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雀九逃得快,張若塵追得更快,揮劍向她的背部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呲呲!”

    金蛇聖劍與雀九的左邊羽翼碰撞在一起,冒出一大片火花,發出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音。

    雀九的防禦力很強,卻又如何擋得住聖劍?

    最終,金蛇聖劍擊穿了羽毛,將左邊羽翼斬斷尺長的一截,灑落下緋紅的鮮血。

    羽翼被斬斷,雀九感受背部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,嘴裏發出沉悶的聲音,急速向遠處退逃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身法速度施展到極致,快速追擊上去,沉聲道:“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金蛇聖劍就像是一條金色的毒蛇,如影隨形的追在雀九的後面,擊向她的背心。

    雀九緊咬牙齒,緊張到極點,拼命向前衝,只要她的速度慢一絲,就肯定會被殺死。

    “我來會一會你。”

    蜈八的八隻腳,呈現出黑色骨骼的形態,每一隻都長達七米,將他的身體撐了起來,快速衝了出去,將張若塵給攔下。

    他的八隻手,無比鋒利,如同是八根尖銳的長矛。那矛尖,散發出綠色光芒,顯然是具有極強的毒性。

    八隻手就像是風車一樣,快速狂攻,有的直刺了過去,擊向張若塵的胸口;有的向下一劈,擊向張若塵的頭頂;有的橫掃了出去,斬向張若塵的雙腿……

    蜈八的每一根手臂蘊含的力量,都堪比魚龍第九變的修士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像是同時和八位魚龍第九變高手交鋒,自然是相當吃力,一步步向後退,化解那一股壓力。

    雖然被蜈八壓制得落入下方,可是,張若塵後退的步法,卻顯得穩而不亂。

    蜈八的八條手臂,全部都刻有銘紋,形成一層黑色的光,即便是金蛇聖劍劈斬在上面,也只是讓黑光顫動一下,根本無法將其斬斷。

    蜈八大笑了一聲:“能夠跟八爺戰這麼久的人,絕不是無名之輩,你到底是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出劍,一邊後退,道:“要不我們來相互猜一猜,或許,我已經猜出你們的來歷。”

    “說說看?”蜈八道。

    “據說,拜月魔教分九宮,其中一宮,叫做萬獸宮。萬獸宮的這一輩,一共培養有三十六位護宮獸將,全部都是神獸後裔。青風雀排在第九,千足雷蚣排在第八。我說得沒錯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蜈八的聲音,極其響亮,笑道:“既然你知道八爺的名頭,還不立即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,恐怕是奈何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快速轉身,將流星隱身衣的力量激發出來,以超越蜈八一倍的速度,向遠處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斬斷了我的一截羽翼,就像一走了之?”

    突然,地面上,出現一個巨大的“鳥”形陰影,將張若塵的身體覆蓋。

    正是化爲青風雀本體的雀九,她飛在張若塵的上方,再次攔住張若塵的去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身後,黑色的毒霧涌了起來,將地面不斷腐蝕,凡是樹木和花草沾上毒霧,瞬間就會枯萎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們是拜月神教的人,你還想活着離開?”

    那毒霧中,有着一條巨大的黑色蜈蚣。

    它快速爬行,身上長有一千條鋒利的鋼足,在地面上劃過,即便是巨石也如同變成豆腐,瞬間就會被割開。

    青風雀和千足蜈蚣都是神獸後裔,身軀巨大,修爲深厚,乃是大荒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同時遭受兩位獸將的合擊,即便是張若塵擁有流星隱身衣,速度驚人,此刻也是險象環生。

    雀九的嘴裏,吐出一件被火焰包裹起來的聖器,形狀像是一個月牙,快速的旋轉,從張若塵的腹部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流星隱身衣的防禦力極強,將大部分的攻擊力都化解,即便如此,張若塵還是感覺到腹部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,受了一些內傷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冷色,立即調動劍意的力量,雙手握住劍柄,金蛇聖劍上散發出刺目的劍光。

    霎時間,以張若塵的身體爲中心,空氣中,出現數百柄氣劍,全部都是劍柄朝下,劍尖朝上。

    “劍一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上刺出一劍,擊向上方的青風雀。

    “咻”的一聲,金蛇聖劍與數百柄氣劍合在一起,化爲一道光柱,從地上升起,直衝天穹。

    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劍氣波動,青風雀收回月牙形狀的聖器,全力開始防禦。

    須知,張若塵已經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,威力達到極點,又豈是一件聖器就能擋得住?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劍氣光柱擊穿青風雀的身軀,留下一個巨大的血窟窿,直衝向天空,飛到雲層的上方。

    青風雀遭受重創,墜落在一處密林中,發出了一聲悲慘的叫聲。

    山頂的道觀中,那個青衣男子眼中露出一個異樣的神情,嘴角一勾,“竟是一個劍豪,這下子才真的是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已經站在道觀外的懸崖邊,目光望向張若塵遁走的方向,一隻手掌打了出去,在天穹,凝聚出一隻魔氣森森的大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踩金色聖劍,正在御劍,急速向遠處飛行,突然,感覺到頭頂上方,傳來一股讓人窒息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擡頭看去,只見,就在上方,出現了一隻數十米長的黑色魔手,手指足以柱子那麼巨大,從雲中探出來,散發出無比冰冷的寒氣。

    在那魔手的鎮壓之下,張若塵只感覺全身都被凍得麻木,體內的真氣,如同是要凝固,根本就無法運轉。

    “青天魔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沉到谷底,除非施展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要不然,以他現在的修爲,根本不可能擋得住這一擊。

    莫非他是魔教的魔子?

    除了魔子,張若塵想不到還有什麼人,具有如此強橫的實力。

    絕不能暴露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張若塵緊咬牙齒,開始全力運轉體內的聖氣,注入金蛇聖劍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劍意,再次散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劍法不錯,只可惜修爲太低。”

    百里外,青衣男子輕輕的搖頭,根本不相信張若塵能夠破得開他的青天魔手。除非,他能施展出劍二。

    眼看張若塵就要被青天魔手擒住,突然,張若塵雙臂朝下,一劍刺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頓時,金蛇聖劍破開了青天魔手的禁錮,張若塵向地面俯衝了下去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的眼睛一眯,在他的瞳孔伸出,散發出一道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竟然還能這樣?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修爲,即便是施展出劍一,也不可能破開青天魔手。但是,施展出劍一,他卻能破開那股禁錮的力量,要遁走,卻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也沒有想過,要與青天魔手正面碰撞。

    “給我鎮壓。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加大了力量,使青天魔手追在張若塵的身後,急速向地面拍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青天魔手落下,立即在地面,留下一個長達三十丈的巨大手印,強大的魔氣向四周涌了出去,將方圓十里夷爲平地。

    蜈八與受了重傷的雀九,立即趕到手印大坑的邊緣,開始尋找張若塵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遭受神子大人的一擊,那人肯定已經灰飛煙滅。”蜈八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雀九的手,捂着血淋淋的胸口,臉色十分蒼白,雙瞳中射出兩根光柱,全力尋找張若塵的屍體。

    剛纔,她在張若塵的手中吃了大虧,因此知道張若塵不是一個簡單人物,不找到他的屍體,就一定不能掉以輕心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此刻就半蹲在掌印大坑的中心,只是他將流星隱身衣的隱身力量激發出來,將身上的氣息完全掩蓋,所以,蜈八和雀九才發現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拜月魔教的魔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傷得極重,單膝跪地,雙手按在地面,全身的皮膚都裂出血紋,身體如同變成了陶瓷一樣。只需要一股外力,觸碰在他的身上,他的身體就會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幸好,流星隱身衣將大部分力量擋住,同時體內的龍珠又將他的身體守護,因此,纔將青天魔手擋下來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現在已經步了許長生的後塵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的身體,就像是完全沒有重量,飛在半空,站在離地十丈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蜈八立即躬身行禮,道:“拜見神子大人,那人應該已經被你的掌印,打得灰飛煙滅,就連骨頭也找不到一根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Wωω ◆ⓣⓣⓚⓐⓝ ◆c ○

    青衣男子的目光,向下望去,盯着手掌大坑的中心,淡淡一笑:“我怎麼看見,他就在你們的面前?”

    蜈八和雀九都是一怔,順着青衣男子的目光望過去,卻根本看不見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“厲害,不愧是拜月魔教的魔子,你應該是修煉成了青天魔眼吧?”張若塵乾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被發現,也就沒有必須繼續隱藏。

    掌印大坑中心,張若塵的身形,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蜈八和雀九皆是露出震驚的神情,對方就站在他們的面前,他們卻毫無察覺。

    如此詭異的手段,實在是讓人驚駭莫名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盯向大坑中的張若塵,露出一個欣賞的眼神,笑道:“你若是沒有受重傷,我未必能夠發現你。你的劍道和精神力,都是出類拔萃,怎麼樣,想不想來拜月神教做一番大事業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,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先將我打成重傷,又來拉攏我,這種‘打一巴掌,又給一顆糖’的手段,就想將我收服。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吧?”

    青衣男子站在半空,顯得風輕雲淡,道:“你的性命,就掌握在我的手中,只要我的手指輕輕的落下,就能將你按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嘆了一聲:“明明可以選擇活路,爲何卻要選擇死路呢?”

    “想要殺我,真的那麼容易?恐怕有人不會同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東邊的叢林,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也順着張若塵的目光望去,只見,那林中,走出一個穿着道袍的大漢。

    大漢的目光炯炯有神,龍行虎步,全身散發出熾熱的氣息,猶如一輪烈日從地平線上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歐陽桓,你想要在兩儀宗的地盤上殺人,是不是得先經過我的同意?”

    蓋天嬌揹着雙手,全身都燃燒起來,散發出來的火光,將方圓百里的黑暗驅散了出去,就連地面和天空的雨水也被蒸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