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昨天更新略遲,今天就提前更新吧!另外,因爲系統的原因,有的讀者沒有看到六百九十二章“魔子和極陽體”,說劇情連接不上。你們可以嘗試一下,先把《萬古神帝》從書架上取消,再重新添加,應該就可以看到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你們兩人怎麼這麼興奮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荀花柳的身上,至少有六處劍傷,就連那件具有一定防禦力的道袍,也變得破破爛爛,沾了很多血跡,顯然是剛經歷一場慘烈的大戰。

    儘管如此,他卻滿臉紅光,激動得顫抖,欣喜道:“林嶽老大,你還記得與蓋昊的賭約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當然記得。怎麼?你和龐龍已經交手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和蓋昊有約定,讓荀花柳和龐龍在劍道比武戰一場。若是,龐龍取勝,張若塵就給蓋昊一柄聖劍。

    若是,荀花柳取勝,蓋昊就必定答應幫張若塵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看荀花柳那興奮的模樣,不用猜也知道,他肯定是在一場對戰中取得了勝利。

    荀花柳大笑,道:“老大,你是沒有看見,我擊敗龐龍的時候,全場一片沸騰。上清宮的那些弟子,全部都傻眼,根本不敢相信,他們崇拜的龐龍師兄,居然會被我給打趴下。那時,不知有多少小師妹,都在狂呼我的名字。這種感覺,簡直太爽了!”

    “今後,我一定要跟黑爺努力修煉,我也要變得頂尖的強者。只有強者,才能夠得到別人的尊重,才能得到無數人的敬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拍了拍荀花柳的肩膀,道:“你有這樣的覺悟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最初,張若塵與蓋昊打賭,完全就是看中蓋昊的陽靈聖體。

    隨着蓋天嬌的出現,張若塵才發現陽靈聖體與極陽體的差距,真不是一星半點。

    當然,既然他在賭約中取勝,讓蓋昊欠下一個人情,也是一件好事,或許今後會有別的用處。

    “林嶽老大,我準備今晚邀請鎮魔院的師兄弟喝酒,好好的慶祝一下,你可一定要到場。”

    荀歸海擊敗龐龍,這是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事,現在,整個人都處於亢奮狀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先別急着高興,我有一件事要問你們。你們知不知道,璇璣劍聖向九幽劍聖下戰書的事?”

    荀歸海見林嶽後知後覺,頓時生出一股優越感,道:“當然知道。這件事,恐怕整個東域,也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兩大劍聖在論劍大會生死決戰,肯定是萬衆矚目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穆吉吉,感嘆了一句:“據說,璇璣劍聖是爲了給他的弟子報仇,才發起這一次的決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道:“爲弟子報仇……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已經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向九幽劍聖下戰書,只要將事情鬧得越大,那麼,隱藏在暗處的張若塵,自然就會越是安全。

    反過來講,若是弟子被殺死,璇璣劍聖沒有表態,纔會讓人懷疑張若塵是不是真的已經死去?

    讓張若塵沒有料到的是,九幽劍聖居然真的應戰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明明沒有殺人,爲何要應戰?而且,他也從來沒有站出來澄清過一句,就好像已經默認人是被他殺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既是感動,同時,卻又十分擔心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能夠成爲東域三大劍聖之一,自然不是泛泛之輩,萬一師尊出現了意外,張若塵恐怕是要愧疚一輩子。

    “璇璣劍聖的那位弟子,也的確是一代奇才,不僅在劍法上的天賦相當了得,而且還能掌控時間和空間的力量。如此優秀的傳人被殺死,即便我是璇璣劍聖,也會雷霆大怒。”穆吉吉唏噓的道。

    “九幽劍聖居然向一個年輕武者下狠手,真是一點劍聖風度也沒有。”荀花柳冷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將他的身份說出來,僅僅只是跟着罵了九幽劍聖兩句,隨即,他就與荀花柳和穆吉吉去了鎮魔院。

    荀花柳的宴會,邀請的大多都是內門弟子,當然也有一些聖傳弟子前來祝賀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張若塵就離開荀花柳的住處,重新回到紫霞靈山。

    “師尊在明面上掩護我,我也一定要努力才行,不能讓他老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對我最大的期望是在魚龍境,將劍二修煉到大圓滿,我一定要在論劍大會之前做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捏雙拳,眼神變得越來越堅定。

    三個月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煉化三滴玄武聖血,終於將修爲提升至魚龍第五變的巔峰。

    全身真氣達到飽滿狀態,氣海就像是一個被吹漲的皮球,除非境界突破,才能繼續吸納真氣進身體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又得花費時間凝練體內的真氣,將境界完全鞏固下來,纔可以去衝擊魚龍第六變。

    至少,也得花費半年時間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中的半年,外界也就二十天左右。

    借這段時間,張若塵將葬月劍聖、劍帝、千骨女帝的劍二筆記取出來,開始研究劍二的奧義。

    第一步,當然是要將三本劍二筆記看懂,研究出每一句話的意思。

    對劍二,必須先有一個概念。

    看似很簡單的一件事,真正做起來,卻相當難。

    相對來說,葬月劍聖的劍二筆記,要簡單易懂一些。張若塵也就花費三天時間,就研究出其中的內容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對劍二的詮釋,還是相當正統,每一句話都蘊含有極大的道理,給人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。

    看完一本劍二筆記,張若塵感覺自己對劍道的理解,又有極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也是在劍閣,他才能輕易借閱到這樣珍貴的書冊。

    若是在外界,葬月劍聖的隨便一篇劍道筆記,也能賣出天價,會遭到無數人的瘋搶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又捧起劍帝編撰的劍二筆記,書冊上的文字,明顯要晦澀許多。

    不過,憑藉張若塵劍心通明高階的境界,花費七天時間,也能夠大致將上面的內容看懂。

    “劍帝不愧是千年以來的劍道第一人,他對劍二的詮釋,果然是有很多獨到的地方,讓人不佩服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看完這一本筆記,張若塵對劍道的理解,又加深了幾分。

    唯獨有一點,若是憑藉劍帝的劍二筆記來修煉,提升速度肯定要快一些,可是,張若塵卻必須要先去尋找五位女子做劍侍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也就只能將劍帝的劍二筆記,當成是一種參考,只是借鑑其中的精華部分。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纔開始研究千骨女帝的劍二筆記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,千骨女帝存在的時代,距離現在太過久遠。筆記上,每句話都相當玄奧,張若塵花費了半個月時間,也僅僅只是看懂其中三分之一的內容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日,小黑的聲音,從圖卷外傳來,“張若塵,蓋天嬌要見你。你若是不趕緊出關,本皇恐怕也攔不住她。”

    “蓋天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怠慢,立即退出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院落中,小黑正在和蓋天嬌對峙,將她攔在了門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推開門,走了出來,向蓋天嬌看了一眼,拱手道:“見過大師姐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盯着地上的小黑,露出一個讚許的笑容,道:“林嶽,你養的這隻蠻獸,無論是智慧,還是實力,都相當不錯。將它讓給我如何?”

    院落中,有一些被火焰燒焦的痕跡,還有一些被雷電劈過的地方,顯然是經歷過一場戰鬥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小黑抱了起來,拍了拍它的頭,笑道:“只是一頭野獸而已,它估計是不知道大師姐的厲害,所以纔敢與你交手,多謝大師姐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見林嶽沒有要將那隻貓轉送給她的意思,蓋天嬌也就不再提及,道:“還記得你和葬月劍聖的約定嗎?每個月你至少要去劍閣修煉九天,這個月就要結束,你似乎一天都沒有去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了抓頭,露出恍然的神色,道:“最近忙着閉關修理,確實是將這件事給忘了!走,我們現在就去劍閣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向對面的林嶽看了一眼,自然能夠看出,他的修爲,的確是增長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不到一個月時間,修爲境界竟然提升了這麼多,這個小子果然是隱藏了不少秘密。”蓋天嬌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在前往劍閣的路上,蓋天嬌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齊霏雨奪得了劍道大會魚龍第八變級別的第一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毛微微一掀,立即明白蓋天嬌這麼說的意思,於是問道:“她的實力,竟然如此強大?”

    在魚龍第八變,有秦宇凡、蠶冬、趙無延等一大批頂尖高手,每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,即便是張若塵也不敢保證,一定能夠將他們全部擊敗。

    以齊霏雨以前展現出來的實力,根本不可能奪得第一名。

    “我特意去看過她與秦宇凡、蠶冬的戰鬥,根據我的分析,她恐怕已經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。”蓋天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有些不妙,道:“我怎麼覺得,她以前隱藏有不少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這樣認爲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的目光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“讓我琢磨不透的是,她爲何突然將隱藏的實力暴露出來?莫非,她也想要代表兩儀宗,參加論劍大會?可是對她有什麼好處呢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