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走出劍閣的時候,外面的世界,正是黃昏時分。

    天邊掛著一輪斜陽,散發出赤紅色的光輝,讓那一片天空變成火焰一般的形態。

    黃昏,是晝夜交替的時刻,陰陽二氣在相互轉化,天地之間的規則會發現一些細微的變化。

    夜晚和白天,終究是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的筆記上記載,劍二代表的就是「晝」和「夜」,只有在一天的清晨和黃昏兩個時刻,觀察天地變化,才能領悟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千骨女帝對劍二的理解,與現在崑崙界劍修對劍二的理解,有很大的不同,可是卻有很多可取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決定按照千骨女帝對劍二第一層境界的詮釋來修鍊,同時,又融入璇璣劍聖、九幽劍聖、葬月劍聖東域三位劍聖的一些感悟。

    盤坐在第三重山的崖邊,張若塵全神貫注的望向天邊的落日,顯得相當平靜,感悟晝夜交替時刻的微妙變化。

    「噠噠!」

    齊霏雨從劍閣中走出,穿著青色道袍,背著一柄古劍,簡直就像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如此一個清冷、優雅、聖潔的女子,卻是魔教的聖女?

    她那雙不含任何雜質的美眸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「你想從晝夜交替的過程,領悟出陰陽二氣的變化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方法,但是,這樣修鍊會不會太緩慢?一個月的時間,能夠修鍊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?」齊霏雨的聲音很美,宛如天籟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笑了笑,道:「欲速則不達,能夠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修鍊之路,就已經很不錯。」

    其實,觀看了諸位先賢的劍二筆記,張若塵對劍二已經有很深的了解。

    他在觀察晝夜變化的時候,氣海中的劍意之心,早就變化成人形,已經在演練劍法。

    「齊師姐要不要一起悟劍?」張若塵邀請道。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

    齊霏雨的一雙纖細的玉手,捻起長長的道袍,走了過去,盤坐在張若塵的身旁,背部和腰部搭得筆直,勾勒出完美的曲線。

    夕陽的餘暉,灑落在他們二人的身上,在地面,留下兩個長長的倒影。山中的雲霧不斷變化,從崖下升騰起來,將他們兩人完全籠罩了進去。

    隨著太陽完全落下底盤線,整個世界被黑暗吞噬,空氣變得有些冰涼,天空出現一顆顆明亮的星辰。

    在星光下,張若塵停止參悟,將虛空劍取出來,開始揮舞劍法。

    「唰唰!」

    他的步法相當玄妙,時而左移,時而騰躍,給人一種變化莫測的感覺。

    一股寒氣和一團火焰,同時從劍鋒上湧出來,隨著劍勢的走動,兩股力量開始旋轉,形成一個淡淡的太極印記。

    齊霏雨就站在一旁,靜靜的觀察張若塵的劍招,心中暗道,「他對劍二的理解,還停留在最表面的層次,以他的進度,至少也要三個月,才能夠將劍二的第一層境界修鍊成功。」

    三個月就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其實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要知道,齊霏雨整整花費了一年時間,才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雖然,林岳展現出來的劍道天賦的確是極高,卻暫時還威脅不到她。因此,她也就不再理會林岳,返回劍閣,開始閉關修鍊,參悟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

    這一夜,張若塵一直站在崖邊,不斷施展出劍招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他才停了下來,再次盤坐在地上,又開始觀察晝夜交替的變化。

    每一日,張若塵的劍法造詣都在快速進步,將自身的感悟,不斷融入進劍道。

    到達第八天的黃昏,太陽落下山的時候,突然,張若塵的體內,湧出一股刺骨的寒氣,將他的身體完全凍結,變成了一具人形冰雕。

    盤坐在寒冰中,他依舊在呼吸吐納,體內的真氣也在緩緩運轉。

    直到第十天清晨,朝陽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的時刻,張若塵身上的寒冰緩緩融化,旋即,全身的毛孔中湧出一縷縷火焰,猶如變成了一個火球。

    火焰中,張若塵睜開雙眼,臉上露出一道笑意,「原來如此,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也並沒有多難嘛!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,隨即,就向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劍閣中,齊宏正在整理劍譜,他的一縷聖魂,察覺到林岳離開古神山。

    頓時,他停了下來,臉上露出一個異樣的笑意,自言自語的道:「只剩最後六天時間,林岳居然在這個時候下山,莫非他已經放棄了?」

    一個月內,修鍊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林岳選擇放棄,其實,齊宏絲毫都不覺得意外。

    隨即,齊宏向劍閣第二層行去,準備將這個好消息,告訴齊霏雨,也好讓她早一點安心。

    齊霏雨得知林岳離開第三重山的消息,眼中又多了一分失望。本來,她一直都很看好林岳的潛力,想要將林岳收到她的麾下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林岳的心性,還是差了一些,並沒有她想象中那麼出色。

    隨即,齊霏雨不再多想,繼續修鍊劍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第三重山,當然不是要放棄與齊霏雨的競爭。

    而是,他已經感悟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準備回到紫霞靈山,利用圖卷世界,爭分奪秒的修鍊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

    距離一個月的期限,還有六天。

    在圖卷世界中,就是六十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要進入圖卷世界裡面修鍊,而不會選擇留在劍閣。劍閣,對他來說,其實並不是最佳的修鍊之地。

    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叫做「陰陽混沌」。

    這一層境界,雖然比「陰陽交替」的境界更高,可是,因為張若塵已經跨入劍二的門檻,相對來說,第二層境界比第一層境界,還要略微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整整六十天,張若塵晝夜不斷的修鍊,整個人都變得相當瘋狂,頭上的發冠已經破碎,長發披散了下來,雙眼全是血絲,額頭上冒出一根根青筋。

    外人看過去,還以為他是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實際上,張若塵的心境依舊十分澄澈,只是因為太過勞累,太過疲倦,所以,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並不是張若塵不想休息,而是,故意讓自己陷入意識混沌的狀態。

    他已經相當接近劍二的第二層,只差一步,就能領悟到「陰陽混沌」的境界。

    根據,九幽劍聖的劍二筆記的記載,領悟「陰陽混沌」最好的方式,就是先要讓自己變得瘋狂,讓疲倦、勞累、睏乏不斷激發自身的潛力。

    年輕時候的九幽劍聖,為了修鍊成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曾經潛入進無底冰湖,在湖中,不眠不休的與水中蠻獸激戰,花費三個月時間,終於將劍二的第二層境界修鍊成功。那次修鍊,他差一點就死在湖底。

    在九幽劍聖看來,修士若是保持清晰的思維,根本達到陰陽混沌的境界。

    劍要混沌,人就要先變得「混沌」。

    當然,按照九幽劍聖的方式來修鍊,其實是劍走偏鋒,修士很可能會因為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,從而走火入魔。甚至,還有可能會因為勞累過度,而猝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強大的精神力,又有諸神印記的守護,相對來說,至少比當初的九幽劍聖更有優勢。

    就連九幽劍聖都敢拼一把,他又為何不敢?

    六十天的時間,張若塵從始至終都處於練劍的狀態,整個人都是不眠不休,意識越來越模糊,就連體內的真氣似乎也要耗盡,達到了身體的極限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一個月的期限已到,你該去劍閣了。」小黑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了下來,用劍撐著身體,雙眼全身血絲,大口的喘息,道:「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實在太難,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修鍊成功。或許……藉助劍魂冰魄,會讓我的修鍊速度更快一些。」

    最終,他還是停留在劍二的第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劍魂冰魄這樣的寶物,可謂是可遇不可求,無論如何,張若塵也要將它得到。

    沒有修鍊成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張若塵當然是相當不甘心,就在前往劍閣的路上,又開始壓榨自己的潛力,繼續悟劍。

    只要努力,就一定會有回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古神山的第三重山,今天,顯得頗為熱鬧,聚集了很多修士。

    凡是在劍道比武各個境界排名前十的修士,全部來到白石聖崖下方的廣場。他們是兩儀宗最頂尖的天之驕子,將來會成為兩儀宗高層,自然是要重點培養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