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將聖體法相吞入腹中,矮瘦男子不僅毫髮無損,反而,變得更加精神,對著胥雲令勾了勾手指,笑道:「再來。」

    東域的修士,全部都感到相當心悸,怎麼也想不到,魔教隨便派出一個修士,竟然也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「胥師兄已經是站在半聖之下巔峰的人物,居然還被他壓著打,這人也太變態了吧!」常戚戚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也露出十分震驚的神色,道:「同境界能夠擊敗聖體,絕不是無名之輩,他到底是誰?」

    很顯然,所有人都被矮瘦男子爆發出來的實力鎮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表現得很淡然,道:「他應該就是魔教三十六護宮獸將之首,神魔鼠,也被稱為『首鼠』。」

    「首鼠、蛇二、龍三,每一個都是相當厲害的存在,恐怕比聖體都要強大。其中,首鼠的實力,最為可怕,即便是與魔子歐陽桓比起來,估計也弱不了多少。」

    洛水寒道:「沒錯,此人必定就是首鼠,以他的實力,恐怕已經能夠與一階半聖交鋒。」

    神魔鼠,乃是太古遺種,相當罕見,實力也是極為厲害。

    據說,神魔鼠的先祖,既能噬神,也能吞魔,堪稱是太古時代最恐怖的凶獸之一,讓龍族都頗為忌諱。

    只不過,神魔鼠的繁殖能力很差,傳說,在中古時期就已經絕種。直到數十年前,魔教的一位聖者,才從一座中古遺迹的地底,挖出來了一隻。

    首鼠快速向前一閃,雙掌同時拍了出去,擊在胥雲令頭顱的左右兩側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胥雲令的頭皮炸開,露出白森森的骨頭,七孔流血,隨後,仰頭向後倒去,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東域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像是被雷擊了一下,感覺到窒息。

    一位聖體,居然毫無還手之力,就被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首鼠落到地上,向胥雲令走了過去,一腳踩在他的臉上,啪的一聲,胥雲令的鼻樑骨直接斷掉。

    首鼠嘿嘿的一笑,殘忍的道:「若不是在兩儀宗的地盤,真想將你吃掉。聖體的味道,應該會很不錯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胥雲令伸出兩手,努力想要站起身。

    首鼠又是一腳踩了下去,將胥雲令踩趴在地上,隨後,向東域的那些修士望了過去,露出一個挑釁的眼神,道:「東域聖體,不堪一擊。鼠爺今天還沒有打痛快,還有沒有人出來一戰?」

    凡是首鼠的眼睛盯向誰,那人就立即低下頭,快速向後退,根本不敢與他對視。

    開玩笑,胥雲令那麼厲害的人物,與首鼠戰鬥,也都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誰還敢出手?

    東域的天才人傑裡面,倒是還有幾位實力不弱於胥雲令的聖體,也都是聞名天下的人物。只不過,他們向趴在首鼠腳下的胥雲令看了一眼,就立即閉上眼睛,裝著沒聽到首鼠的挑釁。

    只要忍一忍,裝著什麼都不知道,說不定能夠躲過一劫。

    若是,衝出去做出頭鳥,估計就會被打得很慘,到時候,肯定是顏面掃地。

    見到所有人都在躲他的目光,首鼠頓時覺得有些無趣,道:「看來東域修鍊界,真的是找不出一個可以一戰的對手,不是庸才,就是孬種。」

    另外三位護宮獸將,蛇二、龍三、蜈八看向東域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鄙夷的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神子本來想要來稱量東域的英雄,現在看來,東域哪有什麼英雄,全是一群狗熊而已。哈哈!」

    雖然,四位護宮獸將罵得很狠,卻依舊沒有人站出去,全部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歐陽桓睜開了雙眼,站起身來,將那一隻翼龍抱在手中,淡淡的一笑:「走吧!東域雖然不堪一擊,別的幾域,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驚喜。」

    歐陽桓率先向外走去,四位護宮獸也緊隨其後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坐在張若塵身旁的敖心顏,驀地,站起身來,一雙眼眸十分冰冷,盯向歐陽桓和四位護宮獸將的方向,道:「慢著!」

    這兩個字,迴響在安靜的石窟中,顯得十分響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頭,向敖心顏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早就發現,敖心顏的情緒,有些不對勁。特別是,敖心顏看向龍三的時候,眼中就有一股仇恨和怒火湧出來。

    歐陽桓和四位護宮獸將,停下腳步,轉過身,向身後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他們的目光,全部都盯到敖心顏的身上。

    蜈八嘿嘿的一笑:「怎麼?東域的男人都是孬種,終於有女人要出手?丫頭,長得倒是挺標誌,要臉蛋有臉蛋,要身材有身材。嘖嘖!既然如此,八爺我就笑納了!」

    蜈八就要向前衝出去,可是,龍三卻伸出一隻手,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。

    龍三的手掌,就像有一座山嶽那麼沉重,將蜈八鎮壓得完全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「三哥,你這是?」蜈八道。

    龍三一言不發,向前走了過去,站到敖心顏的對面,嘴角露出一道邪異的笑容,道:「先前真沒有發現,原來公主殿下居然也在這裡。敖炳,向公主殿下請安。」

    敖炳,就是龍三的真名。

    敖心顏渾身都在顫抖,道:「敖炳,你這個叛徒,立即交出神龍骨,跟我回神龍半人族領罪。」

    「公主殿下這是在下命令嗎?」

    龍三雙手一攤,笑了笑,道:「可惜啊!神龍骨已經被我煉進了左手,不可能再交出去。再說,我現在已經不是神龍半人族的族人,而是拜月神教的護宮獸將,別說是公主殿下,就算是族長親自趕來,也奈何不了我。」

    那一塊神龍骨,本來是要在敖心顏的成人禮,由族長親自交給她,讓她煉化吸收,以此來激發她體內的神龍血脈。

    可是,敖心顏成人禮的前一天,看守神龍骨的敖炳,卻將神龍骨盜走,從此就消失在崑崙界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敖心顏看到龍三,才認了出來,他就是當年的那個叛徒,敖炳。

    龍三的話,讓敖心顏忍不可忍。

    隨即,她拔出龍紋碧水劍,一劍向龍三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剎那間,一縷縷水氣,從四周匯聚過來,凝聚出數十道劍氣,穿梭在石窟中,最後凝聚於一點,擊向龍三的心口。

    龍三搖頭一笑,伸出兩根手指,穩穩的將敖心顏刺出的龍紋碧水劍夾住,道:「公主殿下的修鍊速度,真的是相當可怕,居然已經達到如此境界,不愧是神龍半人族百年以來的第一天才。若是當年,公主殿下煉化了神龍骨,估計現在的修為,會更加強大。」

    敖心顏的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,想要拔出龍紋碧水劍,可是,無論她如何用力,卻抵不過龍三的兩根手指。

    於是,敖心顏直接鬆手,運轉聖氣,匯聚到那一隻雪白的手掌,一掌向龍三的胸口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龍三的眼中,閃過一道殺氣。

    今日,若是放敖心顏離開,恐怕今後,神龍半人族的高手會接二連三的找上他,直到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他比誰都清楚,神龍半人族的底蘊有多麼深厚,即便是藏身在拜月神教,也未必就安全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為何不先殺了敖心顏?

    龍三的身上,湧出黑色的龍氣,向手臂流轉了過去,一掌擊出,打在敖心顏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敖心顏身上的護身寶物瞬間破碎,慘叫了一聲,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猶如斷線的風箏一樣,向後倒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「居然動了殺機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明顯感受到,龍三的身上,有殺氣湧出來。

    在兩儀宗的地盤,也敢殺人?

    無論如何,張若塵也絕對不能再坐視不管,要不然,敖心顏很可能會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張若塵,身體晃了一下,從原地消失,下一刻,他已經站在石窟的中心,伸出一雙手,將敖心顏的身體接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隻手托住敖心顏的腿彎,一隻手托在她的背部。他發現敖心顏傷得相當重,臉色蒼白,氣若遊絲,嘴裡、鼻孔、眼睛、耳中都流出鮮血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體內的聖氣,運至雙掌,緩緩的打入敖心顏的體內,助她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她修長的嬌軀,完全被聖光包裹。

    片刻后,敖心顏咳嗽了一聲,緩緩的蘇醒了過來,睜開眼眸,才發現自己居然躺在一個陌生男子的懷中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兩儀宗的林岳。

    「別動,你傷得很重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本來,敖心顏是十分抗拒,想要從張若塵的懷中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很快就發現了一件相當震驚的事,林岳打入她體內的聖氣,居然與她體內的聖氣,完全契合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是神龍半人族的族人,修鍊出來的聖氣,既包含有人氣,也包含有龍氣。

    難道林岳的聖氣,也包含有人氣和龍氣?

    即便如此,兩個人的聖氣,也不可能完全契合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只有已經死去張若塵,才能與她體內的龍氣完全契合。因為,張若塵曾經使用龍珠救過她,兩人的氣,早就已經結合過一次,形成了內循環。

    當時的情景,與此刻,簡直一模一樣相似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敖心顏的兩片紅唇微微張開,瞪大了一雙美眸,看向林岳,竟然完全驚住。

    龍三眯著眼睛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冷銳的道:「小子,若是識相,就最好別多管閑事,乖乖的將公主殿下交給我,免得引火燒身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側過臉,向龍三瞥了一眼,道:「若是,我不識相呢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