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路上,木靈希又告訴了張若塵一件事,他假死之後,璇璣劍聖就收了黃煙塵爲弟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師尊之所以那麼做,其實,也是在幫他庇護黃煙塵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黃煙塵有一位劍聖做靠山,東域聖王府的人,即便對她這個繼承人頗爲不滿,也沒有人敢輕易動她。

    對於師尊的這一份恩情,張若塵只是默默的記在心中。

    “既然煙塵來到兩儀宗,師尊應該也到了!”張若塵暗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想去見師尊一面,畢竟師尊幫了他很多,做爲弟子,怎能不去拜見?

    兩儀宗的外門區域,不僅僅只是外門弟子的修煉之地,更是建起了數十座城池。

    每一座城池,就是一座互市。

    其中,五座城池的歷史最是悠久,也佔地廣闊,靈氣充沛,繁華程度不下於一個郡國的王城。因此,兩儀宗派遣了大量人手,將五座城池騰空出來,專門用來接待賓客。

    還有兩個月,就是論劍大會。五大城池現在已經是相當繁華熱鬧,街道上,車水馬龍,隨處都能看見來自各大勢力的修士。

    雖然是論劍大會,可除了劍道修士,也有不少別的修士趕了湊熱鬧。

    東域各大勢力的修士,被安置在神臺城。

    論劍大會邀請了天下所有劍修,包括武市錢莊、黑市、魔教、朝廷……,各大勢力之間本就有很多矛盾和仇恨,即便兩儀宗已經派遣聖者坐鎮五大城池,卻依舊隨時都會發生爭鬥。

    “塵姐與東域聖王府的天才俊傑,便是居住在蘭宇驛館。”

    驀地,木靈希停下腳步,道:“我……我就不隨你一起過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身形一閃,化爲一道窈窕的虛影,衝入一條巷道,消失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蘭宇驛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行去,來到街道中心,向左側的那座驛館看了一眼,猶豫了片刻,最終還是沒有走進去。

    “師兄,師兄,喝茶嗎?師弟我剛從千里山採回來的霧隱尖,要不要來一碗?”

    街道旁邊,一個穿着藍色道袍的內門弟子,擺了一個茶攤,正一臉笑呵呵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找到一張桌子坐下,道:“內門弟子也出來擺攤?”

    那個內門弟子的皮膚頗爲黝黑,看上去二十七、八歲的樣子,修爲已經達到天極境中期。

    他將一碗茶湯端了上來,放到張若塵的面前,笑道:“師兄,你是聖傳弟子,對你而言,論劍大會自然是一場風雲聚會的盛會。可是,對於我們這些普通的內門弟子,根本無法參加論劍大會,當然就只能趁此機會,賺一筆靈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穿着青色的道袍,很顯然是兩儀宗的聖傳弟子。

    真是如此,那位內門弟子對張若塵相當恭敬,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    “據說,霧隱尖可以提升修士的精神力,倒是難得的好茶。多少枚靈晶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收師兄的錢。”那個內門弟子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還是將一枚頂級靈晶取出來,遞給了他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一邊喝茶,一邊向街道對面的蘭宇驛站望去。

    蘭宇驛站修建得十分華麗,也相當廣闊,隨時都有修士進進出出,其中,還有不少都是聖者門閥的傳人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街道上的石板,微微的震動。

    片刻後,一團熾熱的火焰,從街道盡頭衝了過來,一股熱浪向四面八方散發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火焰中,有着一隻十多米長的血金烏,它拉有一輛宮殿大小的華麗車架,停在蘭宇驛站的外面。

    血金烏是六階下等蠻禽,能夠爆發出一階半聖級別的戰力。當它落在蘭宇驛站的外面,散發出來的氣息,讓周圍的所有修士,全部都無比驚恐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有些動容,向車架看了一眼,道:“居然用血金烏做坐騎,也不知車架中,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茶棚中,那個內門弟子全身都在顫抖,大氣都不敢出,低聲道:“師兄,你有所不知,車架裡面的那人,可是相當了不起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來參加論劍大會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那個內門弟子使勁的點頭,又道:“而且,他肯定能夠成爲論劍大會的第一人,沒有人能夠和他相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不見得吧!崑崙界藏龍臥虎,天才人傑輩出,誰敢說他就一定是天下第一?”

    “別人或許不敢稱第一,但是他卻一定可以。因爲,他乃是萬香城的少城主,劍帝的後人,雪無夜。”那個內門弟子說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他。”張若塵唸了一句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四大劍道聖地,萬香城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萬香城城主,雪紅塵,劍法天下第一,號稱“劍帝”。

    八百年後,萬香城的少城主,雪無夜橫空出世,劍道天資直追昔日的劍帝,被稱爲崑崙界五百年來的第一劍道奇才。

    真沒想到,還沒到論劍大會,就先與此人遇上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對這個雪無夜,有些期待起來,也不知他和年輕時候的劍帝相比,到底誰會更強一些?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目光一凝,向蘭宇驛站的大門望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從蘭宇驛站走了出來,穿着一身鵝黃色的長袍,露出雪白而纖長的脖頸,寶藍色的長髮從頭頂直垂了下來,就像是一座冰山一般,全身散發出淡淡的寒氣。

    看到黃煙塵,張若塵的雙目露出明亮的光芒,不得不說,僅僅只是數個月不見,她的確是清瘦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煙塵……”張若塵的心,頗爲苦澀。

    若不是池瑤女皇的一道皇旨,說不定,他和黃煙塵已經成親。又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波折?

    血金烏的車架上,一個容貌清麗的白衣少女,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的頭上挽着髮髻,揹着一柄細劍,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模樣,長得倒是十分美麗。

    白衣少女走到黃煙塵的身前,躬身一拜,道:“煙塵姑娘,我家少城主邀請你一起遊覽神臺城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向白衣少女瞥了一眼,道:“沒興趣。”

    隨即,她便揹着雙手,向街道上行去,依舊是冷若冰霜的模樣,在她的身上,似乎看不到一點人情味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白衣少女的修爲十分了得,腳步輕輕的橫移了一步,便化爲一連串白色的倩影,再次出現在黃煙塵的身前,道:“我家少城主乃是誠心邀請,若是姑娘繼續拒絕,少城主恐怕會很傷心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兩顆幽藍色的瞳中,露出寒光,道:“你去告訴雪無夜,若是他還敢繼續來招惹我,休怪我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茶棚中。

    那個內門弟子說道:“師兄,你說奇怪不奇怪,萬香城的少城主何等的風流人物,以他的天資,以他的家世,以他的容貌,哪怕是天下最心高氣傲的女子,恐怕也難以抵擋住他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卻一連三次在同一個女子的身上栽了跟頭,真不知那位煙塵姑娘怎麼會如此不近人情?”

    “再說,雪無夜的身邊美女如雲,可爲何又偏偏要去招惹她?奇怪,正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不遠處,白衣少女的臉上,露出冷色,道:“從來沒有女子會一連三次拒絕少城主,黃煙塵,你這是給臉不要臉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白衣少女的兩根手指捏成劍訣,背上的劍,旋即離鞘飛出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光,就向黃煙塵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雪無夜的確是厲害,即便只是身邊的一個侍女,也是一等一的劍道高手,已經修煉到劍心通明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,萬香城的人,也是如此蠻橫不講理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臉色不變,眼中卻是寒光四射,兩指一併,也捏出劍訣,將一柄聖劍喚了出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她的眉心,涌出濃郁的聖氣,圍繞她的嬌軀流轉,形成一座聖氣領域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車架中,響起一個充滿磁性的年輕男子的聲音:“凝心,誰允許你對煙塵姑娘無禮?還不立即向煙塵姑娘賠禮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少城主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少女冷眼的盯着黃煙塵,並沒有要上前道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這麼不聽話,今後就不用再跟着我。”車架中,響起一個淡淡的聲音。

    白衣少女的臉上露出彷徨的神色,知道少城主已經生氣,於是,她連忙走上前去,躬身向黃煙塵一拜:“對不起,凝心剛纔不該冒犯煙塵姑娘,請姑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黃煙塵冷哼了一聲,將劍收了起來,隨即就轉身離去,消失在街道上的人羣中。

    車架上,一個俊逸非凡的年輕男子,坐在白色狐裘皮的地毯上面,端起一隻琉璃酒杯,品嚐着美酒。

    他的左右兩側,各站着四位國色天香的美麗女子,每一個都揹着劍,全部都是魚龍境的修爲。其中有兩位,更是達到魚龍第九變的修爲。

    那個叫做凝心的白衣少女,僅僅只是站在左側的末尾位置。

    左側,距離雪無夜最近的一位劍侍,手持一根玉簫,明眸皓齒的道:“少城主,你又何必自討沒趣,偏偏去招惹璇璣劍聖的弟子?”

    雪無夜微微一笑,道:“她不僅僅只是璇璣前輩的弟子,還有別的身份。反正,我自有深意……你們不會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們應該清楚,本公子不喜歡吃醋的女人,若是,誰接受不了本公子對別的女子太好,請現在就離開,免得今後傷心。”

    雪無夜向八位劍侍看了過去,卻見她們依舊站在原地,沒有離開。

    頓時,他便是嘆了一聲,顯然是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隨後,血金烏拉着車架,便離開了蘭宇驛站。

    “師弟,茶不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,走出茶棚,向黃煙塵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