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似只是簡單的一爪,可是在張若塵看來,卻如同是天塌了下來,壓在他的身上,使他全身都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半聖的力量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氣,被齊宏的聖威鎮壓了下去,根本無法在經脈中運轉。

    精神力的力量倒是可以使用,可是,就算調動精神力,使用出法術,也肯定不能從一位半聖的手中逃走。還不如暫時隱藏精神力修爲,另外尋找時機,以求逃生。

    齊宏一爪落在張若塵的左肩,將流星隱身衣扯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一爪蘊含的力量,破開了張若塵的護體聖罡,將他打飛了十數丈遠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張若塵的身體將一棵古木的樹幹都撞穿,墜落到枯葉叢中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招,齊宏主是想奪取流星隱身衣,並不是想要殺張若塵。即便如此,他手爪上散發出來的餘波,也將張若塵的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全身一片冰冷,皮膚表面蒙上一層白色的寒霜,凍得只能在地上顫抖。

    左肩的位置,變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劇烈的疼痛,傳遍張若塵的大半個身體。他能夠清晰感知到,一股寒氣,從左肩的傷口,涌入經脈,將他全身的真氣都凍結了起來。

    齊宏捧着流星隱身衣,眼中露出貪婪的神情,手掌不停在上面撫摸,讚歎道:“妙啊!真的是相當妙!難怪以你小子的修爲,也能逃出那一座祭臺,竟是因爲擁有一件如此珍貴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流星隱身衣對半聖也有極大的幫助,只要將它穿上,齊宏就有自信,即便是面對上聖者,也能逃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……是什麼人?爲何……會闖入那座……祭臺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齊宏向地上的林嶽瞥了一眼,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,陰測測的道:“其實,本座並不知道,古神山中,建有一座如此巨大的祭臺。本座是跟在你的身後,進入祭臺內部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跟蹤我?”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不過,很快他就釋然。

    若是一位半聖,想要跟蹤他,的確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很少有半聖,會去跟蹤一個魚龍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齊宏眼中露出冰冷的殺氣,殘忍的笑道:“我不是要跟蹤你,而是要殺你。你應該明白我爲何要殺你吧?”

    “就因爲我擊敗了齊霏雨,觸怒了齊家,齊家就要殺我?”張若塵試探道。

    “齊家?哏哏!那是因爲,你的存在,影響了我教的計劃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計劃?”張若塵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齊宏察覺到說漏了嘴,於是,將說了一半的話,重新吞了回去,笑道:“想要套的本座的話?就憑你的那點小聰明,就敢與一位半聖耍心眼,真是不知死字該怎麼寫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老實說,你的本事的確不小。本座之前想過,派遣下面的人來殺你,但是,最後卻都被我否決。你知道是爲什麼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因爲,他們都殺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齊宏點了點頭,道:“沒錯。你的實力真的相當強大,除非是半聖親自出手,不然,派遣別的任何人都沒有絕對的把握將你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咬牙齒,忍住身上的那股劇痛,艱難的從地上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齊宏將流星隱身衣穿在身上,看到站起身來的張若塵,眼中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,道:“承受了本座的一招‘玄冰斷魂爪’,居然還能站起身來,你小子真的只是魚龍第五變的修爲?”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佈滿白色的寒霜,就連骨骼和肌肉也變得相當僵硬,卻還是努力伸直脊樑,笑道:“若是我沒記錯……玄冰斷魂爪是……是魔教的武技。你是……劍閣的持劍人,從哪裏修煉……到這門武技?”

    齊宏露出冷笑的神情,雙手一攤,十分愜意的笑道:“你認出來又何妨?反正馬上你就會變成一個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齊宏向前跨出一步,徑直施展出“一步千里”的身法武技,剎那間,就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,一掌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藏在張若塵衣袖中的小黑,抓起乾坤神木圖,就要立即將通往圖卷世界的空間之門打開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將它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齊宏在半聖裏面,也是相當厲害的存在,恐怕他和小黑沒有進入圖卷世界,齊宏就已經將乾坤神木圖搶奪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他們逃進乾坤神木圖,也等於是躲進了一條死衚衕。

    就算齊宏不能將它煉化,難道他不能將乾坤神木圖呈送給齊家的家主?

    以齊家那種中古世家的底蘊,要煉化乾坤神木圖,絕對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到時候,張若塵依舊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不想知道,那座祭臺到底有什麼祕密?實話告訴你,我來兩儀宗,就是爲了調查它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齊宏的手掌,頓時停了下來,氣勢凌人的道:“說吧!那座祭臺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又是哪一方的人?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你的談判態度?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齊宏的目光一沉,正要讓張若塵嘗一嘗苦頭,可是,他卻向身後的方向看了一眼,察覺到有人向這個方向追來。

    “暫時先讓你先多活一會兒,待會再慢慢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抓起張若塵,齊宏激發出流星隱身衣的力量,隨即,他就消失在原地,以一種快到極點的速度,衝出奎霧林,向兩儀宗的山門外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概半個時辰後,齊宏帶着張若塵,遠離兩儀宗的勢力範圍,來到一座荒涼的小山,暫時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以半聖的速度,半個時辰內,足以跨越一片遙遠的疆土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件寶衣,讓我的速度提升了一倍,有它相助,即便是聖者恐怕也奈何不了我。”齊宏輕輕的撫摸流星隱身衣,更加喜愛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後,他將張若塵扔在地上,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,道:“說吧!那座祭臺到底隱藏有什麼祕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笑了笑,並沒有回話。

    齊宏也是一笑,頗爲陰沉,道:“小子,是你主動說出來?還是讓本座施展一些極端的手段,親自將你的腦海中的祕密挖掘出來?”

    半個時辰的時間,張若塵已經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將體內的寒氣化解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依舊裝出無法動彈的樣子,一邊拖延時間,一邊有氣無力的說道:“也罷,告訴你也行。不過,你離那麼遠幹什麼?到底想不想知道那座祭臺的祕密?”

    “最好別耍花樣,根本沒有任何用處。”齊宏冷道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就算再怎麼蹦躂,又能掀起多大的浪花?

    齊宏絲毫都不覺得張若塵能夠威脅得到他,因此,也就放心走了過去,停在距離張若塵只剩三步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那麼害怕幹什麼?就不敢再走近一點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齊宏的手中,凝聚出一柄三尺長的冰劍,道:“我若是再走近,就會砍下你的腦袋,使用搜魂祕術,從你的武魂中搜索以前記憶,那種手段簡直就是痛不欲生。你確定要我再向前走近一些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了一聲,從地上坐了起來,順勢又離齊宏近了一些,道:“告訴你也可以,其實,古神山的祭臺,是由池瑤女皇下令建造。不僅僅只是兩儀宗纔有,在崑崙界的另外四域,各大墟界,也有建有相同的祭臺。”

    齊宏顯然是被張若塵的話吸引住,露出驚異的神色,情不自禁的向前跨出一步,連忙問道:“池瑤女皇爲何要建這些祭臺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齊宏的雙腳看了一眼,臉上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,道:“那是因爲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剛剛說了一半,就從衣袖中取出一枚黑色的丹丸,向齊宏扔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黑色丹藥爆裂而開,形成一團黑色的邪氣,將齊宏的身體籠罩。

    即便,齊宏施展出聖光領域,也根本防禦不住,凡是被黑色邪氣沾上的皮膚,立即被腐蝕。

    “什麼東西?”齊宏有些驚恐。

    黑色邪氣,蘊含有十分恐怖的死亡之力,輕鬆穿透皮膚,進入血脈和經脈,開始吞噬他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那黑色邪氣,就是青火玄武體內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青火玄武被孽海之柱鎮壓在海底十萬年,它的聖血裏面,自然也沾染上孽海之柱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提煉玄武聖血的時候,也將聖血中的死亡邪氣分離了出來,交給小黑煉成丹丸,就是準備用來對付半聖級別的強敵。

    當然,半聖的速度極快,發現危險,立即就會遠遁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故意示敵以弱,又將齊宏誘到身旁,即便擁有死亡邪氣煉製的丹丸,也不太可能傷得到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求推薦票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