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齊宏立即盤膝坐下,雙手一合,至於胸口,眉心的位置,浮現出一個神武印記。

    隨着神武印記不停旋轉,一團白色的神聖光華,散發出來,將他的身體包裹,開始全力驅散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丹丸中蘊含的死亡邪氣,畢竟有限,齊宏調動半聖之光,竟然將體內的死亡邪氣,逐漸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“半聖的修爲,竟然如此強大。”張若塵的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丹丸中的死亡邪氣,足以讓十個魚龍第九變的修士,在一瞬間死於非命。但是,齊宏卻強大得可怕,竟然將這股邪氣緩緩的逼了出來。

    趁齊宏還沒有將死亡邪氣完全逼出身體,必須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“劍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金蛇聖劍,身體與劍融爲一體,化爲一道金色的光梭,全力一劍刺向齊宏。

    “林嶽,你未免也太小看半聖,就憑你那點微末的修爲,半聖的一根頭髮,也能斬殺你。”齊宏的嘴巴沒有動,而是使用精神力發出了一道聲音,響徹在周圍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淵靈,斬了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齊宏的眉心神武印記中,飛出一柄白色的聖劍,向張若塵迎了過去。

    白色聖劍,名叫“淵靈”,是齊宏的本命之劍,跟隨齊宏已經一百六十年。

    齊宏在淵靈聖劍中注入有大量聖氣,只要這一股聖氣沒有耗盡,聖劍的劍靈,就能自主對敵人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淵靈聖劍散發出奪目的劍光,揮劍一斬,劈出一道長達數十米的劍氣,將張若塵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柄聖劍,具備的攻擊力,就遠遠超過魚龍第九變的修士,擁有將張若塵殺死的力量。

    劍靈的聲音響起,“小輩,再接本座一劍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三百多道劍氣,同時從淵靈聖劍中涌出來,形成一片呼嘯的劍氣風暴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那混亂的劍氣,在地面,留下密密麻麻的劍痕,如同是要將整座小山都夷爲平地。

    劍氣風暴的中心,淵靈聖劍變得足有三十多米長,門板那麼寬,攜帶一股滅天滅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相當恐怖的力量,可以與歐陽桓的青天魔手的力量媲美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乾坤神木圖打了出來,化爲一張巨大的圖卷,想要將淵靈聖劍收走。

    淵靈聖劍的智慧極高,感受到乾坤神木圖上的那股吸力,立即沖天而起,遠遠的遁走,並不與乾坤神木圖正面硬碰。

    隨即,一個冷沉的聲音響起,笑道:“好小子,你的身上,居然還有一件重寶,既然如此本座就笑納了!”

    wωw. tt kan. C〇

    齊宏依舊盤坐在地上,可是,一道半透明的影子,從他的身上脫離下來,直接站起身,向前跨出了一步,凝聚成一個與齊宏長得一模一樣的人。

    就像是靈魂出竅。

    “半聖分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一變,沒有任何猶豫,立即展開背上的龍翼,以最快的速度向遠處逃去。

    半聖的分身,具有半聖的部分力量,絕不是現在的張若塵可以戰勝。

    雖然,流星隱身衣被齊宏奪走,可是隻要張若塵能保住性命,今後自然還有機會將它奪回來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莫非是神龍半人族的人?”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的背上展開一對龍翼,齊宏分身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手臂一伸,將淵靈聖劍收回手中,向張若塵急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,只見齊宏的分身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兩人一追一逃。

    在中途,他們交戰過四次,每一次,張若塵都是險之又險的遁走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情況很不妙,現在,我們還只是面對一具分身,就已經被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。若是,齊宏的本尊將死亡邪氣完全逼出體外,也追了上來,我們豈不是更加沒有活路?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它早就已經從張若塵的衣袖中鑽出來,站在他的肩上,不斷刻畫出陣法銘紋,向身後的方向打出去,阻礙齊宏分身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時機還不成熟,等到時機成熟,我會使用空間的力量,將那道分身打入虛無空間。”張若塵緊咬牙齒,眼中露出寒光。

    沒辦法,以他現在的修爲,只能動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纔有機會幹掉半聖的分身。

    爲了避免身份暴露,張若塵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,所以必須要相當慎重。

    大概,奔逃了兩千裏。

    張若塵闖入了一片相當奇異的地域,地面上是黑色的泥土,寸草不生。而且,無論是天空,還是地底,居然完全沒有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意味着,一旦闖進去,修士體內的真氣,就會不斷消耗。而且,無法吸收天地靈氣彌補身體的消耗,修士只會變得越來越虛弱。

    如此詭異的地方,張若塵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墜神山脈中,有着很多古老的遺蹟和禁地,其中一些地域,即便是聖者闖進去,也會有很大的危險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闖入的地域,很可能就是一處遺蹟。

    小黑從張若塵的肩上跳了下去,落到地上,用鼻子嗅了嗅。

    在泥土中,它聞到一股血腥的氣味,道:“好古老的氣息,莫非此地是一處中古遺蹟?”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不敢繼續向前奔馳,施展出天眼,擡頭向遠處望去。

    百丈外,一片黑色的雲氣,從地底升騰起來。雲朵的形態,就像是一羣張牙舞爪的厲鬼,蘊含有強大的陰氣,將天眼的光芒都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感覺這裏徘徊着一股兇殺氣息,一旦闖進去,很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。”張若塵的臉色相當凝重,察覺到相當危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後退,但是,纔剛剛轉過身,就發現齊宏的分身從後方追了上來,懸浮離地數丈的位置。

    齊宏分身冷冷一笑,居高臨下的道:“林嶽,將先前那幅圖卷交出來,本座可以考慮,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表現出很輕鬆的樣子,笑道:“是嗎?豈不是還要多謝前輩,饒我不死?”

    “別敬酒不吃吃罰酒。”

    齊宏的眼神一沉,擡起手掌,調動出一股聖氣,快速一掌向下方拍去。

    “開雲掌。”

    開雲掌,本就是一種相當厲害的鬼級武技,由半聖分身施展出來的威力,自然比魚龍境修士施展出來的威力,要厲害得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劍二,沖天而起,與開雲掌激烈的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強勁的掌力,即便是劍二也難以衝破。

    最終,巨大的掌印,將張若塵打飛了出去,飛到百丈之外,落入那一片中古遺蹟的伸深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撐地,另一隻手緊握劍柄,嘴裏不斷淌出鮮血,但是,心中的意志卻相當堅定。

    暗暗的,他將空間領域釋放了出來,覆蓋方圓十里的空間。

    齊宏分身並不想立即殺死張若塵,而是想要將他生擒,使用搜魂的祕術,從他的記憶中尋找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,他抱有這樣的心態,纔給了張若塵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小輩,你還想垂死掙扎?實話告訴你,我的本尊,已經將那股邪氣徹底逼出身體,正向這個方向趕來。你認爲還有繼續反抗的必要?”

    齊宏的分身落到地上,走到張若塵的身前,冷峭的一笑。他猶如是一位審判者,提起淵靈聖劍,刺向張若塵的眉心氣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也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,隨後,手指向前一點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身前的空間,猛烈扭曲了起來。

    淵靈聖劍明明是刺向張若塵,突然,卻發生一百八十度的反轉,竟然向齊宏的分身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齊宏分身露出一絲驚色,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事,於是,沒有任何思考,立即向後疾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先一步施展出“空間崩塌”,使得齊宏分身身後的空間,破裂開來,化爲一個直徑十丈的巨大虛無空洞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碎裂的空間,就像是暴風的風眼,傳出一股強大的吞噬力,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,將齊宏的分身和淵靈聖劍同時席捲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……空間之……力……”

    最後的那一刻,齊宏的分身,終於醒悟了過來。他瞪大了雙眼,就像是看一隻鬼魂一樣的看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片刻後,齊宏的分身和淵靈聖劍,同時被破碎的空間,撕裂成碎片。

    空間的力量,可以毀滅一切物質。

    就在齊宏分身和淵靈聖劍破碎的那一剎那,八百里外,齊宏的本尊,如同是被一招重拳擊中,喉嚨一甜,嘴角流出一絲聖血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區區一個林嶽,居然能夠滅掉我的分身,摧毀我的本命之劍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,分身經歷的一切,本尊都能感知到。

    除非,分身是在一瞬間就被殺死,纔會來不及將訊息傳回給本尊。

    無論是分身,還是本命之劍,一旦毀滅,就會給齊宏造成巨大的創傷。如此程度的創傷,即便服用靈丹妙藥,至少也要花費一年時間,才能徹底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齊宏十分惱怒,以更快的速度,向前飛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