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閃露出異樣的光彩,道:“竟然真的有人,擁有這種傳說中的體質。”

    先天極陽體,比“不死聖體”和“四靈寶體”還要強大,乃是一種極致的體質,只有五行混沌體,才能比其強大一籌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有人,擁有先天極陽體,的確是相當恐怖的存在,爆發出來的戰鬥力,足以碾壓聖體。

    同時,先天極陽體,也是小黑正在尋找的五種體質之一。

    齊霏雨向張若塵瞥了一眼,道:“蓋天嬌乃是蓋昊的姐姐,同時,也是兩儀宗當之無愧的大師姐。若是在排位賽的時候,你遇到了大師姐,千萬不可頂撞。若是惹怒了她,任何人都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趙無延的神情一動,連忙問道:“齊師妹所說的蓋天嬌,莫非就是那位四大美人之首?”

    趙無延大多數時間都在閉關修煉,對宗門內的一些秘密,自然瞭解得不多,直到今天才知道兩儀宗竟然有一位先天極陽體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齊霏雨道。

    “難道她真的比齊師妹還要美?”趙無延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在趙無延看來,齊霏雨就已經如同是天仙下凡,傾國傾城,怎麼可能還有比她更美的女子?

    聽到趙無延的話,在場幾個見過蓋天嬌的聖傳弟子和青衣長老,全部都是忍俊不禁的一笑。

    許長生冷哼了一聲,向趙無延盯去,道:“你的這話,若是讓大師姐聽到,至少也得抽你一個大嘴巴。無論你們如何認爲,至少在我看來,大師姐的美貌是獨一無二,誰都不能與她相比。”

    秦宇凡頓時一笑,道:“大師姐最大的忌諱,就是有人敢說她不夠美。趙無延,你只需明白,大師姐是整個兩儀宗最美的女子就行。只要記住這一點,肯定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聽到衆人對蓋天嬌的評價,張若塵不禁對那位大師姐生出更大的好奇。若是有機會,倒是可以去會一會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萬窟靈山,觀看了魚龍第九變級別的決戰,直到夜幕降臨,張若塵才獨自返回紫霞靈山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立即進入圖卷世界,而是,坐在院落中,將元龍半聖送給他的那柄白色古劍取出來,捏在手中仔細的觀察。

    白天的時候,雖然,他覺得白色古劍頗爲破舊,卻察覺到劍的材質相當不凡,絕不是一般的聖劍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時,他擔心元龍半聖會將聖劍收回,所以纔沒有表露出絲毫異樣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體內的聖氣調動出來,緩緩注入劍體,頓時,一道道銘紋發出明亮的光輝,從劍的表面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整整半個時辰過去,古劍也沒有進一步的變化,張若塵逐漸感到吃力,額頭上,冒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不得已,張若塵纔將聖氣緩緩的收回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果然無法喚醒劍中的劍靈,倒是有些可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劍柄,將劍在半空一揮,頓時形成一個半圓形的弧度,猶如璀璨的月牙一樣。

    劍,是一柄相當不錯的劍。

    只可惜一柄沒有靈魂的劍,就算再好,也終究只是凡物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將古劍收回劍鞘之時,突然,院落外面,傳來小黑的驚呼聲。

    小黑是剛剛返回紫霞靈山,看見張若塵手中的劍,它如同觸電了一樣,全身的毛都立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柄劍,怎麼會在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小黑顯得相當激動,雙腿一蹬,嗖的一聲,就向張若塵撲了過去,伸出一雙爪子去奪取白色古劍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不知道小黑爲何那麼激動,卻還是將劍一拋,丟給了它。

    小黑的兩隻爪子,緊緊的捧住白色古劍。

    那一雙圓溜溜的貓眼,頓時變得有些溼潤,絲毫都不像是一隻貓,反而像是一個正在追憶往事的人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奇怪,原本鏽跡斑斑的聖劍,被小黑握住,竟然輕輕的顫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劍的劍靈,並沒有甦醒,隨後,就又變得沉寂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怎麼?你莫非認識這一柄聖劍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這柄劍……你是從何處得來?”

    小黑擡起頭,明亮的眼珠子,緊緊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更加確定,小黑一定是認識那柄劍,或者是認識劍的主人。他道:“兩儀宗的一位半聖,贈送給我,據說,他是在一處中古遺蹟裡面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處中古遺蹟在什麼地方?”小黑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先告訴我,這柄劍到底有什麼來歷?”

    小黑伸出舌頭,舔了舔嘴脣,顯然是在猶豫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它才道:“這柄劍,名叫‘虛空劍’,乃是千骨女帝的佩劍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