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和黃煙塵一起走進中央石窟的時候,最先注意到他們的人,自然是木靈希。

    木靈希穿着寬大的黑色長袍,顯現出與平時截然不同的氣質,清純、妖媚、邪異、冰冷匯聚於一身,簡直就如同一個暗黑妖精。

    不過,僅僅只是看了一眼,她就立即收回目光,繼續與別的魔教修士交談。

    “黃師姐,這邊。”

    常慼慼站起身,大笑着,給黃煙塵招手。

    黃煙塵向常慼慼點了點頭,隨即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淡漠的道:“他們全部是東域聖院的天才聖徒,你想不想結識一下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在黃煙塵的帶領下,張若塵走了過去,與聖院的聖徒匯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場的天才聖徒,一共有二十多人,男女各佔一半。全部都十分年輕,至少,在他們的身上,看不出任何年齡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在場的衆人,掃視了一眼,就將所有人的修爲,全部看透。

    除了敖心顏、洛水寒、常慼慼、司行空……等新生代的聖徒,還有八、九個是年齡稍微大一些的聖徒。

    雖然,看上去,他們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,真實年齡,卻都超過五十歲。

    他們的修爲,全部都是魚龍第九變,全身散發出琉璃寶光,氣息相當強大,顯然是聖院挑選出來參加論劍大會的頂尖劍道高手。

    看到跟在黃煙塵身後的張若塵,常慼慼那張粗獷的臉,旋即,露出露出十分不善的神情,挽起衣袖,露出兩條粗壯的手臂,冷聲道:“黃師姐,這個小子是誰?”

    在常慼慼的心中,黃煙塵一直都是張若塵的未婚妻,任何敢打黃煙塵主意的人,他都相當敵視。

    他堅信,只要沒有找到張若塵的屍骨,張若塵就肯定沒死,遲早有一天會歸來。

    正在喝酒的司行空,也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眼睛一縮,露出冰冷的殺氣。

    遭到以前兄弟的敵視,張若塵也只能苦澀的一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常慼慼和司行空看了一眼,頓時點了點頭,他們兩人的進步,倒是相當巨大,已經突破到魚龍境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張若塵以前送給他們的修煉資源,倒是起了不小的作用。

    這兩人,先天的資質,雖然不算頂尖,可是卻後勁十足,成爲聖院最快突破魚龍境的聖徒之二。

    張若塵假死後,常慼慼和司行空就投靠了黃煙塵,成爲東域聖王府的門客,得到了不少修煉資源。他們的修爲,自然是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常慼慼和司行空之所以主動臣服於黃煙塵,其實,也是因爲,他們覺得欠了張若塵很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既然,張若塵已經不在,自然就將人情還給黃煙塵,所以,纔去東域聖王府輔佐她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遭到敵視,黃煙塵依舊面無表情,根本沒有要替他解釋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帶張若塵來到這裡,就是這個目的,想要他知難而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十分從容,拱手笑道:“在下兩儀宗,林嶽,見過東域聖院的各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林嶽”兩個字,那幾位修爲達到魚龍第九變的聖徒,眼中紛紛露出精銳的光芒,向張若塵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莫非就是兩儀宗的那個劍道奇才?”其中一個魚龍第九變的聖徒問道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胥雲令,聖院中的頂尖高手,身上穿着一件華貴的紫袍,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,長得是劍眉鷹目,氣度相當不凡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東域的劍道天才多不勝數,誰敢說自己就是劍道奇才?”

    這些魚龍第九變的聖徒,能夠被挑出來,代表東域聖院,參加論劍大會,自然都是一等一的劍道天才,每一個都是桀驁不馴之輩。

    聽到“林嶽”這個名字,本來,他們都已經露出濃烈的戰意,想要挑戰這個所謂的劍道奇才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見林嶽將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,反倒生出了幾分好感,心中暗道,這個林嶽,倒是一個識時務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,居然如此沒有氣魄,真的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?”黃煙塵搖了搖頭,只覺得以前高估了他。

    黃煙塵找到了一個位置,做到洛水寒的身旁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來是想做到黃煙塵身旁的位置,可是,卻被常慼慼擋住。

    “姓林的,老子不管你是不是什麼劍道奇才,反正,你若是敢招惹黃師姐,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常慼慼的一雙虎眼,冷銳的瞪着張若塵,那樣子,就好像張若塵敢上前一步,他就會和張若塵拼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一笑,不想和這個渾人爭鬥,於是退到了一旁,坐到了敖心顏的身側。

    黃煙塵一直都在暗暗關注林嶽,見到常慼慼都能將他嚇退,心中就更加鄙夷。沒想到,師尊也有看人看走眼的時候,這個林嶽,完全就是一個銀樣蠟槍頭。

    東域聖院的那些魚龍第九變的聖徒,也都露出譏誚的笑意,覺得兩儀宗的劍道奇才,完全就是名不副實。

    又或者,只是重名。

    這個林嶽,根本就不是他們聽說過的那個林嶽?

    張若塵卻懶得理會衆人的想法,能夠與昔日的師兄、師妹、未婚妻坐在一起,就已經是十分滿足的事。

    敖心顏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翻了一個白眼,冷道:“就你這樣,也想追求黃煙塵?我勸你,還是早點死了那條心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敖心顏絲毫都不掩飾心中的鄙夷,道:“黃煙塵不僅是璇璣劍聖的弟子,更是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,追求她的天才人傑多不勝數,其中,甚至包括劍帝后人。你覺得,你有機會嗎?”

    “聽你這麼一說,我的確像是一隻想要吃天鵝肉的癩蛤蟆。”張若塵自嘲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人,還是有一個優點。”敖心顏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優點?”

    敖心顏盯了他一個呼吸的時間,眼皮輕輕的一眨,才徐徐的說道:“至少,你還是很有自知之明,算是一個識時務的人。識時務的人,總比不識時務的人,活得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傻子都能聽出,敖心顏是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周圍的幾個聖徒,也聽到敖心顏的話,頓時也都笑了起來。他們都覺得,這個神龍半人族的天之驕女太不給林嶽面子,畢竟,別人好歹是一個劍道奇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敖心顏的性格,就喜歡嗆人,因此並沒有將她的話放在心上。他盯着敖心顏額頭上的一對晶瑩剔透的龍角,兩條淡青色的眉毛,最後落到那張紅潤的嘴脣上面。

    想到了曾經的一些事,張若塵頓時雙手一攤,淡淡的一笑,“你說得沒錯,我的確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再次向他翻了一個白眼,實在有些不懂,這個傢伙怎麼還有臉坐在這裡?

    若是,敖心顏知道坐在旁邊被她鄙視的男子,就是她曾經無比崇拜的組長,也不知會做何感想?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位身材矮小,身高大概只有一米二的聖徒,瞪大了一雙赤紅色的眼睛,低聲說道:“你們聽說沒有,最近幾天,兩儀宗發生了鉅變。”

    對於兩儀宗的鉅變,凡是來參加論劍大會的修士,幾乎都有所耳聞。

    知道內幕的人,卻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據說,中古世家齊家的子弟,一夜之間,消失得乾乾淨淨,甚至包括半聖和聖者級別的存在,也都是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聖徒思索了片刻,道:“論劍大會在即,居然發生這麼大的事,也不知遭遇了什麼變故?”

    齊家乃是中古世家,勢力相當龐大,族人遍佈整個東域。在兩儀宗修煉的齊家子弟,也只是齊家族人的一小部分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,齊家和兩儀宗發生衝突,必定會影響到論劍大會。

    敖心顏的一雙美眸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冷聲道:“你不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,應該知道一些內幕吧?”

    別的聖徒,也都向張若塵盯過去,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衆人看了一眼,笑道:“的確發生了一些事,不過,我不太方便說出來。大家可以放心,此事對論劍大會沒有任何影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,自然是讓大家相當失望,更加覺得,這個所謂的劍道奇才,很不靠譜。

    敖心顏向洛水寒盯了過去,露出詢問的眼神,道:“洛師姐,聽說洛虛前輩因爲此事,今天早上,親自趕去了兩儀宗拜會寧宗主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是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洛水寒顯得各位平靜,淡淡的道:“兩百年前,老祖宗曾經欠了齊家的一個人情,不久前,老祖宗收到了一封信。看了那封信,老祖宗就親自前往兩儀宗,似乎是要去爲齊家的某人求情。”

    聽到洛水寒的話,張若塵立即猜到,寫信給洛虛的人,肯定是兩百年前的第一美人,林素仙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不知道信上的內容,卻也能夠大致的猜出一些。

    畢竟,林素仙的女兒,齊霏雨,現在就關押在兩儀宗。估計林素仙是寫信向洛虛求助,希望他能夠幫忙救出齊霏雨。

    別的聖徒,顯然都不明白,洛虛什麼時候欠了齊家的人情?

    在場,估計只有張若塵,才知道其中的內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