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青衣男子正是拜月魔教的魔子,名叫歐陽桓。

    魔子在教中,具有極高的地位,即便是以歐陽桓現在魚龍第九變的修爲,就能與魔教聖者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甚至,他掌控的一些權力,更在聖者之上。

    歐陽桓向蓋天嬌瞥了一眼,那平靜的眼中,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,道:“先天極陽體,蓋天嬌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和歐陽桓以前從未謀面,可是,卻都在第一時間將對方認出來。只有最頂級的高手,纔有這樣精準的判斷力。

    幾乎是同一時間,蜈八和雀九各自取出一件聖器,託在手掌心,警惕的盯向那個從林中走出的大漢。

    聖器的聖力,就像是潮水一樣洶涌的散發出來,形成一圈圈強橫的能量漣漪。很顯然,兩位護宮獸將已經做到準備,隨時都可能會出手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魔教內部,也是經常提到“蓋天嬌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的人物出現,任何人都不敢掉以輕心。

    “老子聽說蓋天嬌是一個絕色美女,本來還相當期待見上一面,卻沒想到,傳說中的美人,竟然長成這個樣子?”蜈八仰着脖子,朗聲大笑。

    蓋天嬌的兩顆眼球燃燒起赤紅色的火焰,向蜈八盯去,聲音充滿殺氣,道:“我覺得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那股懾人的殺氣,蜈八情不自禁的顫慄了一下,立即收起笑容,臉色變得有些蒼白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蜈八被蓋天嬌嚇住,實在是因爲蓋天嬌聲音中蘊含的力量太強大,落在蜈八的耳中,每個字都像是震天動地的鼓聲。

    只是一句話,蓋天嬌就已經將蜈八震成了輕傷。

    盤坐在掌印大坑中的張若塵,也是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他……不,她就是蓋天嬌?

    眼前的這個大漢,身軀高大,骨骼比常人都要粗壯三倍,全身皮膚猶如鋼鐵,每一條筋都像是一條虯龍纏繞在身上。

    如此陽剛、強壯、威猛的一個人,怎麼可能是傳說中兩儀宗的第一美女?

    果然,傳說不能全信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,若是先天至陽體,真的是一個嬌滴滴的美人,估計纔是更加讓人難以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倒是聽說過一件事,蓋天嬌最大的禁忌,就是有人敢說她不夠美。

    蜈八顯然是犯了蓋天嬌的忌諱,以她的狂暴脾氣,豈能饒得了他?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還在思索蓋天嬌會不會收拾蜈八的時候,突然,地面顫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見,蓋天嬌大步向蜈八衝過去,每跨出一步,地面都會跟着晃動。與此同時,她身上的烈焰氣息,也在不斷變得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當她衝到蜈八面前的時候,全身散發出來的溫度,將蜈八腳下的泥土都融化,化爲赤紅色的岩漿液滴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極陽之氣。”

    蜈八的臉色狂變,立即將那件巨斧形狀的聖器打了出去,擊向蓋天嬌。

    巨斧的表面,涌出一道道銘紋,散發出紫黑色的光芒,變得足有十多米長,就如同是蘊含有開天闢地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以蜈八的修爲,加上破軍斧的聖力,爆發出來的力量,足以將一座山嶽劈成兩半。這股力量,若是落在人的身上,可想而知會是什麼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但是,蓋天嬌面對聖器級別的破軍斧,卻沒有絲毫畏懼,反而,她的眼中,還露出一絲不屑。

    她的手掌拍了出去,將破軍斧散發出來的聖力打得震盪,手掌上的力量,竟然壓過聖力,將破軍斧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破軍斧墜落到百里外,砸進一條大河,那聖器上蘊含的強大力量,竟然將百米寬的大河都劈得短暫斷流。

    蓋天嬌的掌力,並沒有因爲一件聖器就有消減,反而變得更加兇猛。

    手掌還沒有落到蜈八的身上,掌心釋放出來的陽剛之氣,就讓蜈八的身體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若是手掌拍落下去,即便蜈八具有強大的蠻獸體質,估計也要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“青天魔手。”

    歐陽桓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,魔教的護宮獸將被蓋天嬌殺死。他快速向地面落去,站到蜈八的身前,擡臂向前一擊,頓時,再見前方凝聚出一隻黑色的魔氣大手。

    “早就想領教魔教的絕技青天魔手到底有多強?”

    蓋天嬌十分強勢的向前擊出,直接與青天魔手正面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隻是具有極陽和極剛力量的火焰手掌,另一隻卻是具有冰寒和吞噬力量的魔手,兩股力量都強大到極點,將整個天地分成一半紅色和一半黑色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。

    兩股力量對衝,蓋天嬌和歐陽桓之間的地面,竟然裂開一道縫隙,不斷擴大,半米、一米、兩米……

    那一條地裂,快速分開,寬度一直擴增到十三米左右,向左右延伸出數十里遠,形成一條巨大的溝壑。

    整個大地都像是被撕裂開。

    極陽之氣和魔氣猛烈衝撞了一下,蓋天嬌和歐陽桓各自向後退了三步,剎那間,兩人都向前衝出去,再次交手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蜈八和雀九的修爲,竟然也有些看不清蓋天嬌和歐陽桓的招式,只能看見兩道人影在快速碰撞,爆發出振聾發聵的戰鬥聲音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,很快就戰到遠處。

    就在蜈八和雀九鬆了一口氣的時候,突然,遠處傳來一聲巨響,地面也是劇烈震動。

    只見,就在視線的盡頭,無生道觀所在的那一座高聳的山峰,竟是被一隻包裹着火焰的巨大拳頭,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碎裂的山體,有一部分被烈焰烤得熔化,滴落下金色的岩漿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真的是魚龍第九變修士之間的戰鬥?”雀九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蜈八的眼中露出懼色,道:“先天極陽體果然是名不虛傳,早知道,顯然就不該去招惹她。”

    神子和蓋天嬌的修爲,簡直已經達到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高度,即便是和半聖交手,也未必會落入下方。

    魚龍第九變的修士與他們過招,完全就是在尋死。

    經過剛纔的調養,張若塵已經將傷勢暫時壓制下去,緩緩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他向遠處那座倒塌的山峰盯了一眼,也是相當吃驚,暗道:“這二人,纔是半聖之下,最頂尖的強者。以我現在的修爲,還遠遠比不上他們。不過,我很快就會追上他們的步伐。”

    蜈八和雀九就站在掌印大坑的邊緣,即便是在觀戰的時候,他們也分出一部分精神力關注張若塵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這麼快就壓制住傷勢,他們自然是頗爲驚訝。

    “承受神子大人的一招青天魔手,居然還能這麼快站起身來,你的實力,真的是相當不錯。”雀九笑道。

    蜈八冷笑一聲,臉上露出殘忍的神色,道:“既然蓋天嬌出手救你,由此說明,你這個小子,必定也是兩儀宗的天之驕子。若是將你殺死,也不知兩儀宗的那些老傢伙會不會氣得跳腳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蒼白,顯得頗爲虛弱,可是,那一雙眼睛已經相當銳利,面不改色的笑道:“此地距離兩儀宗並不遠,蓋天嬌和歐陽桓的戰鬥,很快就會將半聖,甚至聖者引過來。若我是你們,肯定立即落荒而逃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將你擒住,就算是兩儀宗的聖者駕臨,我們也能與他談條件。”雀九冷笑道。

    雀九在張若塵的手中,一連吃了數次虧,因此,心中充滿恨意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雀九擡起一條手臂,從手臂骨骼中,長出四十二根尖銳的骨刺,纏繞在一起,猶如利爪一樣,刺向張若塵全身的四十二處關節和經脈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重傷的狀態,自然是擋不住雀九的任何一擊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顯得相當平靜,眼神中,反而露出淡淡的笑意,向雀九身後的方向望去,“小黑,還不快出手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一聲低沉的貓叫。

    隨即,一道黑色的影子,從背後,快速向雀九的衝了過去,落到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等到雀九有所察覺的時候,三根鋒利的爪子,已經從她的脖頸位置割了過去,留下三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什麼……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雀九的眼睛睜大,全身痙攣了一下,體內的真氣,不受她的控制,向頸部涌去。

    頓時,三道血痕中,涌出大量鮮血,片刻間就將她全身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不好。

    蜈八也是臉色一變,衝到雀九的面前,伸出四隻手,將她的頸部護了起來。另外四隻手,卻是呈防禦的姿態。

    四隻手的手掌心,不斷釋放出聖氣,想要護住雀九頸部的血脈和經脈。

    即便蜈八將聖氣源源不斷輸出,卻沒有任何用處,雀九的身體快速變得冰冷,鮮血越涌越多,最後完全失去生機。

    蜈八將雀九的屍體放下,向掌印大坑中看了過去,卻發現原本站在那裡的張若塵,已經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“可惡,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蜈八怒吼一聲,隨即,身體膨脹起來,化爲一條兩百多米長的黑色蜈蚣,順着空氣中殘留的氣息,快速追了上。

    此刻,小黑的身軀變得小山那麼巨大,背上長出一對黑色羽翼,揹着受了重傷的張若塵,急速向兩儀宗的山門趕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