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龍三向黃煙塵盯了一眼,倒是有幾分驚豔的感覺,不過,她身上的那股冰寒氣息,卻讓龍三感到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和帝一的確都是一等一的人傑,能夠在墟界戰場積累三千萬點軍功值,就已經證明了他們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龍三毫不客氣的說道:“只可惜,他們的氣運太差,還沒有成長起來,就已經死於非命,也就只是兩個短命鬼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黃煙塵一拍桌案,豁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一股寒冰勁氣,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,瀰漫在整個石窟。

    誰都能看出,黃煙塵此刻十分惱怒,一雙寶藍色的美眸,竟是有些發紅。龍三的話,顯然是刺到了她心中的痛處。

    龍三根本就不將她放在眼裏,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,道:“怎麼?想動手嗎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五根手指,緊抓聖劍,就要衝出去與龍三決一死戰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不是對手,也非戰不可。

    坐在身旁的洛水寒,伸出一隻手,緊緊的扣住了黃煙塵的手腕,對她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誰都能夠看出,魔教的諸位強者是來者不善,這個時候,誰衝上去,誰就要倒黴。黃煙塵的實力,在同齡人中,或許屬於一流水準。

    但是,龍三是何等人物?

    魔教三十六護宮獸將排名第三的存在,已經成名多年,就連紫風星使也不是他的一招之敵,黃煙塵衝上去與他交手,不用猜,也知道是什麼結果。

    最終,洛水寒和另外幾位聖徒,將黃煙塵攔住。

    龍三看到這一幕,譏誚的一笑:“對嘛!弱者就要學會隱忍,不懂隱忍的人,必定是要吃苦頭。”

    東域聖院的所有聖徒,全部都露出憤怒的神色,顯然是對龍三相當不滿,但是,卻沒有人敢衝上去與他戰鬥。

    畢竟,龍三的實力,真的相當可怕。即便是紫風星使,也被他一招打成重傷,別的人衝上去,無異於雞蛋碰石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,向龍三盯了一眼,摸了摸手指上的空間戒指,在考慮,要不要出手,教龍三如何低調做人?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還是剋制住。

    畢竟,在場有很多熟人,他們認識曾經的張若塵。在平時,他們或許無法發現林嶽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只要全力以赴的戰鬥,就肯定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掩飾自己,必然會露出一些破綻。熟悉他的人,就可能將他認出來。

    最熟悉他的人,當然是黃煙塵。若是被她認出來,豈不是就要前功盡棄?

    教訓龍三,以後遲早是有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黃煙塵看了過去,五指緊緊的捏向手心,心中暗歎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和帝一死後,東域的修煉界,就再也找不出一個像樣的天才。想要找一個可以過招的人,竟然也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龍三的話,實在是具有羞辱性,讓在場所有人都十分惱怒,其中有幾人想要衝出去他一戰,卻被身邊的人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,在石窟中響起:“區區一個護宮獸將,也敢如此張狂,真的以爲東域沒有人制得了你們?”

    胥雲令那挺拔的身軀,豁然站了起來,風輕雲淡的彈了彈衣角,從人羣中走了出去,立到龍三的對面。

    胥雲令,乃是東域聖院的聖徒之一,修爲達到魚龍第九變,全身的每一寸皮膚都散發出琉璃寶光。他的雙手背在身後,站得相當筆挺。

    見到胥雲令,無論是東域聖院的聖徒,還是各大聖者門閥的傳人,全部都露出喜色,終於有一個頂尖人傑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以胥雲令的實力,必定能夠爲東域修煉界正名。

    “胥雲令居然出手,這下有好戲看了!以他的實力,足以教訓魔教的那羣狂人。”紅欲星使轉過柔軟的嬌軀,向胥雲令所在的方向盯了過去,臉上露出媚俏的笑容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雖然是黑市一品堂的人,一直都是與聖院爲敵,可是,見到胥雲令現身,卻還是十分高興。

    畢竟,現在的胥雲令,代表的是東域修煉界。

    東域各大聖者門閥的天之嬌女,一雙雙美麗的眼眸,也都聚集在胥雲令的身上,露出崇拜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任何代表東域修煉界出戰的人,皆是英雄一般的人物,自然是值得欽佩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東域聖院培養出來的聖體,胥雲令的確是有大氣魄,不是常人可以比擬。”一位聖者門閥的天之驕女,輕輕的咬着紅脣,美眸漣漣的盯着胥雲令,顯然是被胥雲令身上的氣質吸引住。

    “胥雲令的鯤鵬聖體,堪稱是舉世無雙,張若塵和帝一就算還活着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”一位來自一流宗門的天驕,感嘆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誰說東域無人?胥雲令足以代表東域,征戰四方。”

    龍三向胥雲令瞥了一眼,點了點頭,道:“終於有一個像樣的人物站出來,既然你是鯤鵬聖體,那麼,今天就陪你過兩招。”

    龍三的雙腿微微移開,體內的聖氣,快速運轉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,他的臉上,依舊掛着笑容,內心深處卻是相當謹慎,不敢小覷胥雲令。

    面對魚龍第九變的聖體,誰都不敢大意,稍有不慎,可能就會敗得很慘。

    龍三的身後,走出一個身材矮瘦的男子,笑眯眯的道:“老三,你都已經戰了一場,這一場可不可以讓給我?”

    這個男子,長得尖嘴猴腮,嘴裏露出兩顆泛黃的大板牙,兩隻眼睛只有綠豆大小,顯得相當猥瑣。

    龍三向矮瘦男子看了一眼,收回聖氣,向後退了兩步,道:“既然如此,他就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個矮瘦男子,很多人都露出鄙夷的神色。

    魔教居然派遣出一個這種貨色,迎戰東域的聖體,這是在故意羞辱東域的修士嗎?

    就算胥雲令將他擊敗,也很難爲東域修士找回臉面。

    胥雲令也皺了皺眉,冷哼了一聲,道:“魔教這是無人了嗎?歐陽桓,你難道就不親自出手?”

    “勝過老子,還有資格與神子交手。”

    矮瘦男子咯咯的一笑,突然,雙眼一睜。

    眼中的瞳孔,旋即一縮,變得只有針眼大小,釋放出兩根黑色的光柱,散發出異常陰寒的魔氣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間,黑色的光芒,就讓這座石窟,變成冰冷、黑暗的空間。

    矮瘦男子的速度快得出奇,化爲一道黑光,瞬間就出現在胥雲令的頭頂上方,擡起一隻短小的手臂,一掌向胥雲令的頭頂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快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胥雲令的修爲,也感覺到眼前一花,有些看不清對方的身形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一沉,知道自己剛纔太過輕敵,那個矮瘦男子,竟然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強者。

    果然,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“雲海鯤鵬。”

    胥雲令大吼一聲,將聖體法相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頓時,他的體內,涌出一股十分強大的聖氣,釋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華,將四周的黑色光芒衝散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石窟中,一隻金色的鯤鵬虛影顯現了出來,足有十多丈長,長着魚的身軀,卻有一雙巨大的羽翼。

    鯤鵬的虛影,猶如遨遊在雲海之中,散發出一股古老而強橫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嘿嘿!這麼快就將聖體法相都展現出來了?”

    矮瘦男子怪笑了一聲,揮掌劈了下去,擊在聖體法相上面,將金色的光芒擊碎,即便是鯤鵬虛影都被打得向下一沉,發出一聲悲鳴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強大的聖氣波動,從胥雲令和矮瘦男子之間衝了出去,猶如一層一層的潮水,席捲整個石窟。

    東域的天才修士裏面,也有不少高手。他們紛紛出手,打出防禦類的聖器,終於將那股強大的衝擊力抵擋住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有三件聖器和十多個天才修士,承受不住那股力量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剛纔那一招對決,爆發出來的力量是何等恐怖?

    “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胥雲令一連後退七步,才勉強站穩腳步,手掌按着胸口,十分驚駭的盯了矮瘦男子一眼,問道:“你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哈哈!居然連你鼠爺都不認識,真是該打。”

    矮瘦男子再次向前衝了出去,出現在胥雲令的身前,一連打出九掌。每一掌拍出去,胥雲令都會後退一步。

    第九掌拍出,頓時將胥雲令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胥雲令的身體,嘭的一聲,撞在一根石柱上面。

    “可惡……”

    滑落到地上,胥雲令的眼中,露出強烈的不甘,伸手擦去嘴角的血絲,忍住五臟六腑的疼痛,再次調動聖氣,控制聖體法相,想要反擊。

    “給我吞。”

    矮瘦男子的嘴巴張開,逐漸變大,竟是變得足有三尺長,宛如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。他用力的一吸,肚子緩緩的鼓脹了起來。

    嘩的一聲,胥雲令施展出來的鯤鵬法相,飛進矮瘦男子的嘴裏,被他吞入了腹中。

    隨後,矮瘦男子閉上嘴巴,雙手一合,快速運轉功法,片刻之後,竟然直接將聖體法相完全消化。

    他居然……直接將聖體法相吃掉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