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神話一般的葬月劍聖,在魚龍境的時候,也只是將劍二修煉到第二層境界。

    很顯然,林嶽的成就,絕不會停留在現在的水平,將來還會有很大提升空間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已經修煉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?”

    齊霏雨那平靜而美麗的臉上,終於發生了一些細微變化。即便是她的心境,也難以保持平靜,無法接受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纔過去一個月時間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給他一年,或者十年的時間,他的劍道造詣,又將達到何等程度?

    “帥,太帥了!不愧是老大,他的劍道境界,只能讓我們仰望。”荀花柳將胸膛挺高了一些,今後,有林嶽老大撐腰,在兩儀宗,誰還敢招惹他?

    齊宏的臉色,變得有些陰沉,怎麼也不相信林嶽的劍道造詣,已經達到劍二第二層陰陽混沌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向前走了出去,先是向葬月劍聖一拜,隨後,才道:“師尊,弟子對劍道還是頗有研究,實在是有些不相信,只用一個月,就能修煉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。當然,弟子並不是懷疑林嶽,只是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的心情極好,林嶽的劍道天賦,終於當他看到了一絲希望。只要林嶽能夠一直按照現在的速度成長下去,論劍大會的時候,何愁兩儀宗不能繼續獨佔鰲頭?

    他盯着齊宏,笑了笑,道:“那麼,你覺得該如何驗證?”

    齊宏道:“弟子提議,讓齊霏雨和林嶽比試一場,若是林嶽能夠取勝,自然能夠服衆。”

    蓋天嬌立即站了出來,冷哼一聲,道:“六師兄,你的方式,不太公平吧?齊師妹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。可是,林嶽師弟的修爲,只是魚龍第五變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林嶽師弟的劍道造詣比齊師妹高,也不可能是她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齊宏越看蓋天嬌越不順眼,處處與他作對,若不是有葬月劍聖的庇護,他早就已經將蓋天嬌除掉。

    齊宏將那股怒火,隱藏在心中,並不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“可以只比劍法,不比修爲。”齊霏雨走了出來,神態十分清雅,雙眸直盯向張若塵,道:“其實,我早就想要與林嶽師弟切磋劍法,這一次,是難得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輕輕的點了點頭,向張若塵看過去,道:“林嶽,既然你聲稱修煉到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是不是也應該向所有人證明自己?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上前去,來到齊霏雨的對面,道:“我也早就想要領教齊師姐的高招,既然有這樣一個機會,切磋切磋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衆人向後退,給張若塵和齊霏雨讓出一片廣闊的場地。

    人羣中,一位魚龍第七變的天之驕女,略微有些詫異,道:“據說,林嶽和齊霏雨的關係相當親密,是一對戀人,怎麼會因爲劍魂冰魄大打出手?”

    “劍魂冰魄乃是劍閣第五層孕育出來的至寶,每隔二十年,才能夠誕生出一塊,對劍修,有着無窮的誘惑。爲了得到劍魂冰魄,別說是一對戀人會決裂,就算是親兄弟,親父母,估計也會在背地裏下暗手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林嶽和齊霏雨真的是郎才女貌,而且他們的劍道天賦也都是出類拔萃,堪稱是兩儀宗的金童玉女。若是,他們能夠走到一起,必定會成爲一段佳話。哎!可惜了!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在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其中,很多人還是十分看好林嶽和齊霏雨走到一起,見到他們二人爲了劍魂冰魄而決裂,感到相當惋惜。

    反而是站在廣場上的二人,卻始終十分平靜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齊霏雨伸出一隻雪白的玉手,隨即背上的古劍,顫動了一下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光,離鞘飛出來,落入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虛空劍,道:“齊師姐,得罪了!”

    向前邁出腳步,張若塵的身形,猶如變成了鬼魅,只留下一道道影子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虛空劍,快速畫出一個巨大的劍氣圓圈,向四周輻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凡是被劍氣圓圈籠罩的地方,頓時凝聚成一個黑白交替的太極印記,一半是黑夜,一半是白晝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齊霏雨也是將劍一揮,劍氣交接在一起,形成一個圓圈的形狀。

    古劍中,飛出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,其中一股力量極其陰寒,凝聚成一片冷雲;另一股力量卻相當陽剛,凝聚成一片火雲。

    兩股相對的力量,不斷交替變換。

    一位半聖祖師讚歎道:“他們二人,果然都達到劍二的第一層境界,陰陽交替。不過……他們領悟出來的劍道,卻又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半聖祖師道:“顯然,齊霏雨修煉的是最正統的劍道,陰陽二氣與劍法融爲一體,給人一種變化莫測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林嶽……老夫就有些看不懂。他施展出來的劍道,的確是蘊含陰陽交替的真諦,可是爲何卻有另一股玄奇的力量,也流轉在劍法裏面?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捻了捻鬍鬚,笑道:“那是晝和夜的力量,也是天和地的力量。若是本座沒有猜錯,林嶽應該是參考了千骨女帝的劍二筆記,又融入正統的劍道。此子的悟性,真的是相當驚人。”

    聽到葬月劍聖的講解,在場的幾位半聖,頓時都露出驚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其實,齊霏雨也相當優秀。”

    一位頗爲老邁的半聖,道:“劍聖,難道你就沒有想過,將他們培養成天劍和地劍的持劍人?”

    “以這兩個小傢伙在劍道上的造詣,若是修煉‘陰陽兩儀劍陣’,再持有天劍和地劍,百年之後,必定能夠成爲兩儀宗的守護者。”

    葬月劍聖略微有些動容,若不是蓋天嬌向他稟告了關於齊霏雨的一些事。他說不定真的會極力去撮合齊霏雨和林嶽,將二人培養成天劍和地劍的持劍人。

    至於現在,他只能先等宗門對齊霏雨和齊家的調查結果,若是齊家真與魔教有聯繫,無論齊霏雨的天資有多高,也必須要扼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法,形成一座劍氣領域,將齊霏雨完全吞噬了進去。

    齊霏雨猶如是掉入另一片時空,在她的頭頂,白天和黑夜不停轉化,時而豔陽高照,時而滿天星辰。

    忽然,天空的驕陽,化爲了林嶽的身體。

    他手持一柄燃燒着熊熊火焰的戰劍,向她快速的刺下,齊霏雨絲毫都不慌亂,立即迎擊了上去。

    兩劍快速碰撞在一起,黑白交替的劍氣領域,將齊霏雨施展出來的劍氣領域,壓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齊霏雨的劍氣領域崩碎,身形向後滑了出去,一直退到數十丈外。

    “陰陽混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給她喘息的機會,施展出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身體和劍同時衝出去,以一種摧枯拉朽的氣勢,擊向齊霏雨的心口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股力量,猶如是要將齊霏雨當場擊殺。

    “水中望月。”

    逼不得已,齊霏雨只得調動全身聖氣,施展出陰儀九劍中的招式,向前揮出了一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道月牙形狀的劍氣,飛了出去,發出刺耳的呼嘯聲,以強勁的力量,將張若塵擊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退了數十步,站定腳步,看了看手臂上的一道血痕,心中暗道,齊霏雨的修爲果然是相當高深,就算比不上蓋天嬌和魔子歐陽桓,也比魚龍第九變的聖體要強大一些。

    齊霏雨將古劍收了起來,淡淡一笑,道:“我敗了!林嶽師弟的劍道修爲,果然是相當了不起,劍魂冰魄理應歸你。希望林嶽師弟在論劍大會,能夠代表兩儀宗敗盡天下所有年輕劍修。”

    隨後,齊霏雨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本來,他們二人約好,只比劍,不施展修爲。

    齊霏雨率先施展出魚龍第九變的修爲,雖然將張若塵擊退,卻是破壞了規則,自然算是戰敗者。

    而且,林嶽已經施展出劍二的第二層境界,很顯然在劍道上的造詣,比齊霏雨高一些。

    劍魂冰魄自然也就該賞賜給他。

    “她就這麼輕易將劍魂冰魄讓給了我?”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盯着齊霏雨離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就算她肯放棄劍魂冰魄,齊家的人,恐怕也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今後,還是小心爲上。

    齊霏雨和林嶽的一場劍道交鋒,給在場的修士,造成了不小的刺激。他們紛紛進入劍閣,開始瘋狂的修煉,也想修煉成劍一,甚至是劍二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葬月劍聖那裏,領取到劍魂冰魄,就來到玄字第十八號房,進入一間閉關屋,將閉關屋中的陣法啓動。

    將裝有劍魂冰魄的匣子,放在地上,將它打開。

    只見,劍魂冰魂是一塊鴿蛋大小的冰晶,呈乳白色,逸散出十分冰冷的寒氣。一柄米粒大小的劍,懸浮在晶體內部,閃爍着明亮的光芒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