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若是,我不識相呢?」張若塵側過臉,向龍三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石窟中,不少人都被張若塵的這句話鎮住。畢竟,龍三的實力有多強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,就連紫風星使都被一招擊敗,居然還敢與他叫板?

    「就算想要英雄救美,也得看清形勢?那龍三,豈是可以隨便招惹的人?」一位聖者門閥的傳人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東域的修士中,站出一個敢和龍三叫板的人,原本是值得欽佩。

    只不過,經歷紫風星使和胥雲令的慘敗,眾人對魔教的四大護宮獸將已經產生出懼怕的心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一個想要英雄救美的愣頭青冒出來,大家當然只會覺得,他是一個不懂審時度勢的傻帽。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,龍三對敖心顏已經動了殺機,就連聖體都不敢出手,他居然還衝出去送死,不是傻帽是什麼?

    東域的一位聖體,睜開眼睛,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譏誚的神情,心中暗道:「年輕人就是這樣,太過衝動。」

    隨後,他便又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在場,或許也只有東域聖院的諸位聖徒,才全部都對張若塵刮目相看。他們怎麼也沒料到,這個「識時務」的傢伙,突然間,怎麼變得不識時務?

    先前,常戚戚都能將他懾退,現在他卻敢直面龍三。

    這個傢伙,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

    龍三仔細的看着張若塵,眼中的寒氣,越來越濃,隨即,大笑了一聲,道:「既然,你小子想要找死,我便成全你。」

    「哧哧!」

    龍三的雙肩向上一聳,一股強勁的黑色龍氣湧出身體,匯聚向雙臂,快速融匯在一起,化為黑色的龍火魔焰。

    在場所有修士,皆能感受到一股灼熱的氣流,從龍三的身上散發出來,猶如是要將整個石窟熔化。

    受到龍火魔焰的衝擊,石窟中,一道道陣法銘紋顯現了出來,化為光暈,覆蓋在地面、頂部、石柱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眾人才真正認識到,龍三的實力,竟然已經達到如此恐怖的境地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隨着一聲龍吟響起,龍三的手臂,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頓時,一條由龍火魔焰凝聚而成的龍影,張開利嘴,露出雙爪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敖心顏放到地上,只用一隻左手扶着她的背,伸出一隻右手,向虛空一捏。

    三丈外,墜落在地的龍紋碧水劍,顫抖了一下,發出一聲劍鳴,「嘩」的一聲,飛了起來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捏住劍柄的那一剎那,身上的氣勢,變得相當銳利,猶如是一位不敗的少年劍聖。

    整個石窟,所有修士的劍,全部都猛烈顫動,像是要飛出去了一樣。

    「唰唰!」

    無數道劍形劍氣,自然凝聚成形,圍繞張若塵旋轉飛行,化為一個直徑十丈的劍氣領域。

    龍火魔焰凝聚成的龍影,撞擊在劍氣領域上面,立即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,兩股強勁的力量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圍的所有修士,全部都被掀飛。

    龍三的臉色,變得有些凝重,感覺到對面那個男子,似乎有些不好惹:「倒是有點本事,給我破。」

    龍三全力出手,雙臂化為龍爪的形態,向前一衝,與巨大的龍影融合為一體,從龍頭的位置沖了出去,雙爪同時擊在劍氣領域上面。

    「嘭」的一聲,劍氣領域竟然被龍爪撕成兩半,混亂的劍氣,向左右兩側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色的龍爪,距離張若塵越來越近,在他的瞳孔中不斷放大。

    若是被龍爪擊中,張若塵和敖心顏的身體,恐怕都會被洞穿,化為兩團血泥。

    周圍的修士,全部都屏住呼吸,其中一些女性修士,甚至閉上眼睛,不願看到接下來血腥的一幕。

    敖心顏的手指,情不自禁的捏緊了衣角,心中自然也相當緊張。可是,當她抬起頭,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看到他那鎮定自若的神情,不知為何,也跟着變得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張若塵提起龍紋碧水劍,將全身聖氣灌注了進去,閃電般的一劍刺出,與龍三的龍爪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龍爪上蘊含的力量,自然是相當恐怖。

    龍鱗也堅硬無比,就連聖劍也無法擊穿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腕快速抖動,龍紋碧水劍旋轉了起來,形成一圈圈劍影,發出「嘩嘩」的聲音,與龍爪撞擊出一粒粒火星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手腕向後一收,再次向前刺出,精準的擊在龍三的手爪中心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一聲巨響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圈黑色的能量漣漪,從劍和爪之間,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龍三身上的衣袍被劍氣震碎,嘴裏發出一聲悶聲,向後倒飛了十丈,重新落到地面,十分狼狽的向後不停倒退,一直退到石窟門口,才站穩腳步。

    只見,他的上半身,完全變得赤.***口和腹部的位置有着六道劍氣血痕。

    他雙臂上的龍鱗掉落了一大片,變得血肉模糊,特別是右手,更是被聖劍擊穿,鮮血不停從掌心滴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反倒是,正扶著敖心顏的林岳,卻依舊站在原地,顯得十分鎮定自若。

    石窟中,所有東域的天才人傑,亦或者天之驕女,全部都已經被驚呆,感覺到相當窒息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人,甚至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使勁的揉了揉眼皮。

    「他居然一劍擊退了龍三,而且,還顯得遊刃有餘,顯然是沒有將全部實力發揮出來。」黃煙塵的一雙眼眸,微微一凝,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先前,黃煙塵還覺得師尊看走了眼,只以為林岳是一個銀樣蠟槍頭,卻沒想到,他的實力竟然如此了不得。

    「這人未免也太低調了吧?若不是敖心顏遇到生命危險,估計他都不一定會出手。」

    常戚戚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,想到先前,他想要教訓林岳,就覺得背心發涼。估計,別人只用一根手指,就能將他按趴下。

    司行空道:「此人的人品,倒是不錯。先前,敖心顏那麼嗆他,他卻完全沒有放在心上,反而還出手救了敖心顏。做人很低調,做事卻相當高調。」

    因為林岳追求黃煙塵,其實,司行空是看林岳很不順眼。只是,林岳的人品和劍法,卻又讓司行空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司行空,在場有不少人,都有相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東域什麼時候,誕生了一個如此驚才絕艷的人傑?」一個聖者門閥的天之驕女美眸閃閃的問道。

    「你們也太孤陋寡聞,難道不知道,他乃是我們兩儀宗的劍道奇才,林岳,林師兄?」兩儀宗的一位聖傳弟子,十分驕傲的道。

    林岳是最近幾個月才聲名鵲起,雖然,在兩儀宗的名氣很大,可是在整個東域,與那些成名數年,甚至數十年的人傑比起來,卻還是有所不如。

    除了參加論劍大會的劍道修士,對他有些了解,別的修士其實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「就是登上古神山第三重山的那個林岳?」

    「據說,黑市一品堂的幽藍星使,就是死在他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為林岳的出現,讓東域的修士,全部都變得相當激動。

    劍道奇才,英俊瀟灑,少年成名……,任何一點,也讓在場的各位天之嬌女感到心中蕩漾,很難抵擋住他身上的那種魅力。

    此刻的林岳,不知與多少天之嬌女的夢中情人的形象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先前,東域修士對上魔教的護宮獸將,全部都是一敗塗地。林岳剛才那驚艷的一劍,卻將龍三擊退,當真是十分了不起。

    歐陽桓也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眼睛一眯,確實沒有想到,居然真的冒出了一個還算不錯的人物。

    只是,當他看見林岳的雙眼,卻感覺到有些似曾相識。

    歐陽桓似乎想到了什麼,微微一笑,不緩不急的道:「我們曾經應該是見過吧?若是,我沒有記錯,雀九就是被你殺死。」

    不得不說,歐陽桓的眼力,的確是相當厲害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已經戴有面具,而且使用精神力刻意隱藏了氣息,卻還是被他一眼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什麼?神子大人,他就是那個劍道和精神力都十分厲害的神秘人?」蜈八的眼中,湧出冷獰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久前的那一戰,雀九戰死,蜈八也吃了不小的虧,但是,他們卻連對方是誰都不知曉?

    如今,真可謂是冤家路窄,既然在兩儀宗遇上,自然就要讓他血債血償。

    既然被認出來,張若塵也就不再否認,道:「沒錯,的確是我殺了雀九,那又如何?」

    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卻讓這座石窟中的修士再次震動。

    林岳居然這麼有脾氣,竟然殺了魔教的一位護宮獸將。魔教中人,睚眥必報,豈會放過他?

    即便是木靈希,聽到這個消息,也是心中一緊,十分擔心張若塵的安危。

    木靈希相當清楚歐陽桓和三大護宮獸將的實力有多麼強橫,任何一個出手,恐怕也不會比張若塵弱多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