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嘭嘭!」

    強大的刀氣,將兩柄金蛇聖劍同時擊飛了出去,隨後,聖刀直落而下,劈到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即便是聖書才女看到這一幕,也是頗為動容,五指捏緊了摺扇,準備出手救張若塵。輸了也無妨,他能夠與一位半聖戰這麼久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似乎卻沒有認輸的意思,激發出流星隱身衣的速度和防禦,雙腳向後一蹬,急速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聖刀劈落下去,擊在張若塵剛才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地面裂開十多米寬,強大的刀氣,一直延伸向屍河,將屍河都劈得斷流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只不過,殞神墓林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被斬裂開的地面,很快就重新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擊,張若塵躲開了聖刀,卻沒能完全躲開刀氣。

    刀氣,劈在他的胸口,雖然流星隱身衣將大半力量化解,卻還是讓他受了不輕的傷。

    流星隱身衣的下方,胸口處,出現了一道血痕,從脖子的位置,一直連到肚臍。他的體內,有着龍珠護體,才將刀氣擋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不能使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以我現在的修為對上一位半聖,真的是相當吃力。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這一戰,齊雲戰得十分憋屈,張若塵又何嘗不憋屈?

    聖書才會和齊乾坤就站在一旁,他的很多底牌都不能使用。若是施展出那些底牌,張若塵有七成的把握,將齊雲擊敗。

    齊雲將聖刀收回,見張若塵從刀氣裂縫中爬出,心中頓時一沉。

    他……居然還沒死?

    聖書才女微微吐出一口氣,道:「林岳,對上一位半聖,你沒必要這麼拚命。你隱藏的底牌,也該用上,還是速戰速決要好一些。」

    她是在提醒張若塵,使用棋子中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會因為聖書才女的一場賭鬥,就拿自己的性命去拼,將兩柄金蛇聖劍收回,道:「剛才,我與齊雲前輩的交鋒,完全只是想要測試自己現在的實力。事實證明,以我現在的修為,與半聖交手,的確還是差了一些火候。」

    齊雲使用出聖器,爆發出來的力量,的確是遠遠超過張若塵。張若塵只有施展出空間力量,才能與他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半聖的戰力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聽到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說出這樣的話,齊雲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,冷道:「小輩,你有什麼底牌,儘管使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既然,已經對自己現在的實力,有大致的了解,也就沒必要繼續和齊雲拚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那枚黑色棋子取出,托在手心。

    棋子中,有着一粒粒光點散發出來,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,很快就覆蓋方圓十里的地域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精神力波動,莫非他還能施展出法術?」

    經過先前的交鋒,齊雲也清楚林岳的實力相當強勁,不容小覷,此刻就更加不敢掉以輕心。

    「開天闢地。」

    齊雲準備主動攻擊,他的身體,離地飛了起來,雙手握住刀柄。

    五股十分火熱的聖氣,分別從雙手、雙腳、背脊涌了出來,圍繞身體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焰漩渦。

    五股聖氣盤旋而上,完全向聖刀匯聚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聖刀變得無比明亮,宛如一輪赤紅色的月牙掛在天空,向張若塵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雷將之怒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棋子中的精神力,源源不斷的注入雷珠,將手托舉了起來,至於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「哧哧!」

    數百道雷電,從雷珠中湧出來,凝聚成一尊猙獰怒目的雷電巨人。雷電巨人手持一柄電錘,向聖刀砸了過去。

    雷電光芒和火焰光芒立即炸開,形成一股強大的能量風暴,分別沖向張若塵和齊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聚出一層雷電光幕,將那股能量風暴擋住。

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齊雲被三道雷電穿體而過,全身變得焦黑,五臟六腑受到嚴重的損傷,喉嚨一甜,便是將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嘩」的一聲,聖刀也從半空墜落下來,插在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「你居然……居然還是一個精神力大師……」齊雲瞪大雙眼,全身都在顫抖,很難接受自己竟然會敗給一個魚龍境修士。

    因為,聖氣大量消耗,又遭受重創,齊雲身上的聖光,變得相當暗淡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黑色的煙霧中走了出來,手中依舊拖着棋子和雷珠,顯得相當平靜,道:「齊雲前輩,你敗了!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抬起下巴,露出雪白的長頸,猶如一隻驕傲的白天鵝一般,向齊乾坤看了過去,道:「齊乾坤,你輸了!」

    齊乾坤眼中露出怨毒的寒光,冷聲道:「那枚棋子中的精神力,根本不屬於林岳。這一場賭鬥,根本不公平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「魚龍第七變的修士和半聖戰鬥,哪來的公平?無論如何,林岳終究是以自己的手段,親手擊敗齊雲。莫非大名鼎鼎的乾坤聖者,竟然是要耍賴?」

    「哈哈!」

    齊乾坤仰天大笑了一聲,眼神變得無比銳利,吼道:「想要老夫束手就擒,你是在做夢。」

    齊乾坤的大手一招,將齊雲從地上卷了起來,隨即化為一道聖光,向殞神墓地外飛去。

    「已經給了你機會,可你卻不珍惜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似乎早就料到齊乾坤不會認賬,輕輕的搖了搖頭,伸出一隻手掌,在那掌心,浮現出一本玉質的書冊。

    她將書冊打了出去,懸浮在天穹的上方。

    一片白色的聖光,從書冊中散發了出來,只是一瞬間,就將整個殞神墓地中的陰煞之氣全部凈化。

    書冊打開,頓時湧出無數個文字,化為一片文字的海洋,有的近在咫尺,有的卻飛在九天之上。文字的數量,就像是滿天星辰一樣,根本無法數清。

    「儒祖聖書。」

    齊乾坤向上方看了一眼,眼前全是文字,耳邊像是有億萬書生在朗誦詩文。頓時,他的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,立即將全身聖氣都催動起來,全力向天邊逃遁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懸浮在天穹的那本聖書,也相當震驚。

    儒道的修士,一旦達到聖境,都會根據自己的畢生所學,撰寫出一本聖書。

    每一本聖書,皆具有十分強大的神聖力量。

    所有聖書裏面,又以儒祖聖書最為厲害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自古以來,也就只誕生出四本儒祖聖書,乃是儒道的四位祖師撰寫出來,記載有博大精深的知識,還有無窮無盡的神聖偉力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聖書才女,竟然掌握有四大儒祖聖書之一?

    「不……」

    沒有任何抵抗能力,齊乾坤和齊雲的身體,變得只有藏有大小,掉進了文字的海洋,最後被收進儒祖聖書。

    儒祖聖書飛了回來,落入聖書才女的手中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,你若是能夠將那本聖書吃掉,肯定能夠成為整個崑崙界知識最淵博的人。」小黑向張若塵傳音。

    它舔了舔嘴唇,圓溜溜的貓眼冒出精光,很想衝上去搶儒祖聖書。

    「儒祖聖書是儒道的至寶,誰要是敢將它吃掉,肯定會遭到天下所有儒道修士的追殺。再說,儒祖聖書中蘊含的知識和聖威,何等的龐大,即便是聖者將它吃掉,估計也會被撐死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精神力很強,模模糊糊的聽到了張若塵和小黑的傳音,大概聽出他們話中的意思。於是,她轉過身,向他們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驚,莫非聖書才女聽到了他和小黑的對話?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目光,定格在小黑的身上,道:「敢打儒祖聖書主意的人,全部都已經被流放到墟界戰場,終身都不得回到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修為已經恢復,小黑當然不敢招惹她,立即裝出十分老實的樣子,使勁的搖頭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笑了笑,不想理會它。

    突然,她的目光,向屍河對岸的陰間看了一眼,俏臉變得有些蒼白,道:「不妙,儒祖聖書的氣息,似乎驚動了陰間的某一位厲害生靈。」

    讓聖書才女都十分恐懼的生靈,會是何等恐怖的存在?

    張若塵向屍河對岸看了一眼,果然看見一片黑色的陰雲,將整個天空覆蓋,並且向他們所在的方向,滾滾而來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帶上張若塵和小黑,急速向殞神墓地外逃去。

    終於,在被黑色陰雲追上之前,他們逃出了殞神墓地。

    天空的黑色陰雲,似乎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壓制,無法衝出殞神墓地。片刻后,便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「殞神墓地中,到底藏有什麼秘密?」張若塵身上的衣袍,完全被汗水濕透。

    他大口的喘息,心中難以平靜。

    既然是中古遺跡,那麼,在久遠的中古時期,在這裏,到底發生過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全是疑問,很想闖入進去探查,卻又清楚,以他現在的修為闖入進去,無異於自尋死路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站在山巔,一雙眼眸,也盯向天邊退去的黑色陰雲。

    雖然,在此之前,她就已經掌握了很多關於殞神墓地的秘密,可是真正進去闖了一次,卻還是讓她感到無比震驚。

    這樣的禁地,即便是以她的修為,也不敢亂闖。

    回到兩儀宗,張若塵就和聖書才女分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去劍閣,而是,徑直回到紫霞靈山。

    距離論劍大會的時間,已經越來越近,只有利用圖卷世界,才能以最快的速度,提升自己的劍道境界。

    他才來到紫霞靈山的山下,就遇到一個穿着白色道袍的外門女弟子。

    那個外門女弟子,站在石階的上方,身材十分曼妙,腰肢就如盤口一般的纖細。她的一雙媚俏的眼眸,直勾勾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嬌滴滴的道:「林岳師兄,我在紫霞靈山,已經等了你三天,你都去哪裏了?」

    當張若塵看清她的容貌,頓時,有些哭笑不得,道:「端木師姐,你什麼時候成了兩儀宗的外門弟子?」

    這個穿着白色道袍的外門弟子,正是木靈希。

    「對我來說,要成為兩儀宗的外門弟子,並不是難事。」

    木靈希輕輕的摸了摸雪白的下巴,媚俏的笑道:「收到你的信,我立即就趕來了兩儀宗。怎麼樣?齊霏雨那個狐狸精沒有勾引你吧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