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齊宏雙腿一軟,立即跪在地上,渾身顫抖了起來,哀求道:“才女大人饒命,我是跟在林嶽的身後,纔會進入那座祭臺。祭臺中的秘密,我是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齊宏似乎真的很害怕,不停磕頭,額頭與地面撞得嘭嘭的響。

    “一位半聖,居然下跪磕頭,這個老傢伙有那麼懼怕聖書才女嗎?”後方,張若塵的臉上,流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目光,向林嶽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在天地祭臺裡面,她也的確發現林嶽留下的氣息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如何能夠闖入天地祭臺,而且,還能逃出去?

    就在這時,齊宏豁然擡起頭來,眼中露出冷笑,雙腿在地上一蹬。

    嗖的一聲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以半聖的修爲,加上流星隱身衣的速度,只是一瞬間,齊宏就衝到聖書才女的身前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是精神力成聖,雖然修爲相當強大,可也有十分明顯的弱點,她並沒有修煉武道,肉身體質僅僅只是比普通人強大一點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出其不意的靠近她,齊宏只需要手指一點,就能將她殺死。

    先前的“道”字,擊在齊宏的身上,其實,字上大半的力量都被流星隱身衣抵消,齊宏並沒有受多重的傷。

    之所以表現出受了重傷的樣子,完全就是在麻痹聖書才女,爲偷襲做準備。

    “什麼狗屁聖書才女,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齊宏凝聚出一道指劍,施展出劍二,刺向聖書才女的眉心。

    眼看劍尖,就要擊穿聖書才女的頭顱。聖書才女卻依舊從容鎮定,不慌不亂,只是手腕一抖,將那柄摺扇打開,向前一扇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摺扇上,飛出數百個文字。

    每一個文字,皆蘊含強大的力量,嘭嘭,同時擊在齊宏的身上。齊宏的胸口,頓時凹陷了下去,不知有多少根骨頭被打碎。

    他的背部,不斷凸起,涌出一根根血柱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齊宏墜落到地面,砸出一個直徑十丈的大坑。他的半聖之體已經被打得破破爛爛,找不出幾根完好的骨頭。

    那數百個文字,又飛了回去,衝進摺扇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半聖,也敢偷襲聖者,死有餘辜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手中的摺扇,不知何時,沾染上了一團黑色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死亡邪氣從摺扇上涌了出去,流向聖書才女的手臂。只是一瞬間,那一隻雪白的玉手,就被邪氣腐蝕,變成死黑色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只是血肉凡胎,沒有半聖的血氣強盛,一旦被死亡邪氣侵入身體,就很難抵擋。

    片刻後,死亡邪氣急速蔓延,將聖書才女的身體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死亡邪氣開始吞噬聖書才女的精神力,化爲一根根黑色觸手,滲透進皮膚,進入她的血液,隨着血液在全身流轉。

    大坑中,齊宏翻身而起,全身鮮血淋漓,卻發出陰沉的笑聲,“真是一件寶衣,承受精神力聖者的一擊,老夫居然沒死。”

    隨即,齊宏再次從地面上衝了起來,飛到半空,一掌擊在聖書才女的頭頂,頓時將她打得身體一軟,倒在墓碑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齊宏的臉有些猙獰,落到墓碑上方,狠狠的一腳踹在聖書才女的小腹位置,將她踢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飛下墓碑,墜落在地上,掀起一大片塵土。

    哇的一聲,聖書才女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捂着小腹的位置,蜷縮在地上,很顯然是承受了巨大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高貴,很了不起,怎麼也有今天?即便你是九天之上的玄女,老夫也要將你打落凡塵。”

    齊宏獰笑了一聲,一把抓住聖書才女的頭髮,向前一拖,使她的頭撞在不遠處的一塊墓碑上面,鮮血不斷從頭頂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剛纔的激烈衝撞,使聖書才女腰部的那根腰帶斷裂,白色的衣袍散亂的敞開,領口的位置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。向下看去,兩團飽滿的酥.峰,其中一小半從月白色的胸.衣中露了出來,形成一道誘人的溝壑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不僅僅只是美貌動人,那股文雅的氣質,也是舉世罕見,即便是對聖者,也在巨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一位讓無數聖者都傾慕不已的絕色美人,就倒在地上,宛如一隻嬌嫩的羊羔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這樣的視覺衝擊,激發出齊宏藏在內心深處的欲.望,眼中露出淫邪的光芒,大笑一聲:“果然是一個絕世美女,就這樣殺了你,老夫都覺得有些可惜。既然如此,不如在死之前,先讓老夫看一看聖書才女的嬌軀,是不是也有臉蛋那麼美?嘎嘎!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精神力的確強大,可是,畢竟也是一個女子,見到滿臉淫邪的齊宏一步步逼近,心中當然也無比恐懼。

    她努力調動精神力,想要施展出法術,將齊宏擊殺。

    但是,她越是着急,卻越是無法將精神力凝聚,反而遭受死亡之氣的反噬,嘴裡再次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齊宏一把抓住聖書才女的下巴,將她的那張傾國傾城的臉蛋擡了起來,睫毛彎翹,眼眸明亮,瓊鼻晶瑩,即便是技藝最精湛的能工巧匠,也難以雕琢出如此美麗的仙顏。

    齊宏笑道:“能夠與聖書才女睡一覺,恐怕是整個崑崙界的男人都夢寐以求的事,今天,就讓老夫先來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隨即,齊宏的手向下一伸,刺啦一聲,將聖書才女的那一件外衣撕碎,顯露出一具凹凸有致的雪白嬌軀,光滑的香肩,胸臀都十分挺翹,柳腰卻是纖細而柔韌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沒有修煉武道,又或許是常年經受詩書的薰陶,聖書才女的肌膚相當細膩,可謂是吹彈可破。

    齊宏並不急着將聖書才女拿下,對付這種高貴的女子,就是要慢慢的玩,一步步打擊她的尊嚴。直接就壓到她的身上,有什麼意思?

    “齊宏,你若是敢動我一根手指,我向你保證,你們齊家必定萬劫不復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聖書才女,單手捂住胸口,守住最後的胸.衣,緊咬着貝齒,不斷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從修煉至今,她一直都沒有遭遇過挫折,在她的身邊,只有掌聲和誇讚。

    成爲女皇身邊的九天玄女之一後,她的地位更是攀升到了頂點,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受到無數人的敬仰。即便是聖者,在她的面前,也得低頭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她從未想過,竟然會落入這樣的境地。

    齊宏看到聖書才女半.裸的嬌軀,心中的邪.火變得更加旺盛,笑道:“想要威脅老夫?你得先從老夫的手中逃出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齊宏一邊淫笑,一邊伸出一隻手,向聖書才女的胸口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從墓碑後面閃了出來,將虛空劍刺出去,穿過指縫,向前一劈,將齊宏擊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橫劍而立,將聖書才女擋在了身後,冷笑一聲:“齊宏前輩,以前真沒看出來,你竟然還是一個老色鬼。就你這樣的品行,也有資格做劍閣的持劍人?若是今天的事傳出去,你老人的名聲,可就毀於一旦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見齊宏被擊退,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當然,她也很清楚,林嶽肯定不是齊宏的對手,因此,趁這短暫的時間,立即開始凝聚精神力。

    虛空劍極其鋒利,破開了齊宏的肉身防禦,在他的手掌上留下一道血印子。

    而且,聖書才女先前就已經將齊宏打成重傷,所以,憑藉張若塵的修爲,才能一擊得手,將他擊退。

    齊宏看了看手掌上的血痕,咯咯的一笑,道:“真是一個壞事的小子,看來得先殺了你才行。”

    齊宏將雙手同時擡了起來,開始凝聚聖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會與齊宏硬碰硬,一位半聖,即便受了重傷,也不是他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“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把抓住聖書才女的手腕,拉着她,向墓林的深處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齊宏的雙掌,同時向前一推,形成一股強烈的氣浪,將周圍所有墓碑全部卷飛了起來,向前方的二人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看了一眼,只見強大的氣勁,如同潮水一樣洶涌而來。

    那是半聖的全力一擊,若是被擊中,必定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臂,抱住聖書才女的腰肢,雙腿彎曲,向下一蹬,猛然向前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聖書才女上半身僅僅只是穿了一件單薄的胸.衣,腰部完全赤.裸,張若塵的手,按在那充滿彈性的腰部,兩人的肌膚,可以說是完全貼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特別是,她胸口那一對飽滿的酥峰,直接壓在張若塵的胸膛位置,顯得十分寬闊和結實,給她一種十分異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即便是矜持的聖書才女,此刻,那張俏臉也是微微發紅。

    不過形勢危急,她倒也沒有抗拒,只是伸出雙臂,微微撐開張若塵的胸膛,舒緩胸前的壓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聖書才女,衝進小黑已經佈置好的陣法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小黑的兩隻爪子,向着地面按了下去,釋放出真氣,將陣法銘紋激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