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因爲在劍道比武的優異表現,他們都將有機會進入劍閣修煉三個月。只不過,相比於張若塵和齊霏雨,他們在劍閣中的活動會有很大的限制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並不是憑藉自己的實力,到達第三重山的山頂,而是由九位半聖帶領上山。

    荀花柳站在人羣中,以驚歎的目光,盯着白色聖崖頂部的劍閣,道:“真是沒想到,我荀花柳居然有一天,也能夠以天才的身份進入劍閣修煉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從今往後,我穆吉吉也是一個大人物。”穆吉吉雙手叉腰,笑得渾身肥肉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隨後,荀花柳和穆吉吉就跪在地上,十分虔誠,向劍閣的方向叩拜,如同是在朝聖。

    周圍的那些修士,倒也沒有鄙視荀花柳和穆吉吉,畢竟在他們的心中劍閣的確是無比神聖的地方,能夠進入劍閣修煉一次,就是一種巨大的榮耀。將來行走天下,與別的修士說起來,肯定也會引來無數人的尊敬。

    一道聖氣,從劍閣中涌了出來,在白石聖崖的頂端,凝聚成一個身穿紫色衣袍的男子,在他的身上,散發出一股強勢無匹的劍氣。

    下方,九位半聖,同時向紫袍男子躬身一拜,齊聲道:“拜見劍聖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傳說中的葬月劍聖?”

    “終於見到劍聖大人,若是他老人家能夠指點我一招半式,我的劍道不知會提升多少?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在兩儀宗的弟子眼中,是一位完全被神話了的人物,見到他,即便是魚龍境的天驕,也難以控制激動的情緒。

    “拜見劍聖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們紛紛下跪,向葬月劍聖所在的方向叩拜行禮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齊霏雨、齊宏、蓋天嬌從劍閣中走了出來,來到廣場上,與九位半聖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都起來吧!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聲音,蘊含一股渾厚的聖氣,傳遍整個第三重山。

    他又道:“既然所有人都已經到場,齊宏,你將他們帶進劍閣。今後的三個月,他們在劍閣中的一切事物,都由你來負責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齊宏的目光,在人羣中掃視了一圈,沒有發現張若塵的身影,嘴角便勾出了一個弧度,隨即向葬月劍聖一拜,道:“稟告師尊,一個月前,弟子按照你的吩咐,給林嶽和齊霏雨布置了任務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一個月的期限,已經到了!是不是應該驗證他們的實力,從而將劍魂冰魄賞賜給實力更強的那個人?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點了點頭,道:“的確是有這麼回事,只不過,短短一個月的時間,恐怕他們二人還無法領悟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。以本座看來,還是再等一個月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已經將齊霏雨的事,稟告給了葬月劍聖。

    因此,葬月劍聖對齊霏雨和齊家有一定的防範,就算真的要將劍魂冰魄賞賜下去,也更願意賞賜給林嶽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見林嶽沒有現身,因此,纔打算再推遲一個月。

    齊霏雨向前走了出去,站到廣場的中心,向葬月劍聖一拜,道:“稟告劍聖,晚輩已經將劍二修煉到第一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九位半聖,全部都爲之動容,因爲,他們中的大半人也還沒有跨入劍二的門檻。

    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能夠有如此高的劍道成就,實在是相當驚人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天才,當然就更加吃驚,全部都在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“齊師姐的劍道天賦也太可怕,不僅將劍一修煉到大圓滿,竟然,將劍二也修煉到第一層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齊師妹不愧是先天通明的天之驕女,她的天資和修爲,堪稱是大師姐之下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劍道上的天賦,超過大師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齊霏雨的確是鎮住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任憑衆人如何誇讚,齊霏雨卻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,沒有一絲驕傲,也沒有一絲浮躁。那種淡然的氣質,讓在場的諸位半聖祖師都連連點頭,露出讚賞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蓋天嬌的雙眼猛然一縮,瞳中涌出兩道灼熱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怎麼都不會相信,齊霏雨在短短一個月內,就能有如此高的成就。除非,齊霏雨在很久之前,就已經達到那個境界,只是一直藏而不露。

    齊霏雨突然展現出如此超凡的劍道天賦,本就是相當反常的事,誰都不知道她到底在謀劃什麼。

    若是讓她得到劍魂冰魄,對兩儀宗,真的是一件好事嗎?

    齊宏笑道:“既然齊霏雨在一個月內,修煉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那麼,劍魂冰魄自然就該獎勵給她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立即向前跨出一步,看到齊宏,道:“六師兄,林嶽師弟還沒有出現,你怎麼就斷定他就一定不如齊師妹?”

    齊宏和蓋天嬌都是葬月劍聖的弟子,同時,也都是劍閣的持劍人之一。

    齊宏道:“林嶽沒有出現,不就已經意味着他已經認輸?”

    “他或許是正在閉關,所以,忘了時間。”蓋天嬌道。

    齊宏的眼中閃過一道冷色,可是臉上卻依舊錶現得頗爲和善的模樣,道:“說不定他是修煉出了岔子呢?誰都知道,林嶽最近的修爲突破得太快,心境肯定會相當不穩,就算是走火入魔,也未必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人羣中,響起一個驚呼的聲音:“大家快看,林嶽師兄上山來了!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,齊宏自然是臉色一沉,立即向山道上望去。

    齊霏雨也轉過身,雖然,她也沒有料到林嶽會在這個時候出現,當然,她的臉上卻依舊錶現得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蓋天嬌露出欣喜的神情,可是,當她看到林嶽的時候,臉上的笑容,頓時漸漸消失,反而變得相當凝重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蓋天嬌,在場的修士,看到林嶽此刻的模樣,全部都怔住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披頭散髮,全身都是灰塵,眼中密佈血絲,臉色相當蒼白,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的樣子,似乎隨時都會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林嶽……”

    韓湫輕輕的抿了抿嘴脣,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
    林嶽在她的心中,應該是一個可以與張若塵比擬的劍道奇才,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?

    趙無延倒吸了一口涼氣,道:“他到底怎麼了?莫非真如齊宏半聖所說,因爲修煉太過急躁,反而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“林嶽的修煉速度的確太快,說不定是因爲使用了什麼禁忌的祕術,遭受了反噬。”一位齊霏雨的追求者,露出幸災樂禍的笑意。

    蠶冬皺起眉頭,有些惋惜,道:“看他的狀態,很有可能真的是練劍入魔。一個劍道奇才,莫非就這樣把自己練廢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此刻的模樣,的確是有些嚇人,一眼看去,真的就如同是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看到他這個樣子,既有人在惋惜,也有人很高興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到底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千萬別嚇我。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相當擔心張若塵真的走火入魔,於是,立即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也在仔細觀察林嶽,突然,他像是看出了一些東西,那雙睿智的眼睛裏面露出一絲驚色,心中暗道,“怎麼可能?這才一個月的時間,他莫非已經快要達到那個境界?”

    看到荀花柳和穆吉吉衝向林嶽,葬月星使立即手指一彈。一粒光點,從他的指尖飛了出去,化爲一個劍氣光罩,將林嶽的身體完全守護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嘭!嘭!”

    荀花柳和穆吉吉收不住腳步,撞在劍氣光罩上面,身體倒飛了出去,摔得是七葷八素。

    葬月劍聖道:“不要驚擾他,他正在悟劍。”

    “悟劍?”

    齊宏自然不相信張若塵真的是在悟劍,立即向葬月劍聖望去,道:“師尊,弟子明白你很欣賞林嶽的劍道天賦,可是弟子覺得他的狀態真的有些不妙,還是及時療養好一些,萬一耽誤了時辰,恐怕……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露出一道銳利的眼神,向齊宏盯去,道:“等一等又何妨?若是真的出現意外,本座自然會負全責。”

    齊宏全身冷汗如雨,閉上嘴巴,小心翼翼的退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向林嶽望過去,心中有些疑惑,“師尊如此袒護他,莫非他真的是在悟劍,就要達到劍一的第一層境界?”

    齊霏雨並沒有一絲慌亂,依舊信心十足,就算張若塵達到劍一的第一層境界,也根本威脅不到她。同樣是第一層境界,也是有高下之分。

    時間快速流失,很快就過去一個時辰。

    就在衆人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,突然,站在劍氣光罩中的林嶽擡起了頭,閉上雙眼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臉上露出一絲笑意:“我總算是明白了,原來劍二竟然是如此玄妙。”

    當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,眼中的血絲,已經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隨後,他取出兩塊靈晶,捏在手中,盤坐在地,開始恢復體內嚴重消耗的真氣。

    衆人又等了半個時辰,張若塵纔再次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雖然,他依舊還是相當疲憊,可是氣色卻恢復了不少,躬身向葬月劍聖一拜,道:“多謝劍聖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看着下方的張若塵,隨即,身形一動,出現在了張若塵的身前,嘴裏發出“嘖嘖”的聲音,道:“你已經達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‘陰陽混沌’?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瞞不過劍聖的眼睛。”張若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葬月劍聖的心境,聽到張若塵親口承認,也是相當震動。

    若是此子真的能夠在一個月內,就修煉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那麼,他的悟性,他在劍道上的天賦,簡直已經達到變態的程度。即便是驚才絕豔的劍帝,也未必比他更加優秀。

    這是妖孽嗎?

    張若塵與葬月劍聖的對話,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晰聽到,全部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(有事沒事,求求票吧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