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驀地,那位被聖書才女稱爲“寧宗主”的道袍老者,突然停下腳步,向不遠處的通道看了一眼,神情變得十分肅然,道:“有些不對勁,老夫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氣息,應該是有人來過這裏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道袍老者的手臂一揮,手掌心打出數十道聖氣光華,飛向分佈在四面八方的三十七座通道。

    每一道聖器光華,皆蘊含有一道音波,同時向坐鎮在祭臺中的守衛戰士傳訊過去,讓他們加強戒備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穿着一身白色長袍,身材修長,烏黑色的長髮用發冠束了起來,一副俊俏公子的打扮。她手握一把書寫着文字的摺扇,顯得脣紅齒白,風度翩翩。

    “寧宗主,這裏就交給你了!”

    她明眸皓齒的一笑,又道:“若是天地祭臺的祕密,一不小心傳了出去,後果有多嚴重,相信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聖書才女便徑直轉身,進入其中一個通道,快速離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躲在二十丈外的一處角落,使用流星隱身衣將身體緊緊包裹起來,可是,那個道袍老者卻如同是發現了什麼,徑直向他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十五丈,十四丈,十三丈……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遠處,傳來一道戰鬥的聲音,隱隱間可以感受到兩股龐大的力量,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祭臺微微搖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通道,涌出強大的氣勁,化爲真氣流,衝擊了過來,在玉石壁上面刮出“呼呼”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“宗主,一位半聖闖入祭臺的玄古層,已經連殺十二位守衛戰士。”

    一道緊急的傳音,進入道袍老者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隨即,道袍老者立即停下腳步,化爲快速移動的虛影,向那個涌出氣勁的通道,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難道還有別的人,進入祭臺?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擦了擦額頭的汗珠,感覺是從地獄門口走了一圈。他立即站起身來,向通往地底下方的通道衝了進去。

    此地不能久留,必須立即離開。

    剛纔那個老道,很可能就是兩儀宗的宗主,寧玄道。

    若是被他發現,張若塵就肯定是十死無生。

    現在,若是按原路返回,完全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相信,這一座天地祭臺,絕對不止一扇門。古神山的山下,必定還有別的出口。

    逃!逃!逃!

    張若塵急速向下方衝去,因爲穿有流星隱身衣,他的速度快到了極點,很快就到達天地祭臺的最底層。

    果然,天地祭臺的底部,張若塵發現了一扇高達二十丈的石門。

    石門上,刻有兩條盤在一起的蛟龍,張開爪子,呈向前撲的姿態。

    石門左右兩邊的牆壁,向內凹陷,在那凹陷的位置,各自立有一尊三米多高的金屬巨人。它們手持戰斧,靜止不動,就像是兩尊用金屬熔鑄成的戰將神像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石門的下方,雙手探入下方的縫隙,將全身聖氣調動起來,想要將石門託舉起來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張若塵纔剛剛將石門,擡起半尺高。

    突然,石門的表面,浮現出一層赤紅色的光芒,數百道陣法銘紋同時顯現出來,使石門的重量增加了十倍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石門重新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沉重的石門,恐怕只有半聖,才能將它打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吐出一口氣,不再使用蠻力去擡門,開始調動空間的力量,凝聚到右手的指尖,準備撕裂空間,直接破門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站在石門左右兩邊的金屬巨人,像是受到某種力量的刺激。它們的眼睛,旋即睜開,散發出冰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嘩嘩!”

    左側的金屬巨人,向前跨出一步,落下石臺,揮動戰斧,就向張若塵的頸部斜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闖祭臺,死。”

    金屬巨人,乃是“煉器戰士”,擁有巨大的力量,能夠劈殺魚龍第九變的修士。

    煉器戰士手中的破城巨斧,也是一件厲害的戰兵,足有一座小山那麼沉重,即便只是輕輕放在地上,也能將地面壓出一個數米深的大坑。

    兵部之所以將它取名爲“破城巨斧”,就是因爲,只需一斧劈下去,就能將一座城池的防禦大陣和城牆同時擊破。

    以煉器戰士的力量,加上破城巨斧的重量,由此可見,這一斧的威力有多麼強大。

    若是劈在張若塵的身上,就算有流星隱身衣的防禦,他估計也是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身後傳來的強大殺氣,立即將凝聚完畢的空間力量,向身後的方向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臂一揮,撕裂開一道兩米長的空間裂縫,與煉器戰士劈出的破城巨斧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空間的力量,無堅不摧。

    破城巨斧從鋒刃中心的位置斷開,變成兩截。其中一塊斧頭鐵片,從張若塵的頭頂飛出去,嘭的一聲,釘在石門上面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身形向下一沉,一掌打了出去,擊在煉器戰士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煉器戰士倒飛出去,撞在遠處的石壁上,將石壁撞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縫,隨後,又轟然一聲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一尊煉器戰士也是揮動破城巨斧,橫劈了過去,擊向張若塵的腰部。

    看起來煉器戰士的身軀龐大,破城巨斧也是相當沉重,可是,它的速度卻快得驚人,剎那間,破城巨斧就落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現在已經突破到魚龍第六變,又有流星隱身衣的加持,就算是一階半聖,也未必比他的速度快多少,更何況是煉器戰士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右橫移了一步,他的身體,幾乎是貼着戰斧的邊緣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腳步在牆壁上面一蹬,隨即,將一柄金蛇聖劍取出,目光盯向煉器戰士胸口的聖石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將聖石挑出來,煉器戰士自然也就失去攻擊力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煉器戰士再次攻來的時候,張若塵十分精準的一劍刺出,擊在聖石的邊緣位置,將聖石挑了出去。

    後方,先前被張若塵打飛出去的那尊煉器戰士,一拳擊了過來,打向張若塵的後腦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轉身,只是在金蛇聖劍的劍柄上拍了一下,頓時,聖劍化爲一道金色的流光,向後飛了出去,擊在煉器戰士胸口的聖石上面。

    失去聖石,兩尊煉器戰士頓時發出咔咔的聲音,立即縮成一團,變成兩顆拳頭大小的黑色鐵球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黑色鐵球、破城巨斧、聖石,全部收進空間戒指,這些東西都是寶物。

    “剛纔的戰鬥,肯定會驚動天地祭臺中的強者,必須立即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耽擱,再次向石門衝過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空間裂縫劈了出去,在石門上,破開一道兩米寬的裂縫。

    即便是門上的陣法,也擋不住空間的力量。

    逃出石門,張若塵果然是來到古神山的山腳下,眼前是一條寬闊的石板路,在路的兩旁停靠有數十輛古車和蠻獸,在那車上還裝有建造祭臺的材料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六位身穿鎧甲的守衛,整齊站在石門的左右兩側,同時將劍拔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穿有流星隱身衣,在施展身法的時候,卻有真氣逸散出來,因此六位守衛纔會將他發現。

    六位守衛,全部都是魚龍境的修士,在第一時間,同時離地飛起,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們六人各自站在一個方位,組成合擊陣法,隨着劍氣涌出來,形成一個覆蓋方圓十丈的劍氣陣圖,向張若塵籠罩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施展出劍一,揮劍劈了過去,瞬間就將合擊陣法破開。

    強大的劍氣,擊穿六個守衛的鎧甲,留下數十個血孔。

    他們的嘴裏發出慘叫聲,倒飛出去,摔落在地上,無法再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劍,張若塵還是很有分寸,僅僅只是將他們擊傷,並沒有傷他們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停留,施展出身法,快速向前衝出。

    大概,向前疾馳了六百米,進入一片完全被白霧籠罩的叢林,周圍全是直徑兩米以上的巨大古樹,就像是一個個巨人站在霧氣裏面。

    “此地應該就是古神山下的那一處禁地,奎霧林。”

    據說,奎霧林中,常年都被白霧覆蓋,是一座危險的古老叢林,凡是闖進去的修士,就沒有一個能夠活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因此,兩儀宗的弟子,全部都不敢靠近奎霧林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張若塵才明白過來。原來是因爲天地祭臺的入口,隱藏在奎霧林深處,所以,這裏纔會被化爲禁地,任何人都不得闖入。

    小黑從張若塵的衣袖中鑽出來,向外面看了一眼,一雙圓溜溜的貓眼睛滴溜溜的轉動,道:“不對勁,這一座叢林中,佈置有十分高明的幻陣,一時半會,我們恐怕是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祭臺中的強者,很快就會追上來,若是我們被困在奎霧林裏面,無異於是在等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他相當清楚,在奎霧林中,哪怕只是多待一刻,也有可能會被抓住。

    驀地,一道人影,從遠處快速衝來。

    此人展現出來的速度,讓張若塵都感到自愧不如,只是略微推算,就發現,即便他用盡全力逃命,也肯定逃不掉。

    那人,從霧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看清他的容貌,正是劍閣的第六持劍人,齊宏。

    此刻的齊宏,身穿一件黑色的緊身衣,左邊胸口的位置,有一處半尺長的傷痕,將他的肋骨都斬斷了兩根,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齊宏的臉上,露出猙獰的笑容,道:“好小子,你居然也能逃出來,真是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齊宏快速出手,渾厚的聖氣從他的掌心涌出,向張若塵抓了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