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怎麼樣?本皇出手,不僅幫你殺死一位強敵,還救了你的性命,是不是很有強者風範?」洶笑道。?

    「雀九已經受了重傷,要不然,以她的修為,怎麼會被你一招致命?」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洶的背上,向後方望去,只見數十裡外,一條兩百多米長的傾蜈蚣,全身湧出黑色的毒霧,正急追上來。

    只不過,洶的飛行度,比要傾蜈蚣快許多,很快就將它遠遠的甩開。

    「蜈八的實力在雀九之上,度卻差了一些,倒是不足為懼。」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送了一口氣的時候,突然,天穹上空,出現一片赤紅色的雲朵。從那雲中,響起一聲龍吟,隨後,竟然飛出一隻七階蠻獸級別的赤火翼龍。

    那隻赤火翼龍,還是幼年時期,遠遠無法和真正的七階蠻獸相比。

    但是,它的身軀卻依舊十分巨大,像是一座赤紅色的小山,展開一雙長滿鱗片的龍翼,俯衝下去,追到張若塵和洶的上方。

    龍翼扇動,形成巨大的風勁,出嗚嗚的颶風聲音。

    「魔教的那位撓,居然養了一條龍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緊鎖,雙手將雷珠捧住,開始調動精神力。雖然,他的肉身受了重傷,卻依舊還能使用精神力攻擊。

    「區區一條赤火翼龍,就讓本皇來陪它好好的玩一玩。」

    洶的修為,明顯不如赤火翼龍,反而卻相當興奮。

    洶主動向赤火翼龍起攻擊,嘴裡吐出一顆黑色的電球,擊在它的頭頂,將龍眼旁邊的一塊龍鱗打落下來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赤火翼龍大吼一聲,十分惱怒,雙目瞪向洶。

    區區一隻肥貓,居然敢挑釁高貴的龍族?

    它活膩了不成?

    「血脈不純的翼龍,也敢在本皇免得叫囂,信不信本皇活吃了你?」

    洶豎起兩隻毛茸茸的耳朵,露出兩顆鋒利牙齒,比赤火翼龍還要囂張的樣子。

    赤火翼龍被激怒,吐出一口火焰,化為一片赤紅色的烈焰瀑布,從天空傾瀉了下來。

    洶全身散出烏光,度又增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「雷電領域。」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掌控下,雷珠中,散出一道道紫色電光,形成球形的雷電領域,將他和洶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撞擊在烈焰瀑布上面,穿了過去,急飛向天邊。

    赤火翼龍追到距離兩儀宗只有千里的位置,聽到歐陽桓的傳音,才停止追擊,立即掉頭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「若是,本皇的修為恢復,一東它擒下,烤了吃龍肉。」洶看著飛走的赤火翼龍,有些失望,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今晚,鬧出這麼大的動靜,肯定已經驚動兩儀宗的半聖。我們還是心一些,眷回宗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落到地面,穿上流星隱身衣,帶著洶,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兩儀宗,重新回到紫霞靈山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剛剛走進他居住的瀉,就見蓋天嬌從屋內走出。

    她的一雙眼眸,炯炯有神的盯著戴有面具的張若塵,道:「你回來得太慢了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從容不迫,將臉上的面具摘下,微微一笑:「既然被大師姐現,也就沒什麼好隱瞞,林岳多謝大師姐的救命之恩。」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蓋天嬌的手掌心湧出赤色的火焰,向張若塵纏繞過去,冷聲道:「從來沒有聽說過你在精神力上面,有如此高的造詣。四十四階的雷電系精神力大師,真是讓我都有些刮目相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蓋天嬌肯定已經開始懷疑他的身份,不過,卻依舊顯得相當平靜,道:「誰都會有底牌,我自然不會將自己的手段全部都顯露出來。莫非大師姐連這也要管?」

    蓋天嬌的眼睛一眯,道:「今晚,你為何會離開宗門?你又是怎麼惹到拜月魔教的人?」

    張若塵與她對視,道:「大師姐又為何會離開宗門?又怎麼會出現那裡?你是什麼原因,我就是什麼原因。」

    蓋天嬌見張若塵的眼神沒有一絲異色,頓時眉頭一皺,將手上的火焰收斂回去,道:「許長生在調查齊霏雨,我追尋他留下的記號,才找到那裡。你呢?」

    張若塵背著雙手,道:「我也是追著齊霏雨,找到那裡。我到的時候,許師兄已經被魔教的人殺死。他們想要殺人滅口,所以,才會對我出手。」

    蓋天嬌的雙目一瞪,道:「你看見齊霏雨與魔教的人接觸?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曳,道:「我沒有看見。」

    又補了一句,他道:「或許,我到的時候,她已經離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沒有親眼看見齊霏雨,不過,他和蓋天嬌都是追著她,才現拜月魔教的修士,就肯定不是一個巧合。

    蓋天嬌臉上的神色,不斷變換,顯然是在思索極其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才重新盯向張若塵,道:「今晚的事,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。懂嗎?」

    「為何?萬一齊霏雨真的是魔教的姦細呢?」張若塵頗為不解。

    蓋天嬌冷哼一聲:「你懂什麼?在沒有確切證據的情況下,誰提這句話,誰就會死。齊霏雨是什麼人?她是齊家的繼承人,你說她是魔教中人,豈不是在說整個齊家也是魔教的勢力?」

    「齊家是中古世家,又與兩儀宗有著密切的關係。你知道齊家在兩儀宗有多大的能量?你知道兩儀宗有多少位半聖、聖者是齊家的人?」

    「杏,想要活命,就最好閉上你的嘴巴⊥你這樣沒有背景的人,沒有成為半聖之前,即便天賦再高,齊家要殺你,也是輕而易舉的事。」

    說完后,蓋天嬌就徑直離開,向古神山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這件事,無論如何,他都得先稟告葬月劍聖。

    至於林岳,其實,蓋天嬌並沒有太過懷疑他。先,林岳是太一祖師研的人,以太一祖師的修為和識人能力,應該是不會看走眼。

    其次,林岳和魔教是敵對的關係,若不是她及時趕到,說不定林岳已經被殺死。

    「齊霏雨在兩儀宗,居然有如此龐大的能量。」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深深的憂色。

    原本張若塵以為掌握有齊霏雨的把柄,就能將她牽制住。

    聽到蓋天嬌的一番話,張若塵才意識到以前太過天真。齊家在兩儀宗的勢力太龐大,齊霏雨若是真心想要對付他,只需要隨便使用一些手段,就能讓他永遠的消失。

    以前,齊霏雨只是欣賞他的天資,想要拉攏他,所以才一直沒有下殺手。

    可是以後,就不一定還會這樣。

    「若是,我的修為能夠突破到魚龍第六變,就能開闢出三條聖脈,體內的聖氣將會變得更加渾厚,足以讓變化連續維持一個月。」

    「到時候,我就能躲進劍閣。」

    「即便齊家的勢力再強大,應該還是不敢輕易招惹葬月劍聖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有一股緊迫感,立即進入圖卷世界,取出玄武聖血,開始煉化起來,爭如日突破到魚龍第六變。

    按照張若塵的預估,至少要達到半聖境界,才能將玄武聖血完全消化。

    青火玄武是一隻堪比聖王的生靈,它的屍身,就是一座巨大的寶庫。落入張若塵的手中,其實是一種巨大的浪費。

    若是被那些聖者門閥得到,揮出來的價值,更加了不得。

    轉眼間,圖卷世界裡面,過去三個月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煉化三滴玄武聖血,修為再次突破,達到魚龍第五變的後期。

    這一日,紫霞半聖派遣弟子來向張若塵傳話,通知他參加劍道比武的排位賽。

    所謂的排位賽,就是魚龍第八變修士前十位之間的戰鬥,最終,制定出一個先後排名。

    排名越是靠前的修士,今後在兩儀宗的地位也就越高,名氣也就越大,在論劍大會上,也就越是有機會露臉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現在只想全力衝擊魚龍第六變,哪有心情去爭誰的排名靠前,誰的排名靠後?

    張若塵出關,親自去面見紫霞半聖,向他陳述清楚原因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得知張若塵是想閉關提升修為,也就欣然的答應下來。對年輕人來說,還是修鍊最重要,林岳能夠有這樣的覺悟,紫霞半聖自然是要全璃持。

    當然,紫霞半聖也告訴張若塵,既然放棄參加排位賽,那麼,他在魚龍第八變級別的排名,就只能排在最末尾的第十名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會介意。

    從紫霞半聖的洞府走出,張若塵在返回他居住的瀉路上,無意間,聽到了一則消息:

    「璇璣劍聖向九幽劍聖下了戰書,要在九月初九,在劍閣生死決戰。」

    「生死決戰?」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一怔,有些吃不準這一則消息,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他當然明白「生死決戰」的意思,代表著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大事,張若塵自然是要再次確認。

    黃昏時分,穆吉吉和荀花柳興高采烈的趕回紫霞靈山,見到坐在院中的林岳,他們都面面相覷,顯得相當詫異。

    於是,他們立即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穆吉吉絲毫都不拘謹,大大咧咧的坐到張若塵的對面,道:「林岳老大,你不是在閉關修鍊?怎麼提前出關了?」

    「倒也不是提前出關,而是,專門在這裡等你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向他們兩人看了一眼,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,問道:「到底生了什麼事,你們兩人怎麼這麼興奮?」

    昨晚,一直寫到凌晨三點,實在太困,所以就先睡了,實在是抱歉。今天早上七點起來,總算將更新趕上。

    因為,預產期到了,孝快出生,事情比較多,最近一兩周更新的時間會不太穩定,但是,肯定不會斷更,也會盡量準時更新,希望大家能夠理解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