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沒有人會想到,做爲持劍人的齊宏是被一個魚龍境修士殺死,全部都以爲,他是被受了重傷的聖書才女擊殺。

    “既然聖書才女收了重傷,正好藉此機會,將她除掉。”齊雲冷聲道。

    齊道擡起頭來,向墓林中的那羣凶煞看了一眼,蒼老的眼中露出一絲異色,道:“奇怪,殞神墓地中的亡靈,怎麼一下子甦醒了這麼多?”

    齊乾坤咳了兩聲,道:“沒什麼奇怪,肯定是先前齊宏與聖書才女的戰鬥,將它們驚醒。”

    “齊道,你去將它們收拾掉。”

    “齊雲,你與本聖去追擊聖書才女,絕對不能讓她活着逃出這座中古遺蹟,要不然,我們齊家將會有大麻煩。”

    齊乾坤和齊雲對殞神墓地似乎也頗爲忌諱,不敢貿然飛行。於是,他們兩人落到地面,分爲兩個方向,快速向墓林深處追去。

    齊道留了下來,飛到一塊墓碑上面,向下方的凶煞掃視了一眼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散去吧!”

    他伸出一隻手掌,向前一按,頓時,滂湃聖氣就如同水浪一樣衝擊了出去。只要與他的聖氣接觸,凶煞的鬼體,瞬間就會爆裂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數百隻凶煞,全部魂飛魄散,化爲一縷縷黑色的鬼霧,升騰了起來,讓整個天空都變得烏黑一片,就像是氣態的墨汁在涌動。

    齊道張嘴一吸,所有鬼霧,全部被他吞入肚子。

    隨後,他便盤坐在墓碑上方,運轉功法,開始煉化鬼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一路向前追去,越是衝向墓林的深處,就越是感到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一連數百里,地面上,竟然全部都是墓碑和墳墓,也不知這裡一共埋葬了多少人?

    空氣中,鬼霧變得越來越濃密,隨時都能看見陰煞之氣從鬼霧中涌出來,不斷衝擊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的身上有幾樣可以抵擋陰煞之氣的寶物,一路上,倒也沒有遇到危險。

    終於,在一條大河邊,張若塵追上了小黑和聖書才女,問道:“你們怎麼才逃到這裡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小黑伸出一隻爪子,向那大河一指。

    走到近處,張若塵纔看清,眼前這一條河,竟是一條屍河。大河兩邊的河堤,全是由屍骨堆砌起來,散發出一股刺鼻的惡臭。

    河中的水,也是十分污穢,漆黑而又冰寒。

    在那上游,不斷有屍骸漂浮下來,有的靠在兩岸,變成了河堤的一部分;有的卻被河水腐蝕,化爲了屍水,變成了大河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有一條屍河,這些屍骸,到底是從什麼地方衝過來的?”張若塵向大河上游望去,感覺到背心有些發寒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根據《東域異事錄》上記載,殞神墓林中的確是有這麼一條屍河,據說,它是陰陽兩界的河界。一旦跨過屍河,就會進入陰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屍河的對面望去,透過鬼霧,隱隱可以看見,河的對面也立有一座座墓碑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墓碑,更加高大,每一塊都像是一座聳立的山崖。

    “陰間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聖書才女,道:“這你也信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相信真的會有陰間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又道:“不過,根據書上記載,只要是跨過這條河的人,就從來沒有誰能夠回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現在,我們恐怕是沒有選擇,必須要渡河才行。我有一種預感,齊家的強者,已經追了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試一試,這一條河,是不是真的有傳說中那麼危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運轉聖氣,聖氣涌了出來,在他的身體周圍出現一條淡淡的龍影。他向前縱身一躍,施展出身法,頓時,化爲一條蛟龍,向屍河對岸飛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他才衝出三丈的距離,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重力,從上空落下,使他的身體快速向下垂落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反應速度,倒也是極快,立即將聖氣運至腳底,向河面上一踩,藉助那股反衝的力量,重新回到岸邊。

    “河面上有一股怪力,別說人,就算是蠻禽恐怕也飛不過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左腳上傳來一股疼痛,張若塵向下看去,才發現,剛纔只是在水中踩了一下,大半隻腳就被腐蝕掉了一層皮。

    他立即運轉真氣,注入陽蹻聖脈,將侵入腳掌的陰氣煉化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伸出一隻晶瑩白皙的手臂,在她的掌心,一隻小巧精緻的船,浮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,小丫頭,你的手掌心到底裝了多少東西?”小黑的雙眼,直勾勾的盯着聖書才女的手。

    “心中藏有城府,掌中自有乾坤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若是可以,我甚至可以就用這隻手畫出一百條船,一千條船。”

    “畫的能夠抵什麼用?”小黑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願意,畫的,當然也能變成真的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不再和小黑多言,將那隻小船,遞給張若塵,道:“這是一件精神力聖器,名叫登天舟。你將精神力注入其中,就能使用。”

    現在,她的精神力,全部都用來鎮壓死亡之氣,只能將登天舟交給張若塵來催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將小船拋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船,落入屍河,立即變得足有三丈長,化爲一隻青舟。

    當齊乾坤和齊雲追上來的時候,登天舟載着張若塵和聖書才女,早就已經離開。

    齊雲站在屍河邊,臉上露出沉凝的神色,道:“這裡是陰陽兩界的交界,不能再往前走,不然,將會闖入陰間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敢去陰間,聖書才女也一定不敢。”

    齊乾坤沉思了片刻,又道:“我們分頭尋找,本聖去上游,你去下游。記住,若是發現聖書才女的蹤跡,千萬不要貿然出手,你不是她的對手。一定要傳訊給本聖,本聖會以最短的時間趕上來,將她收拾。”

    隨後,齊乾坤和齊雲分爲兩個方向,分別向屍河的上游和下游追尋。

    齊乾坤猜測得沒錯,張若塵和聖書才女的確沒有去屍河的對岸,而是讓登天舟隱藏在屍河的中心,讓河水中的屍氣掩蓋他們的氣息,順着水流,向下遊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流星隱身衣脫下來,將聖氣注入其中,頓時,衣袍逐漸變得寬大,覆蓋在登天舟的外面,將它完全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“既有隱身衣的僞裝,又有屍氣掩蓋氣息,即便是齊家的聖者真的追上來,也肯定發現不了我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鬆了一口氣,回到小舟的內部。

    “其實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坐在裡面,溫文爾雅的模樣,擡起那張清麗的仙顏,道:“雖然齊家的聖者,找不到我們,但是,兩儀宗和朝廷派來救我們的人,也找不到我們。我們總不能在屍河上一直飄蕩下去?”

    “而且,誰又知道,屍河上,會不會遇到更加可怕危險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一座中古遺蹟中,無法使用傳訊光符,根本無法將消息傳出去。宗門和朝廷未必知道,我們遇到了危險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搖了搖頭,道:“你太小看自己的價值,我敢肯定,一旦確認你失蹤,兩儀宗就肯定會請精神力聖者推算你的下落,他們找來這裡,只是時間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價值再大,也比不上你。你若是失蹤,整個兩儀宗恐怕都會發生巨大的震動。”張若塵道:“你覺得救援我們的人,需要多久才能找到這座中古遺蹟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兩條眉毛微微一皺,道:“不好說,得看他們多久才能確認我們已經失蹤。修士一次閉關幾個月是很正常的事,若是在別的時候,恐怕要等一年才能完全確認始終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論劍大會在即,你和我都是頗爲重要的人物,只要十天沒有現身,他們估計就會很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覺現在這樣也挺不錯,是一次難得磨礪自己心境的機會。若是,我能夠度過這一劫,精神力應該能夠更上一層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辟邪戒,還給了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隨即,他又將那個紫黑色的鈴鐺取出來,放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對那鈴鐺倒是頗爲感興趣,捏在手中,研究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退到船尾的位置,將如意寶瓶取出來,託在手掌心,沉思了片刻,眼中頓時露出堅定不移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一團火焰,從掌心涌出來,將如意寶瓶包裹,開始煉化齊宏的半聖之光。

    ωwш ⊙тт kΛn ⊙Сo

    不能只想着兩儀宗派遣強者來救援,也要努力想辦法自救。

    要自救,就必須先增強自身的修爲。

    半聖之光不僅蘊含有齊宏的聖魂,更有齊宏的全身聖氣。若是能夠將半聖之光煉化,就能夠是吸收了一位半聖的修爲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一定能夠突破到魚龍第七變,甚至魚龍第八變。

    到時候,就算遇到弱一些的半聖,張若塵也敢正面與之一戰。

    如意寶瓶中的半聖之光,不斷涌出來,化爲一根根光絲,被張若塵吸收進雙手的手掌,隨即,又通過手臂中的經脈,運轉至全身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的身上,浮現出一層白色的聖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