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向聖書才女盯了一眼,發現她依舊相當鎮定,沒有一絲慌亂,心中暗自猜測,莫非她還有什麼底牌?

    齊乾坤仔細的看了聖書才女一眼,見她的身上只是穿着一件血跡斑斑的道袍,便是笑了起來,道:「才女大人,你都已經受了重傷,卻還要裝出這麼強勢的樣子,到底累不累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眼眸輕輕眨巴了一下,似笑非笑的道:「你認為我是在故作強勢?」

    齊乾坤十分自信,沙啞的笑道:「你若是在全盛時期,也不必藏身在屍河,恐怕早就已經回兩儀宗,調遣各方勢力對付齊家,怎麼可能還在這裏跟本聖交談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點了點頭,道:「分析得不錯,由此可見,你是一個聰明人。只可惜,聰明人卻容易被聰明誤,就像我一樣,若不是自以為能夠掌握一切,也不會遭到齊宏的暗算。」

    齊乾坤的雙眼一眯,咧了咧嘴,道:「你要知道,在這殞神墓林裏面,能夠蒙蔽天地間的一些規則。就算我殺了你,女皇恐怕也是不會知曉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着急就要動手了嗎?齊乾坤,你的耐心,未免太差了一些。」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「你想要拖延時間……哏哏,本聖不會給你逃走的機會。」

    齊乾坤身上的氣勢變得更加強盛,舉起聖木杖,向地面一擊,頓時,那座太極印記快速旋轉,飛出密密麻麻的劍氣,足有七、八千道。

    「劍三!」

    每一道劍氣,皆是凝聚成一柄三尺長劍,化為一條劍氣洪流,發出嘩嘩的聲音,向屍河上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站在小舟上,向上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那七、八千道劍氣,就像是一片流星雨從天空劃過,直衝而下,散發出讓人絕望的氣息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!」

    小黑向張若塵傳音,示意他快打開乾坤神木圖的空間之門,逃遁進去。

    聖者的一擊,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抵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向聖書才女看去,卻見她的臉上沒有絲毫懼色,反而還帶有淡淡的笑容,不像是正在面對死亡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一個可能,於是,暫時沒有動用乾坤神木圖,準備繼續觀望。

    驀地,聖書才女的手臂一抖,手中的摺扇展開,向前一揮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摺扇中,上萬個文字,同時飛了出去,與七、八千道劍氣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,劍氣全部破碎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將摺扇向下一壓,晶瑩的紅唇中,吐出一個字:「鎮。」

    那些蘊含聖氣的文字,排列組合在一起,連接成一篇經文,向齊乾坤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劍四!」

    齊乾坤伸出一根手指,向上空一點。

    地面上,黑白雙色的太極印記,光芒暴漲,將整個天地都映照得一半黑夜,一半白晝。

    黑夜和白晝交界的位置,飛出一柄聖劍,向上一衝,爆發出無比銳利的力量,將文字凝聚成的經文撕裂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齊乾坤的身形一閃,從裂口中飛了出去,懸立在半空。

    聖劍,飛行了一圈,重新落入齊乾坤的手中,凝聚成一根聖木杖。

    那根聖木杖,相當扁平,下方十分尖銳。若是不仔細觀察,很難看出,它,竟然是一柄聖劍。

    齊乾坤頗為震驚,道:「你沒有受傷?」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齊乾坤,就算是張若塵和小黑也有些驚訝,根本不知道,聖書才女的修為,是什麼時候恢復?

    「我本就沒有受傷,只是精神力遭到一股邪氣的壓制,所以才會避着你們。當然,我已經使用了一些手段,將邪氣逼出身體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看出他眼中的疑惑,淺淺的一笑,「還得多謝你,若不是你將那隻鈴鐺交給我研究,恐怕我修為到現在都還沒有恢復,只能任他們宰割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將紫黑色的鈴鐺取出,捏在手中,搖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鈴鐺的內部,竟有着一團死亡邪氣在涌動。

    那隻鈴鐺,不僅能夠吸收修士的靈魂,竟然還能吸收死亡邪氣。真不知道,三頭犬是從什麼地方得來?

    能夠吸收死亡邪氣,就肯定不是凡物,說不定還與死亡邪氣有一定的關係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將文字全部收回摺扇,再次與齊乾坤對峙,完全佔據了主動,道:「齊乾坤,你今天想要殺我,是絕對不可能的事。一旦我走出殞神墓林,也就是你們齊家的末日。要不要與我賭一局?」

    「才女大人想怎麼賭?」齊乾坤問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「你我二人,若是真正動起手,必定會造成很大的動蕩,很可能會將殞神墓林中的鬼王招惹出來,相信這是我們都不願意見到的事。」

    殞神墓林中有很多禁忌的東西,即便是聖者遇上,也有可能會隕落。

    齊乾坤自然也不想鬧出太大的動靜,可今天,他和聖書才女必定是有一戰,無論如何都無法避免。

    那麼,她到底想要怎麼賭呢?

    聖書才女指向齊雲和林岳二人,道:「我們無法親自出手,卻可以讓他們代替我們戰一場。」

    齊乾坤對林岳當然是有所關注,當他的目光,盯在林岳的身上,頓時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,道:「才女大人,你居然派遣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與我們齊家的一位半聖交手。你到底是要賭什麼?」

    齊乾坤能夠看出,林岳只是魚龍第七變的修為。

    半聖要殺魚龍第七變的修士,根本都不需要動手,只需一道聖威鎮壓下去,就足以讓他五臟俱碎,七孔流血。

    當然,聖書才女派遣出一個魚龍境的修士來送死,齊乾坤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似乎對林岳相當有信心,道:「若是林岳取勝,你必須得束手就擒,跟我回兩儀宗,接受審判。」

    齊乾坤冷冷的一笑,眼中露出一道不屑的神色,道:「讓一位聖者束手就擒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聽我把話說完,你再做決定也不遲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繼續道:「若是齊雲取勝,我可以放你們離開。至少,論劍大會之前,我不會專門對付你們。若是真的到了制裁齊家的那個時候,我會對齊家那些無辜的人網開一面,不會下達斬草除根的命令。怎麼樣?這樣的機會,只有這一次,今後不會再有。」

    齊乾坤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只要聖書才女走出殞神墓林,無論如何,齊家都必定是要遭受制裁。

    關鍵是,制裁的程度。

    是株連九族?

    還是只殺知道內情的家族高層?

    齊乾坤乾笑了一聲,道:「看來我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,也罷,既然如此,本聖就與才女大人賭這一次。」

    隨即,齊乾坤暗中傳音給齊雲,道:「以最快的速度制住林岳,只有擒住了他,我們今天才能全身而退。而且,用他的性命,還可以與兩儀宗談一談條件,儘可能將齊家的損失降到最低。」

    齊雲也明白這一戰的重要,於是,輕輕向齊乾坤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聖書才女也傳音給張若塵,道:「林岳,你使用那枚棋子中剩餘的精神力,足以擊敗齊雲,若是可以,直接將他鎮殺。」

    擊殺齊宏,林岳僅僅只是消耗了棋子中五分之一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使用剩下的精神力,擊殺一階半聖境界的齊雲,可謂是搓搓有餘。

    登天舟靠到岸邊,聖書才女、張若塵、小黑走了下來,登上岸。

    「你居然已經達到魚龍第七變,修鍊速度真是快得驚人,不愧是最近炙手可熱的劍道奇才。只可惜,以你現在的修為,就想與半聖交手,實在是差得有些遠。」齊雲道。

    齊雲對林岳自然是頗為看不上眼,堂堂一位半聖,居然到了與魚龍境修士對戰的地步,也真是相當丟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使用虛空劍,而是將兩柄金蛇聖劍取出,捏在雙手,道:「據說,齊雲前輩只是修鍊了八十二年,就達到半聖境界,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傑。能夠與你交手,晚輩十分榮幸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和齊乾坤都是聖者,他們的眼力非同小可,若是,使用虛空劍與齊雲交手,很可能會被他們認出來。

    況且虛空劍的劍靈,並沒有完全蘇醒,反而不如使用金蛇聖劍更加順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看見張若塵居然沒有使用棋子,而是取出兩柄聖劍,莫非……他是不打算動用精神力。

    「這個傢伙會不會太過自信了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有些擔憂起來,她幾乎掌握有整個崑崙界所有天才的資料,其中一個逆天的人傑,的確可以在魚龍境抗衡一階半聖。

    但是,卻沒有一個,可以在魚龍第七變,就擊敗一階半聖的先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情不自禁的喚了一聲:「林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看了過去,道:「聖者大人,還有什麼吩咐?」

    「你有把握嗎?」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實話實說的道:「沒有把握。」

    這是他第一次以自身實力,與半聖交鋒,能不能取勝,的確是一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那雙杏目,頓時一瞪,實在很不能理解這個傢伙,明明可以借用她的力量,輕鬆碾殺對手。為何卻要憑他的那點修為,去和半聖交鋒,豈不是在以卵擊石?

    齊乾坤沙啞的一笑,道:「才女大人,你若是現在後悔,恐怕是已經來不及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只是笑了笑,便立即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卻將精神力散發了出去,準備隨時營救林岳。

    連她自己也不清楚,為何會如此重視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只能暗自想道:「畢竟,林岳是兩儀宗精挑細選出來的劍道奇才,不能因為我的一場賭鬥,就讓他死在齊雲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