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看向蓋天嬌,好奇的道:“據我所知,自古以來,劍閣就坐落在太極道的總壇,怎麼會遷到兩儀宗?”

    太極道乃是三道之一,其總壇,位於中域的天台州。

    劍閣,不僅僅只是一座塔那麼簡單,在其內部,有着太極道歷代劍修的傳承,更是收錄有天下最完整的劍法劍譜,一共不知有多少萬冊。

    可以說,劍閣的意義,就是代表着太極道的劍道傳承。

    而太極道的劍道傳承,又是崑崙界第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原因,太極道的總壇,居然甘心讓劍閣流失出去。

    蓋天嬌道:“因爲,有人想要扶持兩儀宗,消弱太極道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只是隨意說出一句,張若塵就立即心領神會。

    能夠左右兩儀宗和太極道的人,整個崑崙界,也就只有一個,那就是第一中央帝國的那位女皇大人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若是太極道和三大支脈宗門兩儀宗、四象宗、八卦宗同氣連枝,那將是一股何等可怕的力量?

    池瑤又怎麼可能會允許這樣一股力量存在?

    八百年前,太極道乃是整個崑崙界最強大的一股勢力,其影響力和實力,甚至比聖明中央帝國和青池中央帝國還要強大一些。

    五百年前,朝廷大軍攻破了太極道的總壇,將當時如日中天的太極道打得元氣大傷,不知有多少聖者隕落在那一戰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太極道憑藉雄厚的底蘊和悠久的傳承,短短數十年就又迅速發展壯大。

    因此池瑤女皇登基之後,先是扶持儒道,制衡太極道。

    隨後,她又使用了一些手段,大力扶持太極道的三大支脈兩儀宗、四象宗、八卦宗,製造總壇和三大支脈之間的矛盾。

    在朝廷的推動下,三大支脈和太極道總壇已經徹底分幫離析,再也不復昔日太極道最鼎盛時期的輝煌。

    至少現在,池瑤女皇纔是崑崙界的主宰,即便是太極道的道主,也要聽從她的號令,輕易不敢違逆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池瑤女皇的手腕還是十分強硬,只用數百年時間,就讓崑崙界最古老、最龐大的勢力俯首稱臣。

    第三重山的頂部,佈置有陣法,可以抵擋住古神山的“勢”。

    蓋天嬌的身份,頗爲特殊。她與張若塵來到陣法的外面,隨即,地面上,就出現一層淡淡的光暈,化爲了一扇門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蓋天嬌走進光門,進入陣法覆蓋的區域,來到一座白石廣場的邊緣。

    白石廣場,十分巨大,長寬都有三千米,即便是容納上萬人,也不會顯得很擁擠。

    地面上,全是鋪着一塊塊一尺厚的花崗石,可以看見有陣法銘紋在石面上流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用盡全身力量,在地面一踩,腳上的力量,瞬間就被陣法化解,化爲一圈圈波紋傳至地底,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蓋天嬌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笑道:“池瑤女皇有法令,太極道總壇、兩儀宗、四象宗、八卦宗,誰能在論劍大會奪得第一,誰就能持有劍閣一百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動容,沒有想到池瑤居然還會玩這麼陰損的招數,道:“據說,劍閣中收錄有天下最全的劍法秘籍,誰能得到劍閣,足以讓這個勢力的實力在一百年內,達到一個驚人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想要獲得劍閣,恐怕三大宗門和總壇,免不了要大打出手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道:“最近的數百年,在此地,已經一連舉行四次論劍大會,兩儀宗都有劍道奇才出世,將總壇、四象宗、八卦宗的爭奪者一次又一次的擊敗,使得劍閣一直留在宗門,從未流失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爲擁有劍閣,兩儀宗經過數百年的發展,現在的實力,已經可以和總壇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這一屆的論劍大會,卻出現了一些變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問道:“什麼變數?”

    蓋天嬌道:“根據兩儀宗談查到的消息,太極道的總壇、四象宗、八卦宗,皆有劍道奇才出世,不僅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,而且,將劍二也修煉到一定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太極道的總壇和三大分支,另外一些宗門和勢力,也有年輕的劍豪出世,名揚天下。比如,萬香城的少主雪無夜,儒道琴宗的歲寒。”

    “往屆的論劍大會,幾乎是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。你也應該知道,在魚龍境,修士對天地聖道的感悟還停留在較低的層次,想要將劍一修煉到大圓滿境界,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。也只是最近數十年,纔是人傑輩出,出現了很多劍道奇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道:“最近五百年,兩儀宗在劍道上的成就,一直都是執牛耳,冠絕整個崑崙界,根本不懼別的勢力的挑戰。我相信,兩儀宗已經做好的準備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搖了搖頭,道:“本來,兩儀宗的確是培養了那麼三個劍道奇才,專門用來應對論劍大會。但是……這三人,現在恐怕是無法勝任捍衛劍閣的艱鉅任務。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這第一人,背叛了兩儀宗。確切的說,他根本不是兩儀宗的人,而是四象宗派遣過來的臥底,故意獲得兩儀宗的信任,利用劍閣的資源,年僅三十六歲,就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的臉上帶有一股強烈怒意和殺意,道:“等到宗門有所察覺的時候,他已經逃回四象宗。據說,此人現在已經將劍二,修煉到一定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四象宗倒是頗爲狡猾,利用兩儀宗的資源來培養弟子,然後,又利用他來與兩儀宗爭奪劍閣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讓我再遇到他,一定親手將他斃殺。”蓋天嬌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那麼第二人呢?”

    蓋天嬌揹着雙手,眺望遠處,道:“第二人,其實你也認識,她就是齊霏雨。兩儀宗爲了培養她,在她還沒有出生的時候,就與齊家花費了巨大的代價,將一顆劍意之心打入她的體內。因此,她剛一出生,就是劍心通明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有如此先天優勢,再加上齊家和兩儀宗的大力培養,按理說,她的劍道修行,本該高歌猛進纔對。

    “卻沒想到,她到現在,也沒有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。讓她代表兩儀宗,去參加論劍大會,豈不是讓天下人嘲笑我們兩儀宗無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皺眉,以他對齊霏雨的瞭解,此女的天賦不低,若是真的有兩儀宗和齊家的大力栽培,不應該只有現在的成就纔對。

    齊霏雨不像是一個庸才。

    當然,齊霏雨也並不平庸,年紀輕輕就達到魚龍第八變,更是將劍一修煉到第八層境界,已經是出類拔萃。

    或許是,衆人對她的期待太高,所以纔會形成這樣的落差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是還有一個天資絕代的蓋天嬌?她被稱爲,兩儀宗十萬年來的第一人傑。若是她出手,應該是可以力纜狂瀾,守護住劍閣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笑着罷了罷手,道:“她不行。雖然,她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,可那已經是她的極限。與那位叛徒比起來,尚還有一些差距,又如何能夠破盡天下劍豪?蓋天嬌的天賦,不在劍道上面。若是比拳掌,恐怕一般的半聖,也會被她打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蓋天嬌看了一眼,笑道:“就算他們三人都不行,不是還有你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頓時,蓋天嬌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我沒有猜錯,你已經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了吧?”

    蓋天嬌立即轉身,向廣場中央的祭臺走了過去,似在掩飾臉上的表情,道:“我的劍道,有很大的破綻,參加論劍大會只會是一敗塗地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的論劍大會,兩儀宗實在是岌岌可危,唯獨只有你,或許纔是一線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閣下會不會太看得起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管看不看得起,你現在都是兩儀宗年輕一代最了不起的劍道奇才。雖然,你出現得太晚了一些,但是隻要兩儀宗全力培養你,以你的悟性,在未來的幾個月,肯定還會有巨大的進步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停下腳步,轉過身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做爲兩儀宗的弟子,難道你就不想爲宗門做一些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排斥論劍大會,而且他也的確是在兩儀宗得到了很多好處,若是真能爲兩儀宗做一些事,他自然是義不容辭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,明帝曾經是兩儀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對兩儀宗,其實還是有一定的歸屬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立即答應下來,道:“等到劍道比武結束,再決定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不屑的道:“既然你都進入魚龍第八變的前十,劍道比武的排位賽,就不用再去參加,全力修煉劍道纔是正事。所謂的排位賽,就算奪得第一名,除了增加一點名氣,還有什麼用處?”

    “若你真想名動天下,還有什麼比在論劍大會嶄露頭角更有影響力?遙想當年,劍帝不就是在論劍大會一舉成名,你莫非不想做第二個劍帝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說的似乎有一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做出決定,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見葬月劍聖,接下來的幾個月,葬月劍聖和九大持劍人將會全力培養你,整個兩儀宗的資源可以隨你使用。”蓋天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廣場中央的那座巨大的祭臺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道:“也就是說,只要我答應,今後幾個月,就能一直待在古神山的第三重山山頂,隨意出入劍閣,瀏覽劍閣中的所有劍法秘籍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又道:“即便是《無字劍譜》,也能讓你翻閱。你要想清楚,這樣的待遇,不是隨時都有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