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若是能夠在劍閣,修煉數個月,當然是所有劍修都夢寐以求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不敢這麼做。

    雖然他現在是魚龍第五變的修爲,開闢出第二條聖脈,可是,體內的聖氣,也最多隻能讓容貌變化維持五天。

    超過五天,就會變回原形。

    劍閣中,不僅有葬月劍聖在守塔,更是有九位持劍人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修爲高深的半聖級劍修,也在劍閣中閉關,提升自己的境界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一連在劍閣待數個月,身份必定是會暴露。

    可是放棄這次機會,對張若塵來說,也是巨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經過深思熟慮,張若塵才道:“我可以答應在論劍大會的時候,代表兩儀宗出戰,也十分期待進入劍閣修煉,但是,我也有一個條件,就是不知你們能不能答應?”

    蓋天嬌的臉上露出喜色,道:“只要你的條件,不是太過無理,我相信劍聖大人,一定會答應下來。當然,在此之前,你也必須要得到葬月劍聖的認可才行。走吧!跟我去拜見葬月劍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回頭,向廣場中心的祭臺看了一眼,才隨蓋天嬌登上白石聖崖,向那一座巍峨的高塔走過去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是想去探查那座祭臺,尋找天地祭臺的秘密。

    仔細想了想,只要他能夠得到葬月劍聖的認可,今後自然會有大把機會,倒也不需要急在一時。

    經過最近一段時間的修煉,張若塵的“無形無相三十六變”又有提升,對氣息、骨肉、武魂的控制,已經達到了極其精妙的程度,只要小心一些,應該是可以瞞過葬月劍聖。

    劍閣,看似是一座塔,實際上卻是一件極其強大的聖器,無論是防禦力,還是攻擊力,遠超常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站在劍閣的下方,即便是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也有一種難以喘息的感覺,那一股古老、神聖、鋒銳的氣息,能夠將半聖都鎮壓得只能躬身前行。

    劍閣第一層的大門打開,從門內,涌出一縷縷白色的煙霧,形成一座霧橋。在那霧橋中,有着一柄柄白色、青色、藍色的劍在飛行,發出“嘩嘩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蓋天嬌向劍閣連拜三次,才徑直穿過白色煙霧,向劍閣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連拜三次,跟在蓋天嬌的身後,走進劍閣的大門。

    剛剛跨過大門,頓時,張若塵眼前的景象一變,竟是來到一座巨大的殿宇裡面。

    殿宇呈四方形,長寬皆是一百丈,立有縱橫十根金色的柱子,將殿宇撐立了起來。地面上,鑲嵌有黃金石板,四周的牆壁卻是白玉一樣的材質。

    殿中,放有一排排書架,書架上擺放有各種劍譜。

    “文心劍法。”

    “清泉劍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既有紙質劍譜,也有丹書鐵卷,還有一些是刻在玉石、龜殼、骨頭上面,文字也是極其古老。

    蓋天嬌看見張若塵震驚的神情,道:“劍閣的第一層,一共有七十二房,其中,三十六房都是存放各種劍法秘籍,還有自古以來列位劍修留下的心得體會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三十六房就頗爲雜亂,有的是用來存放‘天下名劍’,有的是用來存放‘聖意圖’,有的是用來存放可以幫助參悟劍法的寶物,還有一些是留給兩儀宗劍修閉關修煉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,就是清字第一號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殿宇牆壁上看去,只見上面凸起“清一”兩個字。

    “劍閣第一層的空間,會不會太大了一些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若是七十二房,全部都是清字第一號房這麼巨大,那麼,劍閣第一層的空間,未免也太過驚人。

    很顯然,劍閣是一件時空寶物,具有龐大的內空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踏入劍閣的時候,就有所察覺。

    之所以,他要露出疑惑的神情,故意問出來,完全就是想要儘量裝成一個正常人。正常人見到時空寶物,不都應該很驚訝?

    蓋天嬌在前面帶路,道:“劍閣當然不只是一座塔,現在,我們所處的位置,僅僅只是第一層。第二層的空間,比第一層還要龐大數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細心的感受,發現劍閣第一層的時間流速,也與外界有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塔中過去兩天,外界纔過去一天。

    當然,這樣的時間變化,只有張若塵才能察覺到。

    “難怪太極道總壇和三大宗門都想奪取劍閣,僅僅只是劍閣的時間變化,就足以讓一個超級大勢力的實力,在百年內,增強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現在僅僅只是劍閣的第一層,就有兩倍的時間。

    若是劍閣第二層呢?

    第三層呢?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心中的思緒,儘量保持平靜,跟隨蓋天嬌,來到清字第十八號房。

    清字第十八號房,也是一座長寬百丈的殿宇,在正中心的位置,有着一座圓柱形的高臺。

    此刻,一個看上去五十來歲的儒雅男子,盤坐在高臺的頂端,穿着一身紫衫,皮膚極其白皙,使用一個紫金鑄造的道冠將頭上的紫髮束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只是盤坐在上方,就將天地之間的光和熱完全吸了過去,猶如是化爲宇宙的中心,讓殿中的一切變得暗淡失色。

    此人就是東域三大劍聖之一,葬月劍聖。

    “拜見劍聖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和張若塵同時,向葬月半聖一拜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睜開雙目,露出兩顆璀璨的紫色瞳孔,向兩人打量了一眼,隨即便是一笑,道:“無需多禮,先坐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和張若塵分於左右,在兩個蒲團上面,盤坐下來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張若塵才擡起頭,向上方的葬月劍聖看了一眼,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道臺的上方,並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團氣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真身,並不在此地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目光,猶如兩道利劍,注視在張若塵的身上,笑道:“林嶽,本座聽說過你,你在加冕儀式上得到了三道祖師劍意,今日一見,果然是相當了不起的天之驕子。難怪,就連太一祖師,也對你讚賞有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道:“晚輩愧不敢當。”

    “太過謙虛的人,做不了劍修。劍修需要的是一股一往無前的銳氣,只有如此,才能擊破世間一切孽障。”葬月劍聖道。

    蓋天嬌向葬月劍聖拱手,問道:“師尊,你看林嶽師弟,能不能擔當大任?”

    “已經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,以本座看來,他就是爲劍而生的人傑。”葬月劍聖的臉上,依舊掛着笑容。

    爲劍而生的人傑!

    蓋天嬌微微一驚,萬萬沒想到葬月劍聖對林嶽的評價竟是如此高。僅僅只是這麼一句評價,若是傳出去,就足以讓林嶽名震東域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雙眼,猶如星辰一樣的明亮,道:“林嶽,你可願拜本座爲師,代表兩儀宗,參加論劍大會?”

    若是能夠拜葬月劍聖爲師,今後在兩儀宗,自然是可以橫着走,誰敢不給葬月劍聖面子?

    關鍵在於,劍聖收徒都是極其慎重,會考慮很多方面的因素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僅僅只是見了張若塵一面,就決定收徒,實在是相當罕見的事。就連蓋天嬌也是相當詫異,實在是有些不明白葬月劍聖爲何要這麼做?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頗爲吃驚,不過,他還是立即站起身來,向葬月劍聖躬身一拜,道:“多謝前輩的厚愛,只是晚輩已經有師尊,恐怕是不能拜前輩爲師。但是,晚輩身爲兩儀宗的弟子,自然是願意代表宗門參加論劍大會,到時候,一定會全力以赴,捍衛劍閣。”

    一個修士,從弱小到強大,不可能只拜一個師尊。

    拜師是爲了學習。

    只有集百家之長,參悟各派武學,才能在聖道走得更遠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已經拜璇璣劍聖爲師,而璇璣劍聖又與葬月劍聖齊名。若是,張若塵又拜葬月劍聖爲師,其實是對璇璣劍聖不敬。

    一個弟子,如果這麼做,豈不是在說,璇璣劍聖的實力不如葬月劍聖?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現在是“林嶽”的身份,外人並不知道他拜了璇璣劍聖爲師,可是他自己,卻絕對不會做出對師尊不敬的事。

    除非,張若塵要拜的兩位師尊,實力相差極大。又或者,兩位師尊是在不同的領域,有着超凡的造詣。

    只有這樣,修士拜不同的師尊,纔不會被世人詬病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眼睛一眯,顯然是沒有料到,林嶽居然會放棄拜一位劍聖爲師的機會,不禁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其實,若不是太一祖師親自出面,葬月劍聖也是不會如此輕易收徒。

    “本座知道你是紫霞半聖的弟子,可是,你應該明白,若是紫霞半聖知道你拜了本座爲師,只會爲你高興,絕不可能埋怨你。”葬月劍聖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在我的修爲沒有超過師尊之前,絕不會拜第二位師尊。”

    既然林嶽拒絕,葬月劍聖也就不再強求,道:“也罷!你心中有自己的堅持,是一件好事,劍修本就應該有這樣的一股執着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