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石壁的左上方,在那位置,有一個“天”字。

    隨着,他自身的劍意,與字體的劍意,相互重疊在一起,漸漸的,石壁上的文字旋轉着飛了出來,化爲一個身體呈半透明的守關人。

    第三重山第一關的守關人,顯然是比前面兩重山的守關人,厲害了很多倍,乃是由劍聖的劍道意念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守關人才剛剛飛出來,隨意的站在對面,就給張若塵以巨大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“擊敗我,可以闖過這一關。”

    守關人的雙手一合,雙掌的交接處,散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柄三尺長的劍,從光芒中,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立即拔出谷水劍,調動全身的劍意,與體內的真氣一起注入到劍體內部。

    頓時,方圓三十丈之內,出現數百道劍形的劍氣,猶如漩渦一般,圍繞他的身體轉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守關人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,與張若塵在伯仲之間。

    可是,守關人卻是由劍聖的劍道意念凝聚而成,在某些方面的能力,則是遠遠超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不敢妄動,而是全神貫注的盯着對方,準備以不變,應對萬變。

    那個大漢雙手抱在胸前,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,遠遠的望着張若塵,“希望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守關人率先出手,將長劍向前一刺,攻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和劍都化爲一道白色流光,宛如破空的流星,剎那間就到達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好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第一次與如此厲害的劍道高手交鋒,經驗相當不足。因此,在第一時間,他有些無法適應,根本想不出任何招式,能夠破掉對方的攻擊。

    於是,他只得橫劍一擋,將全身聖氣,向前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谷水劍的劍身,與守關人的刺出的劍撞擊在一起,微微彎曲,隨後形成一股彈射的力量,將張若塵向後彈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直飛出數百米遠,落到懸崖的上方,眼看就要墜下古神山。

    驀地,他立即調動五行之力,土屬性的靈氣,水屬性的靈氣,木屬性的靈氣,源源不斷向他匯聚過去,形成一片三彩色的靈氣雲彩。

    雙腳在氣雲上一蹬,張若塵重新衝了回去,再次落到第三重山的山腳下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守關人,僅僅只是一劍,就有如此強大的威力。”張若塵屏住呼吸,暗暗告誡自己,必須更加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正面與守關人交手,張若塵在真正意識到,自身戰鬥經驗的不足,特別是與頂尖劍道高手對戰的經驗。

    齊霏雨只是將劍一修煉到第八層境界,就能與守關人對戰兩千多招,直到聖氣難以持續,才一招惜敗。

    他已經將劍一修煉到第九層境界,比齊霏雨還要高明一些,在守關人的攻擊下,卻是猝不及防,差一點擋不住一招。

    終究還是因爲,經驗太過不足。

    其實,齊霏雨未必就比張若塵更加高明,關鍵在於,她並不是第一次和守關人交手,因此,懂得很多應對的策略。

    那個大漢看到守關人只用一招,就將張若塵擊退,眼中頓時露出失望的神色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本來,他以爲宗門中真的出了一個劍道奇才,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見一見此人,卻沒想到,此人的劍道竟是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難道,林嶽真的只是得到奇遇,所以纔在短時間,變得如此強大?

    一場奇遇,的確可以讓修士的實力,在短時間內,達到一個驚人的高度。可是隻靠奇遇,永遠都不可能成爲最頂尖的強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氣餒,雖然剛纔,守關人的攻擊,的確是讓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,他對守關人的實力,也有一定的瞭解,自然也就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去應對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控制武魂,將其釋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武魂的氣息,十分強大,在張若塵的身後,顯化成一尊三長高的巨大影子。在武魂的調動下,周圍的靈氣,猶如潮水一般,源源不斷向張若塵匯聚了過來。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身上的氣勢,攀升了一大截,整個人的精氣神,又有很大提升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僅煉化過半聖之光,而且,還吸收了不少龍珠中的聖龍之氣。他的武魂,自然是相當強大。

    那個大漢本來是對林嶽十分失望,準備離開,當他看到林嶽的武魂,雙目中又露出一道奇異的光彩,於是暫時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在魚龍境,恐怕是沒有幾個人的武魂,比他更強。”那個大漢的心中暗道。而且,他明顯能夠感受到,林嶽身上的劍意強度,又增長了不少。

    莫非,先前他根本沒有展現出全力?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麼接下來的戰鬥,還是值得繼續期待。

    守關人單手持劍,在半空,畫出一個直徑三丈的劍氣圓圈。八十一道強大的劍氣,在圓圈中快速的轉動,發出陣陣風雷的聲音。

    隨着守關人揮擊出去,劍氣圓圈掀起巨大的風暴,籠罩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谷水劍,猛然向地面一擊,頓時,地面劇烈震動,撕裂開一道長長的溝壑,向守關人延伸過去。

    “御劍。”

    谷水劍穿過溝壑,從地面直衝了起來,形成一片刺骨的寒氣。即便守關人退得極快,卻還是被劍上的寒氣,冰封了半個身體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張若塵向前衝出,手指快速向前一點,打出一道劍波,擊在劍氣圓圈的中心。

    因爲失去守關人的掌控,劍氣圓圈蘊含的力量,自然是下降了許多,遭受劍波的攻擊,在一瞬間就破碎開來。

    擊穿劍氣圓圈,張若塵立即疾馳過去,快速攻向守關人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兩人快速交手,不斷攻出劍法,打得旗鼓相當。

    一連對戰一百三十八招,終究還是守關人技高一籌,一劍擊穿張若塵的護體聖罡,劍尖刺破了心口位置的皮膚,留下一個血點。

    其實,就算守關人繼續刺下去,也奈何不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的心臟中有龍珠守護,足以將守關人的劍,反彈回去。

    守關人卻並不知道這一點,只認爲,剛纔那一劍,他有能力擊穿張若塵的心臟。

    守關人將劍收回,面無表情的道:“第一次闖關失敗,一個時辰後,你有第二次闖關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隨即,守關人向後快速一退,飛躍回石壁,重新化爲一個文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心口位置的血點,無可奈何的一笑,雖然,他有能力防禦住這一劍,卻不可否認,剛纔他的確是敗給了守關人。

    第一重山的第一關,每個月的初一,只有一次闖關機會。

    第三重山的第一關,每個月的初一,卻有三次闖關機會。

    剛纔與守關人交手,張若塵並沒有受太重的傷,僅僅只是消耗了部分真氣。

    反正還有兩次闖關機會,張若塵倒也不急,吞服下一口木靈紅澶,盤坐在地上,運轉功法,開始恢復真氣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分出一道精神力,暗暗戒備那個大漢。

    畢竟,他在兩儀宗還是得罪了不少人,齊霏雨和許長生皆有可能會請動高手來對付他,小心一些,終究是沒有壞處。

    “倒是挺謹慎。”

    那個大漢略微一笑,只是手掌輕輕一擡,旋即就將張若塵的精神力打得倒涌回去,迫退到三丈之外,根本靠近不了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花費一個時辰,張若塵不僅只是將真氣恢復到巔峰狀態,同時也充分利用這段時間,將剛纔的戰鬥重新消化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氣海,他使用劍意之心,將守關人的每一招都分解出來,仔細揣摩其中的精妙,認真尋找其中的破綻。

    看似只是短短一個時辰,張若塵對劍道的理解,卻又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再闖關,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眼中露出銳利的光芒,大步向石壁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的目光,依舊是盯向那一個“天”字,守關人再次從石壁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語言,兩人快速戰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主動發起攻擊,完全就只是見招拆招,不斷觀察守關人出招的方式。

    很快,一百招過去,張若塵依舊顯得從容不迫,並沒有絲毫潰敗的跡象。

    接下來,兩百招,三百招,四百招……

    當張若塵與守關人交手過一千招後,那個站在一旁的大漢,終於有些動容,不禁露出讚許的神情,自言自語道:“短短一個時辰,進步竟然如此巨大,此子的悟性未免太過驚人。如此看來,第三重山的第二關,應該是攔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一直對戰兩千招,張若塵和守關人也沒有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服下木靈紅澶,繼續開始恢復真氣。

    整整花費一個時辰的時間,張若塵再將真氣恢復,重新達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向山頂方向看了一眼,鎖定在那座劍閣的位置,深吸了一口氣,喃喃自語的道:“這一次,應該差不多了吧!”

    就連那個大漢,也頗爲期待起來。

    他很想知道,經歷此次修煉,林嶽的實力,又提升到何等的高度?

    能擊敗守關人嗎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