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紫霞靈山遍植着紫竹,輕風吹來,竹枝搖曳,相互碰撞,發出沙沙的聲音,隨着,竹葉就如紫色的蝴蝶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。

    木靈希就站在紫竹林的下方,頭上的青絲隨風而動,一雙鳳眼柔情似水的盯着下方的張若塵,嘴角卻掛有俏皮的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足足盯了她一個呼吸的時間,才笑着搖了搖,道: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眼皮向上一翻,露出大片眼白,顯然是有些不信,嬌哼了一聲:“林嶽師兄,人家雖然只來了兩儀宗三天,卻也打聽到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齊霏雨齊師姐和你的關係,可是相當親密,堪稱是兩儀宗的金童玉女,不知有多少弟子都在暗暗的羨慕你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手指,託着下巴,盯着遠處的雲煙,陰陽怪氣的道:“齊師姐是仙女一般的美人,林嶽師兄又是一表人才。你們兩人的劍道天賦,又是出類拔萃,可謂是人中龍鳳。就連我這個小師妹都覺得,你們簡直就是天作之合。兩個字,絕配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性格,很是乖張,並不是一個小氣的女子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看到她那撅着嘴脣的模樣,也有些吃不準,她是不是真的在生氣?

    張若塵登上石階,向上走去,道:“端木師姐,我怎麼感覺你話中有話?”

    “我本來就話中有話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一把拽住張若塵的手臂,擡起尖翹的下巴,向張若塵瞪了一眼,道:“你不是說要來兩儀宗調查一些事情,怎麼會和齊霏雨那個狐狸精勾搭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的一笑,道:“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,先去我的修煉小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木靈希,來到修煉院落,隨即,釋放出精神力,將整個院落完全包裹起來,以防有人偷聽到他們的談話。

    “端木師姐,你居然敢混進兩儀宗,太冒險了!你可知道紫霞靈山的尊主,乃是一位半聖,若是讓他發現了你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張若塵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已經恢復真身,可張若塵卻還是習慣叫她“端木師姐”。

    щщщ• тт kān• C ○

    木靈希有着一張少女般的臉蛋,一顰一笑,卻又十分妖豔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向前走去,將張若塵逼到牆角邊緣,柔軟的嬌軀幾乎完全壓在張若塵身上,道:“兩儀宗的半聖,纔不會注意到一個外門弟子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,來到兩儀宗之前,大祭司就已經幫我隱藏了身上的修爲和氣息,只要不是認識我的人,誰都不可能知道我是拜月神教的聖女。”

    只是短短几個月時間的分離,對木靈希來說,卻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重新相見,她心中的情緒,就像是火山一般的爆發出來,只想緊緊的將張若塵抱住,讓自己融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清晰感覺到,胸口傳來兩團柔軟的溫熱,鼻尖能夠聞到木靈希身上的淡淡幽香,道:“師姐,你這樣……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“有什麼不好?齊霏雨可以勾引你,我也可以啊!”

    木靈希擡起那張絕美的仙顏,瞪大了一雙眼眸,纖細的手臂擡起摸到頭頂,直接將頭上的髮帶扯落,嘩的一聲,齊腰的烏黑長髮頓時散落了下來,披散在臉頰的兩側。

    隨即,她的一隻玉手,便是將領口的道袍向下一拉,露出月白色的抹胸,再往上則是性感的肋骨,還有光滑如玉的香肩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木靈希的容貌真的是極美,兩條淡青色的黛眉,鳳眸明亮,紅脣晶瑩,身上的肌膚更是如同凝脂一般,雪白而又細膩。

    只是向她看一眼,便是讓人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近距離的欣賞一個絕色美人,看着她如此俏皮、傾城、妖媚的模樣,即便是張若塵也感覺到全身血液沸騰了起來。特別是小腹下方,似乎有火焰在燃燒,讓人難以控制自己的理智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看見,木靈希的嬌軀在輕輕顫抖,很顯然她也相當緊張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木靈希抿了抿紅脣,像是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,雙手向下移去,就要去解張若塵身上的腰帶。

    “師姐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伸手,捏住了她的手腕,眼神十分的嚴肅,徐徐的又說了一句:“別假戲真做了!”

    木靈希發現張若塵的手就像是鐵鉗一般,牢牢的將她手腕捏住,由此,已經能夠看出張若塵的決心。

    頓時,木靈希明白了過來,她依舊還沒有完全走進張若塵的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到底藏着什麼祕密,讓他將自己完全封閉了起來?任何女子靠近他,都如同是飛蛾撲火。

    “哼!誰想跟你假戲真做?”

    木靈希嬌哼了一聲,立即將雙手抽了回去,將白色道袍重新拉了上去,優雅的轉過身,整理身上凌亂的衣衫,道:“我就只是試一試,看你會不會被美女勾引。還不錯,你通過了考驗。”

    她再次轉過身,就像是將剛纔的事完全忘去,盯向張若塵,明眸皓齒的笑道:“來到兩儀宗之前,我已經仔細查過齊霏雨,你想不想知道她的底細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她是拜月魔教的人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星眸一翻,顯然是對“拜月魔教”四個字有些不滿,可她卻也沒有跟張若塵較真,道:“齊霏雨不僅是拜月神教的人,而且,在教中的地位,還相當高。”

    “神教,每隔三年,就會在整個崑崙界,挑選出一位體質最好的女子,封爲‘聖女,將大量資源用在她的身上,全力將她培養成同齡人中的最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齊霏雨就是其中一位聖女,算一算時間,她應該是比我要大九歲。”

    拜月魔教對每一個封爲聖女的女子,皆有很高的要求。若是在相應的年齡,達不到相應的修爲,就會撤去聖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且其中一些聖女,還沒有成長起來,就被暗殺,或者是在歷練中死亡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是三年就會挑選出一位聖女,拜月神教現在也就只有十二位聖女。其中有幾位聖女,更是隱藏了身份,潛伏在崑崙界的各大頂尖勢力的內部。

    魔教,明面上的聖女,其實也就只有四位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詫異,怎麼也沒想到,齊霏雨在魔教中的地位,竟然如此之高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來,齊家竟是拜月魔教的勢力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齊家是中古世家,又一直和兩儀宗交好,若它真的是魔教勢力,恐怕接下來的東域,是要掀起一陣劇烈的動盪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算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搖了搖頭,道:“神教的確是在策劃將齊家徹底控制,只不過齊家的底蘊相當深厚,花費了兩百年時間,也沒有完全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神教僅僅只是掌控了齊家八條主脈中的四脈,大概也就半個齊家的勢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更加疑惑,道:“既然,拜月魔教沒能將齊家完全掌控,爲何卻敢封齊霏雨爲聖女?”

    “因爲,齊霏雨是林素仙的女兒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道:“林素仙是誰?”

    木靈希嘆了一聲,道:“說起來,林素仙也是一個傳奇女子。她曾經是神教的一位聖女,更是兩百年前,崑崙界的第一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個時代,林素仙所過之處,必定是有無數天才俊傑追隨,不知有多少英雄人物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”

    “曾經有人爲了博她一笑,屠戮了一座墟界的千萬生靈。也有人爲了見她一面,一日之間,連斬七位半聖。”

    “因爲她而死的人,可是多不勝數。因爲她而傷痛欲絕的男子,更是無計其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生在那個時代,聽到木靈希的描述,卻還是唏噓不已,評價道:“真是一個禍水紅顏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林素仙的這一身,只愛過一個男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恐怕那個男子,會遭到天下所有人的嫉妒。”

    “嫉妒又如何?在那個時代,同齡人中,沒有人是他的一招之敵。”木靈希傲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有些好奇,如此厲害的人物,肯定不會是無名之輩。

    “洛虛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詫異,道:“洛虛前輩!”

    對於“洛虛”的名字,張若塵是一點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他是洛聖門閥的閥主,也是洛水寒的太祖父。

    洛虛與張若塵一樣,出生在天魔嶺,乃是天魔嶺所有武者眼中的驕傲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個資質平庸的少年,卻憑藉自身的努力,一步步走上巔峯,逆天成聖,絕對是一個傳奇人物。

    若是說,一百年前,乃是《英雄賦》上五位人傑的時代。

    那麼,兩百年前,就是洛虛一個人的天下。正如木靈希所說,在那個時代,同齡人中,沒有人是他的一招之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連點頭,道:“英雄配美人,倒是一段傳奇佳話。不對……既然洛虛前輩和林素仙是一對戀人,爲何齊霏雨卻是林素仙的女兒?”

    “誰說美人和英雄就一定是佳話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情緒頗爲凝重,嘆道:“在這世上,有那麼一股力量,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