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那雙星眸的深處,閃過一抹殺氣,隨即道:「關於齊家的事,你就不要再參合進去,朝廷和兩儀宗會收拾他們。就你現在那點修為,齊家要殺你,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般輕鬆。」

    小黑有些不屑,嘀咕了一句:「真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,裝什麼大尾巴狼?若不是他出手救你,你也如一隻螞蟻一樣被齊宏給碾死。說不定,比碾死還要慘一些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額頭上冒黑線,若不是修為全失,肯定是要狠狠的教訓這一隻貓。

    「住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呵斥了一句,隨即,向聖書才女看過去,笑了笑,道:「聖者大人見諒,這一隻貓就是嘴欠抽,經常犯渾,別跟它一般見識。」

    現在,聖書才女修為全失,必須要借住張若塵的保護,才有可能逃出去,自然也就沒有多去追究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「我們現在若是回兩儀宗,恐怕在半路上就會被截住,無異於自尋死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凝重,道:「聖者大人莫非真的相信,齊宏臨死前說的話?」

    他又道:「這一座中古遺迹相當詭異,能夠封鎖一切氣息,就連傳訊光符,也傳不出去。我認為,齊宏不太可能,將消息傳回了兩儀宗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道:「你沒有達到半聖的境界,當然不能理解半聖的一些手段。傳訊光符做不到的事,半聖的聖念卻能做到。」

    「現在,我們唯一的活路,就是藏身在這一座中古遺迹裡面,等待朝廷和兩儀宗的救援。」

    「你說得沒錯,這一座遺迹,的確相當詭異,能夠封鎖一切氣息,可以說,對我們十分不利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換一種想法,正是因為這裡環境,即便齊家的聖者闖入進來,想要找到我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也覺得聖書才女的分析,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齊宏身上的流星隱身衣扒了下來,重新穿在身上,除此之外,就沒有再搜出有價值的東西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就站在一旁,神態優雅,氣質聖潔,看到張若塵搜索完畢,才淡淡的道,「你真的是窮瘋了!死人的東西,居然也要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看了一眼,道:「為什麼不要?你以為每個修士都跟你一樣,從小就不缺修鍊資源?」

    「就比如,我收取了齊宏的半聖之光,將其煉化,至少可以讓我在短時間內,突破一個境界。若是沒有半聖之光,我想要突破一個境界,不知還有修鍊多久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對你而言,想要得到一團半聖之光,只需要一句話,自然就有人去拍賣場中給你買回來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想要死人的東西,整個崑崙界,不知有多少人排著隊想要去爭搶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收起了笑容,突然有些明白,以前的確有些太過養尊處優,或許正是因為如此,才會遭遇這一次劫難。

    「你說得沒錯,受教了!若是我們能夠逃出去,我一定會送給你一次大的機緣,算是償還欠你的人情。」

    林岳表現出來的實力,已經得到聖書才女的認可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已經暗暗做出決定,將林岳定為九位界子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搖頭一笑,對聖書才女所謂的機緣,並沒有什麼興趣。反正現在天地祭台的存在,已經基本確認,可以說,他已經沒有必要繼續留在兩儀宗。

    今後還會不會有林岳這個人,也是兩說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身份沒有暴露,張若塵是打算等到論劍大會結束以後再離開。畢竟,他在兩儀宗得到了很多好處,學習到了很多東西,至少要懂得回報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地底傳來一股異動,頓時停下腳步,立即抓住聖書才女的手腕,將她拖到了身後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要幹什麼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向張若塵瞪了一眼,使勁想要甩開他的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將她的手,抓得更緊,臉上露出戒備的神情,道:「別動,有古怪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見張若塵不像是故意輕薄她,於是,就沒有再掙扎,也開始觀察周圍,想要知道張若塵到底發現了什麼?

    雖然,她的修為全失,感知能力變得與普通人相差無幾,可還是有不俗的眼力,很快就察覺到一絲不對勁。

    「難到是亡靈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臉色,變得有些蒼白,道:「林岳,你快打開天眼,或許會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心,冒出一個白色光點,化為一隻豎眼,向四周看去,頓時看到以前從未見過的恐怖畫面。

    只見,四周的墳墓中,衝出一道道人形的虛影,全部站在墓碑前方,面目猙獰,散發出陰森森的氣息。

    離張若塵最近的一隻陰靈,就站在左側的十丈外,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嫗,彎腰駝背,身材佝僂,顯得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早就聽說,天眼可以看到鬼魂,張若塵也有一定的心理準備,可是真正看到,卻還是讓人感到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武魂和鬼魂有著明顯的不同。

    武魂是「生魂」,可以幫助修士調動天地靈氣,轉化為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鬼魂是「亡靈」,不具備調動天地靈氣的能力,卻能夠吞噬別的鬼魂,甚至吞噬活人的靈魂和武魂,不斷增強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,鬼魂成長到一定級別,不僅能夠吞噬武魂,還可以發揮出實質性的攻擊。

    遇到一隻普通鬼魂,玄極境武者的真氣,就能將它打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要是遭遇上陰兵鬼將,麻煩就大了。

    很顯然,從墳墓中飛出來的絕對不是普通鬼魂,每一隻都散發出十分強大的陰氣,讓人感覺置身於修羅地獄。

    「怎麼突然冒出這麼多的亡靈?」小黑也能看見亡靈的身影,眼珠子不停轉動。

    離張若塵最近的白髮老嫗,豁然抬起頭來,白髮的下方竟然一片漆黑,完全沒有臉,只能看見眼眶位置有兩團青色的鬼火。

    「沙沙!」

    白髮老嫗咯咯的一笑,化為一道黑色殘影,向張若塵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沒有開天眼的修士,若是站在一旁,卻根本看不見白髮老嫗,只能看見一股強勁的陰風,向張若塵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真氣,凝聚掌力,向前拍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腹下方的那個漩渦,快速轉動,釋放出一股陽剛之氣,從掌心湧出來,形成一片赤紅色的火雲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遭受掌力的衝擊,嘴裡發出刺耳的慘叫聲,鬼體快速分解,化為一縷縷黑色的鬼氣。

    陽剛之氣對鬼魂的確具有極強的壓制力,可是,白髮老嫗卻不是一般的鬼魂,承受張若塵的一掌,竟然沒有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黑色的鬼氣穿過掌力,在張若塵的面前,又凝聚出鬼體。

    雖然鬼體變得暗淡了一些,卻依舊十分凶厲。

    「居然沒死。」張若塵的心中略驚。

    電光火石間,張若塵立即做出應對的策略,將聖氣注入流星隱身衣。旋即,一片白色的光華,從流星隱身衣上面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「哧!」

    白髮老嫗一爪擊在張若塵的胸口,與流星隱身衣的光華接觸,立即出現一圈圈細微的能量漣漪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雙掌同時打了出去,手臂一合,將白髮老嫗夾擊在兩道掌印的中間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白髮老嫗的鬼體,再次爆裂。

    這一次,就連鬼氣也被掌力完全震散,真的是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發出一聲悶聲,向後退了一步,胸口有些隱隱作痛。白髮老嫗剛才的一爪,讓他也受了一些輕傷。

    「沒事吧?」聖書才女問道。

    「無妨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剛才是我太大意,沒有想到那隻亡靈如此厲害,被擊散鬼體,鬼氣還能重新組合,因此,才有些措手不及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何等聰慧,雖然林岳沒說,其實她也知道,剛才那種情況,林岳若是要閃避,完全可以避開那隻亡靈的攻擊。

    林岳之所以沒有避開,那是因為,她就站在他的後面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這個傢伙,還是挺不錯,至少脊梁骨還是挺硬,不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分析道:「剛才與你交手的亡靈,應該是一隻鬼將。」

    「鬼將分為三個級別,陰煞、凶煞、無常。」

    「其中,陰煞的實力,堪比魚龍第一變到魚龍第七變的修士。」

    「凶煞的實力,最弱也是魚龍第七變,最強的凶煞,甚至可以與一階半聖抗衡。」

    「至於無常,不僅具有半聖級別的實力,而且,還能凝聚出實質的身體,即便是混跡在人群中,也很難被發現。」

    「剛才那隻亡靈,我估測該是凶煞的級別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冷冷的向四周圍過來的鬼魂看去,道:「如此看來,它們都應該是凶煞,希望不要冒出一個無常才好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我的修為能夠恢復一成,一口浩然正氣,足以讓它們全部灰飛煙滅。」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虛空劍提在手中,身上的氣勢,逐漸變得銳利,道:「走吧!小黑你負責保護聖者大人,我來開路,無論如何也要殺出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還得借用聖書才女的力量,去對付齊家。若是她死在這裡,張若塵就算逃出這座中古遺迹,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再危險,現在也不能將她丟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前,將體內的那股陽剛之氣,完全釋放出來,與自身的聖氣融為了一體。頓時,他的身體周圍,出現一片赤紅色的火雲。

    修鍊成龍象般若掌的第七掌,張若塵身上的陽剛之氣,達到常人的十倍。

    當陽剛之氣與聖氣結合在一起,對鬼魂具有相對強大的殺傷力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