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蓋天嬌從後面追了上來,看到站在祭臺下方的張若塵,頓時,露出好奇的神情,於是問道:“林嶽師弟,你在做什麼?”

    精神力如同潮水一般,快速涌回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放在祭臺上面的手,轉過身,向蓋天嬌看了一眼,笑道:“沒什麼,我就是突然有些好奇,這一座玉石祭臺是自古就在古神山,還是後來建造?”

    蓋天嬌倒也沒有多想,道:“這一座祭臺,是用於論劍大會的祭天儀式,五百年前修建,當時也是耗費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。即便是現在,每年也要花費數百萬枚靈晶,用來維持祭臺下方的陣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挑,試探性的問道:“只是維持陣法,每年需要耗費那麼多靈晶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清楚,反正古神山中的確是隱藏有極多祕密,其中一些禁地,就算是我闖進去,也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的目光中,露出疑惑的神色,道:“林嶽師弟,你爲何對玉石祭臺這麼上心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蓋天嬌已經開始懷疑,於是,打消立即進入祭臺底部探查的念頭,連忙道:“就是頗爲好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告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蓋天嬌一拱手,隨後,便不再停留,離開了古神山。

    蓋天嬌盯着那遠去的背影,仔細的看了看,隨後,她又重新返回劍閣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依舊盤坐在上方,看到蓋天嬌,道:“已經將他送走?”

    蓋天嬌點了點頭,神情頗爲凝重,道:“師尊,我覺得林嶽有一些問題,他好像隱瞞了很多東西,我們如此信任他真的是一件好事?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笑了笑,道:“對於林嶽,你就不需操心。他是太一祖師欽點的人,你就算信不過他,也應該信得過太一祖師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略微鬆了一口氣,道:“既然是祖師欽點的人,那我就放心了!不過,我們將所有希望,全部寄託在他一個人的身上,會不會太過冒險?”

    “他的悟性和資質,的確是極高,若是在劍閣中修煉,還是有一絲機會,修煉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放任他在外面修煉,我擔心九月初九的時候,他連劍二的第一層境界也達不到。”

    不僅是蓋天嬌很是擔心,其實,葬月劍聖也對林嶽沒有太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劍二比劍一難許多,僅僅只是入門的第一層境界“陰陽交替”,就足以將很多劍豪難住,參悟十年,二十年,也未必能夠跨過那一道坎。

    蓋天嬌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щшш ●т tκa n ●C〇

    她早就已經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,可是卻一直沒有跨入劍二的門檻,怎麼也悟不到“陰陽交替”的境界。

    雖然與她自身的體質有很大的關係,卻也說明,對於魚龍境的修士來說,劍二是相當難修煉。即便是入門,也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沉思了片刻,道:“既然如此,接下來的幾個月,就由你去督促他,不能讓他太過懈怠。只要他能夠在九月初九,達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我們也就還有一線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領命。”蓋天嬌道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從那暗青色的天盡頭,飛來一枚光符,如同流星一般,穿透古神山的雲霧,圍繞劍閣盤旋了起來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嘴裏,發出一聲輕咦,立即伸出一隻手,向虛空一抓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手中,出現一塊玉質的符籙。

    看完符籙上的內容,葬月劍聖笑了笑,道:“今年的論劍大會,真是越來越熱鬧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問道:“師尊,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道:“璇璣劍聖向九幽劍聖下了戰書,據說,是要爲弟子討公道,於九月初九,在劍閣,一決生死,讓老夫做一個公證人。”

    “兩位劍聖竟然要決出生死?”蓋天嬌相當驚異。

    整個東域的修士都知曉,九幽劍聖殺死了璇璣劍聖的弟子張若塵,那件事,在數個月前,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璇璣劍聖是一個相當護短的人,絕不會就此善罷甘休。

    如今,璇璣劍聖終於有所行動。一位劍聖發出生死戰書,那麼,也就一定是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會應戰嗎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天外,又有一道光符飛來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將那光符收取,查看了一眼,眉頭略微皺起,嘆道:“九幽劍聖應戰了!兩位劍聖生死決戰,必定會吸引整個東域各方勢力的目光,到時候,趕來兩儀宗的修士肯定會更多,希望不要出什麼意外才好。”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葬月劍聖收到光符,就在這一夜,兩大劍聖生死決戰的消息,傳遍了東域各大宗門和聖者門閥,頓時,讓這片大地都震動起來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纔剛剛返回紫霞靈山,自然是不知道璇璣劍聖向九幽劍聖下戰書的消息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。

    小黑從夜幕中飛竄了出來,落到籬笆牆的上方,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,在黑暗中,散發出明亮的光彩。

    它問道:“怎麼樣?在古神山的第三重山,有沒有發現天地祭臺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沒有發現天地祭臺,但是,卻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。只不過,劍閣中高手極多,我有些分身乏術,無法親自去探查。下一次,你與我一起去劍閣,一定要將天地祭臺的力量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天空,一片漆黑的雲,浩浩蕩蕩的涌來,遮住了明月,使整個天地變得相當沉悶。

    在那雲中,散發出悶雷的聲音,讓天地靈氣發出細微的震盪。

    可以預想,一場傾盆大雨,就要來臨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我在古神山的這幾天,齊霏雨有沒有什麼異常表現?”

    “你在古神山的這幾天,那個丫頭也一直守在古神山下。本皇都有些懷疑,她是不是真的看上了你?”小黑打了一個哈欠,慵懶的說道。

    旋即,小黑又道:“不過,你下山後,她就立即離開。讓本皇奇怪的是,她並不是回玉清宮,而是離開了兩儀宗。”

    “離開了兩儀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不斷變化,驀地,像是想到了什麼,道:“有問題……小黑,你要跟上她,應該沒問題吧?”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笑,道:“本皇早就以祕法,收集了她身上的一道氣息,只要是在萬里之內,本皇聞着味,就能將她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們追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一張金屬面具取出來,戴在臉上,隨後便施展出身法,向兩儀宗的山門外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齊霏雨走出兩儀宗的山門,婀娜的嬌軀,就化爲一團血霧,衝進了叢林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片刻後,天空果然是電閃雷鳴,降下瓢潑般的大雨。

    墜神山脈中,一座座高峯就如同是撐天的柱子,散發出巍峨磅礴的氣勢。特別是雷雨天氣,住在莽荒中的強大蠻獸,紛紛從巢穴中走出來,吸收雷電的力量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山峯的下方,有着一個深不見底的瘴氣毒谷,谷中衝出一頭身軀長達兩百多米的巨獸,是一頭蜈蚣,全身漆黑,唯獨只有兩顆眼球散發出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巨大的蜈蚣,圍繞山峯盤旋而上,一直衝到山峯的頂部,才張開嘴一吸,將雲中的數十道閃電全部吸入身體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突然,巨大的蜈蚣身體一縮,化爲一個長有八手八足的男子,落到了山峯頂部的地面。

    山峯頂部,有着一座青灰色的古老道觀,道觀大門外,立有一塊斷碑,上面刻有三個字,“無生觀”。

    除了那個八手八足的男子,道觀外,還有一個背上長着一對青色羽翼年輕女子,在她的眉心,有一個火焰一樣的印記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披有一件青色的羽衣,每根羽毛都像是金屬鑄煉而成,極其尖銳。

    “來了!”

    八手八足的男子和長有青色羽翼的女子,就站在雨中,分立在道觀的左右兩側,向雨幕中望去。

    一團血霧,從林中飛了出來,散發出異常芬芳的香味。

    血霧在飛行的時候,逐漸凝聚成一個身材曼妙的絕美女子,穿着一身道袍,輕盈的落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拜見聖女。”

    道觀外的一男一女,同時向齊霏雨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道觀的木門打開,從門中,走出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。他雙眉濃黑,五官硬朗,穿着一身樸素的青色衣衫,撐着一把油紙傘,向雨幕中的齊霏雨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煮好了一壺你最愛的沁龍茶,等你多時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將油紙傘,撐到了齊霏雨的頭頂,幫她遮住了雨,又有自己的身體幫她擋住了風。

    他擡起頭,看向天空的雷電,道:“今夜風雨來的太急了一些,我們進道觀再慢慢細談。蜈八,雀九,你們便在外面守着,千萬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和齊霏雨走進無生道,相對盤膝而坐,兩人之間的火爐上面,煮有一壺茶。

    茶水,發出咕嚕嚕的聲音,散發出來的清香,瀰漫在整個道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