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鎮守神臺城的聖者,是執法宮的凌定聖者,羅凌定。

    凌定聖者就站在神臺城中心的陣法塔的頂層,穿着道袍,全身散發出白色的聖光,揹着一雙手,盯着不遠處戰臺上的張若塵和蛇二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還有執法宮的三位半聖:空宇半聖、空靈半聖、空澈半聖。

    “魔教的人,實在是太過狂妄,在兩儀宗的地盤,也敢如此放肆。”身材微胖的空宇半聖,憤怒的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空靈半聖卻有些擔憂,道:“蛇二是太古遺種,聖心白蛇,體內流淌着太古神獸的血脈,而且,她在劍道和精神力上面,皆有極高的造詣。”

    “不久前,有消息傳來,在趕來兩儀宗的路上,蛇二與朝廷的一位一階半聖戰過一次,對戰了上百招,也未曾落敗。”

    空靈半聖又道:“林嶽將會代表兩儀宗,參加論劍大會,若是他出現什麼意外,我們如何向劍聖和宗主交代?”

    凌定聖者點了點頭,道:“林嶽的修爲,才只是魚龍第七變,蛇二卻是即將跨入半聖境界。他與蛇二相比,應該還有一些差距。空靈,你去阻止他們,順便警告魔教的人,若是誰敢繼續肆意妄爲,格殺勿論。”

    “領命。”

    空靈站起身來,就要向戰臺的方向趕過去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遠處,一個悅耳的女子的聲音響起,顯得格外浩渺,傳入凌定聖者和三位半聖的耳中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道白光,從遠處飛來,出現在陣法塔的頂層,凝聚成聖書才女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拜見才女大人。”

    三位半聖站成一排,同時躬身,向聖書才女行禮,顯得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凌定聖者卻皺了皺眉頭,道:“才女大人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穿着一身白色的儒衣,女扮男裝,顯得風度翩翩,如沐春風的一笑,“凌定前輩,晚輩沒有別的意思,僅僅只是對林嶽頗有信心,覺得他能夠與蛇二一戰。”

    聽到聖書才女自稱晚輩,頓時凌定聖者的眉宇微微舒展,心情愉悅了不少。畢竟,論修爲,論身份,論地位,聖書才女都在凌定聖者之上,能夠稱他一聲前輩,已經是對他最大的尊重。

    凌定半聖道:“林嶽的實力的確很強大,可是修爲終究只有魚龍第七變,老夫還是頗爲擔心他會出現意外。才女大人應該明白,林嶽對兩儀宗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淺淺的一笑,向戰臺上的林嶽看了一眼,道:“若是林嶽能夠以魚龍第七變的修爲,擊敗蛇二,他將來的成就,豈不是更加無法估測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能夠如此看好林嶽,對兩儀宗來說,當然是天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凌定聖者的心中一動,突然想到聖書才女親自趕來觀戰,由此可見,她對林嶽是何等重視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聖書才女是準備挑選林嶽成爲其中一位界子,他與蛇二的一戰,就是對他最後的考驗?”凌定聖者的心中暗想道。

    一位界子,對兩儀宗有非同一般的意義,足以讓兩儀宗在未來千年,屹立在崑崙界,無人敢冒犯。

    “林嶽,你可一定要爭氣,就算不能擊敗蛇二,也不能輸給她。”凌定聖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眼神變得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要讓聖書才女更加重視林嶽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戰臺上,蛇二和張若塵相對而立,雖然,兩人還沒有交手,可是兩座劍氣領域已經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道道劍氣,在對撞中,不斷破滅,讓空氣發生細微的扭曲。

    “一隻太古遺種,也能在魚龍境,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,不愧是聖心白蛇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雖然,還沒有真正交手,張若塵卻能感受到蛇二的劍道修爲不低,至少也是劍一的十層大圓滿,甚至有可能將劍二也修煉到一定的境界。

    要知道,最近一千年,也只有數十個人,在魚龍境,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,成爲劍豪。

    可以說,任何一個魚龍境的劍豪,都是相當了不起的劍道奇才。

    蛇二露出一排雪白的貝齒,笑道:“既然如此,就看誰的劍道,更加高明。”

    當她說出第一個字的時候,還站在遠處。

    可是,當她說出最後一個字的時候,已經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後,無聲無息的提起蛇形的聖劍,向張若塵的脖子切割了過去。

    蛇二展現出來的速度,已經可以和一階半聖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若是蛇二的對手是魚龍第九變的聖體,說不定還沒有反應過來,就已經被她一劍割下了頭顱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閃不避,就站在原地,反手一劍刺出去,擊向蛇二的胸口。

    這是同歸於盡的招式!

    蛇二的劍,若是割下張若塵的脖頸。張若塵的劍,也能刺穿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蛇二自然不願意和張若塵同歸於盡,眉頭略微一皺,立即向右閃身,同時又是快速一劍擊向張若塵的腰腹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,也快到了極點,幾乎與蛇二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他揮劍向上一刺,劍尖擊向蛇二的頸部,再次將蛇二擊退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戰臺上,張若塵和蛇二急速交手,短短三個呼吸的時間,兩人就已經相互對擊上百招。可是,從始至終,兩人的劍,從未碰撞在一起,就像是隔空演練招式一樣。

    實際上,蛇二的每一次施展出的殺招,都被張若塵先一步破去,逼得她不得不變招。

    戰臺下方的修士,只有極少數人,才能看清他們兩人的身影。別的修士,包括一些魚龍第九變的頂尖強者,也僅僅只能看到兩道人影,根本看不清他們的招式。

    同樣是魚龍第九變,實力卻是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首鼠的手掌,搓了搓下巴,緊緊的盯着戰臺上的兩人,道:“林嶽在劍道上的造詣,比蛇二高明很多。蛇二與他比拼劍術,多半要輸。”

    歐陽桓道:“蛇二應該也意識到這一點,估計接下來,她就不會再和林嶽比拼劍術,而是以深厚的修爲,去鎮壓他。”

    蛇二已經半隻腳踏入半聖的境界,自然不是魚龍第七變的林嶽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歐陽桓的眼神,頗爲凝重,若是,蛇二必須要憑藉強大的修爲,才能將魚龍第七變的林嶽鎮壓。

    那麼,若是林嶽修煉到魚龍第九變,得厲害到何等程度?

    果然,蛇二不再單純與張若塵比劍,她將全身聖氣,完全調動了起來。一股太古遺種才具有的古老神聖力量,從她的體內涌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那股古老的神聖力量,凝聚成法相,顯化成一條水桶粗細的白蛇,盤在戰臺的中心,形成一種龐大的威壓。

    太古遺種施展出來的本尊法相,竟然比聖體的法相,也要強大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,猶如是有十座山嶽,壓在雙肩,頓時將他的力量、速度壓制住,甚至,就連體內的聖氣,運轉起來也相當不順暢。

    蛇二嬌笑了一聲,道:“我承認你的劍道修爲的確厲害,只可惜,你的修爲還是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張若塵不甘示弱的道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她呵呵一笑,手中的蛇形聖劍,涌出十分明亮的光芒,八百八十四道銘紋全部浮現了出來,讓三十丈長的戰臺完全變成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球。強大的聖器威勢爆發了出來,向張若塵席捲了過去,如同是能夠摧毀世間的一切。

    即便是敖心顏的龍紋碧水劍,也只有六百五十道銘紋。由此可見,蛇二的蛇形聖劍的品級是何等之高,威力自然也是相當恐怖。

    “糟了!蛇二居然掌握有一柄如此厲害的聖劍,而且,她的修爲還那麼強大,恐怕林嶽是要敗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緊緊的抿着嘴脣,即便是站在戰臺下方,也能感受到聖劍傳出來的強大威力。若是林嶽真的是組長,那麼,他無論面對多麼強大的敵人,也肯定不會敗。

    “太古遺種居然也能施展出法相,簡直比聖體都要厲害,也不知林嶽能不能擋住?”

    “戰兵和修爲都不佔優勢,還怎麼戰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要施展出空間領域,張若塵倒是可以不受法相的影響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各大勢力的聖者,全部都暫住在神臺城,肯定有不少人在暗處關注這一戰。施展出空間領域,必定會被他們發現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夠修煉成四靈寶體,就能調動五行之力,施展出殘缺的五行法相。哪怕只是殘缺的五行法相,也比蛇二的本尊法相更加強大,足以將她反壓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七變,在論劍大會之前,有很大的機會,將四靈寶體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只要將四靈寶體修煉成功,他的實力,又將提升一大步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還沒有將四靈寶體修煉成功,張若塵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反擊的能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聖氣,注入流星隱身衣,將這一件聖衣的力量激發了出來,頓時,身上的壓力一輕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也就龍紋碧水劍中的銘紋激活,主動向蛇二攻了上去,爆發出來的速度,與先前相比,不僅沒有變慢,變得更快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蛇二的眼中,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,實在難以相信,在她的本尊法相的鎮壓下,林嶽還能行動自如。

    “劍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幾乎與劍融爲一體,化爲一道光梭,以摧枯拉朽的氣勢,將蛇二的本尊法相不斷破去,一直刺到蛇二的眉心位置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