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首鼠獰笑着看向張若塵,向前走了出去,露出兩顆鋒利的牙齒:“嘎嘎!真是可以,從來只有我們拜月神教殺人,卻沒想到,竟然還有人敢對拜月神教的護宮獸將下殺手。既然如此,今天,你就別想活着走出石窟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小角色,何須大哥親自出手,還是讓我來收拾他。”調息片刻後,龍三身上的傷勢,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龍三的體質本就不弱,再加上,將神龍骨煉入身體,肉身也就變得更加強橫。普通的傷勢,只需片刻時間,就能自愈。

    首鼠向龍三看了一眼,眼珠子一轉,笑道:“老三,這小子的實力不弱,你確定能是他的對手?”

    龍三笑道:“大哥連我的實力都信不過?剛纔,我只是大意,所以纔會受了一些輕傷,真正動起手來,我不會輸給他。”

    首鼠向歐陽桓看了一眼,露出一個詢問的神情。

    歐陽桓沉思了片刻,隨後,點了點頭:“老三,既然你想出戰,我可以答應你。可是,你要記住,若是再次被他擊敗,就將受到處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得到神子的認可,龍三頓時鬆了一口氣,終於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,找回剛纔丟掉的顏面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這一次,一定要將林嶽擊敗,甚至,要將他擊殺。

    “你們真的是想在兩儀宗的地盤上殺人嗎?”張若塵揚聲道。

    龍三笑了一聲,道:“林嶽,你不會害怕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倒也沒什麼可怕,只是想要提醒你們一句。論劍大會期間,誰敢在兩儀宗殺人,那麼,此人必定也難逃一死。你以爲,殺人之後,使用聖旨的力量,就能逃走?會不會太異想天開?”

    先前,龍三的確是想殺死敖心顏,就立即打開聖旨,逃出兩儀宗,大不了不參加論劍大會。

    被林嶽點破,自然讓龍三心中一緊。

    莫非兩儀宗佈置了什麼手段,即便有聖旨,也逃不掉?

    龍三的目光一寒,道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受了重傷的敖心顏放回椅子上面,不緩不急的道:“想不想籤生死契約?我殺死你,不用負責任。你殺死我,也不用負責任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龍三頓時大笑了一聲,道:“你以爲就憑這句話,便想嚇退我?既然你想找死,我怎能不成全你?”

    龍三割破手指,使用體內的龍血,在一根石柱上面寫下了生死契約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毫不猶豫,也用鮮血,在另一根石柱上面,寫下生死契約。

    之所以這麼做,張若塵當然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雖然,龍三的性命,並不值什麼錢。

    可是,他身上的神龍骨,張若塵卻必須要得到。

    “這裡太狹窄,我們去神臺城的戰臺,拼出一個生死。剛纔,失去的臉面,我要親手拿回來。”

    龍三的背上,長出一對黑色的龍翼,龍翼一扇,化爲一道黑光,先一步向外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過頭,向敖心顏看了一眼,道:“借龍紋碧水劍一用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知道,它叫龍紋碧水劍?”敖心顏蒼白的臉上,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哏哏!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敖心顏肯定已經有所懷疑,也就並不多做解釋,提起龍紋碧水劍,施展出身法,衝出石窟的大門,向神臺城城中心的戰臺飛去。

    石窟中,黃煙塵走到敖心顏的身旁,將她攙扶了起來,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我怎麼感覺,林嶽與你很熟?你們以前認識?”

    敖心顏露出異樣的神情,輕輕的抿了抿嘴脣,道:“恐怕真的是一個熟人,我現在也不敢確定,等到他和龍三的戰鬥結束,我會親自去問一問他。”

    其實,敖心顏已經有五成的把握,可以確定,林嶽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依舊還很難相信,一個已經死去的人,居然還好端端的活在世上。若他真的是張若塵,爲何卻不和黃煙塵相認呢?

    在場的天才人傑,紛紛離開,全部都向神臺城的戰臺趕過去。

    大家都十分期待,林嶽能夠狠狠的教訓龍三,讓中域的修士知曉,東域修煉界並不是沒有人傑。

    戰臺上,龍三和張若塵相對而立,相距只有十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兩人身上的氣勢,變得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“先前在石窟,不能放手一搏,現在,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厲害。”

    龍三的皮膚冒出一個個凸起,化爲指甲蓋大小的鱗片,將身體完全覆蓋。他的雙爪合在一起,凝聚成一團龍火魔焰,向地面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球形的魔焰,瞬間裂開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,讓方圓三十丈的戰場,完全變成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魔焰的溫度極高,魚龍第一變的修士若是沾上,恐怕瞬間就會變成一具火人。龍三當然清楚,僅僅憑藉魔焰根本傷不到林嶽,可是,卻能在一定程度上壓制林嶽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從容不迫,快速揮劍,形成一個劍氣漩渦,將魔焰隔離在外面。

    漩渦中,他的身體緩緩的離地飛起,一直飛到十丈高的位置,豁然停了下來,雙手捏住劍柄,身體俯衝了下去,化爲一根劍柱,急速刺向龍三。

    戰臺下方的修士,根本看不清張若塵的身形,只能看見,那一根龍捲風一般的劍氣漩渦,倒壓下去。

    漩渦的中心,一根光柱,直衝向龍三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劍意,看來不使用神龍骨的力量,就不可能與他匹敵。”

    龍三的臉色一變,終於察覺到自己的對手,竟然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於是,他立即將全身的聖氣,運至左臂,將神龍骨的力量激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聲高昂的龍吟聲,從龍三的左臂中傳出,如同是遠古神龍的叫聲響起,傳遍整個神臺城。

    以戰臺爲中心,整座城池都微微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距離戰臺越近的修士,就越是能夠感覺到,一股相當古老和神聖的龍威,從龍三的身上散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爲較低的修士,雙腿不停顫抖,差一點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神龍骨的力量,果然不凡,不愧是神龍半人族的至寶。”在場,有不少東域的天才俊傑,露出貪婪的目光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心中暗想,若是他們能夠得到神龍骨,恐怕也能成爲龍三這樣的頂尖強者。

    “以龍三的修爲,加上神龍骨的威力,半聖之下,誰能擋得住他的一爪?”一位魚龍第九變的聖體,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龍三的左手捏成爪形,向前一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龍爪與聖劍碰撞在一起,頓時,形成兩股對衝的力量。

    龍三向後倒退了七丈的距離,才雙腿一沉,穩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,也是先後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這一次對決,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,顯然是有十分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激發出神龍骨的力量,龍三居然依舊落入下方,林嶽的實力到底是有多麼變態?”此刻,即便是性格高傲的黃煙塵,也不得不承認,林嶽的確是一個劍道奇才。

    只不過,在她的心中,林嶽依舊無法和張若塵相比。

    東域的修士,既是興奮,又是極其吃驚。

    神臺城中的兩儀宗弟子,卻是興奮到了極點,大聲的呼喊,“林師兄威武霸氣,橫掃魔教高手,壯我兩儀宗聲威。”

    “林師兄劍法天下無敵,一劍出手,誅魔斬龍。”

    到最後,就連各大聖者門閥和各大宗門的天才子弟,也都跟着吶喊了起來。

    歐陽桓的心中也頗爲驚訝,這纔過去多久,此人的修爲,居然已經達到如此強橫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且,他能夠看出,林嶽的修爲,也才達到魚龍第七變。

    放任他繼續成長下去,恐怕會成爲一個大敵。想到此處,歐陽桓的眼神,變得頗爲冷銳了起來。

    戰臺上,張若塵卻是相當平靜,身形一動,衝到了龍三的身前上方的位置,揮劍一斬。

    看似十分隨意的一劍,卻充滿了劍道的玄妙,龍三就算想要躲閃,也都躲閃不過去,只能硬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又是一招交鋒。

    龍三倒退了出去,手臂上,竟然被龍紋碧水劍劈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不過,神龍骨的力量散發出來,瞬間就讓血痕癒合。

    “可惡……”

    龍三的心中憋了一團怒火,站起身來,雙手捏緊,體內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,全身的肌肉不斷膨脹,隨後,大步向前衝了上去。

    每向前跨出一步,他的身軀就會增高三尺。

    當他衝到張若塵身前的時候,身軀已經變得足有九丈高,變成了一個半人半龍的生靈,體內的魔氣,瘋狂的涌出,化爲了一片黑色的魔雲。

    龍三,本是一條黑鱗蛟龍,若是展現出本體,恐怕能夠橫貫整個神臺城,區區一座戰臺根本無法將他的身軀容納下來。

    現在,他僅僅只是呈現出,第一層的形態。

    龍三擡起一隻磨盤那麼巨大的爪子,一擊打了出去,穿透魔雲,拍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神龍骨的力量,真是強橫,這一爪,估計能夠將聖體都打成重傷。”

    若是單論力量,張若塵也比他遜色三分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張若塵最厲害的是劍法,自然不會與龍三比拼蠻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旋轉了一圈,從原地消失,當他再次顯露出身形的時候,已經出現在龍三身後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手臂,將劍舉得與肩齊平,爆發出劍一大圓滿的劍道力量,一劍刺入龍三背心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龍紋碧水劍將龍三的身軀擊穿,劍上的強大沖擊力,將半龍半人的巨大身軀,鎮壓得轟然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鮮血,從龍三的背心和腹部,猶如泉水一般涌了出來,讓整個戰臺都變成血紅色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