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什麼區別?”木靈希問道。

    甚至,站在雲端的聖書才女,也眉梢一挑,露出好奇的神色,很想知道林嶽會怎麼看待這兩件事?

    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:“第一件事,她邀請你和魔教的頂尖天才,參加論劍大會。主動權,一直是被她掌握在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齊家暗中勾結魔教,準備謀奪東域的利益。很顯然,她對這件事沒有任何掌控,心中自然會有很大的不滿。”

    “對於一個身處高位的人來說,已經沒有敵人和朋友的說法。她的眼中,只有兩種人,一種是能夠掌控的人,一種是不能夠掌控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她能夠掌控的人,就算是敵人,也可以做朋友。若是她掌控不了的人,就算是朋友,也可能會先一步將其扼殺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輕輕的點頭,大概明白了張若塵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天穹之上,一道白色的光柱,從天而降,直接連接到地面,落在張若塵和木靈希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白色的光芒,快速收縮,顯現出聖書才女的窈窕身影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冷若冰霜的模樣,向兩人走了過去,道:“林嶽,在你的眼中,本聖竟然是一個如此惡毒的人?”

    見到聖書才女現身,張若塵和木靈希皆是心中大驚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將精神力散發出來,覆蓋整個紫霞靈山,即便是半聖靠近,他也肯定會有所察覺。因此,他纔敢與木靈希在院中談笑風生,沒有顧忌。

    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料到,高高在上的聖書才女,居然會關注到他的身上,而且還偷聽到了他和木靈希的談話。

    即便聖書才女有事找他,也只需要派遣一個人過來,傳喚一聲就行。爲何,她的真身會出現在這裡?

    “難道她已經知道我的真實身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足底頓時升起一股寒氣,隨即,他將一枚用死亡邪氣煉製的丹丸取出來,捏在手中,隨時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身份暴露,恐怕也只能使用空間挪移,打出死亡邪氣偷襲她,纔有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不過,聖書才女已經在齊宏的手中栽了一次跟頭,肯定會謹慎許多,張若塵再使用出死亡邪氣,偷襲成功的概率,幾乎爲零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必須要拼一把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心中,也頗爲緊張。

    因爲,她和聖書才女見過一次,聖書才女肯定已經將她的身份認出來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,盯向木靈希,露出頗爲複雜的神情,道:“魔教聖女,木靈希。”

    雖然心中很緊張,可是,木靈希卻表現得很平靜,躬身向聖書才女行了一禮,道:“拜見聖者大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朝廷和魔教是敵對的勢力。現在,木靈希假扮成外門弟子,混入兩儀宗,並且被聖書才女發現。

    也不知聖書才女會如何處置她?

    想到齊家子弟的下場,張若塵頓時爲木靈希擔心起來。

    於是,他立即站起身來,走到木靈希的身前,將她護在了身後,道:“木姑娘是受我的邀請,纔會來到兩儀宗,我願意承擔所有責任。聖者大人,只請你看在我們曾經同生共死的情分,放木姑娘離開。”

    其實聖書才女並沒有將木靈希放在心上,畢竟她曾頒佈有聖旨,邀請木靈希到兩儀宗參加論劍大會。

    可是,當她看到林嶽居然如此維護木靈希,原本平靜的心情,卻生出了幾分氣惱,道:“兩儀宗的劍道奇才,與魔教聖女密會,若是將此事稟告給兩儀宗的宗主,恐怕你們兩人是難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一皺,不卑不亢的道:“我和木姑娘只是普通朋友的交情,並沒有做出損害宗門利益的事。你這麼扭曲事實,恐怕不是聖者該有的氣量。”

    稱呼從“聖者大人”,改爲了“你”,很顯然,林嶽對她已經沒有敬意,反而生出了一絲敵意。

    “剛纔到底是怎麼了?”聖書才女有些暗惱,只是隨口說出的一句話,竟然就平白無故的做了一回壞人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努力清除心中的負面情緒,笑了笑,道:“林嶽,看來在你的眼中,本聖真的是一個惡毒的女人。實話告訴你,並不是本聖下令清理的齊家子弟,而是兩儀宗內部的一次整頓。”

    說完之後,聖書才女就有些後悔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一位聖者,怎麼做事,還需要向一個魚龍境的修士解釋?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,既然聖書才女還能心平氣和的與他交談,說明他的真實身份並沒有暴露。

    只要真實身份沒有暴露,一切都還有挽回的餘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聖書才女,道:“在殞神墓地,你曾經說過,只要我遇到困難,就可以去找你,你會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救過我一命,我的確是欠你一個人情。”聖書才女點了點頭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我希望用這個人情,換木姑娘的性命,你放她離開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深深的盯了他一眼,背在身後的左手,緊緊的捏了捏紫黑色的鈴鐺,道:“林嶽,你恐怕還不知道,我欠下的一個人情,對你有多大用處吧?即便,你想成爲九位界子之一,我也可以答應你。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用考慮,若是聖書才女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,就請放木姑娘離開兩儀宗。”張若塵的態度很強硬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站起身來,連忙伸出一隻手,緊緊的抓住張若塵的手腕,與他並肩而立。即便是面對一位聖者,她也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看到兩人親密的樣子,聖書才女的眉頭一蹙,隨後,又是一笑:“木靈希是我請來兩儀宗的客人,你就算拿出人情來換,我也不會換。以免今後,你們說我是一個趁人之危的小人,倒是壞了我的名聲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自然聽明白了聖書才女的話,頓時一喜,道:“多謝聖者大人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向林嶽瞥了一眼,又道:“我來紫霞靈山,主要是想通知你,下個月,我將在神臺城舉行界子宴,希望你準時參加。”

    說完後,聖書才女就轉身離開,不過,剛剛走了數步,卻又停了下來,轉過身向張若塵和木靈希看了一眼,道:“你們兩個約會,今後千萬要小心一些。這一次,幸好遇見的是我。若是,兩儀宗的某位聖者,發現魔教聖女潛伏在外門弟子裡面,恐怕就不會像我這樣放過你們。”

    本來聖書才女是想將鈴鐺還給林嶽,可是心中卻冒出一個異樣的念頭,最終,她還是沒有還回去,將鈴鐺帶走。

    雖然,她的臉上,掛着淺淺的笑意,心中卻頗爲苦澀。

    木靈希張開紅脣,長長吐出一口氣,道:“真沒想到,聖書才女竟然這麼通情達理,難怪很多人都說她是一個完美的女子,身上沒有一點瑕疵。作爲女子,就連我,也開始佩服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反問了一句,道:“難道你不覺得她太過通情達理?”

    木靈希仔細的一想,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聖書才女畢竟是一位超凡入聖的聖者,更是女皇身邊的女官,何等大人物?

    就算她再怎麼通情達理,也不可能完全沒有聖者的威嚴,要不然怎麼鎮得住朝廷中那些桀驁不馴的聖者?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或許是因爲,你救過她一命,她對你心存感激,甚至有可能已經將你當成了朋友,所以,也沒有什麼好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是因爲池瑤的原因,我對聖書才女也本能的生出防備。”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對於聖書才女,張若塵倒是沒有什麼惡感。

    畢竟,他和池瑤的仇恨,與聖書才女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    木靈希像是想到了什麼事,兩隻鳳眸悄悄的向張若塵看了過去,道:“有一件事,我一直想要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抿了抿嘴脣,低聲道:“塵姐已經來了兩儀宗,現在,她就在神臺城。你……要不要去見一見她?”

    距離論劍大會的時間,越來越近,來自天南地北的劍道修士,已經陸陸續續到達兩儀宗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們都被安置在外門區域的五座城池互市,不到論劍大會的當天,不能進入兩儀宗的山門。

    黃煙塵現在是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之一,當然也有資格參加論劍大會。

    “煙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,露出一絲苦澀,點了點頭,道:“既然來到兩儀宗,我也應該去見一見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木靈希一起,離開紫霞靈山,向山門外行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