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洛虛與兩儀宗的宗主寧玄道,有非同一般的交情。只要齊霏雨是魔教聖女的身份,還沒有暴露,由洛虛出面,說不定真有可能將齊霏雨救出來。

    如今的洛虛,與兩百年前的洛虛相比,無論是修爲,還是地位,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猜得沒錯,洛虛真的是去兩儀宗救人,也就說明,他對林素仙依舊有很深的感情。

    那麼,這兩百年來,洛虛前輩得多麼痛苦?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嘆了一聲,不知爲何,在洛虛的身上,竟然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明明相愛的兩個人,卻偏偏不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擋在洛虛身前的敵人,乃是魔教的教主。

    擋在張若塵身前的敵人,卻是更加可怕的池瑤女皇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心中暗暗發誓,無論如何也不能成爲第二個洛虛,必須要努力修煉,使自己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只要戰勝池瑤,就能驅散一切黑暗,迎來光明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,從大門的方向傳來,將正在沉思的張若塵驚醒。

    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中央石窟的大門,被一個長有八手八足的男子,一拳打得裂開,化爲十多塊碎石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隨着巨響爆發出來,一股強勁的氣浪,發出“嗚嗚”的聲音,從外面涌了過來。

    敖心顏的衣袖一捲,打出了一片聖氣,將涌來的氣浪,打得倒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,竟敢到萬空崖搗亂?”曦聖門閥的一位傳人,站起身來,呵斥了一聲。

    石窟中,所有東域的天才人傑,紛紛露出冷色,顯然是對突如其來的襲擊,感到相當不滿。

    什麼人這麼大膽,竟敢到這裡來搗亂?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大門的方向,四道人影並排成一列,從外面,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四人,雖然都是人形,卻散發出十分強大的蠻獸氣息,肉身形態也與正常人有巨大的差別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自然都能看出,他們並不是人類,而是化爲人形的蠻獸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四人看了過去,目光盯在那個長有八手八足的男子身上,將他認了出來,正是魔教三十六護宮獸將之一,千足雷蚣。

    蜈八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另外三人,應該也是護宮獸將。

    “魔子,歐陽桓。”一個驚呼的聲音,在人羣中響起。

    果然,歐陽桓從四位護宮獸將的身後走了出來,穿着一件青色的衣袍,顯得十分儒雅,目光也相當溫潤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卻將在場所有人都鎮住。他只是站在那裡,卻如同化爲了整個天地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是他?”

    “中域的人,不是在碑隴城,怎麼來到了萬空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歐陽桓的名字,可謂是如雷貫耳,在他的面前,任何天才人傑都會暗淡失色。

    衆人紛紛後退,一直退到石窟的深處,留下了一片廣闊的空間。

    四位護宮獸都露出譏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蜈八大笑了一聲,道:“神子大人聽聞東域年輕一代最頂尖的高手,全部都聚集在這裡,因此慕名而來,想要稱一稱東域的人傑夠不夠斤兩參加這次論劍大會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東域的天才人傑,全部都露出憤怒和不滿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氣,真以爲自己已經天下無敵?”

    “一個人就想稱量整個東域修煉界,也不先掂量自己的斤兩?”

    每一次論劍大會之前,五大域的修士,必定是要先相互較量一番。

    藉此機會,可以試探出各域修士中有哪些頂尖高手,也好提前做好準備,免得論劍大會的時候陰溝裡翻船。

    歐陽桓走到一張桌案的旁邊,坐了下來,目光在衆人的身上掃視了一圈,隨後,閉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一隻巴掌大小的翼龍,從他的衣袖中鑽出來,向四周望了幾眼,便伸出兩隻爪子,端起桌案上一個酒杯,咕嚕嚕的喝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歐陽桓,你未免也太狂妄,莫非以爲,就憑你一人,便能鎮壓整個東域的修煉界?”

    黑市一品堂的紫風星使,冷哼了一聲,提起龍頭長槍,邁着不緩不急的腳步,向歐陽桓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黑市的內部,不同域的邪道天才之間,也是明爭暗鬥,誰都不服誰。

    更何況,魔教的魔子,居然敢獨自一人,前來稱量整個東域修煉界。任何東域修士,也很難接受這樣的羞辱。

    歐陽桓依舊閉着雙眼,眼皮都沒有擡一下,淡淡的問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東域黑市一品堂,紫風星使。”紫風星使冷聲道。

    歐陽桓道:“若是,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還活着,等他再修煉十年,或許可以與我交手。至於你,卻還差得太遠,只配與龍三交手。”

    紫風星使的臉上,冒出青筋,心中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在東域,半聖之下,誰敢如此瞧不起他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紫風星使手握槍桿,頓時,一股無比強橫的紫色寒氣,爆發了出來,籠罩整個石窟。剎那間,龍頭長槍的內部,竟是傳出龍吟聲。

    一條長達十數丈的紫龍虛影,呈現了出來,將長槍纏繞在中心。

    石窟中,所有人都臉色一變,立即釋放出罡氣,抵擋洶涌的紫色寒氣。凡是動作慢了一步的修士,身體就被一層寒霜包裹了起來,直接暈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修爲,據說紫風星使的修爲,已經無比接近半聖。”

    “紫風星使雖然不是聖體,卻並不比聖體弱多少,就算達到半聖境界,估計也能跨越境界挑戰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能夠成爲東域黑市一品堂的星使,豈是一般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紫風星使的手臂一抖,龍頭長槍快速轉動起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渦旋,向歐陽桓的眉心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歐陽桓都面不改色,四平八穩的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眼看長槍就要刺穿歐陽桓的頭頂,歐陽桓的身旁卻閃出了一道人影。那人向前一伸手,直接將紫風星使刺出的長槍穩穩抓住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的速度,何等之快?爆發出來的力量,又是何等強大?

    居然就這樣被人一把抓住?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石窟中,響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,很多人都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抓住龍頭長槍的人,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,頭上長有一對三寸長的黑色龍角,身穿一件黑色的長袍,背上繡有一個銀色的月牙印記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,完全被黑色的龍鱗覆蓋,每一塊鱗片上面都流動着墨黑色的光芒,散發出來的寒氣,將紫風星使身上的寒氣都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人,就是龍三,三十六護宮獸將排名第三,修爲達到魚龍第九變的巔峰,體內流淌着神龍的血液。

    若是展現出本體,他的身軀,足有一千多米長,堪稱是一隻蓋世兇獸。

    “據說,東域黑市一品堂的星使和少主,幾乎快要被人殺光,本來我還覺得不可思議。今日一見,才發現真正的原因,原來,不能怪敵人太強,只怪你們太弱。”龍三譏誚的一笑。

    不遠處,蜈八大笑了一聲:“東域黑市一品堂與中域黑市一品堂,還是有很大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此刻,龍頭長槍的槍尖距離歐陽桓的眉心,僅僅只有半尺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紫風星使立即運轉聖氣,凝聚掌力,一掌擊在槍桿的尾部,使長槍再次向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龍三的眼神一沉,體內涌出一道道龍氣,手指鬆開長槍,雙腳一蹬,快速向前衝了出去,一掌擊在紫風星使的胸口。

    長槍還沒刺到歐陽桓的眉心,龍三的掌印,卻已經落在紫風星使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紫風星使的胸口塌了下去,肋骨斷了一大片,身體倒飛出去,撞在一根石柱上面,然後,嘭的一聲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石窟中,佈置有防禦陣法,即便是半聖級別的攻擊,也很難讓石窟垮塌。

    因此,石柱只是微微的搖晃了一下,就立即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龍三的影子,重疊在一切,重新變得凝實,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淡淡的一笑:“就憑你這種人,也敢挑戰神子?”

    東域的那些天才人傑,全部都被驚住,盯向龍三,很多人都露出恐懼的神色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的天資,在七大星使裡面,的確算不上一流。可是,他卻是站在魚龍第九變巔峰的存在,曾經有着很多令人震撼的戰績,怎麼可能被人一招就打成重傷?

    龍三的實力,得有多麼恐怖?

    常慼慼和司行空都倒吸了一口寒氣,他們見過紫風星使的恐怖戰力,根本無法想象,居然有人能夠只用一招,就將如此變態的人物擊敗。

    聖院的那幾位魚龍第九變的聖徒,他們的臉色,變得相當難看,龍三爆發出來的力量,超乎他們的想象。

    歐陽桓的一位屬下,就已經這麼強,那麼,他的實力豈不是更加可怕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微微一眯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的實力,的確不如龍三,但是,卻也不可能敗得那麼快。

    原因在於,紫風星使那件戰兵的器靈,乃是一條龍魂。龍三在捏住長槍的時候,手中有一股黑色的龍氣,涌入長槍,將槍中的龍魂器靈壓制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,紫風星使沒有及時察覺,所以,纔會被龍三一掌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整個石窟,最多隻有三個人,能夠看出這一點。

    龍三笑了笑,道:“今天,我們便是來告訴你們一個事實,東域之地,不過只是中域三個州的大小。東域那些所謂的人傑,到了中域,其實是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只知道,最近幾十年,只有東域的張若塵和帝一,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卻沒發現中域和魔教有這樣的年輕英傑。”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,顯然是頗爲不屑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聲音傳來的方位看過去,盯在了黃煙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剛纔的那句話,就是由她說出來。

    (見到很多書友在問一個問題,所以,註解一下。教中的人,自稱是神教,外人才叫他們是魔教。“神子”和“魔子”,這是這樣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