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若是張若塵願意,其實,也能使用龍珠中的佛氣,幫聖書才女凈化體內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只不過,如此一來,他的身份就會暴露。

    一旦他的真實身份,讓聖書才女知曉,依舊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脫離危險?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齊宏的攻擊,越來越兇猛,將地面打得不斷裂開。雲峰盤龍陣的光芒,逐漸變得暗淡,就像是隨時都會破碎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看向張若塵,兩排睫毛向上翹起,露出一個若有所思的神情,問道:「你的精神力強度達到了多少階?」

    「四十四階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其實也沒什麼好隱瞞,聖書才女的修為一旦恢復,要看穿他的精神力強度,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現在若是隱瞞,將來被她發現真相,反而會引起她的懷疑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略微有些詫異,顯然是沒有料到,他在精神力上的造詣也這麼高。

    當然,站在她的高度,四十四階的精神力,也就只是那麼回事。

    她道:「還不錯,只差一步就能成為精神力半聖。你的精神力天賦,不在武道天賦之下。如此一來,也就好辦多了!」

    「聖者大人有什麼計劃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伸出一隻雪白的手,手掌心,湧出一圈淡淡的光華。

    一枚黑色的棋子,從光華的中心,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看似只是一顆小小的棋子,上面卻布滿一粒粒光點。

    若是使用精神力去觀察,就會發現,那些光點,就像是懸浮在宇宙中的星辰,密密麻麻,無法數清。

    她將那一枚棋子,遞給張若塵,道:「這枚棋子,是用一塊聖玉雕琢而成,在其內部,蘊含有我一成的精神力。你若是運用得當,或許可能憑藉棋子中的精神力,擊殺齊宏。」

    「當然,你要切記,棋子中的精神力一旦耗盡,也就和普通的棋子沒什麼區別。我們想要活命,就必須在這之前,將齊宏徹底殺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棋子接了過去,只感覺一股冰冷的力量,從裡面湧出來,鑽進手心,與他的精神力幾乎連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生出一種奇異的感覺,宛如一座全新的精神力寶庫被打開。

    寶庫中,蘊含的精神力,比他的精神力強大數十倍,甚至數百倍。

    現在,他能夠調動那團精神力,化為己用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將她的那柄摺扇,遞給張若塵,道:「這是一件精神力聖器,你只需將精神力注入扇中,就能調動扇中的文字,轉化為攻擊。」

    「不用,那是你的精神力聖器,外人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掌控。我有一件精神力法器,用起來更順手一些,對精神力的消耗也要小一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雷珠取出,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有精神力法器,聖書才女也就不再多言,將摺扇收了回去,隨即,退到遠處的一座墓碑後面,盤膝坐下,開始全力壓制體內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齊宏將最後一擊打出,終於攻破雲峰盤龍陣。

    此刻的齊宏,全身鮮血淋漓,披頭散髮,面目相當猙獰,氣喘吁吁的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乾笑道:「陣法都已經被老夫攻破,你小子怎麼還不逃命?」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道:「我為什麼要逃?你現在不僅受了重傷,而且,體內的聖氣也消耗過度,還能發揮出多少力量?」

    齊宏笑得更加大聲,就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不屑的道:「就算老夫只剩最後一口氣,要殺你,也只是輕而易舉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齊宏急速沖了出去,身法速度快得如同閃電,一拳擊向張若塵的胸膛。

    強大的拳勁,形成一個前小后大的葫蘆形狀,不停旋轉了起來。只要擊中張若塵,必定能夠讓他的身體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「來得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捏著棋子,一隻手捏著雷珠,九十九條碗口粗的雷電凝聚了出來,宛如九十九條電龍,將他完全包裹在中心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齊宏的臉色驚變,道:「怎麼可能……」

    九十九條雷電凝聚成一個電球,向齊宏攻擊了過去,瞬間就將葫蘆形的拳勁擊碎。

    混亂的雷電力量,宛如潮水一樣,將齊宏的身體吞噬。

    「劍二。」

    齊宏的雙手,合在一起,至於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頓時,一陰一陽兩股力量涌了出來,圍繞他的身體快速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太極印記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隨即,齊宏向上空直衝而起,化為一根劍氣光柱,竟然將雷電破開,逃遁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不愧是劍修,都已經傷得這麼重,居然還能衝出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凝聚精神力,心中默念一聲:「大地毀滅電海。」

    這是一種二級雷電法術,可是藉助棋子中的精神力施展出來,卻爆發出極其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整個天空,完全化為雷電海洋,發出噼啪的聲音,將齊宏鎮壓得急速墜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強大的雷電力量,將周圍的墓地完全包裹進去,地面上,電光就像是火蛇一樣在蠕動。其中一些雷電,更是鑽進了墓中。

    說也奇怪,墓中也不知有著什麼東西,竟然將周圍的雷電之力,全部都吸收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所有注意力,全部都集中在齊宏的身上,不敢有半點分心,暫時也就沒有注意到那些古墓的變化。

    齊宏全身焦黑,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即便有流星隱身體護體,剛才那一擊,也讓他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創,皮膚和血肉變得焦炭,還在流動著一絲絲電紋。

    齊宏的臉完全變得血肉模糊,躺在地上,身體顫抖著,道:「老夫已經傳訊給了齊家的……聖者,他老人家很快就會……就會趕到這裡。林……岳……,你若是敢……殺老夫,齊家的聖者,一定……會將你挫骨揚灰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一笑,一掌打了出去,擊在齊宏的額頭位置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齊宏的頭顱裂開一道血紋,眉心中的氣海,也隨之破碎。

    氣海中,飛出一團白色的光球,散發出明亮的聖光,向天邊逃遁而去。

    那是齊宏的半聖之光,不僅具有半聖的聖魂,還蘊含半聖的全身聖力。

    「想要逃,哪有那麼容易?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如意寶瓶取出來,向半空打了出去,飛到半聖之光的上方。

    半聖之光中發出凄厲的慘叫聲,劇烈的晃動,卻還是抵擋不住如意寶瓶的力量,被收進了瓶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將如意寶瓶收回手中,他的身後,就傳來聖書才女的聲音:「那是一件空間寶物?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寶瓶蓋上,十分鎮定,轉過身向她盯了一眼,點頭道: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倒也沒有生疑,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這樣的寶物都能得到,你的氣運還是不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那枚黑色棋子取出來,遞給她,道:「棋子還你,裡面的精神力,大概只消耗了五分之一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向棋子盯了一眼,美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彩,道:「先放在你那裡,恐怕接下來我們還有一場硬仗要打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客氣,將棋子先收了起來,問道:「你將那股邪氣煉化沒有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抿了抿嘴唇,搖頭道:「那一股邪氣十分古怪,憑藉精神力根本無法將它煉化。恐怕得回到兩儀宗,請武道聖者出手,才能夠將其煉化。」

    「事不宜遲,我們現在就回兩儀宗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不急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眼中露出思索的神情,隨即盯向張若塵,道:「我有一個問題,得先問你。」

    「請問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齊宏為何要殺你?」

    即便修為全失,聖書才女的那雙眼眸,也充滿智慧光芒,仔細盯著張若塵的雙眼。

    其實,聖書才女對張若塵還是有一些懷疑。

    只是因為張若塵救過她,而且她現在修為全失,所以才沒有直接審問張若塵。而是換了一種更加柔和的方式,從側面試探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道:「因為,我查出了一些東西,矛頭直指齊宏,甚至整個齊家。齊宏想要滅口,所以,才會殺我。」

    「你查出了什麼?」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頓了頓,才說道:「齊家與魔教很可能有一些不可告人的關係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眼睛一亮,問道:「有證據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「若是有確鑿的證據,我早就已經稟告給宗門,怎麼可能私自追查?我正是因為想要找出證據,所以,才會跟蹤齊宏,一直進入到古神山中的那座祭台。後來,我被齊宏發現,便遭到他的追殺。聖者大人,你不會在懷疑我吧?」

    「當然不是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淺淺的一笑,道:「其實,我也掌握了部分關於齊家的秘密,知道的東西,或許還要比你多一些。這件事,比你想象中,還要複雜得多。只不過,論劍大會在即,不想打草驚蛇,才暫時沒有深入調查。」

    「本來是準備論劍大會後,再去慢慢收集證據,調動各方面的人手,布置一張網,將他們斬草除根。卻沒想到,他們自己卻先蹦躂了出來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