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皺着眉頭,道:“弟子還是頗爲擔憂,這一次的生死決戰,太冒險了!”

    “若塵,你要記住,在你踏上修煉之路的時候,就是一場冒險。每一位強者,必然都是經歷了無數磨練,經受住了生與死的考驗。畏懼死亡的人,修煉劍道,只會死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隨即,璇璣劍聖笑道:“爲師的這一生,除了一件事,其實已經很圓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嘆了一聲:“爲師最大的遺憾,就是沒能教出一個能夠繼承衣鉢的傳人。”

    “爲師的師尊是劍聖,師公也是劍聖,太師公還是劍聖……,這一脈,已經傳承了十六位劍聖,莫非到了爲師的這一代,就要斷了劍聖的傳承?”

    通過璇璣劍聖的話,張若塵能夠感受到,師尊的確是已經將心態放得很平,早就將生死看得很淡,甚至,已經做好戰死的準備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難道不能繼承師尊的衣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搖了搖頭,道:“青霄的天賦很高,只可惜,卻不適合修煉劍道。能夠成聖,卻不能成劍聖。”

    “二師兄和三師兄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道:“老二的性格太野蠻,只知道追求絕對的力量,卻不懂得劍法的精妙和變化,註定達不到劍聖的境界。至於老三……他的天賦差了一些,而且將心思用在了別的地方,也不可能成爲劍聖。”

    “四師兄和五師姐也都是一等一的天才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繼續搖頭,目光緊緊的盯着張若塵,道:“其實,在爲師的心中,只有你能夠繼承衣鉢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點了點頭,道:“所以,論劍大會的時候,你一定要好好的表現。若是,你能夠闖入前十,生死決戰的時候,爲師也就再無牽掛。如此一來,與九幽劍聖一戰,爲師取勝的機會,就會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師尊對他的期望很高,暗下決心,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師尊失望,拼盡全力,也要闖入前十,甚至更高的名次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個月,張若塵決定留在璇璣劍聖的身邊,閉關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在這裡,張若塵可以放心大膽的進入乾坤神木圖修煉,不用擔心,聖書才女在暗中監視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總感覺,聖書才女的行爲,頗爲反常。很可能,她已經在懷疑張若塵的身份,所以纔會做出那些讓張若塵無法理解的事。

    今後,在她的面前,一定要萬分小心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問道:“你見過你的未婚妻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默然,點了點頭,“我見了她,她卻沒有見過我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眉頭皺起,道:“你打算永遠都不告訴她真相?”

    “師尊,若是她知道我沒有死,固然會開心一時,卻……要痛苦一世。你覺得我該告訴她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着,擡起頭,盯向璇璣劍聖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長長的一嘆,道:“一種是生離死別,一種是相愛卻不能在一起。前者,畢竟是痛一時。後者,卻要痛一世。雖然,爲師並不瞭解男女之間的感情,卻還是贊成你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只要池瑤女皇還活着,張若塵就永遠只能活在黑暗的角落裡面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總不能強求黃煙塵背叛自己的父母,背叛自己的家族,與張若塵一起四處逃亡,過着顛沛流離的生活。誰都不知道哪一天她和張若塵都會死於非命,屍骨無存。

    或許,黃煙塵會願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願意,讓她做出兩難的決定。最後,說不定會將更多無辜的人,牽扯到他和池瑤的恩怨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固然知道,他的死,黃煙塵必定十分傷心。

    但是這種傷心,畢竟會隨着時間的推移,不斷變淺,變淡,最後變成一種苦澀的回憶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要與她說一說話,爲師可以幫你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嘴脣動了動,隔空向黃煙塵傳音。

    片刻後,黃煙塵極速趕了過來,來到荷塘邊,躬身向璇璣劍聖行禮,道:“師尊,你讓弟子過來,是爲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向張若塵指了過去,笑道:“煙塵,爲師給你介紹一位少年英傑,這位乃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,林嶽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顯得十分冷漠,卻還是向張若塵一拱手,道:“見過林嶽師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近距離的觀察黃煙塵,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,道:“煙塵師妹,你在兩儀宗若是遇到麻煩,儘可來找我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冷冷的一笑:“我的麻煩,恐怕不是你可以幫得上忙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所指的麻煩,自然就是雪無夜。

    她當然不會相信,眼前這個所謂的劍道奇才,能夠是雪無夜的對手。估計,他聽到雪無夜的名字,就已經嚇得掉頭就逃。

    對於這樣的天才,她已經見得太多,自然是相當不屑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概能夠猜到黃煙塵的心思,道:“你不說出來,又怎麼知道我幫不上忙?”

    黃煙塵直接撇過頭去,懶得理會他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林嶽的言語很輕浮,而且,他的一雙眼睛,從始至終都盯着她看,讓她渾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若不是師尊出面,讓她與林嶽見一見,估計她早就已經離開。

    一個陌生人,主動獻殷勤,她當然會相當防範,甚至反感。

    若是她知道,站在對面的男子是張若塵,肯定就是另一種想法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道:“煙塵,若塵的事,已經過去了這麼久,你也該放下。兩儀宗有很多名勝古蹟,其中,也有諸位古聖留下的遺蹟。爲師已經自作主張替你安排,讓林嶽帶你出去散一散心,只有走出曾經的陰霾,或許你纔會看到一些不一樣的美麗風景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眼神,十分堅定:“師尊,弟子不想出去散心,只想閉關修煉劍道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頗爲了解黃煙塵的性格,於是,冷峭的道:“劍修,就該有一股一往無前的銳氣。一味的閉關修煉,劍,會變得遲鈍。一味的逃避現實,劍道,必定停歇不前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你這樣的人,只配做劍的奴隸,做不了劍修。原來,劍聖弟子也不過如此,真是讓我大失所望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臨走的時候,他還故意向黃煙塵看了一眼,露出一個譏諷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黃煙塵擡起頭,眼眸中,露出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嘴角一勾,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黃煙塵冷冷的一笑,道:“既然你這麼狂,我就帶你去一個地方,倒要看看,你有多少狂傲的本錢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黃煙塵先一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跟上去,問道:“去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萬空崖。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萬空崖位於神臺城的北面,是一座千丈高的懸崖,從地面一直延伸到地底。

    萬空崖分爲東崖和西崖,兩崖的底部,卻是一條赤紅色的岩漿河流,滾滾的流淌。河中,散發出來的火光,讓黑色的石壁映照出一層紅色的光紋。

    崖壁上,開鑿出一條條石梯,連接着一個個石窟。

    每一座石窟,都是一個店鋪,或是賣戰器,或是賣丹藥,或是賣蠻獸……,來自東域各大勢力的修士,來來往往,正在購買一些稀奇罕見的修煉物品。

    東崖的底部,有一座中央石窟,由一百七十二根石柱撐起,在其內部,顯得十分空曠,可以容納數千人。

    此時,東域各大聖者門閥的傳人,各大宗門的天之驕子和天之驕女,全部都聚集在這裡。張若塵和黃煙塵到來的時候,中央石窟裡面,已經有很多年輕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了不少熟悉的人影,既有武市錢莊的天才學員,比如:聶紅樓、司行空、常慼慼、敖心顏、洛水寒。也有黑市的一些年輕人傑,比如:紫風星使、紅欲星使、橙月星使。

    魔教的天才,全部都穿着黑色的長袍,長袍的背心位置,繡着一輪銀色的月牙印記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穿着黑色的銀月長袍,顯得美豔絕倫,也正和魔教的天才俊傑聚在一起,似乎正在談論着什麼。

    各大聖者門閥的傳人,也是聚集成一個個小團體,三五成羣,正在相互交流,或是探討最近發生的一些大事,或是在談論各域的頂尖天才,或是在相互交流劍道心得。

    走進石窟,張若塵就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仔細觀察在場的年輕修士。收回精神力,張若塵的心中暗暗吃驚,僅僅只是聖體,就發現了八位,每一個都散發出十分強橫的氣息。甚至,還有幾人,張若塵也有些將他們看不透。

    果然是東域年輕一代,最頂尖的天才盛會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