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歐陽桓向張若塵望了過去,審視了片刻,道:「下個月,界子宴上,我們再會。到時候,我一定會親自出手,取回你從我教奪走的東西,包括龍三的神龍骨和雀九的性命。」

    雖然,他的聲音很平淡,卻顯得擲地有聲,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「多謝你的聖空七雲丹。」張若塵淡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兩人的對話,都是十分平淡,可是卻又給人一種針鋒相對的的肅殺之氣,若不是有聖書才女的阻隔,恐怕他們已經戰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走。」

    歐陽桓背著雙手,轉過身,向神台城外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首鼠、蜈八,還有受了重傷的蛇二和龍三,也緊隨其後,坐在一條翼龍的背上,飛出了這一座古老的城池。

    隨即,神台城中,響起了驚天動地的歡呼聲。

    「林岳!」

    「林岳師兄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論如何,林岳的確是為東域修鍊界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,連敗魔教兩大高手,甚至就連太古遺種聖心白蛇都被他擊敗,當真是相當厲害。

    如今,林岳不僅僅只是兩儀宗的一個劍道奇才,更是東域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神台城中,一條寬闊的街道,雪無夜站在街道的中心,穿著一塵不染的白衣,眉毛碧青,雙目雪亮,皮膚雪白晶瑩,臉上的五官比女子都要長得精緻,稱他為天下第一美男子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他眺望戰台的方向,微微一笑:「即便是在中域,歐陽桓也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。兩儀宗不愧是東域的萬宗之首,除了蓋天嬌,竟然還有一個如此厲害的人物。」

    一個容顏秀美的劍侍,站在雪無夜的左側,手持一根玉簫,柔聲的道:「少城主認為林岳可以和歐陽桓一較高下?」

    雪無夜的嘴角一勾,道:「歐陽桓能夠成為魔教的魔子,自有他過人之處。拜月魔教的勢力遍布天下,藏龍卧虎,天才如雲,像林岳這樣的高手,除了首鼠和蛇二,至少還能找出三個。」

    隨後,又補了一句:「首鼠和蛇二,畢竟只是魔教九宮之一萬獸宮的頂尖強者。另外八宮,也是有一些厲害的人物。」

    其實,雪無夜已經說得很明白,林岳現在的修為,還遠遠不是歐陽桓的對手。不過林岳的成長空間卻很大,現在也才魚龍第七變,很難想象他修鍊到魚龍第八變,魚龍第九變,將是何等厲害?

    「林岳似乎與煙塵姑娘走得很近,要不要奴婢去警告他一聲?」那位劍侍的眼神,頗為銳利。

    「不用。」

    雪無夜笑道:「追求美人,不是佔有美人。有人一起追求,才更有挑戰性,誰的魅力會更大一些呢?哏哏。」

    隨後,雪無夜邁著優雅的步法,登上血金烏拉動的車架,帶上八位劍侍,離開了神台城。

    擊敗蛇二和龍三,張若塵自然是造成了巨大的轟動,東域各大聖者門閥的傳人,紛紛都主動邀請他,想要與他結交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一一推拒,陪著黃煙塵,返回璇璣劍聖居住的府邸。

    一路上,黃煙塵都是沉默不語,依舊是十分冷漠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嘴唇,卻一直都是輕輕的動著,時不時向張若塵看一眼,似乎是有什麼話要說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,抱在身前,與她保持三尺的距離,不遠也不近,微微一笑:「煙塵姑娘,現在,應該相信在下的實力了吧?」

    「的確是有些意外,以你的實力,稱得上是劍道奇才。」

    黃煙塵的雙眸直盯向前方,兩顆幽藍色的瞳孔,閃過疑惑的神色,終於還是問了出來,道:「我很好奇,兩儀宗乃是崑崙界的四大劍道聖地之一,葬月劍聖的威名,也是震懾天下。劍閣中,更是藏有無數劍法秘典。你已經有這麼好的資源,為何卻要向璇璣劍聖學習劍道?」

    果然,即便是她,也都已經開始懷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不改色,輕輕的點頭,停下了腳步,正氣凜然的盯著她,道:「劍道修鍊,永無止境。作為一名劍修,應該要結合各家之長,學習各位前輩先賢的劍道,最後融會貫通,才有可能成為劍聖。」

    「璇璣前輩能夠成為劍聖,自然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,做為晚輩,抱著一顆虔誠的心,向他學習,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。」

    黃煙塵顯然是對張若塵的解釋嗤之以鼻,她可是知道,來到兩儀宗之前,璇璣劍聖從未見過林岳。

    一位劍聖,根本不會輕易接見一個魚龍境的年輕劍修,更不會無條件的傳授給他劍道知識。

    更何況,即便是劍道後人雪無夜拜會璇璣劍聖的時候,璇璣劍聖也沒有安排黃煙塵單獨和雪無夜見面,為何卻要安排一個林岳?

    黃煙塵可不認為,林岳比雪無夜還要優秀。

    黃煙塵總覺得,師尊對她隱瞞了一些事,這個林岳,恐怕是有一些非同一般的來歷。

    既然林岳不說實話,黃煙塵也懶得繼續與他繼續交談,冷哼了一聲,徑直先一步走進府邸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門外,盯著黃煙塵窈窕的背影,輕輕搖頭,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就不告訴她真相?有你這樣的未婚夫,煙塵師姐也是挺可悲。」敖心顏邁著輕盈的步法,無聲無息的走到張若塵的身後,俏麗的臉上,掛有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知道敖心顏跟在後面,嗅了嗅空氣中淡淡的幽香,轉過身,平靜的盯向她,道:「有些事,你不會懂。」

    剛才,敖心顏也只是在試探林岳,並不肯定他就一定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好像沒有打算向她隱瞞,直接承認了身份,反倒是讓敖心顏怔住,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居然真的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敖心顏的胸口快速起伏,就連飽滿的****,也在輕輕顫動,顯然是相當欣喜,一雙眼眸都眯成了月牙。

    敖心顏向前走去,想要進一步確認張若塵的身份:「組長……」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,道:「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,進去再說。」

    他現在正是風頭浪尖的人物,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暗中看著他,稍有不慎,身份就有可能會暴露,自然要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拉著敖心顏的手,走進府邸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早就已經安排人,給張若塵收拾出一間獨立的閉關石屋,位於府邸的中心位置,有一層層的陣法覆蓋,即便是聖者,也很難隔著虛空看見石屋的內部。

    顯然,璇璣劍聖也是考慮到張若塵的處境,以免他遭到聖者的窺視,暴露了身份。

    進入閉關石屋,張若塵就鬆開了敖心顏的手,調動聖氣,恢復為本來的面目,道:「你的修為進步得很快,居然都已經達到魚龍第七變,倒是出乎我的預料。嗯?你怎麼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亮閉關石屋中的佛脂青燈,燈光將黑暗照亮,頓時,看清敖心顏的神情。只見,敖心顏玲瓏精緻的臉上,竟是浮現出一抹紅暈,頗為羞澀的模樣。

    「僅僅只是拉了一下她的手,居然就如此嬌羞,不得不說,這位神龍半人族的公主還是挺敏感,以後得注意才行。」張若塵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佛脂青燈的光芒,十分柔和。

    隨著,佛脂的燃燒,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。張若塵聞到那股香味,頓時感覺到神清氣爽,頭腦通明,心中沒有一絲雜念。

    敖心顏看到張若塵的真容,終於放心下來,道:「我與小黑、橙月星使從墟界戰場返回,就回了一次神龍半人族,煉化了一滴龍帝之血,修為自然是突飛猛進。」

    神龍半人族是相當久遠的種族,與各大龍族,皆有非同一般的淵源。

    所謂「龍帝之血」,乃是龍族的帝皇留下的龍血,堪稱是神龍半人族的瑰寶。龍帝之血蘊含的神聖力量,比張若塵煉化的玄武聖血,也要厲害很多倍。

    煉化一滴龍帝之血,將會得到無窮的好處,不僅可以提升修為,還能凝練肉身,溝通聖道,使修士更加容易領悟到「聖」的境界。

    擁有半龍之體的敖心顏,煉化了龍帝之血,好處也就更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不愧是神龍半人族,果然底蘊深厚,讓人只能羨慕。」

    「龍帝之血雖然不錯,卻必須要達到魚龍境,才能承受住血液中的力量。若是,我只是天極境的修為,吸收龍帝之血,只會爆體而亡。」

    敖心顏又道:「其實,我煉化龍帝之血,也只是為煉化神龍之血做準備。只有利用龍帝之血,讓我的身體變得足夠強大,才能承受住神龍之血的洗禮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頗為詫異,道:「神龍半人族竟真的還有神龍之血?」

    神龍之血,自然就是神血。

    中古時代的末期,崑崙界的諸神,全部都已經消失無蹤。即便是有神血殘留下來,也肯定是從十萬年前,一直保留到現在。

    上一世,身為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,張若塵倒是聽說過,一些強大的中古世家,保存有極少數量的神血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個時候,他的年齡太小,還沒有資格接觸到關於神血的秘密,因此也只是聽到了一些傳說,並不知道神血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敖心顏道:「我只知道,神龍半人族的確是有一些神龍之血。不過,經過十萬年的消耗,數量已經相當稀少。」

    「在魚龍境,我只要煉化一滴神龍之血,就能在體內凝聚出神龍印記,堪比經歷了一次諸神共鳴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能夠煉化兩滴神龍之血,就能凝聚出兩道神龍印記,堪比經歷了兩次諸神共鳴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但是,魚龍境的修士,很難將神龍之血煉化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