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印不斷擊出,將撲過來的凶煞,一一擊退出去。

    陰煞之氣和陽剛之氣兩股截然相反的力量,在墓林中,不斷衝撞,發出陣陣的轟鳴聲。

    凶煞的數量,初步估算也有三百多隻,每一隻的實力都比魚龍第七變的修士強大。如此多凶煞聚在一起,若是同時打出一擊,恐怕就算是弱一些的半聖也要隕落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些凶煞的智慧程度很低,既沒有使用合擊陣法,也沒有統一發起攻擊。它們戰鬥方式,顯得極爲混亂。正是因爲如此,纔給張若塵殺出重圍的機會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鐘,張若塵一路轟殺,不斷向墓林深處闖去。

    大概前行了兩千米,終於到達凶煞羣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叮噹!”

    陰風吹來,鈴鐺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那鈴鐺聲初時聽起來,還頗爲悅耳,可是很快就越來越急促,變得相當刺耳,聲音也越來越響亮,傳遍周圍數十里。

    聽到鈴鐺聲,即便是張若塵,也感到腦袋有些刺痛,眼前一陣昏黑。

    “鈴鐺聲是由一件鬼器發出,能夠攻擊修士的武魂。”聖書才女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靈魂,早就已經被精神力洗練,化爲了聖魂,自然不受鈴鐺聲的影響。

    還好張若塵的武魂也不弱,若是換成別的魚龍第九變修士,恐怕就在鈴鐺聲響起的時候,武魂就已經離體飛了出去,變成一具活死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龍珠中的聖龍之氣和佛氣,涌向眉心的氣海,將武魂守護在佛光中,暫時將鈴鐺聲抵擋住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右手小指,戴有一枚綠色戒指,散發出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當她看到,綠色戒指的光芒在閃爍,旋即露出凝重的神情,道:“辟邪戒在示警,說明在我們的周圍,應該是有一隻十分厲害的凶煞,甚至,有可能是無常。”

    就連一貫天不怕底部的小黑,此刻也露出懼色,道:“一些厲害的凶煞,實力堪比一階半聖,不是我們可以應付。若是遇到一位無常,恐怕我們全部都要交代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回想,墳墓中的凶煞,很可能是吸收了雷電的力量,才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因此,他就算掌握有那枚蘊含龐大精神力的棋子,也不敢輕易使用,要不然,很可能會將更多凶煞招惹出來。

    “小黑,你先帶聖者大人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看向四周,尋覓鈴鐺聲的方位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略微一怔,道:“你不一起走?”

    “我來斷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很清楚,張若塵有着一些底牌,當着聖書才女的面無法使用,所以,立即催促道:“女人就是麻煩,總是那麼婆婆媽媽,快跟本皇一起離開,反正你留下來也只能是他的累贅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一雙秀目向小黑瞪了一眼,卻也清楚,那隻肥貓說得沒錯,以她現在的狀態,即便留下來也幫不上忙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將手指上的辟邪戒取了下來,遞給張若塵,道:“這枚辟邪戒,對你應該有一些用處。”

    隨即,聖書才女就與小黑,向前衝去,消失在墓林深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辟邪戒捏在手中,能夠聞到,戒指上,還有着淡淡的餘香。

    當他將辟邪戒戴在手指上面,頓時,在他的身體周圍,出現一層無形的屏障,將那邪異的鈴鐺聲抵擋住。

    “聖書才女身上的護身寶物倒是不少,若不是遇到死亡邪氣,別說是齊宏,就算是聖者偷襲她,也未必能夠成功。”

    死亡邪氣相當特殊,任何護身寶物都無法將它擋住。

    即便是公認的防禦第一的玄武,也抵擋不住。就像那隻青火玄武,不就是被死亡邪氣活活鎮死?

    “叮叮!”

    隨着鈴鐺聲越來越響亮,三個呼吸的時間後,張若塵終於看到聲音的源頭。

    遠處,一隻七米高的巨大三頭犬,從凶煞羣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它的脖子上,掛有一隻拳頭大小的紫黑色鈴鐺。

    鈴鐺的表面,印有一個骷髏頭的印記,在光芒閃爍的同時,一些奇異的紋印,也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隻不太一樣的凶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看出,那隻三頭犬,乃是三隻十分強大的凶煞的結合體,散發出來的陰氣相當恐怖,讓人感到不寒而慄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三頭犬的身軀,完全被一片陰氣雲包裹,急速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陰氣,將別的凶煞,衝擊得向兩旁飛了出去,爆發出來的氣勢,簡直是恐怖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龍象般若掌第七掌,龍象神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腿一沉,猶如一隻神象立於大地,雙臂同時擡起,將體內的聖氣和陽剛之氣同時調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他的身體,剎那間,變成赤紅色,就像是一塊人形的鐵塊被燒得通紅。

    兩隻手掌向前推了出去,與三頭犬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張若塵倒飛了出去,落到三十丈之外,在地面上,一連踩出十七個深深的腳印大坑,才穩住後退的步伐。

    三頭犬身上的陰煞之氣,被掌力熔蝕了一部分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竟然也被掌力震得向後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三頭犬的力量,可謂是相當強橫,一階半聖在不使用武技和聖器的情況下,估計也就和它的實力差不多。

    雖然落入下方,可是能夠將它擊退,也讓張若塵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魚龍第六變的修爲,加上流星隱身衣,若是施展出所有底牌,未必就比這隻三頭犬弱多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將虛空劍取出,橫劍而立,道:“來吧!讓我見識一下,你有多強的實力?”

    看見虛空劍,三頭犬的三雙眼睛,同時露出懼怕的神色,緩緩的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沒想到三頭犬竟然如此不濟,於是,主動向前追擊。

    “劍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流星隱身衣的速度,化爲一道流光,衝到三頭犬的身下,揮劍就向它的脖子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三頭犬正中間的那顆頭顱被虛空劍斬斷,還沒有掉在地上,就化爲一團黑色的鬼氣。

    三頭犬並沒有反擊張若塵,反而逃得更快,很快就衝進凶煞羣。

    那些凶煞,看見張若塵手持虛空劍,也都不斷後退,嘴裡發出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它們居然懼怕虛空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原因,將虛空劍擡了起來,仔細的看了看,發現劍體上的光芒閃爍得更快。

    莫非這一片墓林中的亡靈,竟然和千骨女帝有什麼關係?

    先前的連番戰鬥,讓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和聖氣消耗了大半,而起,在這座中古遺蹟裡面沒有天地靈氣,也就無法彌補那股消耗。

    此刻,竟有一股虛弱感,傳遍全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追上去廝殺,既然虛空劍將它們震懾住,那麼,他也準備撤離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卻在地上,看見一隻紫黑色的鈴鐺,正是三頭犬脖子上掛的那一個。先前,張若塵將三頭犬的脖子斬斷,鈴鐺也跟着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鈴鐺撿起來,剛剛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股冰寒的煞氣,就向他體內鑽進去,腦海中,立即出現無數鬼嚎的聲音,讓人感到胸悶頭暈。

    突然,辟邪戒散發出綠色的光芒,涌了出去,將那股煞氣驅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逐漸變得清澈,立即調動龍珠中的佛氣,將鈴鐺包裹了起來。鈴鐺上的煞氣,遇到佛氣,就像是火焰遇到了水,很快就完全消散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件邪乎的鬼器,也不知是用什麼材料煉製出來?那麼又是人類煉製出來?還是鬼魂煉製出來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鬼怪的瞭解並不多,不過,聖書才女和小黑卻像是知道很多東西,帶回去讓他們看一看,說不定能夠找出答案。

    收取鈴鐺,張若塵便取出兩枚靈晶,捏在手中,一邊吸收靈晶中的靈氣,補充消耗的真氣;一邊施展出身法,向墓林深處快速追趕上去。

    不久,三道人影,闖入進中古遺蹟,趕到墓林的邊緣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,乃是齊家的三位老祖,齊乾坤、齊道、齊雲。

    其中,齊乾坤已經修煉成聖,乃是兩儀宗七十二院之一鎮魔院的院主。齊道和齊雲也是兩儀宗的半聖祖師,身居高位,實力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齊雲看上去頗爲年輕,外表大概四十來歲的樣子。他率先闖入進墓林,在邊緣的位置,將齊宏的屍體找到。

    “齊宏居然已經死去。”

    齊道的臉色,略微一變,又道:“他以聖念,將消息傳回兩儀宗的時候,不是聲稱,已經將聖書才女打成重傷?怎麼還會慘死?”

    齊乾坤的頭髮,一半雪白,一半烏黑,手中撐着一根木質的柺杖,聲音頗爲沙啞,冷道:“齊宏不知天高地厚,居然敢獨自一人對聖書才女下手,聖者和半聖之間的差距,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,聖書才女一不小心被他偷襲成重傷,要殺他,也只是伸一伸手指的事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