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虛空劍?怎麼可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相當吃驚,怎麼也沒料到,元龍半聖送出一柄殘次品聖劍,居然有如此巨大的來歷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的名字,在崑崙界,已經被傳誦十萬年,留下了無數的傳說。

    她使用的佩劍,自然也是名傳萬古。

    根據史料上面記載,虛空劍乃是至尊聖器級別的戰器,威力極其強大,可以斬斷江河,破碎墟界。

    一般修士只知道,聖器分爲百紋聖器、千紋聖器、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但是,卻少有人知道,在萬紋聖器之上,還有至尊聖器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件千紋聖器,就能成爲聖者門閥的鎮族之寶,威懾八方,使別的勢力不敢輕易冒犯。

    一個魚龍第九變的聖體,手持千紋聖器,就能與弱一些的半聖叫板。

    至尊聖器的威力,可是比千紋聖器不知厲害多少倍,整個崑崙界,估計也就只有那麼數十件。

    據說,兩儀宗的鎮宗之寶“天地劍”,也只是兩柄頂級的萬紋聖器。只有天劍和地劍合在一起,施展出陰陽兩儀劍陣,才能與至尊聖器抗衡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此,天劍和地劍也都是威力無窮,沾染過不止一位大聖的鮮血。

    歷史上,兩儀宗經歷的數次大劫,幾乎都是憑藉天劍和地劍,才殺退強敵,保得宗門能夠繼續傳承下去。

    很顯然,虛空劍肯定比天劍和地劍更加厲害,是貨真價實的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若是,元龍半聖知道,他將一件至尊聖器,送給了張若塵,也不知會不會被活活氣死?

    “張若塵,那處中古遺蹟到底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小黑的情緒,顯得相當激動,露出兩顆尖銳獠牙,眼珠上面佈滿了血絲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虛空劍是元龍半聖送給我,你若是想要知道那處中古遺蹟在什麼地方,只能去問他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問他,他也肯定不會回答我,反而還會將虛空劍暴露。你是在玩我嗎?”小黑有些惱怒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顯得平靜,目光再次盯向那柄白色聖劍,道:“這柄劍如此普通,還長滿了鏽跡,怎麼可能是傳說中的虛空劍?還是讓我來測試一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小黑和白色聖劍,進入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隨即,他將沉淵古劍取出來,運足了渾身力量,猛然向白色聖劍劈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劍相擊,頓時發出一聲震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強大的衝擊力,讓白色聖劍沉入地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白色聖劍重新撿起來,發現劍體表面的鏽跡,已經完全掉落,露出明亮雪白的劍身。

    更加不可思議的是,承受沉淵古劍的一擊,白色聖劍居然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還有些不信這是虛空劍,現在卻是信了幾分。

    小黑站在不遠處,冷笑了一聲:“別白費力氣,就憑沉淵古劍現在的品級,怎麼可能傷得到虛空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那隻肥貓盯了過去,道:“虛空劍又如何?失去了劍靈的劍,還能發揮出多少威力?”

    “虛空劍的劍靈,只是陷入深度沉睡,又不是徹底消亡。只要能夠喚醒劍靈,立即就能恢復到至尊聖器的品級,橫掃崑崙界的一切聖劍。”小****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如何才能喚醒虛空劍的劍靈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想了想,道:“虛空劍的劍靈,是由千骨女帝鮮血中的一道意志凝聚成形。寒雪與千骨女帝具有相同的體質,以她的鮮血,或許能夠喚醒虛空劍的劍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問,將虛空劍暫時先收了起來,等到寒雪歷練回來,再嘗試喚醒劍中的劍靈也不遲。

    “距離下個月的初一,還有大概半個月時間,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,將修爲再提升一些。”

    下個月的初一,古神山又會向聖傳弟子開放一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,自然是要去闖第三重山。只要登上山頂,就能夠收取第三條聖泉中的聖水。

    借用第三條聖泉中的聖水,張若塵就有十足的信心,在排位賽之前,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從青火玄武的軀體中,收取了一瓶玄武聖血。

    在魚龍第四變,張若塵一共煉化三滴玄武聖血,纔將修爲從初期,提升到巔峰。

    現在,他要將修爲從魚龍第五變的初期,提升到巔峰,必然需要煉化更多的玄武聖血。

    當然以他現在的修爲,煉化玄武聖血的速度,肯定會比以前快很多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中,轉眼便是過去四個月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煉化四滴玄武聖血,修爲果然又增長不少,從魚龍第五變的初期,提升到中期。

    “算一算時間,明天應該就是四月初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繼續修煉,離開圖卷世界,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,準備迎接第三重山的挑戰。

    劍道比武的盛會,已經進行了二十天,只剩下魚龍第一變、第二變、第三變級別,還在決賽階段。其餘級別的劍道比武,早就已經決出前十位。

    四月初一,古神山果然再次開放。

    與上個月相比,來闖關的聖傳弟子,明顯減少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來到古神山下,就立即引起巨大的轟動。現在,幾乎所有兩儀宗的聖傳弟子,全部都認得他。

    最近一個月,“林嶽”的風頭的確是無人能及,不僅以新晉聖傳弟子的身份,登上古神山的第二重,而且,還得到齊霏雨的青睞。

    劍道比武的時候,他更是以不敗的戰績,大放光彩,得到所有人的肯定。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居然又來闖古神山,難道是想衝擊第三重山?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即便是在兩儀宗的歷史上,在魚龍境,登上第三重山山頂的聖傳弟子,也是屈指可數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就不可能?上個月林嶽師兄就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,若不是有把握登上第三重山,又怎麼可能浪費寶貴的時間來闖關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林嶽師兄的天資何等高絕,又豈是我們可以想象?”

    “我認爲,林嶽師兄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,至少能夠闖過第三重山的第一關。”

    在衆人的注視下,張若塵輕鬆闖過第一重山的第一關,隨後,就向山頂進發而去。

    還沒有到中午,山下的所有聖傳弟子,就看見,林嶽已經登上第二重山的山頂,徑直向第三重山行去。

    “林嶽闖關的速度,比上一次更快,他的實力,果然又提升了不少。”齊霏雨站在山下,立在一棵楓樹的旁邊,美麗的雙眸眺望山頂的方向。

    若是林嶽能夠憑藉自身的力量,登上第三重山的山頂,如此一來,她就必須要想辦法除掉他,以免兩儀宗誕生出第二個蓋天嬌。

    因爲施展了隱匿手段,在場沒有聖傳弟子,根本沒有人知道齊霏雨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來到第三重山的山腳下,張若塵卻意外的發現,居然有人比他還先到一步。

    此刻,那人就揹着雙手,站在石壁的下方,身體站得筆直,顯得氣度不凡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的觀察那人,只見,他長得異常的魁梧,身軀挺拔,一雙手臂足有水桶粗細,長滿了結實的肌肉。

    與他還有二十丈的距離,張若塵就能夠感覺到,一股極其火熱的陽剛勁氣,從他的身上傳出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,就如同是一座巨大的火爐,讓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一合,拱手道:“長生院,林嶽,見過前輩。”

    那個大漢只是大手一揮,顯得英氣十足,道:“別叫我前輩,我的年齡,並不比你大多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打量那個大漢的時候,對方也在打量他。

    此人的雙目,炯炯有神,兩顆瞳孔就像是兩塊巨大的火焰隕石,蘊含着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他的一個眼神盯過去,就能釋放出強大的熱量,足以讓修爲較低的魚龍境修士,身體自動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兩儀宗果然是藏龍臥虎,居然又冒出一個絕世強者。

    此人讓張若塵也感到相當危險,心中頗爲忌憚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倒也是無所畏懼,顯得很從容,道:“師兄你先請?”

    “師兄?”

    那個大漢嘴角一勾,露出一個異樣的表情,隨即搖了搖頭,道:“我早就已經闖過了第三重山的第一關,老實說,之所以還留在這裡,完全是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等你。我出關後,就不斷聽人講起,宗門中出了一個劍道奇才,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,所以就想來見一見你。”那個大漢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第一天來到兩儀宗,對聖傳弟子中的頂尖高手,也有一定了解,可是眼前這人,卻和他腦海中的任何人都對不上號。

    “能夠闖過第三重山的第一關,不該籍籍無名纔對。”張若塵低聲自語了一句。

    現在,他只能猜測,眼前這個大漢,應該是兩儀宗秘密培養的人才。

    不再多想,張若塵徑直走到三十丈高的石壁下方,開始觀摩石壁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第三重山山腳下的文字,變得更加複雜,也更加難懂,似乎每個字都蘊含無窮的劍道意境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